村里的喜事白事撞一块了,喜事那家不让白事那家出殡从他门前过,说不吉利,这该怎么办呢?

去年父亲去世,出殡的日子就正好与房后面第三排一户娶亲的日子撞在一起了!起初我们并不知道,出殡的前一天看到他们家贴的大红囍字才得知的。

他们家门前正好是一条大路,我们的门前虽然也有一条小路可走,但农村人讲究,人死后出殡是最后看看村里面了,讲究都要走大路的。可是人家喜事的日子也是早定了的,不能更改。

我们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跟人家商量,想着如果人家不让路的话,我们只能走小路了!没想到,人家喜事一方通情达理。说人活一辈子不容易,父亲平时在村里为人处事又厚道,说就让老人出殡走大路吧!他们把娶媳妇回来的时间由下午三点半改到了下午五点多,然后安排专人把来宾的汽车自行车等这些交通工具早早安放在大队院里。

事后我们十分感激!都是一个村里面的人,结婚和出殡这样的大事,人一辈子都只有一次!互谅互让一下,大家都如愿过去了!

所以一般来说,农村人们其实都是通情达理的。更何况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那路呢修了就是为大家伙服务的,不是谁家的专属。与人方便与己方便!而且事后这里的人还说,结婚喜事遇上老人的丧事,其实是一个好的预兆,预示着新婚的两口子也会白头偕老。像老人一样平安一生,死得其所。

看来,喜事遇上丧事到底是好还是坏?关键在于人的心态。只要你内心觉得好了,一切都那么顺乎而自在。道理都是人说出来的,但感受却是自己的。别人家都过得顺溜了,自己家也差不了!这样的心态,就是一家人最好的风水!

所以在这里劝题主,你就用这样的例子跟对方交接一下吧!相信人心都是肉长的,人同此情,情同此理。祝你如意!


这种蠢事千万不能干!!!我们的一个邻乡,有个村里的一位老人过逝,按农村习俗,死后埋入祖山。但这个村因历史问题,祖山离他们村有几公里,送葬途中得穿过好几个自然村的村口。

出殡那天,其中一个村自持村大人多,以刚刚翻新了大厅屋,还没开张为由,阻碍出殡队伍,不让他们通行,争吵中还把抬棺材送葬的金钢给打了坏了几个,主家又急又怒,但迫于对方村大,加上抬棺材的金钢被打坏了,无人抬棺,就把棺材用板凳垫起就地存放。谁知,这一放就是半年。事发时正是六月初,烈日高照,没几天棺中尸体腐烂,流出尸水,一整个村被恶臭笼罩。村里的人实在受不了了,就主动联系丧家,要求其将棺材抬走,这下,丧家不干了,不理不睬。无奈之下,全村男女老少离村,借宿别人家里,只有几个将死的老人,怕死在他乡,不愿离开。活脱脱一个空村,连小偷都不敢光顾。

后来,在地方政府强势介入下,由该村出资出力,帮丧家把棺材抬到祖山下葬。至此以后,再也无人敢无故阻丧了。


俗话说一里一风俗。我说说我们村的,白事没有红事大,白事等红事。原因有几点:1红事人家老早就定好了,亲戚朋友都通知过了,饭店影楼什么的都定了,你让人家改天不现实!但白事可以啊!因为白事是突然的,主家不通知,别人不知道你家老人了(我们这家里死人了,不说是死了,说老了,死不好听)。2一个村的,祖祖辈辈就住一片。属于自己人。自己人找自己人商量怎么着都行!如果红事改天还要找新娘家商量就是两家人了,弄不好这婚事成不成就难说了。所以说白事红事相冲,红事改天代价太大,所以白事让红事。2012年腊月我爷爷过世,第二天有人结婚,还是和我们一个胡同,我们家就往后推了,就给问事的说了一声(一个村或一个队都有几个德高望重的人,谁家有事都提前请来帮忙管事)。问事的就有数了。我们村结婚前一天下午就开始放鞭炮,放音响!声音老大,让全村都听见,问事的就让鞭炮到远处去放,音响不放,人家体谅你了。你也要体谅人家。对不对?但结婚当天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除了有白事一家怕不吉利不去帮忙外,别的该帮忙还是帮忙,忙完红事在忙白事。


红白喜事撞一块,究竟谁让谁,没有定论。本在一个村,应协商解决!常言道死者为大!红喜事因为是好久就决定日子的,大般是不能更改。逝者的日期是难决定的,应灵活处理,出殡的日子应提起前,不要和红喜事撞一块,这样才能皆大欢喜。有一年我嫁女儿,刚好隔壁老太婆过世了,老太婆的大女婿非要坚持还放一天,这样刚好就撞上我嫁女日。我嫂子说了一下,邻居家的儿子立马答应了:这事儿子说了算,女婿是客人。结果在我嫁女前一天出殡了,还说了一大堆嫁女大发之类的祝福语!我想邻里之间要互相体谅,相互帮衬才是好邻居!


每个地方风俗不同,看你们那风俗,要是没有这方面风俗,那就需要调节了,说说我们这吧!

我们这有这么几个说法,新郎官当天比状元郎大(其实是比皇帝大了古时候不敢这么说),谁见了新郎官都得让路下马,今天新郎官哪怕是个十恶不赦的恶人,也得等他把婚结完,传宗接代最大

然后说白事,死者大过天,哪怕今天升官发财嫁娶,只要有过世者,土匪正在抢劫,官府正在查案,有这家过世的人家,全部停下,等人家哭完丧再说(我们这老人还说过,就是死刑犯,斩立决,只要家里长辈过世,都得等死刑犯守孝三年后问斩)

在我们这,红白相撞,红事必须让白事,因为红事能改,白事逝者已逝,无法更改,我们这曾经出过一次这样的事,红家说喜帖发出去了,问过了吉时,不能等,白家说丧者三日灵,绝不变,后来都不让步,同一天进行,结果当天红家结婚,没有一个去的(他们家村里五族都没一个到场,平时他们家风评人缘还不错),而且全村对他们家指责(当然这不好,红白都是事,可是风俗如此),说他们家人不孝,不给死者让路,要招灾祸(当然这是封建迷信),而且我们这白事碰红事,红事不让还有一个说法,相信大家都听过(红色厉鬼,红事不懂事遇白事,白事逝者就借红生凶,变成红色厉鬼,这也是封建听我说就是),所以白事家要是遇到红事不让几乎都是两家不死不休那种


逝者为大,境由心生,换个角度想想就想通了,你怎么不想到这叫遇见白头到老呢,再一个你做你的事情,何必在乎外界你左右不了的事情呢,如果别人让你迟一天摆婚宴你也不干啊


我们村不算大,也不算小,共有1400余口人,六个村民小组。本人属虎六二年生人,从我记事一来,我村就没有发生过红事与白事相遇一天过。村里谁家娶媳妇、嫁姑娘、小孩过生日、或者老人逝世,我父亲都去给人家帮忙管个闲事。有一会我和父亲闲聊,也问起过红白事如果撞在一起怎么办?父亲说:谁家有红事,是提前几个月定好的,日期办事的人都知道。白事有时是突发,但办白事不是突发的!白事可以提前或推后办。


在我们老家这里的风俗习惯是红事让白事,比如说在路上迎面碰上了,不管认不认识的,红事的靠边,由主事的上去为逝者上香,白家得为新人挂红并封一个红包,一般是12块或者120,寓意月月红,都是客客气气的,没见过不讲理争路的,毕竟死者为大,何况跟死人争路不太好,当然这种情况也非常少见,有约定俗成的习惯也避免了很多麻烦


我们老家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九十几岁了 大年三十走了 大年三十 我们那要放鞭炮 他们家就放了三个响炮 我一听就知道村里有人过世了 很多人都没有听出来 年三十晚上 孝子喊来村里有声望的人 孝子站门口 有声望的那个人进门来给了一个缠红线的红包 告诉我们过几天去某某家帮忙效力 年初一 他们家没动静 初二的时候才贴的白对联和放了鞭炮 村里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老人过世了 初六出殡时候 我在拜年回来正好路上遇到 也没什么 那一年我一切顺利 找到好对象 也买了新房子 人家说出门办事遇白事 事情就会成 老人说的 升官发财 遇红事会被喜煞冲到 要避开一点


这种事情,十年九不遇,一旦撞见了,我们这里通常是喜事给白事让路,先死为大,入土为安。像题主提出这个问题几乎不可能会发生。再说,一个屯里,不巧发生白事和喜事相撞,白事大多会赶在婚车进村前出殡,尽可能避免撞在一起。白事有杠头,喜事有喜头,都住在一个屯里,抬头不见低头见,一撮商,事情就解决了,没有人会在这种事情上故意制造矛盾。

讲一个小故事。

靠山屯周吴两家过去因为一件事,一直闹的很不愉快。。

上世纪六十年代,周家儿子和吴家女子私下谈恋爱。本来男婚女嫁,天经地义,就是因为周家成份高,地主出身,而吴家是铁杆贫下中农,所以这桩婚事一开始就遭到吴家坚决反对,特别是吴家婆姨,坚决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嫁给地主富农后代。偏偏两个年轻人认准了死理,一个非你不嫁,一个非你不娶,不惜以死明志,终于,悲剧发生了,女孩子上吊自杀,男孩子精神受到刺激,一下子疯了。好好的一桩婚姻就这样被拆散了。

事后周吴两家互相抱怨,相互指责,关系闹的非常紧张。

又过了几年,周家有儿娶亲,半年前就下了骋礼,定了吉日,谁知就在紧锣密鼓操办婚事时,吴家一老人突发疾病出世,三天后出殡,正好和周家娶妻赶在一天。

这个逝者正是当年交恶的吴家婆姨,这些年,她一直为女儿的不幸耿耿于怀,把女儿的死归罪于周家,经常上门撒泼,胡搅蛮缠,影响很坏。

吴家要出殡,必须走大道。大道通天。靠山屯唯一大道是从周家门前通过。大家纷纷猜测,吴家这回有麻烦了,周家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随着时间来临,吴家坐不住了,他们害怕到时候出现变故,影响死者安葬,于是派杠头来到周家,希望高抬贵手,谁知周家根本没有恶意,也没打算为难吴家。两家一协商,吴家十点前出殡,周家迎亲的队伍十点后再进村。皆大欢喜。

事情就这么简单。其实,很多时候,大家把话说开了,你忍一忍,我退一步,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