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朴槿惠并不是失算,她和英拉不一样。两个人有根本上的区别。朴槿惠现在的状况不佳,如果出走,她也不会像英拉一样自由自在。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韩国前总统朴槿惠)

朴槿惠和英拉都是亚洲少有的女性领导人,一个是韩国总统,一个是泰国总理。两人都有很大的政治背景,朴槿惠的父亲是韩国前总统,曾经创造了汉江奇迹,把一个贫穷落后的韩国打造成亚洲四小龙之一。

英拉的哥哥他信,也是泰国前总理,本人是泰国最大的电信商,也是首富,个人资产约16亿美元。他为泰国的经济发展做出杰出贡献,2001年上台后,泰国经济成为东南亚增长最快的国家,上台的第一年GDP就增长了5.2%,两年后,泰国股票市场上涨了67%,房地产业蒸蒸日上,泰国的经济空前繁荣。

两人的家族中都曾出现这样耀眼的人物,两人能够成为本国政治明星,也是在家族光环下登上权力巅峰。

两人不同的是,朴槿惠作为朴正熙的女儿,是通过自己在政治舞台上摸爬滚打,走上总统宝座,而英拉能够担任泰国总理,70%的功劳是他信背后运营的结果。可以说没有他信,就没有现在的英拉。在2014年,时任总理的英拉因大米案风波案,被泰国军方发动军事政变,夺取内阁政权下台,在军方运作下,泰国法院在2017年对英垃进行刑事审判,在形势极其不利的情况下,他信把英拉秘密接到英国,使她免受牢狱之灾。如果没有他信这个大靠山,等待莫拉的就是五年甚至十年牢狱之灾。

2016年冬天,身为总统的朴槿惠遭遇最大的政治危机,她根本没有想到过出逃国外,一是她没有强大的背后力量为她出谋划策,做支持,二是她没有想到自己最后落到生不如死的地步。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泰国前总理英拉)

现在回想起来,即使当时朴槿惠远走天涯,可她能去哪儿呢?第一,外部没有亲人接应她,第二,她也没有他信的富可敌国。父母在她27岁时都已离她而去,妹妹朴槿令和她的感情不和,弟弟朴志晚庸碌无为,根本指望不上。即使她逃到国外,也是行只影单,举目无亲,过着流浪般的生活。那样的日子不会像英拉一样无拘无束,更不可能像英拉一样能够获得居留英国十年签证,最近还能取得塞尔维亚国籍。

假设朴槿惠逃到国外,她的政治声誉将一败涂地,2%的粉丝也会荡然无存,到那时,没有一个人同情她可怜她,那样做,也会抹黑她父亲朴正熙的形象。这对于一个注重名誉的政治人物来说,是难以磨灭的心灵痛苦。而且,她还可能受到文在寅政府的穷追不舍,比如引渡回国受审,或者绑架暗杀等等行为,虽然,这些行为有些不齿,但根据朴槿惠现在的遭遇来看,韩国政府会使出这等手段来对付她的!


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和泰国前总理英拉,虽然个人情况方面和国情方面都大不相同,但两人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外界经常将两人比较,甚至有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其实,个人不这样认为,毕竟两人的情况和两国的情况太不相同了。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朴槿惠和英拉最大的相同点是,爬上高位后对国家怀着深厚的感情,她们都深沉地爱着自己的祖国:朴槿惠自称是“无父母、无丈夫、无子女”的“三无女人”,自称“嫁给了国家”;英拉当总理期间,内抓经济发展、改善民生,外树泰国形象,泰国国际影响力不断提高。然而,两人最大的不同点是对人民的态度:英拉深爱着泰国民众,才做出了高价收购大米的事情;朴槿惠则听不进民意,曝出“亲信干政门”后,韩国民众认为受到了朴槿惠欺骗,直到现在朴槿惠获刑32年,韩国民众也没有原谅朴槿惠。

英拉可以外逃,而且顺顺利利就外逃了;但朴槿惠无法外逃,能逃到呢里去呢?英拉之所以能够外逃,一方面是英拉和泰国方面达成了某种默切,泰国方面默许甚至希望英拉外逃,泰国警方甚至护送英拉到泰国边境;另一方面,英拉有一个神通广大的哥哥、泰国前总理他信在国外,英拉完全可以直奔他信而去,事实也是如此。而朴槿惠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即使有外逃的条件,但又能逃到哪里呢?即使外逃成功而且韩国不过问,朴槿惠也过不上英拉逍遥自在的生活。

性格决定命运。英拉和朴槿惠的性格大不相同:朴槿惠坚强、倔强、固执、冷傲,英拉自信、洒脱、灵活、阳光。朴槿惠“嫁给国家”、留在韩国,认为“生为韩国人,死为韩国鬼”;英拉外逃,周游世界,虽然获得了英国十年签证、塞尔维亚国籍,但心中依然爱着泰国和泰国民众。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朴槿惠和英拉都有一颗“爱国心”。

朴槿惠留在国内遭受如此命运,既是朴槿惠个人的悲哀——拿不起、放不下,也是韩国总统的悲哀——韩国总统都不得善终,更是韩国这个国家的悲哀——韩国总统都不得善终,谁会一门心思当好总统、全心全意为韩国民众谋利益?英拉现在逍遥游,给个人阳光、洒脱、看得开、想得通的人格有关,也给泰国得饶人处且饶人、留人一挑生路的“国格”有关。不过,两个国家的总统和总理,一个可能身陷囹圄,一个可能很难回国,都留给世人无限的遗憾,让人无不唏嘘感叹。


朴槿惠和英拉的情况非常不同,在朴槿惠被捕的时候很多人担心她可能会自杀,也有很多人担心她一定会跑到别的国家去。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朴槿惠并没有自杀,而是近乎一种绝望的状态。朴槿惠号称嫁给了韩国的女人,因为她没有父母,父母已经双双被暗杀,也没有丈夫,更没有孩子。可以说朴槿惠连外套的理由都没有了,唯一对她重要的就是名誉。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朴槿惠是在韩国人民的是示威游行中下台的,朴槿惠在任期间对民众的请求充耳不闻,只是和韩国的财阀集团有往来。所以说在韩国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支持朴槿惠,这也代表着朴槿惠不可能在别人的帮助下跑到国外去。朴槿惠现在只有三个姐妹,这三个姐妹也都在国内,境外没有亲人。就算跑到国外去也是一位孤寡老人。所以说朴槿惠待在监狱里似乎更安全一点。再说朴槿惠外逃很可能会遭遇不测,要知道,朴槿惠的父母都是被暗杀死亡的,这点对她非常的关键。而且假如朴槿惠逃跑了,就等于说已经认罪了,现在朴槿惠既不认罪也不上法庭,就是在试图挽回自己的名誉。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英拉和她的情况完全不一样,英拉在任内做了很多有益于人民的事情,可以说韩国警察是帮助英拉逃跑的,最关键的是英拉有一位很厉害的哥哥,就是流亡海外多年的泰国前总理他信。所以英拉不愁没去处,海外还有自己的亲人,很多泰国人都愿意帮助她。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然而对于朴槿惠来说,最有用的是等待韩国政局的变化,不过朴槿惠已经被开除党籍了,想要翻盘也是不可能了。如果朴槿惠有可能被特赦,在三星的帮助下跑到国外去,对她来说也是很危险的。还不如在国内等待时局的变化,这样一无所有的朴槿惠,至少也能挽回一点名誉。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韩国大多数的总统都有进过监狱的经历,在韩国国内从政的人对监狱好像不敏感,有的人甚至视为一种光荣,韩国国内的两党斗争相当的激烈。所以说就算是跑到国外,韩国总统文在寅也不会放过朴槿惠的,而且在国外朴槿惠就彻底成了叛国者,这对她来说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泰国前总理英拉和韩国前总统朴槿惠!都是东亚百年内女性政坛风云人物。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泰国前总理英拉和韩国前总统朴槿惠(资料图)

两位约有许多成长及即位时的政治相同人格共同优秀特点。则令人羡慕和质疑的一个问题是两人,是在遭遇政治驱动和面临政治残酷斗争将要摧枯拉朽自己人生的关健时刻,却选择了不同人生政治志向去路。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泰国前总理英拉(资料图)

英拉在遭遇政治危险机感时,借机而逃脱政治残酷追杀,摆脱了大难当头、人身自由的绝境,别国后走上了人生新的旅行,投身漂泊在外生活,令人羡慕的是并赢得了外界收获之惊喜,今年英拉又加入了塞尔维亚国箱,有周游100多个国家的自由权益,可称得是人生努力难达的意外收获惊喜,过上了潇潇洒洒安奇的度娘生活。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韩国前总统朴槿惠(资料图)

朴槿惠跟英拉,都是当年政坛女辈风云人物,万目嘱仰慕容红颜女中英杰!在遭遇政治残酷危机人生境界绝限时,英拉选择了死里逃生人生新的旅行。朴槿惠为什么选择了不离弃的守望政坛,从而等待着从总统沦落到阶下囚,这种心态真让关望者有些不解之迷。难道是朴槿惠就没有英拉政治高见吧?没有想到政治斗争背后的惨果吗?这就是朴槿惠与英拉之间的一个最大人生志向价值观区别之一。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朴槿惠之前受审资料图

朴槿惠沦落到今天的这一步下场,同情者问朴槿惠是否失算,陷入监狱之灾,是否有后悔之犹豫。我们纵观朴槿惠人生航程史,客观地说,朴槿惠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无犹无愧,如说朴槿惠失算、有后悔之意,那就侧低估了朴槿惠。如我们从低调感情论事来说,朴槿惠在涉嫌干政当时,要说考虑自己利益关系,可光明正大走出韩国,也不至于流浪乞讨为生。最低可以和英拉一样过一种自由潇洒安度暮年生活。而是朴槿惠达心底就没有打算逃离,她的真心就是坚信国家政治方针,路线、公平正义执言,出于以国家政治尊严为重,以国民利益为重心态。再正确的说,朴槿惠政坛多年后身为总统,国家的宪法、政策不可能不精明吧。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朴槿惠资料图

再说,朴槿惠一生职业是政治生涯,遭受包括父母政治伤残及本人重重压力后,选择做一个三无女人从政,坚信政治尊严毅力重实了她服务政治的志向,政治考验体现出了她人生价值观的格度,有政治就有代价付出,这个问题应该是朴槿惠早已想明白的。

朴槿惠正因为具备政治努力,成就了从政的智慧才能,宣言把自己“嫁给国家”,因这种独有的人格尊严及她的才能,迎得国民信任,被全民多票当选为信任的国家总统。执政后几乎所有时间都消费在对国家的利益上,从一个三无女人变身为一个三无人总统,事实证明,从政治、经济、外交、以及体制改革方面,对韩国来说,朴槿惠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卓越贡献。说透朴槿惠格言,把自己嫁给韩国,生为韩国人,死为韩国鬼,无犹无怨。

然而,在国泰民顺的大好运营时期,突然曝出了闺蜜亲信干政丑闻,把朴槿惠卷入其中,在朴槿惠看来,随然有不可推托负责任之责,从国家宪法层面讲,不至于到罢免总统,更不至于上升到刑法束缚,自己本无罪,何必逃离背得一身有罪逃犯呢?即使民众在不明真相要求自己下台,下台就是了,最终历史会给自己洗白,这就是朴槿惠亲民的慈贤和嫁给国家就得顺应国家需要的高贵独自人格。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朴槿惠资料图

天有不测风云之变!何知人性的阴险确打破了朴槿惠现实事实的局面,意外之事上升到现实事实上,隐藏在身边的政敌文在寅是推幕大黑手,以政治相争和私仇相报的野心,煸对民众把朴槿惠围攻下台,自己登上了总统宝坐。把朴槿惠打入监狱,剥夺人身权利,冻结半生所有财产,指使捡方,法院变更韩法律,任意扣押朴槿惠坐牢时间,千方百计迫害摧残无罪的三无人朴槿惠,并将朴槿惠执政期许多官员,辞职的辞职,问罪的问罪。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朴槿惠在狱中资料图

朴槿惠已羁押900多天,多病缠身,尽管文在寅政府下的合谋检方、法院,不断追加罪名,宣判32年刑期,涉案还在继续中,可朴槿惠从没站在法庭席上,从不发声,杜绝与外境接触,表现沉默无闻,这也是朴槿惠预料到要遭得悲剧,把这种惨无人道的政治遭遇,蒙冤受曲的亲历留在韩国青垂史上,让历史证明谁事谁非,忠奸人诈,也许就是朴槿惠在政治危机关头不逃国,不退步的诚挚选择,我觉得更符合朴槿惠政治人物的高格和她择选做一个三无人,把自己嫁给国家,永不弃国的尊严誓言。她不愧是一个为韩国开创“汉江奇迹”,执政十八年总统,政治影响及受教之深的“冰公主”,以身为国,以身做责,无愧无犹。反应出了朴槿惠政治修养做高层政治人物的坚强意志与爱国守国的真迹,朴槿惠是一个料不起的女性具人。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朴槿惠前图

但相信朴槿惠的冤曲终究会真相大白,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总之来说,英拉逃离,有现实生活意义!朴槿惠选择不离不弃,随现在身受政治迫害摧残之苦,有深远历史意义。人格志向有别,择选目标不同,体现出的值观不同。你说呢?


朴槿惠已被羁押800多天了,她的处境还是得到了不少人的同情。和朴槿惠身陷囹圄完全失去自由不同,做过泰国总理的英拉从泰国出走后,可以说穿梭于世界各地,非常潇洒自由。已年过五旬的英拉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美丽,一点也看不出失意的样子。反观朴槿惠,在被羁押的800多天里,迅速苍老,面容憔悴,脸上再也见不到昔日的笑容。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这时,很多人就开始为朴槿惠惋惜。同样做过领导人,同样是女性,也同样被指控犯罪,英拉从容出走,照样过着美好幸福的生活。而朴槿惠落到现在这般田地,为什么不学习英拉那样一走了之呢?并且,英拉早在朴槿惠下台前就已经这样做了,朴槿惠应该可以借鉴英拉的做法,离开韩国,到国外度过余生。

事实上,如果朴槿惠和英拉的身世、处境、甚至国情都差不多的话,她也应该选择出逃。问题是,朴槿惠在这些方面和英拉都有显著的差异,多种因素迭加在一起,制约她根本没办法离开韩国。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先看一下国情。泰国政坛虽然也不稳定,甚至还经常发动政变,但泰国对失势的前领导人一般都比较宽容,不会赶尽杀绝,最常用的办法就是放他们出去,到国外流亡。比如,英拉出境时根本没受到什么限制,甚至还有警察护送。在韩国就不同了,保守派和进步派进行的是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一派上来,必须要把失势的一派批倒批臭,还要送进大狱。在这种情况下,朴槿惠即使有机会出去,也没人敢为她提供方便,甚至还会有人通风报信,把试图出逃的朴槿惠给抓回来。朴槿惠一旦出逃未成,罪名更重,那就是畏罪叛逃,朴槿惠想洗清自己也没希望了。比如,当年的卢武铉,本人并没什么问题,也未遭到拘捕。但他宁愿跳崖自杀,自证清白,也没有选择出逃。可见,韩国的大环境,根本不容许政治人物出逃,一旦真的出逃,那这个人就死定了!

再看一下两人的身世。英拉出身富贵人家,她不仅在泰国有产业,受到民众的广泛拥护;并且,英拉和她哥哥他信海外也有可观的资产。他信出逃后,就把泰国政府冻结他的资产盘活了,可见他们兄妹在海外经营多年,人脉是多么广泛了。英拉兄妹走到哪里都受欢迎,得到庇护,泰国政府对他们发出的通缉令形同废纸,做做样子罢了,起不到任何作用。现在,英拉又获得塞尔维亚国籍,从而得到一百多个国家的签证,可以说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朴槿惠和英拉就没法比了,父母早逝不说,她也根本没什么财产。如果出逃,她在韩国的不动产没法拿走吧,海外又没什么资产,她到国外如何生活都是个大问题。并且,朴槿惠当总统时,由于受限于美国,和别国交集并不多,可以说,没有哪个国家愿意收留她。即便朴槿惠在台上时,屈从美国意志,布署萨德,和日本签下慰安妇协议,但朴槿惠出事后,美国态度极其冷漠。可以断定,假如朴槿惠出逃到美国,美国一定也会把她遣返回韩国!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以朴槿惠的聪明,自然明白出逃更是死路一条。再说,朴槿惠已是年近70的人了,身患多种疾病,行动不便,就是让她流亡,她也不会选择远离故土。更何况,韩国也讲究叶落归根,朴槿惠的父母都长眠在这片土地上,朴槿惠怎么会舍得离开她的父母呢?所以,哪怕是身陷囹圄,哪怕是把牢底坐穿,朴槿惠也不会选择流亡国外。因此,朴槿惠这样的选择并没有失算,她这样做是最明智的抉择。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朴槿惠就将迎来云开雾散、阳光明媚的那一天,到那时,她的笑容也会和英拉一样灿烂!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朴槿惠的不幸,正是大韩民国的悲痛。

如果,只能是如果,当年朴槿惠果断逃跑了的话,哪来的这么多劫难和悲情故事!当时朴槿惠确有机会——来一次说逃就逃的旅行。即便在国外沿街乞讨,那也在无所谓啊,终将会找到庇护之所的。

因为,名誉诚可贵,自由价更高!如果朴槿惠成功出逃了,这叫苍天有眼,或叫吉人自有天相;如果失败了,那叫时运不济,自认倒霉。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可问题是,朴槿惠在当时完全有逃跑的机会和能力,她为何没有逃呢?就像泰国的总理一样英拉一样,来一场说逃就逃的行程,现在不也过得很滋润吗?近日还取得了塞尔维亚的国籍。

如今还有谁不认为英拉那是明智之举呢?哪怕就是道德上也几乎没有人指责英拉。包括泰国总理巴育,更是巴不得英拉在国外有一个稳定的立身之处,衣食无忧的安享生活。因为一个安于现状享受生活的英拉对巴育太有利了。

为什么要把朴槿惠和英拉横比?因为作为巾帼国式女性领导人受到了相似的政治迫害之遭遇。但最终,英拉满世界的潇洒,加入塞尔维亚国籍后,更可以免签到100多个国家自由旅行;而朴槿惠已在监狱里被关押了800多天,正经受着史无前例的磨难。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问题就出在朴槿惠自身——致命的三大人性弱点:倔傲自负,研判失误,极度侥幸。

以上三重因素叠加综合发酵,直接导致了朴槿惠终将落个悲惨的命运——还有什么比阶下囚更悲催的呢?尊严被践踏,人格被侮辱,精神被摧残,肉体被折磨。

(一)倔傲自负。这是朴槿惠的遗传基因决定的。特殊的家庭背景造就了她冰公主的心智;残酷曲折的人生经历,锻炼了她在绝望面前坚定的信念。

所以,当闺蜜干政案时,当烛光集会快燃烧了整个韩国时,朴槿惠显的更加“顽固”——是一种宁折不弯的执拗。在这种倔心理的驱使下,她连公开澄清的机会都自我丧失了。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二)研判失误。在大是大非面前,朴槿惠表现出了极度脆弱的的一面。从一开始,她对闺蜜干政案的性质以及走向认识不足,自认为这只是领导人的小丑闻,更不会发展到被罢免,要进监狱简直是天方夜谭。

一开始思想认识上的严重偏差,导致朴槿惠在实际行动上优柔寡断,最终酿成千古之恨。比如,当烛光集会刚闹起来的时候,她完全依宪有绝对把握动用军警弹压,甚至在首尔戒严。

然而她没有这么做。这,或许叫心慈手软,或许叫妇人之仁。看看她的死对文在寅上台后,是如何对她的呢——欲置死地而后快! 当她被剥夺了总统职位之后,朴槿惠还天真的认为:到此为止了。

可事实上,当她的护身符和豁免权被剥夺后,政敌们对她的清算才刚刚开始。她不进监狱,谁进监狱?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三)极度侥幸。这在整个倒朴运动中,在朴槿惠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她极度侥幸的根源可能来自于其亲身的纵向经历——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或大难不死。但这一次,侥幸害死了自己。

当韩国议会发起对她的弹劾时,朴槿惠侥幸的认为议会不会通过(从理论上讲是不可能通过)。可谁知就是她的娘家人——大韩国党的党首洪准杓临阵变节倒弋出卖了她。一切急转直下。朴槿惠的失算在于忽视了人心人性的险恶。

当宪法法院最终裁决时,朴槿惠侥幸的认为8名大法官中起码有一票或两票反对。可谁知最终是全票通过。这些大法官中,确有朴槿惠的心腹死党。朴槿惠的失算更在于忽视了人心人性的险恶。

当成为了普通百姓之后,朴槿惠侥幸的认为一切都结束了。她去当个家庭主妇难道还不行吗?从理论上讲,完全能行,政敌们把她从总统的宝座上拉下来,就算是彻底胜利了——这就是政治斗争的最高境界。可是,这个政敌却是文在寅。朴槿惠的失算绝对是忽视了人心人性的险恶。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总之,朴槿惠当时有能力出逃,有机会出逃,有理由出逃。可是朴槿惠就是没有出逃。世上最难买的药是后悔药。如今朴槿惠后悔吗?肠子都悔青了!

即便朴槿惠而今背负“坚贞不屈”的盛名,除了鼓舞那几百万铁杆粉丝的斗志外,还有什么用呢?

怨谁呢? 怨天怨地都没用。要怨就怨自己的父母吧,为何把自己生在“帝王”家;要怨就怨自己吧,为何那般心慈手软,为何接二连三的失算! 归根结底一句话:千怨万怨都怨朴槿惠自个儿——人性致命的弱点。

所以,朴槿惠不是被文在寅打败的,而是败给了她自己。因为朴槿惠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朴槿惠和英拉之所以走了两条不同的道路,这是由两个人不同的处事方式和理念决定的,再给他们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们很有可能还是选择此前的做法。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英拉泰国前总理,2014年被巴育军方推翻,由于预感到对自己不利的局势,2017年英拉从泰国逃离。2017年6月27日泰国法院因“大米渎职案”缺席判处英拉5年有期徒刑,而且5年内不得参政。泰国警方向国际刑警组织发布通缉令,英拉实际上是逃犯身份。

英拉从泰国逃离以后长期在迪拜、英国、中国等地活动,但是由于被通缉,所以无法回到泰国。英拉为了出行方面,近期加入塞尔维亚国籍,这样就可以以塞尔维亚公民身份无需签证前往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包括欧洲大部分国家。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英拉虽然自由了,但是这也让泰国陷入永不停息的政治斗争。巴育军政府担心英拉在国内的影响力,一直不敢举行总理大选。为了使自己能够在选举中获胜,不惜修改泰国法律,限制英拉参与竞选。在英拉明确宣布退出泰国政坛以后,巴育才有信心举行总理选举。可见,英拉的出逃,让泰国军方和英拉支持者之间形成了激烈的对抗,这让泰国陷入政治斗争之中。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朴槿惠选择的道路与英拉完全不同,她没有逃离韩国,而是留下来接受调查和审判,而且朴槿惠始终认为自己没有罪,所以不停地提起上诉。由于两人选择的处理方式不同,两人面临的命运也不同,英拉可以在国外自由的活动,而朴槿惠很有可能面临长达30多年的牢狱之灾。

朴槿惠所经历的成长历程和所处的环境与英拉大不相同,这也使朴槿惠做出跟英拉完全不同的决定。

英拉出身泰国西那瓦家族,该家族在泰国实力比较雄厚,影响力比较大,该家族中有三人担任过泰国的总理。英拉在从政以前,在自己的家族企业中工作,曾担任过泰国最大移动运营商AIS的首席执行官,SC地产公司的执行总裁等重要的职务。所以,即使英拉不从政,也可以回到自己的家族企业继续经商。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朴槿惠的父亲虽然曾经是韩国的总统,朴槿惠也曾享受过公主的生活,但是随着母亲和父亲的相继被刺杀,朴槿惠的生活遭遇巨大变故,朴槿惠经历过亲人的突然离去和朋友的背叛,从绝望中得到重生。朴槿惠曾结合自身的经历写过一本自传体的书——《绝望锻炼了我》。这样的生活经历,使朴槿惠勇于承担责任,不会选择逃避。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朴槿惠正是经历了以上变故,对于身边的人缺乏信任感,自己可以信任的朋友比较少,而对于闺蜜崔顺实的过分信任,引发了“亲信干政案”,才导致了自己被弹劾,最终落得面临30多年牢狱之灾的下场。朴槿惠国内朋友都很少,如果她出逃国外的话,也同样是面临孤苦伶仃的局面。而且朴槿惠自认为自己没有罪,为何要出逃呢?出逃反而是心虚的表现,出逃反而坐实了自己有罪。


他信,英拉出逃。和民国时期失意政客跑租界一样,虽然喊的凶,但是真要是抓住了,杀不得判不得更难看。而韩国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朴槿惠和英拉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其中最大的不同来自于韩国和泰国的政治生态可谓天差地别。

不管我们怎么批评韩国财阀尾大不掉,政治充满了门阀风气,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些“特色因素”下,韩国的民主政治既有完备的法律,也有高度活跃且整体素质不弱的社会群众。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反观泰国,自九十年代民主化以来,就没有涤尽余毒,皇室和军方势力仍存,而获取政权后的民主阵营也发生巨大发裂,而没能进一步合作遏制军方和皇室,最终在红黄对抗后的一片狼藉中,被军方、皇室卷土重来,先是驱逐了他信,又推翻了英拉政府,以至于今日。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英拉出逃始于前鉴,军方皇室也不愿意截留祸水

英拉不管是出于应付保守派的杯葛,还是鉴于他信的前车之鉴,一直就有出逃的动机和准备——相传其人有五本护照。

同时由于他信家族一直高举高福利左翼政策,在泰国深得广大底层民众的深切爱戴,不管是保守派还是军方、皇室在不愿意激化刻意执行逮捕令,真的将英拉投入监狱。

因为这无疑等于向左翼政治力量彻底宣战,不仅彻底激化矛盾,还完全否决了军方政变和皇室干政的合法性——2006年军方政变的理由就是因为消除红黄之争,还泰国社会一个安定。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所以宣布要逮捕英拉,却又轻易让其出逃,而在泰国军方掌握着巨大的边防力量下,军方和皇室真正的目的也就不言而喻了——驱逐政敌出国,向来就是东亚政治,斗而不破的传统。

朴槿惠无窜逃之心,亦无窜逃之机

英拉虽然鉴于其兄的遭遇,早有出逃准备,还拥有多本护照,如今又入籍塞尔维亚,其人对泰国的“赤胆忠心”成色有多少也是一个问号。

相对英拉来说,朴槿惠对韩国可谓一片赤诚。

当年朴正熙遇刺,已经出任多年“第一女儿”的她,首先反应不是父亲如何,而是“北方可有异动”,不过青葱年化,却置国于家之前,一片丹心可昭日月。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在出任总统之后,其人又不顾毁谤,毅然决然跟日本签订了“慰安妇协议”,换来韩国经济走出困境——在其执政期间,韩国平均GDP增长竟然达到了3%以上,这在发达国家之中,可谓是一个“奇迹”。

不过,朴槿惠就算想要窜逃出国,恐怕也无法成为英拉第二,因为英拉如上文所说,其实是泰国军方故意放走的,为的是不激化政治矛盾。而朴槿惠却无此政治氛围。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因为,最终推翻朴槿惠的是韩国民众,其人在当时已经失去了执政基础,痛惩于她不会招致太多政治后果。再加上韩国也不存在政变以及军方、皇室干政这些“灰色因素”,所以也就不存在出逃的政治空间。

总而言之,在朴槿惠被罢免的期间,其核心失算的地方在于——她没想到新国家党下的“京畿党团”会退党背叛她,最终导致了新国家党失去了国会的超过半数席位的优势,以至于她被罢免。

– END –

看见我们,发现世界

本文为 真实星球 原创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真实星球

顺手点赞支持我球,欢迎转发朋友圈

未经授权勿转载,本号已与维权骑士签约


朴槿惠与英拉,两朵娇艳之花,她们开在不同的国家,都为祖国的繁荣发展作出了阶段性贡献,但即便如此,还是没能逃脱政治斗争的泥淖,从权力的最高峰被赶了下来,然而朴槿惠至今在监狱里苦度终日,而英拉却在全世界飞来飞去,两者的结局何其迥异!

那么,要是朴槿惠当初也来个说逃就逃的旅行可好?否则不就免去皮肉之苦和英拉一样自由自在?她是怎么想的呢?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常言道,环境影响性格,性格决定命运。朴槿惠生于总统之家,从小就被父亲要求爱国、报国,并至死不渝,这样的教育理念在朴槿惠幼小的心灵里便扎下了根,所以“生是韩国人,死是韩国魂”,即便遇到不测,也绝不逃走。所以沦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性格使然,是她对祖国的一片赤子情怀,造就了她倔强、孤傲、坚贞不屈的品性。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反观英拉,商人出身的她耳濡目染生意人行事灵活、自如、不拘一格的特点,潜移默化中练就了凡事见机行事,随机应变,急中生智,保护自我的性格特征,这就为她日后遭遇困境,却能不拘泥于名利的束缚,当机立断,以最快的行动,逃离泰国,只要内心装着一颗爱国心,到哪里都是爱国的,并非待在国内关在囚笼里才是最爱国。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朴槿惠对于父亲死于总统任上,刻骨铭心,对他一手创造的“汉江奇迹”倍感自豪和骄傲,内心笃定自己也能成为这样的国之骄子,从而贡献自己的一切。在这样的思想感召下,她勇敢地挑起父母早逝的重担,默默承受着生活的艰难,以常人难以达到的毅力,将弟妹抚养成人,而后积极投身于国家的政治,立志要把人生有限的生命毫无保留地献给自己最崇拜、最值得托付的祖国。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她的终极目标实现了,登上了人生之巅、权力之巅,由此倍感欣慰和释然,也就更加激情地投入建设祖国的事业中,她的政绩有目共睹,她所期待的人生终于完美呈现。然而,世事变幻莫测,但也在预料之中,遭弹劾下台,锒铛入狱是韩国历届总统既相似又不同的结局。她压根就没有想过逃跑,也就不会闪过像英拉那样逃出韩国的念头。不过,英拉有兄长他信在国外策应,朴槿惠靠谁呢?如果被遣返,罪加一等,更要被人戳穿脊梁骨。

如果朴槿惠当时来一个说逃就逃的旅行,现在是否会和英拉一样自在?她为啥失算了呢?

总之,每个人的性格、境遇、造化不同,人生走向也就有别。朴槿惠死心塌地“赖”在祖国,即便被判刑33年或32年在所不惜,宁愿把牢底坐穿,以彰显自己“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而英拉随遇而安,在多国穿行,感受别样生活,这也是一种人生。

点赞太容易,评论显真情,欢迎关注、留言,等你评论,等你『一鸣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