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知道自己要去世,需要多大的勇气去面对?

来到这个世上,就没人活着回去。短暂的一生,离开的时候,没几个人能坦然面对,因为离去就意味着再也回不来了,跟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没了瓜葛,百年过后一捧黄沙,想想都让人泪目。我几个亲人面对死亡的坦然,真让人佩服。

第一个我奶奶,活到73,胃癌晚期,被病痛折磨的很消瘦,临去的那天躲邻居的墙角,再看一下我姑姑,回去喝农药走了,旧社会过来的人没享过福,平时有好点的东西全部留给我们这几个孙子吃,我们这些孙子还没长大,还没来的及孝顺她老人家,她就走了。我知道她肯定还舍不得走,她还没看着我们长大,可被病痛折磨的太痛苦了,那年98年。

第二个我外公,活到91,走时很安详,就跟睡着了一样。之前清醒时,他就交代好一切,哪些衣服是留下留念的,哪些是拿去烧掉的,叠的整整齐齐。平时好衣服都舍不得穿,直到那天拿去烧掉时我哭了,好多衣服全新的,他都没穿过。他最后的那些天几乎绝食,他说这次流感不把他带走,他也不会开心的,现在眼睛不好,耳朵不好,走路一年比一年差,儿孙都健康平安,他没有牵挂了,他想走了。真应了那句话,活的久了不愿再活了,那年2015年。

第三个我外婆,活到92,她们是村里最长寿的一对老夫妻,由于外公走了她也郁郁寡欢,生病了也不愿去大医院去看,我们都知道她也想走了,相扶到老时只剩下一个她,她可能也觉得人生没啥意思了。那年2017年。

外公外婆的人生很圆满,长寿跟平时的自律养生有关系,外公饮食清淡,素食为主,平时还看看报纸,到老时头脑还很清晰。外婆八十多岁时还去挑韭菜,一斤几毛钱,掰果仁做罐头,一天十几二十多块,当时谁也劝不住,谁也不明白,因为平时我们这些孙子辈经常会买东西,给钱给她,应该不差钱,都不知道她赚钱做啥?后来她给我们这些孙子每人留个戒指,每个孙女每人一对耳环,我们才明白,她想给我们留下一些东西留念。外公外婆留给我最大的财富就是,勤俭,与人为善,感恩他们,我会把这些优良品质传承下去。


没有勇气面对死亡,即使笑道最后一刻,眼泪还是情不自禁的流趟出来

陪她笑道最后,可还是替她拭去泪水
一个人知道自己要去世,需要多大的勇气去面对?

我的一个发小兼同学,相识25年,30岁从我的生命中彻底消失。刚开始她一直伪装自己,不让我们得知她患病,可是不管如何伪装,健康与不健康一眼还是看的出来。等我去问她的时候,她告诉我没有事,最近病情已经开始好转,下体已经不在排除异物,似乎有自愈的可能。看着她乐观的样子,我也只能陪着她一起笑,希望她能在病魔的抗争中获得胜利。本以为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谁知道仅仅一个月,她再次住进医院,而且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我站在病房,看着她的模样,心里无比难受。可是她却笑了,她告诉我人是哭着来这个世界,那么既然要离开何不笑着离开呢。就这样我和她的家人陪着她一直说说笑笑。可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的眼泪还是情不自禁的流淌出来。也许是对生的留恋,也许是放不下亲朋好友。身体的诚实出卖了她,可是当时已经无力痛哭,就这样她走了。说好陪她笑道最后,可是最后我们都食言了。

正因为害怕死亡,所以我们更要好好地活着
一个人知道自己要去世,需要多大的勇气去面对?

死亡可怕吗,可怕,怕的要命。正因为害怕它所以我们更要好好地活着,好好地对待自己,调整心态。不管生活中有再多苦难,我们也要笑对人生。比起死亡,这些苦难又算些什么。你说有人嘲笑,那就让她嘲笑吧。只要我们自己过得开心就好,路是自己的,想走就走,想停就停。不要在生命的最后,才幡然醒悟,流下悔恨的泪水。
一个人知道自己要去世,需要多大的勇气去面对?

我是没有勇气面对死亡,即使面对别人的死亡,我都没有勇气,心里无比恐惧。正是因为害怕死亡,所以我要善待我自己。

以上给人见解


我的老公2019年,年初查出肝癌,并且是晚期。他才46岁,这让我一下子掉进了万丈深渊的感觉,我的天空要塌了。经过手术以后,我们现在就用中西医结合治疗,现在维持现状还好,看他那么要强的人被病魔折磨的真是可怜?每天我都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情绪,我真的怕,他就像定时炸弹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每当看到头条里这样的标题总是想进来看看,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会有面临生死的这一天,当真正因为病魔,知道自己寿命不长,病人的心里那才是真正的痛苦,因为年龄,所以有很多放不下,他有时心情不好我能理解他,多给他关心与呵护,开导他。也是希望在他有生之年和他过好余生??人的一生没病没灾的活下来真的是幸运,都好好的珍惜眼前人吧!知道自己不久之后会去世,那不是我们正常人能理解的,说都明白这个理,真正面对时每个人都会恐惧。所以多理解病痛的人吧!愿他们再有生之年能舒服多一点。


怎样面对死亡?我每想起我至亲的两位亲人,都会由衷肃然起敬。

一位是我的母亲。十年前,老人九十二岁,在身体尚健,脑力尚可的情形下,冥冥之中感到来日不多,自行上照相馆拍好照,放大、配框作为遗象,又自行扯布托裁缝做好寿衣,然后,向各位子女交待好后事后,执意要从上海返老家江苏,以了回乡归天之愿。子女执拗不过,送她回祖籍后不多久,老母溘然长辞。子女每想起此事,痛心不己。然见老母似仙人驾鹤,升向天堂,心也算宽慰不少。

另一位是我的亲嬸嬸。其为村妇联主任,她七十八岁那年,因胃疼自行上医院检查,被查出是胃癌。为此,她瞒住所有亲人,在近半年期间看病时,偷偷积攒安眠药,又在某日,借故支走全家人,一个人在家洗好澡,穿上新衣,躺在床上,服下安眠药,与世长辞。待家人回来,在其枕下,看见遗书才发觉真相,家人嚎啕大哭,悲伤至极。村民知道了也唏嘘不止。

嬸嬸迊接死亡的方法,我当然不尽苟同。但她看淡死亡,在重病时不为家人添负担的精神,我仍由衷佩服。

人,活在世上,都要从自然王国走向必然王国。亦就是,是人,终将面对死亡。然而,不同的人,有不一样的生死观。战争年代,革命先烈,为国家置生死而度外;和平年代,英雄主义,为社会集体赴汤滔火;平民百姓,潇洒一世也好,风雨人生也罢,在终将迊接死亡时,能否泰然处之,无疑,对能否确立正确的生死观,也非常重要。

我,也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在享受老年生活的同时,不时会听到朋辈某某得了重病,某某己经走了,等等。对此,自以为,要习惯之,泰然之。活着,就要珍惜每一天,过好每一天。一旦行将朽木,我的态度同样,只要自身脑子还能保持些微清醒,就要尽可能不给家人添麻烦,或笑迊、或安然、或平静与世界说再见,最好。那就是我最真实的态度。


我的奶奶在86岁的时候,摔了一跤髋骨骨盆粉碎性骨折,医生说即使手术后也站不起来了,只能躺在床上。奶奶坚决不手术,被抬回家,三个儿子家商量好准备轮流伺候。可奶奶一辈子要强,回到家就绝食。闭上眼谁也不理,儿子们跪在床前说好话,她就是不睁眼也不说话,最后又把她送进医院,没办法强制给她打营养针维持生命,只要不绑着手,她就拔掉,医生说奶奶求死的决心太大估计救不了,还是回家问问她有什么后事交代。最后又抬回家里,奶奶说她不想躺在床上到死,她早就看开了,人总有一死,她这辈子爱干净习惯了,床上拉尿她受不了,就让她干干净净的走吧。全家子孙都很孝顺,哭的一塌糊涂,也没改变老人家的意愿,最后深度昏迷,三个儿子最后决定顺从老人一次,没在送医院抢救。

奶奶在她受伤后,躺在床上一个月后平静地离开了我们,虽然现在过去了三十多年,奶奶还是我最敬佩的人。敢于面对死亡和选择死亡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如果你去想这个事,估计很难接受,但如果真的有一天落在自己身上,我觉得我会非常冷静,起码还有时间去做自己没干的事,我的梦想就是拉上帐篷,去做一次没有目的地的自驾游。但这些年太忙了,没时间没心情去做。

我妈是2001年去世的,肺癌,我妈妈其实自己怎么个情况,她都知道,但是就是不问,也不讨论,我默默的陪她两个月。


又不是自杀,有什么需要多大的勇气面对嘛!努力活过,爱过恨过,顺其自然就好!活着的时候珍惜当下,面对生老病死的时候想着还有往?


看着题目,心里一阵酸楚,2018年底,父亲被查出结肠癌肝转移,还有腹膜淋巴上也被转移到了。晚期!得知这个消息,我不知痛哭了多少次。家里人一直都瞒着父亲。可是后来,不忍心再那么下去了,因为我的父亲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人。当了好多年的国企经理。如果瞒到最后,躺在床上不能下地,自己也就知道了,会埋怨我们没有告诉他实情。很多事情没有来得及安排,很多心愿未了!我们家里人最后统一思想,决定告诉他。我们也做好了思想准备。可谁知,告诉父亲以后,我父亲非常的冷静。没有掉过一滴眼泪。这使我更加的心疼。心疼他的坚强。第二天,父亲就开始办理了遗产分割。也照了一张单人照! 这就是我的父亲,坚强的让人心疼的父亲。


人树立一个正确的人生观很重要。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活着时多做一些善事,少做或不做坏事,达到心胸坦荡,人生自豪,就是最大的胜利和快乐。死时也能坦然面对,没有遗憾,只有自豪,也就无所畏惧了。

当然,有个精神寄托,尽管是虚幻的、伪善的,也总比没有强。我曾经认识一个在医院护理病人十几年的专业户,为私人穿衣服的机会也很多。据他对我讲,信奉基督教的人死后身体是柔软的,不僵硬;其他人是僵硬的。我百思不得其解,他也不知其所以然。经过我的长期思考,我忽然领悟了:信基督的人,自以为死后能上天堂,甚至同行还为他在旁边唱赞歌,送他上天堂,他自然在弥留之际是浑身放松的,是没有恐惧感的,故尸体在一定的时间内不僵硬。而其他人,又没有高尚的人生观,面对死亡时是恐惧的,有些人甚至是被吓死的,弥留之际,心里紧张,浑身肌肉和筋骨是绷紧的,所以显得僵硬。

以此类推,信奉观音菩萨的,也应该没有恐惧心理,按佛教讲,观音菩萨就能救苦救难,只要默念其名号,就可升西方极乐世界,自然就没有恐惧感了。

也就是说,人在面临死亡时,还是要有一定勇气的,需要有豁达开朗、听天由命的心理。

当然,我说的死亡是寿终正寝、老时生病而死。


我认为人能平淡喜悦来到世界上就要淡然面对离开这个世界,因为不管你怕不怕愿不愿意都要走的,这是一个必然过程,人生就像一趟通往远方的旅行列车,终归会到站的,只不过有人早到有人晚到,关键是要做到坦然面对生老病死才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