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懂男人的网站,
夜草牧场为精神力量续航。

我把妈搞大肚子了 妈妈说今晚让你叉个光 妈妈说今晚我让你玩

我把妈搞大肚子了 妈妈说今晚让你叉个光 妈妈说今晚我让你玩/图文无关

五一由于种种原因我退了回家的车票,又因为其他原因我和妈妈去了平谷。去之前我想,这是一个不开车不应该去的地方,走之后我告诉自己,这是一个没有房车再也不要来的地方。

和其他同学相比,我的假期只有日历上写着“休”的短短三天,所以从我早上六点开始在学校门口等车的时候我就不开心,这注定是一次忙碌紧凑的行程。

我和妈妈大概一点的时候在东直门碰面。她看见我的时候笑着挥手喊我的名字,可我开心不起来,因为在火车上别人吵架的声音挥散不去,在车站票贩子手里买到的价格翻倍的车票让我郁闷,在北京闷热的空气里暴晒的等待和我肩上的重量,都不能让我开心起来。

我看见她在向我挥手,听见她叫我的名字,我不能体会她的感受,或许有几个月不见女儿的想念,或许有出来游玩的愉悦,但我不能体会,我只能看见,她那时偏离了路口的斑马线,而绿灯也没有几秒的停留了。

想着时间来得及,我们就去地坛走了一圈。史铁生和地坛的关系,我是不能够说清的,或许喜爱、或许依赖、或许其他什么更重的情感。然而于我而言,只是“我总归是来了”。

地坛不像颐和园之类的景点,它就是一个公园,适合闲暇的时候呆上一会儿。像我这样的人,坐在树旁的木椅上看看天,站在方泽坛怀疑自己会不会穿越,甚至只是在银杏大道看着来往的人,我想我都是开心的,因为没有太快的生活节奏要去追赶。

晚上入住的时候我很失望,因为是山上,所以我没有过高的期望,没料到门不能锁,没有热水洗澡。并且因为自己忽略了草莓音乐节的时间,有去看音乐节并且打算在这边玩的人晚上找不到住处跑来这里吃饭,凌晨一点多还能听到几个男人扯着嗓子说话。

早上起来等了一会儿等不到公交车,地图一搜发现走到售票处只需要十分钟!结果走到售票处之后,工作人员告知,节假日要到检票口买票。虽然心里有点不平衡,但还是开始往检票处走着。

停在旁边的车说要把我们捎上去(收费),他说我们走上去至少要走三公里(第二次追上我们,跟我们说至少要走六公里),出于对景区内本地人的“过度热情”的排斥,我并没有理他,继续往前走着。(毕竟一般景点售票处和检票口都很近的啊!虽然后来这段距离我们走了半个多小时,但这是后话了)

那段路其实不长,十点左右在到景区的人,车只能停在外边,大约都要走这么远。但当时,我们看着一辆接一辆的车上山,吹着微微的凉风,从第五停车场开始数,能看见路上的车却看不见停下来的车,内心是有点崩溃的。我知道,离得还远呢,但是我做的决定,不好说后悔,也不好问她是否疲惫。

我把妈搞大肚子了 妈妈说今晚让你叉个光 妈妈说今晚我让你玩/图文无关

买了票进去的时候,迎面就是有些陡的台阶,我听见她叫我的名字,我知道又要拍照了。其实很生气,我不喜欢拍照(别跟我说什么她想记录跟我在一起的时光),而且我觉得那个台阶其实还是有些危险的。

走五潭、过铁索、望而却步的通天峡我都很喜欢,和之前去过的山不一样,虽然游客还是有一些多,但是那里的水那里的瀑布那里的台阶和木板,甚至没有窗的缆车都让我感觉沉静。

下山的时候没有等来公交车,等我们走回住的地方才发现,前来的游客排到我们住的地方都不止,堵着的车,一望无际。

错过的桃花季,等不来的公交,叫不来的车,步行到达不了的地方,最后,就瘫痪在床了。毕竟不说山不算高,妈妈的体力总归也是不能和我比的,更何况我们前行和回来的路也都是步行。

傍晚去走了走,就像是小农村,有花椒叶,有榆钱,还有桂花,最喜欢的是吹过的风有植物的味道。

第二天早起回北京,没想到一路可以说是畅通无阻。回来的时候,司机和熟人聊天,说开着擦干净的拉垃圾的车去景区拉游客都能赚不少。是啊,他们是为了生计,没违法也没乱纪,没有乱收费,和出租车比起来收费会低,但想到他们临时提供的条件,应该就是我不能接受本地人在景区“兼职”的原因吧。

去逛了逛胡同消磨时间,蛰伏了几天的雨终于是有了势头,改票送她回家,我回学校。短短两天,我能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得低落。

在车上站了三个多小时,也在考虑我们为什么不能一起出行。

或许,是因为,我喜欢看看树看看天,可以坐在一个地方很久,喜欢还未被开发出来的有趣的地方,可以在途中走很多弯路吃很多亏。而我妈,喜欢在同一个地方拍很多小视频发到群里,喜欢随时随地拍我,喜欢火爆的路线,喜欢跟团出游能不考虑多余的事情。

可能于我而言,出行是为了更多经历,而对家长而言,出行更多是为了放松。

如果不能权衡彼此的侧重点,还是分开旅行好了。毕竟那么美的景色,那么有趣的行人,不要因为一起出行而错过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夜草牧场 » 我把妈搞大肚子了 妈妈说今晚让你叉个光 妈妈说今晚我让你玩

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广告合作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