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大龙《东四牌楼东》演活“别样王爷”

富大龙《东四牌楼东》演活“别样王爷”

富大龙

正在热播的郭宝昌导演的《东四牌楼东》讲述了乱世之中小人物的聚散离合与人生悲喜的“国宝守护”故事,以富大龙饰演的前清贝勒哈岚为核心,在这个“末代贵族”身上,既有落魄王爷真实的“怯弱蔫怂”,也有小人物内心坚守的“家国本位”。日前,富大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东四牌楼东》描绘的不仅是一个末代王族,“它把老北京那个时代众生百态的大模样勾勒了出来。”

表演:放大了哈岚身上“名票”的特点

“哈岚是末代王朝的贵族,通过他坎坷的一生,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腐朽旧时代落幕和一个崭新时代兴起时的文化与思想的碰撞,看到在大时代裹挟下,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面对外敌侵犯,对家国情怀的大仁大义、对内心信念的坚守。”从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到历经沧桑的普通公民,这是富大龙对哈岚一生的概括,哈岚的身上拥有着浑然天成的高贵与历史碾压下的悲剧感。这样的人物在时代更替中有怎样的悲喜,面对乱世中各方势力的纷争,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富大龙通过哈岚一角给出了答案。“哈岚这样衣食无忧的王公贵族,他在得势的时候是不事生产的,一辈子可能都不用考虑为理想生活而奋斗,他的时间就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这是这群人最大的特点。”

戏曲元素和郭宝昌以前的作品《大宅门》一样,都是剧中的主要组成部分。

也正因此,戏曲成了《东四牌楼东》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它不仅是哈岚前半生作为王公贵族的真实写照,也是对老北京风华气韵、京腔京味的生动再现。“在过去是没有今天这些电子设备的,他们最高级的享受就是去剧场听戏,这些王公贵族能得到最好的戏曲本子,也能够请到最棒的名角来指导他们,所以这些票友往往能达到专业水准,哈岚就是这样。”为此,富大龙在和导演及编剧充分探讨后,特意放大了哈岚身上骨灰级“名票”的特点,使其成为一个艺能值满点、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别样王爷”,充分突显其贵族的身份特质,为他的如戏人生以及和红颜知己娄晓月(窦晓璇饰)的情感悲剧埋下伏笔。

“剧里娄晓月是京剧名角,但是对那些贵族来说昆曲要更高雅,所以我们就和导演加了一些哈岚教晓月昆曲以及他自己登场的戏。包括在平时的生活中,京剧里生旦净丑他都会哼,后来我还给他加了京韵大鼓、古琴歌等各类曲艺技能。甚至他演戏的时候,我也有意给他加了一些诸如相声的曲艺类的东西,所以他有时候和人说话就会带出一点相声的捧哏,三番四抖,或者抖个包袱。”

角色:哈岚是个无力的小人物

《东四牌楼东》以惊心动魄的皇陵密疏守卫战为主线,围绕哈岚因巧得密疏而被迫逃亡展开,在腐败政府、奸诈的日军、水匪、黑社会等多方围追堵截中,上演了一出“国宝守卫战”。身处风暴核心的哈岚,虽然看似爱吃爱玩、懦弱怕事,实则生性纯良、重情重义,家国面前生死看淡,在内心深处坚守着中国最传统的家国观与善恶观;即便因保护密疏家破人亡、颠沛流离,也从未动摇信念。

从“游手好闲”的王公贵族到有担当有使命的“国宝守护者”,“为什么会转变”既是观众心中的疑问,也是富大龙在拍摄之初便开始思考的角色立足点。“我们的创作都尽量让它符合生活事实,关于转变我们的基本共识是这是人最基本的道德观念。密疏这个国宝在哈岚眼中是他同族同宗的东西,包括我们经常在台词里特意强调,这是我祖宗坟里的东西。从他传统的贵族观念出发,虽然具有一些局限性,但他认为的国就是家,和我们现在把国认为是自己的家是一样的,这是一个很巧妙的结合。”

作为全剧的灵魂人物,除了围绕“东陵密疏”展开的夺宝护宝线,哈岚和格格佟丽华(郝蕾饰)、京城名角儿娄晓月之间的情感纠葛,亦赋予了该剧悲凉的时代底蕴。“说实话我还是挺同情哈岚这个人物的,也同情佟丽华,同情娄晓月,他们充分符合了这个戏,大家都是小人物。”剧中,哈岚原本与娄晓月真心相爱,奈何两人身份悬殊被生生拆散,并按父母之命娶了格格佟丽华。

富大龙用“无力感”形容了三人之间错综复杂的情感,“哈岚身上体现了旧时代的悲剧,是那个没落王朝时期种种腐朽的东西之一。其实说到底,他还是一个守规矩的人,一个无力的小人物。他没有那么高的思想去冲破封建制度,他守着旧时代的所有规则,就想踏踏实实做个好人,佟丽华也是,娄晓月也是,他们都是被命运摆布的,他们奋力反抗,却因那个时代而无力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