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山历海》:以辽阔而深刻的生活照见基层共产党人初心

《经山历海》:以辽阔而深刻的生活照见基层共产党人初心

《经山历海》的播出,可谓“事先张扬的难题”。作为一部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主题的电视剧,它面临珠玉在前的对比压力,也面临观众对类似题材的审美疲劳。

现在临近大结局,该剧的收视表现中除了始终稳居同时段前三之外,另有一项指标格外引人关注——根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节目综合评价大数据,《经山历海》在全国20个省区市进入了当地黄金时段电视剧收视前三,其中17个省区市每集平均收视份额超过5%。从“事先张扬的难题”,到在全国大范围赢得观众,这部作品究竟凭借什么出彩出新?

在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主办的研讨会上,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著名文艺评论家仲呈祥点出了关键之一:“《经山历海》成功的艺术实践又一次告诉我们,中国电视剧的发展不能按照西方类型剧的办法来裁剪。”在他看来,如果创作者拿一种狭隘的西方类型剧理论来套用,会过滤掉生活的丰富性。“检阅中国电视剧发展历史,只有深入生活与民心,把生活当成整体,用一种全面、辩证、和谐的创作思维来把握,才是正道。”

正是忠实于辽阔的生活,《经山历海》才拥有了既聚焦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两大时代主题、又有所突破的内涵,获得专家们“乡村基层干部的百科全书”的评价。也正是深入走进了生活与民心,剧中照见的基层共产党人的初心,可亲又可信。

饱满的群像人物塑造,描绘出乡村基层工作的复杂艰巨

曾有观众抱怨,一部分扶贫题材的故事有“格式”:新的第一书记意气风发,原来的书记不怎么行;村子里总有三五个懒汉,解决了他们的矛盾,扶贫就能凯歌高奏。仲呈祥说,千篇一律的同质化作品,问题就出在“把生活裁割了”,忽略了中国在人类减贫史上所创造的伟大奇迹是极其复杂艰巨的这一事实。

《经山历海》能动人,首先在于它塑造了一群饱满的基层人物。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伟国说:“将一个乡村党政干部群体作为叙事中心,这在以往的电视剧中比较少见。”剧中不仅有副镇长吴小蒿、镇长贺丰收和党委书记周斌为代表的基层党员干部,他们奋斗在乡村一线,为了践行党的乡村振兴战略,带领广大人民群众苦干实干,努力改变着乡村面貌;剧中也讴歌了基层党员干部背后的人,包括理解支持他们的家人,以及先富起来后不忘乡亲乡情的企业家等。

人物谱丰富,每一个角色本身也足够立体。以主人公吴小蒿为例,她是工作中风风火火、百折不挠的基层干部,是在丈夫前偶尔撒娇的妻子,是一度对孩子感到愧疚、想要递交辞呈回归家庭的母亲。她本是父母的骄傲,但在动员村民主动迁坟中,她是父亲眼中的不孝之女。再看贺丰收的叙事线,有工作中的雷厉风行,也有他与儿子交流中的细腻情感。而周斌书记在去世前给所有乡村干部留了段视频,他的肺腑之言也让观众看到了一位对土地爱得深沉的基层干部。这些对角色基于不同身份、不同背景的刻画,增强了观众的共情体验,也更能烘托他们作为共产党基层干部为百姓谋福祉的初心。

如果说以基层干部为切入点,是相似题材剧的常规选项,那么能进一步聚焦党的基层组织建设,并写出基层党员之间互补共进的关系,则是《经山历海》的高明之处。著名文艺评论家李准将剧中的基层干部分为三种类型。吴小蒿人如其名,初来乍到时如同一株小小的“蒿草”,在经历了各种锻炼后,从缺乏基层工作经验慢慢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大树”。贺丰收扎根乡土,生活与泥土教会了他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但在理论上认知不足,使得他在讲人情还是讲原则上偶尔陷入困惑。吴小蒿与贺丰收,理论搭配实践,强原则性与从群众中得来的生活智慧互补,加之定海神针一般的周斌书记,三人组合搭配出了基层工作的理想配方。

“党的基层组织究竟是什么模样?这部剧给出了忠于现实的回答。没有哪一个人是神人、完人,但是他们能相互补充、互相帮助,所以才能共同担负起党的战斗堡垒的作用,在琐碎又艰巨的基层工作中将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落到实处。”仲呈祥说。

从文学到影视,以“现在进行时”的改编绘就新时代风尚

《经山历海》改编自小说《经山海》。扎实的文学功底让不少剧中人的描写都具有文学性,而以杨亚洲导演为代表的主创团队,并不满足于躺在现成的文本上。他们从泥土里刨故事,将小说的时间线挪到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后的三年间。因此,剧中的人、情、事,都充溢着新时代风尚。

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编辑部主任李跃森注意到,从小说到影视,改编中最重要的变化是女主人公吴小蒿的初始人设。电视剧将她从一个为了逃离家暴、走出不幸婚姻而寄情工作的女性,转变为不甘一成不变的清闲生活、想要追求更高人生价值的人物。“从创作的角度,两者并无优劣之分,目的都是为了表现人物改变现状的动机。但由于出发点不同,意义发生了变化。电视剧看似削弱了戏剧性,实则让人物的选择更具有主动性。”在李跃森看来,勇于放弃安逸生活,去追求理想与内心的归属、寻找一片可以真正让心灵舒展的天地,是这个时代青年人的精神特质。

而在安澜村村支书慕平川身上,观众看到了改革开放中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的内心世界。慕平川富起来成为企业家后,村民们全票通过,同意他来当村支书。一直以来,他以基层党员干部与民营企业家的双重身份,带领村民共同致富。他建设的小码头,曾在过去帮助许多人走向了美好生活,但在发展过程中,小码头成了“碧海行动”的障碍。拆了小码头,慕平川和小码头周边的渔民都会蒙受损失,但从长远看,能让更多人在海洋牧场发展中获益。共产党人带领大家致富之后,为了大局发展,该怎样选择?李准说,《经山历海》用绵密的层次感写出了属于新时代的命题。

此外,剧中保护与挖掘红色文化资源,因地制宜发展产业,保护海洋生态系统、实现可持续生态渔业发展等理念,以及抗击疫情的剧情元素,都与时代并行。正如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主任王一川所说:“这部剧既是对过去脱贫攻坚电视剧创作的一次总结,也对即将和正在开始的乡村振兴是一个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