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2020年佣金586亿元 多地餐饮协会曾发文炮轰高佣金

雷达财经出品文|李万民 编|深海

3月26日,美团发布2020年度业绩公告。业绩公告显示,美团2020年全年实现总收入1147.95亿元,同比增长17.7%;实现经营溢利总额43.3亿元,同比增长61.6%。

餐饮外卖是美团的基本盘。在疫情来袭的2020年,美团的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增长暂时陷入停滞,而餐饮外卖业务则获得了相对较快的增长,收入达到662.65亿元,同比增长20.8%;经营溢利达到28.33亿元,同比增长达100.1%。盈利的增长速度,远快于收入的增长速度。

雷达财经注意到,2020年,美团外卖佣金高达585.92亿元。而在疫情期间,多地餐饮协会发文称,美团佣金过高。

而单个骑手能够从美团获得的收入跟往年相比变化并不大,在2月末还因为“千元喜茶订单配送费仅5元”而一度引发关注。而在骑手之外,还有用户爆料美团大数据“杀熟”,有商家指责美团垄断定价,佣金过高。

餐饮外卖经营溢利同比翻倍,多地餐饮协会炮轰高佣金

3月26日,美团发布2020年度业绩公告。业绩公告显示,美团2020年全年实现总收入1147.95亿元,同比增长17.7%;实现经营溢利总额43.3亿元,同比增长61.6%。

分业务来看,2020年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与经营溢利“双降”,分别同比下降4.6%、2.6%。与之相比,受益于2020年疫情期间的需求增长,餐饮外卖业务依然获得了可观的增长,2020年收入达到662.65亿元,同比增长20.8%;经营溢利达到28.33亿元,同比增长达100.1%。另外,2020年新业务及其他收入达到272.77亿元,同比增长33.6%;但经营亏损也在扩大,达到108.55亿元,同比增长60.8%。

外卖被外界视为美团的基本盘,即使在新业务获得快速增长的2020年,餐饮外卖占据总收入的比重依然达到了57.73%,牢牢占据第一大营收支柱地位。截至2020年末,共有950万名外卖骑手通过美团平台增收,其中包括约230万名来自贫困地区的骑手。

从交易金额和笔数来看,2020年美团餐饮外卖交易金额达到4888.51亿元,同比增长达24.5%;餐饮外卖交易笔数达到101.47亿笔,同比增长达16.3%。交易金额的增长速度明显高于交易笔数的增长速度,每笔餐饮外卖业务订单的平均价值同比增长7%至48.2元。

年报显示,美团的餐饮外卖业务主要通过两种方式变现,一种是佣金收入,还有一种是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其中佣金收入占据了绝大部分份额。2020年,公司全部佣金为742.13亿元,其中外卖佣金高达585.92亿元。

去年疫情爆发后,多地餐饮协会发文炮轰高佣金。

2020年2月21日,南充市火锅协会网上致信当地市长信箱,举报美团疫情期间涉嫌涨佣金、垄断经营及不正当竞争的行为。

南充市火锅协会称,美团涉嫌在疫情期间提高佣金。上线的外卖商家从8%的扣点在短时间内停止了,且在一夜之间上调到 20%的扣点,同时还必须要参加优惠 30%-50%的平台活动,以此来活跃平台的流量,另外还要承担一定金额的配送费用。

2月18日,重庆市工商联餐饮商会1987家企业联合发出公函,呼吁美团点评、饿了么等平台公司减免佣金。2月20日,河北省饭烹协发布《致电商平台的公开信》,呼吁美团、饿了么等降低外卖佣金费率,“在全民抗疫时期积极承担起社会责任”。

2月22日,云南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发布公开信,代表省内22万余家餐饮企业,呼吁美团等外卖平台“尽快出台包括降低外卖佣金费率在内的各项餐饮扶持措施”。

2月24日,山东省多个餐饮协会代表山东全体餐饮成员,联名向外卖APP呼吁降佣金。山东餐饮协会表示,美团23%的佣金额对中小型企业来说实在难以承担。山东餐饮希望美团能减少部分佣金,给小微餐饮企业一条活路。

去年4月10日,广东餐饮协会官微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其中指出美团外卖向餐饮企业收取的高额外卖佣金,已超过餐饮企业承受极限。并指责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新开餐饮商户佣金最高达26%,已大大超过了广大餐饮商家忍受的临界点。

美团在后续的回应中称2019年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真实的数字远低于各种传言和想象。但广东餐饮协会很快又公开了海丰县小餐饮行业协会的一份报告,报告显示,海丰县166家商家中,有大约120家上了架美团外卖平台,2019年,120家商家中无一佣金抽成低于20%。

配送费问题屡受关注:用户指责“杀熟”,骑手抱怨“赚的少”

收取高佣金的美团,骑手的收入怎么样?

2020年,在美团平台上获得收入的骑手上升到了470万人,同比增长达17.88%。与之相比,美团在餐饮外卖骑手身上花费的成本,从2019年的410.42亿元上升至486.92亿元,同比增长达18.64%。从两项数据的增长速度来看,美团在单个外卖骑手身上所花费的成本没有太大变化。照此计算,2020年美团平均在每个外卖骑手身上花费的成本约为10360元。

外卖骑手与平台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二者的“博弈”当中,配送费问题往往成为一大核心关注点。今年2月末,广州一名美团外卖小哥视频吐槽,自己送1000元的喜茶订单,配送费才5块钱,喊话美团“你能再恶心一点吗?”,“你是怎么想的”。相关话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榜前五。虽然后续该外卖骑手又进行了澄清,表示是自己看错“误导大家了”,真实的配送费是“9块4,加上大额订单5块钱。”但雷达财经梳理后发现,此类事情也并非孤例,有人还称自己送过50杯大杯奶茶,配送费却跟一杯奶茶一样。

配送费问题,不仅是骑手关注的焦点,有时也被部分用户扒出“猫腻”。去年12月,“漂移神父”以一篇《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爆料美团“大数据杀熟”。文章中,“漂移神父”表示,自己经常点的一家驴肉火烧外卖,配送费在开通美团会员前没有超过3元,开通美团会员后反而变成了6元,而在另一个没有开通美团会员的手机上,仅有2元。美团在后续回复中以软件定位存在定位缓存,导致配送费预估不准进行解释,并称实际下单仍会按照真实配送地址准确计算,不受影响。但“漂移神父”本人对此回应表示无法接受,认为无法说服自己。在黑猫投诉上以“美团”+“杀熟”搜索,可获得137条结果。

历经十年发展,美团已经成长为一家互联网巨头,被外界视为“基础设施”。2020年,美团营收破千亿,迈向下一个十年。在高速发展之余,美团能否更好地兼顾到骑手、用户、商家的利益?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