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热点
  3. 新资讯

赌徒王陶陶的末路——作者:没时间喝牛奶

作者没时间喝牛奶,原名除却巫山不是云,我感觉不够抓睛,改了名字发出,文章写得很不错,我看了以后很有共鸣,四九也曾经在赌博的路上不可自拔,悬崖勒马是唯一出路,我也接触过论坛上很多的赌徒,他们深陷赌博的泥沼,如果你现在还在赌博,看看这篇文章,从中找出戒赌的动力。
阳春三月,柳絮又肆意的飘起来了,中原小城雒城已到了乱穿衣的时候,有人还穿着薄棉服,却也有人穿上了短袖。

这一天,阳光依旧明媚,因为前一天预报的雨没有如约而至,天气更显闷热。中午时分,雒城巫山路上已没有多少车辆行人,巫山路是一条南北走向主干道,双向四车道,两边有三米宽的绿化带将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隔开。没有人注意到东侧路边静静的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窗紧闭,没有任何异常,像等待着它的主人。仔细看去车身上已蒙上一层薄薄的灰尘,而它的主人也永远不会再用到它了。

五天前,王陶陶已经无路可走了,离强哥给他定的还款截止日期已经过去一周,今天是说好的延期还款的最后一天,可是五十万本金加上十万利息,总共要还六十万,去哪儿找?说起来,王陶陶也不是穷人,自从家里拆迁,房也分了,车也买了,手里还有百万存款,在雒城这个小地方,也算是小有资产了,所以自从拆迁完,王陶陶也开始游手好闲了,想着下半辈子可以好好玩玩。开上新买的车,拉上新聊的妹子,酒吧、KTV、酒店一晚上肯定要轮一遍的。

王陶陶的日子过得不错,自从有了钱,媳妇也不敢管他那么多了。这样的日子虽也精彩,久了总感觉有些无聊,一个多月前,王陶陶在酒吧里偶遇了老鼠,这个老鼠就是个小混混,真名不知道,长的贼眉鼠眼的,所以圈里人都叫他老鼠。其实老鼠已经观察王陶陶一段时间了,他知道,这又是个暴发户,有点小资产又不知道怎么花的人。这次偶遇,都是安排好的。就这样,老鼠和王陶陶打的火热,俗话说得好,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那才叫铁哥们。王陶陶和老鼠就是铁哥们,自从认识了老鼠,王陶陶很开心,喝酒有个人陪,泡妞有个人吹,美!然而有一天,俩人刚喝完酒,准备带妹子去开房,老鼠却接到了大哥的电话,说是今晚有个场子,让去照看照看。就这样,老鼠硬拉着王陶陶去了这个地下赌场,一来二去,王陶陶也染上了赌瘾,起初还能有输有赢,偶尔还有点盈余,可是过了几天就成只出不进了,前前后后输了有五十多万。老鼠这个铁哥们给王陶陶出了个主意:输多少压多少,这样赢一次就够本了。王陶陶觉得这主意不错,就这样一次输了个底儿掉,为了翻本也为了不输面子,在老鼠的介绍下向赌场放贷的强哥借了五十万,说好的一周还清,十万利息。可,不知道是时运不济,还是有人捣鬼,这五十万当晚就输了个精光。


王陶陶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强哥还算和气的人,上次到期没钱还本金,只还了十万利息,又给延期了一周。强哥发话了,这次延期是破例了,是看在王陶陶是老鼠的铁哥们儿。但这是最后一次延期,下次本金和利息必须一起还,要不然就拿房子抵债。上周的十万利息,还是王陶陶将车抵押出去借来的,眼看这次真的是山穷水尽了,王陶陶不想抵押房子,孩子也才两岁,媳妇跟着自己没享多大的福,不能让媳妇和孩子没有地方住。怎么办?怎么办?王陶陶胡思乱想着,昨天强哥的人来过一次,虽然没动手,可也撂下了狠话。再去找别人借钱?可还是要还呐,这么多钱,自己哪儿去挣去,如果是这样,媳妇和孩子要一辈子跟着自己受罪了,可要是不还,三天两头有人要债,肯定是鸡飞狗跳,过不好日子。再说,这些事,媳妇还不知道,也不能让她知道,要是知道了跟不跟自己过还两说呢,孩子更受罪。床上躺了一天了,想不出头绪,晚饭媳妇喊他吃,他也没心思吃,脑子里有事的人,根本感觉不到饿。其实自己这辈子也算值了,该吃的吃过,该喝的喝过,该玩的玩过。要不就不要留恋了,其实该离开了,这个主意王陶陶脑子里想过很多次,也许是打定主意的时候了。

从床上坐起来,摸了摸兜,还有两百多块,一百块可能就够了,王陶陶想,剩下的留下吧。王陶陶将一百多块钱放到梳妆台上,一张一百的,几张十块,还有几个一块的。下床,看了看天,已经黑了,天黑好上路啊。三月的天,晚上还是有些凉的,浑浑噩噩的,套了个棉睡衣,提拉个拖鞋就出门了。媳妇看到了还以为他出去干什么一会儿就回来呢,也没多问。下楼,

坐进车里,去哪儿呢?王陶陶想,得置办点东西,开车来到附近的木炭厂,不知道该买多少,万一买少了不起作用怎么办,问了问价格,买五十块钱的吧,也有将近十斤了。开车继续出发,漫无目的的转悠。城市里灯火辉煌,多么熟悉的地方,曾经充满欢笑,今天却格外沉默似的。走到一家小卖部门口,对,得买个盆盛碳,王陶陶想,得买两个吧,免得把车烧坏,虽然抵押出去了,也不能让人家收个烧了的车吧,王陶陶拿定主意买了两个铁盆。开上车,继续无目的的转悠,前面是一个拆迁工地,王陶陶想:不知道又能制造多少百万富翁,希望他们能幸福吧。下车,看看工地,王陶陶捡了几块红砖和一大一小两块破损的地板砖。把这些东西都放在后备箱里后,开上车,继续漫无目的的慢慢走着,看了看手机,有几个微信信息,也懒得回了,就这样吧,关机。
就这样,转悠来转悠去,突然,王陶陶眼前一亮,到了巫山路。王陶陶想,这条路修的不错,南北笔直,路两边郁郁葱葱,绿化带内花朵争奇斗艳,晚上宽阔幽静。就是这里了,将车开到尽头再掉头往南,靠在非机动车道边,王陶陶也想象皇帝一样,坐北朝南,君临天下,这辈子是没戏了,不过谁知道下辈子呢?想着这些,王陶陶将东西都拿出后备箱,想着还是放在副驾驶座比较好。将大盆放在副驾驶座上,不太平,拿块砖垫上,又怕这脏砖头把座位弄脏了,车里还放着过年时候买东西送的两幅春联,就垫在砖下面吧,上面再放上大盆,大盆里放几块砖头压着,再放上小地板砖,之后在上面放上稍小的盆,盆里放上买来的木炭,十斤还是有点多的,算了,全放里面吧,点燃。

王陶陶坐进了车里,关门,锁车。看着红红的木炭,若有所思,对,还有块大点的地板砖,应该盖上,燃烧不充分才好。一切准备就绪,王陶陶靠在驾驶座上,这一顿折腾,有点累了。车里空间小,木炭燃烧一会儿之后就有点热了,王陶陶脱了棉睡衣,塞在驾驶座与车门之间的缝隙处,还是热,索性脱了衣服光着膀子,依然还是热。离炭盆太近了,索性从前排座位中间挤到后座上,腿放在驾驶座,身子斜靠在后排座位上,还是挺舒服,就是有点咯,垫上脱下来的毛衣和外套,这样就好多了。车里热加上一顿折腾,出了一身汗,有点口渴了,正好车里还有两瓶绿茶,一口气喝完一瓶。也许是喝水太猛的缘故,脑子有点迷糊,恍惚中好像看到了天上的云,真想抓住她,对,可以抓住她,飞上去自己也能变成云,这时候,王陶陶感觉脑子无比清明,自己真的飞了起来,腾云驾雾。
王陶陶想:这里的云真美。

本文来自用户投稿,不代表夜草吧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QQ及邮件:18372873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20: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