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非制造“债务陷阱”?美研究机构:没证据

原标题:中国在非制造债务陷阱”?美研究机构:没证据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非洲经济社会持续遭受冲击,关于国际对非缓债减债的讨论进一步升温。与此同时,一些西方政客和媒体开始炒作所谓中国在非制造“债务陷阱”、实行“新殖民主义”,甚至还将中国对非疫苗援助污蔑为搞“疫苗外交”。

面对种种甚嚣尘上的谬论,一些美西方智库及媒体发出理性声音,用事实和数据表明,中国不仅不是非洲债务问题的制造者,还正在积极帮助非洲国家缓解债务问题,推动非洲经济社会发展。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非研究中心网络长期以来聚焦中非合作,该中心近日刊文称,在查阅中国在非洲开展项目有关对外贷款文件后发现,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如果有关国家出现无法还债问题,中方会没收其资产。

该中心指出,自2020年4月二十国集团缓债倡议启动以来,中国已同16个非洲国家签署缓债协议或达成缓债共识。例如,2020年至2022年,安哥拉将获得69亿美元的债务减免,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

该中心还发现,中国的贷款“一般都具有相对较低的利率和较长的还款期”,在减免债务等方面也更加灵活。

该中心负责人还曾撰文表示,“在6亿多人用不上电的非洲大陆,来自中国的贷款40%用于支持发电和输电,另外30%用于非洲交通基础设施的现代化建设”。

对于有谣言称“中国企业只雇用中国工人”,该中心指出,针对中国在非项目就业情况的调查发现,四分之三或更多的工人实际上是当地人。

英国《晨星报》日前发表文章称,一直以来,西方记者和政客告诉我们,中国正试图支配非洲的土地和资源,非洲正被卷入中国设计的“债务陷阱”,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只对中国有利”。但事实上,这些投资绝大部分是商业性的,没有强迫、没有支配,双方处于平等地位并都能从中受益。

文章称,利比里亚前公共工程部长居德·摩尔曾写道,在欧洲殖民主义统治下,“非洲的铁路、公路、港口、水过滤厂和发电站从来没有过大陆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与此同时,“中国20年来在非洲建设的基础设施比西方国家几个世纪以来建设的还要多”。

文章指出,中国的投资正在加速非洲的数字技术发展,并推动非洲的绿色发展项目。中国科学院积极参与支持非洲的研究项目,包括旨在结束粮食短缺的农业研究;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长穆罕默德*哈桑表示,在培养学者方面,中国为非洲所做的“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好”。

长期以来,西方政客和媒体大肆炒作中国“债务陷阱论”,但事实上,非洲的债务问题根本上是由西方国家造成的。

坦桑尼亚主流媒体《公民报》去年11月刊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周玉渊的评论文章。文章指出,非洲国家债务问题肇始于上世纪70年代,当时西方国家的金融机构尤其是私营机构不负责任地扩张式放贷,而借款国实行宽松的财政政策和借贷管理,当西方国家遭遇经济危机时,美元利率上升,国际市场需求骤减,导致债务危机在上世纪80年代在非洲暴发。之后西方国家和国际金融机构在非洲推行“经济重组计划”,使非洲国家境况更糟,经济发展停滞长达四分之一世纪。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到2019年底的外债总额约为6250亿美元。在上述国家的政府和政府担保外债中,43%来自私人借贷者,31%来自多边金融机构,26%来自于外国政府和政府担保的金融机构。中国提供的贷款占非洲外债总额的比重不到20%。

文章指出,中国从未强迫任何国家偿还债务,相反采取灵活、务实举措减轻还款有困难的国家的债务压力,并为相关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支持。

今年1月4日至9日,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应邀访问了尼日利亚、刚果网络、博茨瓦纳、坦桑尼亚和塞舌尔五国。这是中国外长连续第31年新年首访选择非洲。当前,非洲多国疫情出现不同程度反弹,部分国家疫情势头凶猛,中方依然坚持延续外交惯例访问非洲,体现出中国对深化同非洲国家友好关系的真诚意愿和坚定决心。

王毅在访问结束之际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中国迄已在非洲修建了超过6000公里的铁路,6000公里的公路,近20个港口,80多个大型电力设施,援建了130多个医疗设施、45个体育馆和170多所学校,向非洲48国派遣医疗队队员2.1万人次,诊治非洲患者约2.2亿人次。中非合作成果在非洲大陆遍地开花,看得见、摸得着、接地气,符合非洲需要,改善非洲民生,是国际对非合作当之无愧的领头羊,这一事实不容否认。

对于一些西方国家试图跟中国在非洲“打擂台”,王毅指出,支持非洲发展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我们不同什么人打擂台,不搞你输我赢、我进你退的零和游戏。我们欢迎国际社会各方都加大对非投入,发挥各自优势,形成有效合力。中非合作从来就不是封闭和排他的,我们愿在充分尊重非洲国家意愿基础上积极推进对非三方或多方合作,共同为促进非洲和平与发展发挥建设性作用。非洲应当成为国际合作的大舞合,绝不是大国博弈的竞技场。

责任编辑:武晓东 SN241

网络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