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妈”长子折戟昆明楼市:合伙人内讧,项目诉讼缠身

原标题:“老干妈”长子折戟昆明楼市:合伙人内讧,项目诉讼缠身

“老干妈”长子折戟昆明楼市:合伙人内讧,项目诉讼缠身

云润天阳项目售楼处。摄影:赵孟

记者|赵孟

延宕8年无法交房,公司债务缠身,合伙人被列入失信“黑名单……中国知名辣酱品牌“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的长子李贵山也许并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单房地产投资可能以“烂尾”收场。

2012年,李贵山经人介绍,与云南商人黄伟培合伙成立昆明贵山天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网络,计划将昆明市盘龙区穿金路上的一个地块开发成高档小区。二人起初都对这次合作抱有很高期待,但项目在开发过程中却多次遭遇资金短缺困境,两位合伙人之间矛盾丛生,最后导致形同陌路,已数年不再联系。

而原定于2015年底就该交房的云润天阳项目也是数次延期,业主不得不“强行”入住尚未验收合格的小区。到2020年,有关该项目资金链断裂、已成“烂尾”的传言频频出现。

数十亿身价的李贵山是富豪榜上的常客,投资几亿元的房地产项目何以“烂尾”?

仓促开局

“可以说李贵山一开始帮了大忙。”说到此二人的相识,陈侃与许多贵山天阳公司的员工一样,觉得他们起初非常有缘。在黄伟培最需要资金的时候,李贵山出现了。

云润天阳所在的地块原来为国企昆明油脂化工厂所有,后该企业经营不善需进行改制,由黄伟培儿子惠煌程担任法人的昆明天阳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网络将其收购。后来,黄伟培计划在这里开发房地产,但因政府有统一规划,地产商需要连片开发,于是该化工厂附近的云波社区波罗村也被纳入拆迁计划中,合计面积100余亩。待拆迁安置完毕后,该地块按照程序重新挂牌出让。

当时,正好赶上时任昆明市委书记仇和掀起的“造城运动”。2008年2月,《昆明市关于加快推进“城中村”重建改造工作的指导意见》发布,昆明市计划在5年内将市辖区内336个城中村全部改造完成。一大批中小型房企跃跃欲试。

天阳集团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本为9210万元,该公司主业并非房地产,其对外投资的11家公司中,涉及矿业、物业、茶叶、商贸等领域。在成立贵山天阳公司之前,天阳集团旗下只有一家房地产公司,即昆明天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网络。

天眼查显示,天阳地产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2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黄伟培。除了位于昆明市西坝新村的天阳花园,公开信息未见该公司开发的其他楼盘信息。陈侃说,黄伟培曾开发过一些地产项目,但经验算不上丰富。

项目拆迁资金投入大,加上各种矛盾,一度让天阳集团资金链紧张。最后迫于无奈,天阳集团将昆明油脂厂地块做抵押,向银行贷款3000万元才继续推进拆迁工作。到2012年,拆迁工作虽然基本完成,但由于昆明油脂厂所在地块处于抵押状态,无法进入挂牌出让程序。

当时,昆明房地产市场一度传出土地出让金即将上涨的消息,为了尽快取得该地块,黄伟培开始四处筹集资金。后来经一个银行人士介绍,他认识了李贵山。一开始李贵山态度积极,“说他有的是钱,需要时说一声就行。”陈侃对界面新闻说。

“老干妈”长子折戟昆明楼市:合伙人内讧,项目诉讼缠身

云润天阳项目正门没有门禁。摄影:赵孟

作为知名品牌创始人陶华碧长子,李贵山现为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持股49%。从2017年开始,李贵山与弟弟连续三年入围胡润百富榜,2019年该榜称二人分别拥有45亿元个人财富。李贵山的投资项目曾遍布全国,但在其投资的数十家公司中,还没有一家房地产企业。

经过协商,李贵山决定与黄伟培合伙开发云润天阳项目。陈侃介绍,按照约定,前期李贵山先给黄伟培提供3000万元周转资金,将抵押在银行的地块赎回,“相当于救了天阳集团一命。”

回头来看,黄伟培与李贵山的合作似乎从一开始就有些仓促。

2012年12月25日,贵山天阳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黄伟培,公司注册资本6000万元,共有两个股东,大股东为天阳集团,持股51%,第二大股东为李贵山,属自然人股东,持股49%。一个半月后的2013年1月30日,贵山天阳公司以4.2135亿元摘下上述地块。

按规划,该地块将“3步走”,一号地块含1栋公寓和4栋商业楼,二号地块为2栋高层住宅及2栋板式洋房,三号地块共11栋花园洋房,共20栋楼,商住一体,总户数超900户。

按照李贵山和黄伟培的约定,他们各自前期先投入1亿元进行开发。李贵山投入的1亿元中,扣掉此前为赎回昆明油脂厂地块的3000万元和各种费用,剩下的6000多万元成为该项目的启动资金。黄伟培应投入的1亿元,计入此前拆迁和竞拍地块的支出中。

黄伟培告诉界面新闻,2013年时昆明房地产市场发展较好,许多人都看好该项目,他预计当年就可以取得预售许可证,如果推进顺利,该楼盘将有非常可观的盈利。当时他正在计划退休,意识到这是自己开发的最后一个楼盘,“都想好好做,给股东、给职工都是一个好的交代”。

黄伟培说,在引入施工方的环节,他多年的朋友、云南中润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网络员工盛小平联系到他,希望将该项目全部交给中润公司施工。但黄伟培担心项目较大,交给一家公司不放心,于是将一标段交给中润公司施工,二标段和三标段分别由昆明宏坤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和无锡锡山建筑实业有限公司施工。

界面新闻获得的材料显示,2013年8月2日,贵山天阳公司作为发包方与作为承包方的中润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总工期为548天,合同价款为118800000元,并约定了工程款的支付方式和违约责任。

2013年11月14日,中润公司进场施工。按照黄伟培的说法,这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和后期由此签订的一系列“协议书”,成为贵山天阳公司公司债务不断滚大,以至于云润天阳逐步被“烂尾”连锁反应的起点。

但界面新闻调查发现,这并非孤因。

合伙人内讧

一位云润天阳的员工告诉界面新闻,新公司组建后,李贵山和黄伟培都安排自己的亲信在公司担任要职,李贵山的一位亲戚董某某就担任贵山天阳公司的副总,黄伟培的儿子也在公司负责销售,两边人员在经营理念和工作方式上并不总是一致。

由于李贵山并不常在昆明,该项目建设阶段的工作主要由黄伟培与其儿子惠煌程负责。这位员工称,惠煌程在项目上的一些修建建议,让施工人员感到很“折腾”。

云润天阳原本一处设计为临街的写字楼,被要求改建为酒店,但酒店经设计施工一段时间后,又被要求重新改回写字楼。此外,还有一处花园的设计前后修改了多次。类似“折腾”在建设过程中时有发生,让公司付出了不必要的时间和资金代价。

原计划在拿地当年就取得的预售证并未如期获得,黄伟培对此向界面新闻解释,是因为遇到一些“市场和政策上的问题”。实际上,贵山天阳公司用了将近两年时间,直到2014年底才拿到预售许可证。导致房子迟迟无法对外销售,资金回笼遇到困难。

李贵山曾提出,由于建设阶段是黄伟培负责,销售工作由他来负责,这导致与原本负责销售工作的惠煌程意见不合。后来李贵山到工地上来,发现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售楼部已盖好,当即表示“不管了”。

2014年8月25日,云润天阳1标段封顶。但当年正好遭遇全国楼市“拐点论”盛行期间,昆明楼市陷入低迷。云润天阳项目制定的销售方案表现不佳,该楼盘并没有卖到理想的价格。

一位房地产界资深人士向界面新闻分析,房地产企业资金成本很高,因此对工期和回款的时间管理非常严苛,通常一个楼盘的开发周期为两年,拿到地块后的6-7个月就必须预售,一年内回款70%,即可回收成本,剩余的30%就是利润,也是必须在第二年回收完毕。像贵山天阳公司这样两年才拿到预售许可证的情况,将导致资金成本不堪重负,项目很难盈利。

当外部经营环境恶化后,两位合伙人的矛盾,更加剧了公司的经营风险。作为公司股东,李贵山尽到出资义务后不必为公司的经营负直接责任,后续李贵山不愿意再投入资金。而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和项目的实际操盘手,黄伟培必须四处筹钱保证项目继续运转。

中润公司负责云润天阳项目的盛小平称,贵山天阳公司并未能按照《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时间支付工程款,一标段封顶后,该公司也未能支付相应钱款。

2014年10月16日,贵山天阳公司与中润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了项目封顶后需支付的进度款以及相应利息等。但由于进度款未支付到位,2015年3月26日,中润公司向贵山天阳公司发出《停工通知书》,并于当日停工。

2015年12月10日,贵山天阳公司与中润公司再次签订《协议书》,约定贵山天阳公司应于2016年1月20日前支付进度款。款项未支付后,双方又于2016年1月21日第三次签订了《支付协议书》。

为筹措资金,前期投入花完后,黄伟培一度准备以“团购”名义低价卖房回笼资金,被一些员工劝阻作罢。后来,黄伟培又向李贵山提出借款数千万元,但李贵山提出需要抵押物和利息。“黄总当时不理解,我的钱借给公司都不要利息,为什么你的钱要利息?”上述贵山天阳公司员工称,虽然李贵山最终将钱借给了公司,但两人因此闹得不愉快。

借款到期后,李贵山向黄伟培提出收回借款,黄伟培只能从银行贷款偿还这笔借款的利息,又低价将云润天阳的资产给李贵山抵偿债务。

“老干妈”长子折戟昆明楼市:合伙人内讧,项目诉讼缠身

云润天阳内一处被查封的房产。摄影:赵孟

贵山天阳公司陷入危机后,有员工建议,由李贵山出资将天阳集团的股份全部收购,但是李贵山算了一笔账后提出方案认为,由于前期经营不善,他收购天阳集团的股份后,黄伟培还要承担1亿多元的债务。黄伟培觉得不划算,协商无果。

不久,两位合伙人的矛盾彻底激化。有接近两人的消息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大约在2016年前后,黄伟培因一份文件需要李贵山签字,为此专门跑到上海找到李贵山。黄伟培认为李贵山不够尊重自己,对李贵山说,“我和你是平等的合伙人,不是你的小勇网络。”此后两人再未直接联系,公司里必须由李贵山处理的工作,则由一名委托人负责。

陈侃说,此后李贵山偶尔会来昆明,但都是晚上到工地上来看看,从不与公司人员联系。

对于黄伟培和李贵山的矛盾,界面新闻分别向两人求证,黄伟培表示不愿意对李贵山做出评价,李贵山则未接听记者的电话,也未回复问询短信。

“烂尾”连锁反应

2021年3月初,界面新闻记者探访云润天阳小区,数十栋黄色建筑错落有致,从外观上看不出任何“烂尾”迹象。但进入小区的大门并无门禁,每栋楼层也可以自由进出,一些房门上贴着法院封条,走廊顶上裸露着管线。售楼部已经人去楼空,紧闭玻璃门上贴着两份贵山天阳公司落款的“告知书”,载明“云润天阳系未完工工程,未经过国家法定竣工验收”。

2018年,黄先生在这里购买了一套200平方米的小高层住房,但至今未交房。由于这栋建筑电梯未开通,他无法像其他业主一样“强行”入住,至今他和家人仍住在租住的房子里,既要出租金,又要还按揭款。不少已经入住的业主对无法取得产权证感到担忧,也有业主表示宽心,“住进来了他迟早会给我办的。”大家都对小区“烂尾”表示困惑,此前业主们听到传言,称贵山天阳公司股东将资金用于投资缅甸房产。

此前有媒体报道,在云润天阳项目尚未竣工之时,天阳集团被指注资7000多万元建设位于缅甸的境外地产项目。但黄伟培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否将云润天阳楼盘的资金挪用到缅甸项目,“有李贵山盯着,我要是把钱挪到缅甸他还不告我?”

云润天阳项目原定于2015年下半年交房,但因为与施工方的纠纷,交房时间数次延期。从2016年开始,有业主起诉贵山天阳公司逾期交房并索赔。这形成了“示范效应”,2017年,贵山天阳公司陷入大量买卖和合同纠纷,并多数以败诉结局。

2018年,中润公司向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起诉贵山天阳公司,请求判令贵山天阳公司支付欠付的工程款55481089.66元,并支利息、滞纳金等。中润公司提交的证据包括《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和2015年12月10日及2016年1月21日与贵山天阳公司签订的约定支付工程款的《协议书》。

在此期间,贵山天阳公司发现一标段工程出现质量问题,以此起诉中润公司,请求法院确认最后两次签订的《协议书》无效。

黄伟培告诉界面新闻,签订这两份协议时盛小平带人到公司闹事,存在他被胁迫的情形,因签订两份《协议书》时无法判定工程是否存在质量问题,履行《协议书》对他不公平。此外,他称盛小平还曾带人围堵施工现场,他曾两次报警。贵山天阳公司的一位代理律师表示,此前曾调取报警记录证实有此情况。

盛小平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否认存在闹事的情况,称签订的协议上都加盖有公章,“如果老板不同意怎么会盖章?”对于工程涉及的质量安全问题,他表示如果证明是中润公司的责任,一定会“义不容辞”配合修复。

“老干妈”长子折戟昆明楼市:合伙人内讧,项目诉讼缠身

云润天阳一处楼栋内一处瓷砖脱落。摄影:赵孟

一审法院认定,双方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第二十六条有明确约定贵山天阳公司按照工程进度支付价款,《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等则对工程质量标准及工程质量存在问题的违约责任等事项进行了明确约定,即工程进度款的支付与质量条款系相互独立的条款。所以,法院认定两份《协议书》系双方自愿签订,内容合法有效,驳回贵山天阳公司的诉求。同时,法院判决贵山天阳公司须向中润公司支付工程款50627854.68元,并支付相应的利息和滞纳金。

该判决下达后贵山天阳公司和中润公司不服,均提出上诉。2019年4月28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基本维持了一审判决,并新增要求贵山天阳公司按照年息10%向中润公司支付工程款违约金网络的判令结果。贵山天阳公司不服,又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2019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做出裁定,驳回贵山天阳公司的再审申请。但该裁定指出,针对项目质量问题,贵山天阳公司可依据相关证据另行提起诉讼主张。目前,贵山天阳公司以工程质量安全问题起诉中润公司,尚未判决。

黄伟培告诉界面新闻,与中润公司的纠纷导致贵山天阳公司资产被冻结,账户被查封,此后形成连锁反应,公司被一步步拖入困境,陷入恶性循环,官司缠身。

中润公司起诉贵山天阳公司不久,三标段承建方昆明宏坤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也起诉贵山天阳公司,请求判决支付工程欠款47486828.96元及利息,并对前述工程欠款、利息享有建筑工程优先受偿权,获法院支持。

此外,多份裁判文书显示,在执行贵山天阳公司与中润公司的判决期间,法院查封了云润天阳小区的277个车位,其中部分车已由贵山天阳公司卖给业主,由于签订购买车位的手续不齐全,业主无法提供合法有效合同,这些已付款的业主对执行提出异议请求被法院驳回。

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贵山天阳公司涉已经判决法律诉讼134起,限制高消费令19起,执行标的总金额达74823350元,90%以上的金额未履行。由于自身被列入失信“黑名单”,黄伟培也无法乘坐飞机和高铁,有一次需要去北京,他只能去坐行程长达27个小时的普通火车。

黄伟培说,虽然尚未验收交房,但目前云润天阳小区已经入住400多户,占总户数一半以上,小区目前仅剩消防、人防等收尾工程,他认为云润天阳并非通常意义上的“烂尾楼”。他表示,政府不会让该楼盘变成“烂尾”,自己也正在想办法“重整”,过一两个月可能就会有结果。

2020年9月21日,云润天阳所在的盘龙区金辰街道办事处在回应人民网网友关于该小区“烂尾”情况时称,云润天阳项目自建设完工以来,因验收无法通过造成无法交房的情况。目前,该项目已由盘龙区政府牵头,金辰街道办事处负责对项目情况进行梳理,现已进入统筹相关单位意见阶段,后期处理情况将会及时告知云润天阳小区业主。

近日,金辰街道办事处城建办有关人士回应界面新闻称,贵山天阳公司正在启动破产重整,律师团队已经入驻,目前法院正在审查立案材料。

网络

责任编辑:武晓东 SN241

网络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