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埋尸案”校长狱中忏悔时嚎啕大哭,高声“我错了”

“我真诚地,非常痛心地,向邓世平及其家人忏悔。对他的家人心灵上的创伤,我是无法弥补的。”镜头前,已年届七旬的湖南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痛哭流涕。

“操场埋尸案”校长狱中忏悔时嚎啕大哭,高声“我错了”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操场埋尸案”主犯杜少平被执行死刑一年后,相关保护伞,诸如新晃公安局原政委杨军、怀化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杨学文等人交代案情的画面,于近日获得公开。

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收获了丰硕战果、达到了预期目标,成为党的十九大以来最得人心的大事之一。

作为此次专项斗争中的标志性案件,“孙小果案”“操场埋尸案”的许多材料得到详细披露,比如“中纪委给予云南高院原院长赵仕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的决定”文件,孙小果保护伞受审的画面等。

其中尤为引人关注的是“操场埋尸案”之中,湖南省纪委监委拍摄的一段专题片。近6分多钟的视频披露了“黑老大”杜少平被抓获、他指认现场、警方挖掘操场、杨军讲述来龙去脉等诸多画面。

而且,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供述如何掩埋真相的画面也有曝光。他说,自己得知外甥杜少平将邓世平老师杀害后,找到自己的学生、时任新晃公安局政委的杨军,以学校新造为名,向公安机关提出了暂缓开挖的请求。杨军则在收到两个红包后,把案子往失踪方向靠。

同时,黄炳松找到办案干警刘洪波、曹日铨、陈守钿和法医邓水生等人。他们在明知杜少平有重大嫌疑的情况下,仍然故意包庇,延缓对现场提取的血迹送检,未按要求对疑似土坑深挖细查,隐瞒重要证据和线索。

于是,这桩发生在2003年1月的杀人案,直到2019年才真相大白,被隐藏了长达16年之久。

天日昭昭。2020年1月,遵照最高法命令,怀化中院对杜少平依法执行死刑。黄炳松、杨军等人因犯徇私枉法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值得注意的是,黄炳松在宣判现场也曾嚎啕大哭,高声“我错了”,如同在《忠诚与背叛》专题片之中那般,面目狰狞。

延伸阅读

随着案件的水落石出,比案情曲折更让人脊背发凉的,是凶手杜少平竟能建立横跨怀化市、新晃县两级公检法系统的庞大关系网。相关部门人员的集体腐败、集体渎职,导致真相被埋在操场下16年之久。如果不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深挖历史积案,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的强力介入,真相可能继续石沉大海。“操场埋尸案”真相查明,充分体现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穿透力、纠错力,深刻表明专项巡查、外部监督对破解基层治理顽疾、澄清基层政治生态的关键性作用。铸好、亮好、挥好自上而下的巡视监督、督察督导的制度利剑,才能确保基层权用为公、司法明镜高悬。

“操场埋尸案”引发全国关注,严重损害了人民群众对司法公平正义的信心。尽管该案中没有“大老虎”,但多个“苍蝇”携手,竟也猖狂到可以掩盖刑事案件真相、扭曲司法正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如今东窗事发,终究难逃法治制裁。案件的真相大白修复了司法正义,也表达出:在社会主义中国,决不允许任何黑恶势力横行霸道,决不允许有任何法外特区存在。对于“操场埋尸案”,湖南省扫黑办、怀化市委表示,将持续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无论是陈年旧案还是新发案件,无论涉及什么“保护伞”“关系网”,都将查深查透、依纪依法严肃公正处理。

国法面前无例外,打黑除恶无禁区。黑恶势力是社会经济健康发展的毒瘤、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顽疾,照见基层治理的短板和不足。“操场埋尸案”充分说明,扫黑除恶不仅需要严厉打击黑恶势力,更需要连根拔除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任何公职人员但凡存在与黑恶势力暗中勾结、助纣为虐问题,都应当坚决依法依纪查处,一级一级查个深挖到底,不管涉及谁都绝不姑息。用正义之剑斩除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惩办“蝇贪”“蚁贪”,用公正守卫好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安全感、幸福感,更好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真正实现社会和谐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