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聊天、狗生病、搬家……超半数打120的都不是急症

2020年,北京急救中心共接听电话1579474次,超过半数电话都不是急救医疗需求,其中混着7万余次电话由轻症患者呼出,有人因为医院没地儿停车打120求救,还有人为了找人聊天儿拨通120。

为了堵住这些无效电话,避免有人浪费急救资源。首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王亚东说,在急救系统中,应当把调度员放在核心位置。

荒唐!聊天、狗生病、搬家……超半数打120的都不是急症

资料图片。

一天出车七八趟

只能赶上两趟急活儿

3月18日,一辆急救车从北京急救中心西部分中心出发,赶往玉泉路附近。调度员下达的指令显示,这是一个呼吸困难患者,要抓紧赶到现场。

北京急救中心西部分中心驾驶员吕文昊赶到指定地点时,患者家属抽着烟站在路边,一辆车正打着双闪停在辅路上。吕文昊问:“您这不是有车吗?医院离这边很近啊,患者呢?”

家属说:“患者在车里头呢,刚才拉着我们家老爷子去医院,堵在门口了,又没地儿停车,索性我就把车开到这里来了,想让你们给我拉到医院。”

听到这句话,吕文昊很无奈,只好把患者送到医院急诊门口。“不少人觉得,我是坐救护车到医院来的,可以先看。其实救护车只负责安全转运,到急诊了还是得看病情排队。”

吕文昊开了十六年救护车。他说,最早干这行儿的时候,绝大部分病人不到紧急关头不会轻易叫救护车,但现在,一个班出车八九趟,一般也就能赶上两件急茬儿。

西部分中心急救医生杜鑫田也有同感。每周他会遇到好几次搬抬病人的“急”活儿。原因也是五花八门:有骨折术后要到医院拆线、换药、复查的;有去医院做透析打不上车的;还有说自己刚做完股骨头置换手术,处于康复期不能颠簸的。甚至还有患者提出:“还是你们救护车又快又稳,帮我拉到新家,那边还有点生活用品也帮忙带上。”

几天前,杜鑫田赶到花园路一个小区,求助的是一位老人,理由是独居在家跌倒了。杜鑫田联系物业和开锁公司,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将老人的房门被打开。现场检查发现,心率、血压都正常,医生把老人扶起抬到了床上,正准备问需不需去医院拍个片子,老人摆摆手说:“没事,医院不用去了,儿子一会儿就到,帮我扶起来就行。”

杜鑫田算了算时间,这趟任务共花费了两小时二十分钟。

7万多次电话都是小病轻症

2020年,北京急救中心共受理了45万余次的急危重症患者呼叫,但也有7万余次电话由轻症患者呼出。

14日凌晨,调度员接到了一位男士焦急的求救电话:“我妻子浑身哆嗦、颤抖,目前正在昏迷中,救救她吧。”接到调令,北京急救中心经开区中心站急救医生王超杰马上出门。

到了现场,血压、血糖、心电图什么都没事,问了几句,王超杰就明白了,又是一次夫妻吵架——丈夫喝了点儿酒,回来得比较晚,爱人说了几句,丈夫借着酒劲儿就跟爱人吵了起来。爱人越哭越伤心,开始浑身哆嗦、颤抖,丈夫发现哄不住,打了120。“这就是典型的过度换气,如果没有明确的疾病病史,这种情况很快就会平稳。”

每个星期,王超杰都会碰到因为小两口吵架而呼叫120的情况,理由也千奇百怪,有的因为感情不和一个礼拜叫了3次救护车,让急救人员给评评理,还有的在电话里说心脏特别不舒服,到了一问才知道是为了把动静闹大,让对方害怕才打的120……

本就宝贵的急救资源更应该用在真正的急事儿上,不要被‘轻症’占用。北京急救中心120调度指挥中心办公室郝丽丽介绍,突发的呼吸心跳骤停、严重的胸痛、心肌梗死、突发的肢体活动不利、急性脑血管病、分娩以及车祸等大的创伤,必须在第一时间拨打120。感冒发烧、腹痛、眩晕以及一般的创伤等,若需要紧急医疗处置,也可以拨打120,而对于那些确定不需要医疗服务,只是单纯用车、用担架的,则尽量避免占用急救资源。但现实的呼叫电话中,因为流鼻血、痛经等轻症拨打120的不在少数。

还有一些“评理”的事儿更令急救人员难办。四五天前,朝阳某健身中心一位客人喝完酒后,因为琐事跟工作人员发生口角,躺在地上不说话也不起来,工作人员叫来了救护车。基本的生命体征检查都没问题,患者就是不说话,同行人员要求送医院看病抢救,“双方谁都不管,遇到这种情况,往往需要一两个小时才能了事。”王超杰说。

宠物狗生病也打120

凌晨一点多,调度员接到一位女土焦急的求救电话:“120吗?我儿子是先天性心脏病,你们快来看看吧!”女士哭得稀里哗啦,情绪已经无法控制,旁边的丈夫连忙接过电话,说孩子刚才还在抽搐,现在已经不抽了。行车路上,随车医生不放心又联系了一遍患者家属,把病情详细问了一遍。

到了居民楼,女家属已在楼下等候,眼泪还挂在脸上,看着医生和护士跟着家属一起进了单元门,吕文昊赶紧找地方停车。车头都还没掉好,护士提着诊箱和心电仪已经出来了,一问,原来患者说的“儿子”不是人,是一条宠物狗……

在急救医生解如君的印象里,这类“奇葩”电话不在少数。片区里的一个老太太,一天里叫了三次救护车,一会儿说找不到儿子,现在血压高;一会儿说心脏不舒服,刚从医院回来特别难受。“这种情况也得去看看,老人身边没人,万一有事儿怎么办。”

还有些更奇葩的理由打了120。“你好,我在酒吧呢,一个人,能出来喝一杯”“你的声音很像我以前的女朋友,可不可以留个联系方式”郝丽丽已经在北京市急救中心工作18年,这样的骚扰电话每天都会碰到。她说:“有时候,骚扰电话甚至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郝丽丽说,不少骚扰电话是用公用电话打来的。

专家建议:

调度员要把好急救第一道关口

对于无效电话占用急救资源的问题,首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王亚东一直非常关注。他认为,在急救系统中,应当把调度员放在核心位置。

发达国家的急救系统运行时间长,整套体系也很成熟,王亚东介绍,这些国家的调度员往往是经验丰富的临床医生。很多临床症状有模糊地带,比如肚子疼,病因非常多,需要有非常强的专业知识来做出判断。

王亚东认为,急救系统涉及到社会很多层面,国外的急救系统往往和社区卫生系统关连,不太紧急的病人可以由调度员转给社区医生。服务也非常多样,包括指导就医、购买药品、病人长途转运等,公众凭ID打急救电话后,系统会自动关联其健康档案,供调度员参考。

“国家应当对赋予调度员急救资源分配的权力。这样,调度员才能放下心来,大胆地把有限的急救资源送给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王亚东说。

责任编辑:陈琰 SN225

网络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