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原标题: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来源: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我这一辈子只做了两件事:一是造核潜艇,二是建核电站。因此获得了一些奖项,这些成绩与荣誉不仅属于我个人,它更属于核潜艇人,属于核电人,属于核事业人。”——彭士禄

好好学习,志在报国

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父亲彭湃牺牲的那一年,彭士禄4岁。失去双亲的他,为了躲避反动派“斩草除根”,被辗转到20多户百姓家寄养。那段时间,彭士禄“见到年纪大的就喊爸爸妈妈,年纪小的就喊哥哥姐姐”。年幼的他先后被押入潮安县监狱、汕头石炮台监狱、广州感化院,囚至1935年。释放后,彭士禄回到潮安,翌年再度被捕,后被营救出狱,跟随祖母颠沛于香港和澳门。直至1940年,彭士禄见到了周恩来和邓颖超。周恩来一见他便禁不住激动说道:“终于把你找到了,你爸爸是我的好朋友!”“要继承你爸爸的遗志,好好学习,努力工作。”

只要祖国需要,当然愿意

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一天,彭士禄被正在苏联访问的陈赓大将召到中国驻苏大使馆。陈赓说,美国和苏联都已搞出了原子弹、氢弹,美国还有了核潜艇。我们国家要不受别人欺负,也要有这些东西。“中央已决定,选一批留学生改行学原子能核动力专业,你愿意改行吗?”“只要祖国需要,我当然愿意。”从此,彭士禄与核动力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如果没有一个模式堆做实验摸索,那是纸上谈兵

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后,周总理随即宣布核潜艇重新上马。但反应堆是直接建在潜艇上,还是先在陆上做模式堆,试验成功了再装备潜艇呢?持两种观点的人产生了激烈争论。彭士禄主张陆上模式堆与艇上堆同时并进,这种交叉并进的做法可节约大量时间。而另一种意见认为直接将反应堆装在艇上,一步到位。对此,彭士禄据理力争:“中国亘古至今没建过核潜艇,核潜艇是何物?只有在国外发表的照片和公开出售的玩具上见到。如果没有一个模式堆做实验摸索,进行科学论证,心里没底,那是纸上谈兵。陆上模式堆不是仿真机,不是计算机模拟,而是真枪实弹,是完完全全的原子反应堆!”

是多快好省,还是安全为重?周恩来和聂荣臻最后表了态:为了核动力潜艇一次建造试验成功,必须建陆上模式堆!这个钱不会白花,是合算的。

关键时候不拍板怎么行,拍错了我负责

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20世纪70年代初期核潜艇陆上模式堆研制在摸索中前行,很多问题存在争论。但那时,彭士禄敢拿主意,因此大家都管他叫“彭大胆”“彭拍板”!对此,彭士禄总是哈哈大笑:“我胆子是大,敢做决定,但我是有根据的。”他的“根据”就是数据,而且坚信一手数据。当时曾有人善意提醒他拍的太多了,当心拍错了。他笑着说:“关键时候不拍板怎么行,拍错了我负责,要砍头砍我,要坐牢我去,陆上模式堆搞出来可以给我提一万条意见。”

小伙子们大胆干,出了问题是我的

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我们没有必要什么都把持在自己手里,没必要认为自己都是正确的,要学会放手让年轻人去干。老同志要为年轻人让路、让舞台,大胆地让年轻人去创新,错了也不要责难和批评,要引导和鼓励,并勇于承担责任。”建设陆上模式堆实验室时,大家都很年轻,没有经验,也缺乏相应知识。当时彭士禄鼓励他们不要怕,边学边干,相信他们一定能把实验室建好。反应堆热工实验室方案设计完成后要进行审查,彭士禄说:“给你们提三个问题,回答出来你们就往下干,答不出来回去继续完善。”听完回答后,他说:“还可以,小伙子们大胆干吧,干出成绩是你们的,出了问题是我的。”

我充其量就是一枚螺丝钉

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1978年,当得知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时,彭士禄正在工地上。有人通知他去参加全国科学大会,他根本不知自己是受奖者。在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时,他还惊讶地说:“我也可以得奖?”对于什么时候调级、什么时候评职称、什么时候涨工资,他一概不知,也不打听。他总说:“党和国家给我的比我付出的要多得多。”

彭士禄说:“中国核潜艇研制成功绝不是一两个人的作用所能及的,它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我充其量就是核潜艇上的一枚螺丝钉。”

全国牡丹是一家,齐心协力争国花

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在我国核电发展初期,核、电力、机械等部门对核电发展看法不一。于是,彭士禄利用核能动力学会这个特有的跨行业平台,推进核、电力、机械、海军以及院校的大联合。“全国牡丹是一家,齐心协力争国花。”他常说,核电是一个多学科、多行业的高科技综合体,谁也离不开谁,要想持续安全、快速地发展,行业与学科的合作与协调比什么都重要。他把这一理念贯穿于实际行动中,策划召开“合作共赢、促进核电和谐发展”大型年会,做《全国核电是一家,齐心协力谋发展》的主题报告,有力地推动我国核电产业健康发展,推动核相关行业和系统的协同与联合。

把握方向,指点迷津

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1972年夏天,彭士禄被邀请参加中国未来核电站堆型选择的讨论会。当时一些人员重点推荐了熔盐堆。但彭士禄提出了几点疑问。随后,他又讲了压水堆的优势,并建议改为压水堆。待他说完,整个会场掌声如潮。

一定要把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

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秦山二期核电站筹建时,遇上西方发达国家对中国实行制裁,谈判无法继续。彭士禄觉得光靠外国不是办法,就给李鹏总理写了一封信,提出“我们有技术,要‘以我为主,中外合作’建设核电站”。李鹏表示同意。“后来就确定搞60万千瓦,自力更生、以我为主来设计建设秦山二期核电站。”彭士禄谈起“以我为主”的思路时仍然十分激动,“一定要把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

下水就算捞不着也会心安,因为我尽了责任

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彭士禄敢于冒险。在他患肺病期间,医生给他下了三条禁令,其中有一条是不准游泳。那年延河发大水,一个阿婆的孙子被冲到了河里。彭士禄二话不说跳进河里,几次潜水最终将孩子捞出。虽然孩子没能活下来,但阿婆非常感激他。彭士禄却说:“我喜欢见义勇为,喜欢帮助弱者,我下水就算捞不着也会心安,因为我尽了责任。这个风险值得冒,必须冒,我喜欢冒风险。”

不顾一切,忘我工作

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彭士禄多年来一直患有胃病。然而身为核潜艇总设计师、总工程师,他却从来没顾虑过自己的身体,经常埋头工作,甚至把命都豁上了。一次现场调试时,彭士禄突然病倒了,剧烈的胃疼让他的汗水湿透了全身。经医生诊断是急性胃穿孔,若不及时处理就有生命危险。组织派专机将海军总院医师和麻醉师送到工地。手术立即在工地现场进行,切除了彭士禄四分之三的胃。手术时,医生发现他的胃上有一个已经穿孔但自愈的疤痕。手术后,彭士禄被接回北京,但他在海军医院住院仅一个月后又开始了工作。

有党性,有良知,还要有民族的正气

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彭士禄回想起当年一同奋斗的兄弟姐妹们经常互相勉励的一个说法,那就是像我们这样由党把我们培养起来读大学、掌握了专业技能的知识分子,做人做事应该讲“三件事”:一是党性,二是良心,三是民族精神。报答党和人民的恩情,要有党性,要有良知,还要有民族的正气。

特殊的“合同书”

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1979年,年事渐高的彭士禄依然早出晚归,分外忙碌。他的小孙女对此颇为不满。为此,彭士禄作为“甲方”与小孙女签署了一份“合同书”:“甲方每日下午五点半以前到家。迟到1小时罚款10元。如一周内都准时回家,奖励啤酒两罐或一瓶。”

一生离不开核事业

彭士禄:为核事业奉献终生

在核潜艇研制最紧张、也是最关键的时刻,彭士禄的家庭受到了文化大革命的冲击,本人也被当作“反动学术权威”挨批斗。面对这些他没有吭一声,继续忙碌在核潜艇研制一线。即使在向周总理汇报工作时,他也只字未提,“我还是要做工作的。我不怕别人批我,我不会离开我的工作岗位。我一生也离不开核事业!”

【责任编辑:家正】

网络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