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乡镇广播站员工的养老困局:能否像老放映员一样得到保障?

原标题:原乡镇广播站员工的养老困局:能否像老放映员一样得到保障?

原乡镇广播站员工的养老困局:能否像老放映员一样得到保障?

高传丁在广播站工作旧照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外,均为受访者供图

在老放映员、民办老师、乡村医生等群体养老政策陆续得到落实后,原乡镇广播站的员工们也呼吁希望能够出台针对他们的养老保障措施。

今年61岁的高传丁是山东省聊城市东阿县人,1977年高中毕业后就到他户籍所在的原高集公社广播站工作,主要负责机务值班、广播线路高空作业维修工作。随着科技发展,现代通讯代替了有线广播,高传丁于2003年11月回村务农。

澎湃新闻网络查询发现,与高传丁有同样经历的人不在少数,在山东主要分布在菏泽、聊城、泰安、济宁、临沂等市。

“那时候,公社、村没有高压电,收音机极少,我们都是轮流发电,集中立线杆、架线,为广播事业做出了贡献。现在,我们不要求转正,只希望能有点生活补助,安度晚年。”高传丁称。

澎湃新闻另从山东省政协委员罗齐处证实,2020年山东省两会期间,他向大会提交了题为《关于妥善解决山东省原乡镇网络广播员养老和医疗补助的建议》的提案。

罗齐的这一提案获得了山东省有关部门的回复。该部门称,“将继续加强与人社、财政等部门的沟通协调,将老广播员纳入基层乡镇各类历史遗留问题人员大盘子中统筹考虑,争取省委、省政府出台相关政策,促进老广播员问题彻底解决。”

3月22日,澎湃新闻从上述山东省有关部门了解到,“目前,山东省级层面仍没有解决老广播员的历史遗留问题的相关政策出台。”

历史由来

老广播员问题形成的历史原因较为复杂,上述山东省有关部门在给罗齐的回复中进行了介绍。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有线广播开始普及,县广播电台网络承担全县农村有线广播的规划建设和各项广播任务的落实,在每个公社设广播站,分别架设从县到公社到村再到农户的有线广播线路。

1971年以后,每个公社都有2-3名正式编制人员,同时再聘用几个临时人员网络,共同完成整个公社的有线广播工作任务。

当时,一般每个农户每年上交0.2元钱,用于支付聘用老广播员的工资。80年代中后期,农村有线广播达到顶峰。进入90年代后,随着无线电视、有线电视快速发展,农村有线广播受到巨大冲击,难以为继。

自1993年起,部分老广播员主动提出辞职,各乡镇也开始陆续辞退老广播员,至1995年,除个别乡镇外,全省老广播员均被辞退,农村有线广播瘫痪弃用。

当年,各乡镇广播站根据各自收取的有线广播费,支付老广播员报酬,大体可分为两个阶段:一是从1971年开始到1980年前后,各地老广播员工资从6至30元不等,老广播员将所获报酬向村里交付一定费用换取一定工分,参加村里的分粮等福利,剩下自主支配。二是从1980年前后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到1995年完全解散的10多年间,老广播员不再向村里上交费用,这个阶段老广播员的报酬数额提高到20至90元不等。

原乡镇广播站员工的养老困局:能否像老放映员一样得到保障?

1981年,高传丁网络与当时的乡镇工作人员、广播站工作人员合影

不是个案

在那段历史时期,山东省曾出台过政策,将部分老广播员转正。

上述山东省有关部门在回复中透露,山东省在1971年出台过2个涉及老广播员的文件,先后提出:“现在常年性生产网络岗位上使用的临时工、合同工、轮换工,均属于转正范围。转正的时间,限于1970年9月底前招用的,以后的不予转正”,“公社广播放大站的人员,可按照有关通知精神纳入转正范围,办理转正手续。”

据统计,到1972年春山东全省结束临时工转正工作时,全省转正的老广播员共4500余人。基本做到了应转尽转。

“因此,近年来提出相关诉求的老广播员网络基本上是1970年9月至1995年期间公社网络广播站聘用的人员。目前,要求落实待遇的老广播员主要分布于菏泽、聊城、泰安、济宁、临沂等市。”上述山东省有关部门称。

山东并不是唯一一个存在老广播员历史遗留问题的省份。

2020年12月,有网友通过人民网领导留言板留言称,安徽省已经有系列政策解决老放映员、村“两委”等历史遗留问题,乡镇老广播人员和上述人员有许多相似之处,同为国家新闻宣传事业贡献了大部分年华,被清退后至今无任何补助或者保障,且多数已经年过六十生活压力巨大。希望安徽省也能尽快出台相关政策,以减轻此类人员生活压力。

2021年1月,安徽省广电局回复该网友称,农村老广播员在特定的历史时期,为农村广播事业发展做出了贡献,应予充分肯定。目前,国家和安徽省还没有出台统一的农村老广播员养老政策。关于农村老广播员要求发放补助的诉求,安徽省广电局暂时难以解决。

原乡镇广播站员工的养老困局:能否像老放映员一样得到保障?

老广播员当年的使用的工具

先行解决

事实上,有的省份已经开始落实了老广播员的保障政策。

据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政府网站信息显示,2018年1月,织金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印发《织金县调整和落实原乡镇网络老广播员老放映员补助政策实施方案的通知》。

织金县这一通知透露,贵州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省财政厅、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三部门曾以“黔新发〔2017〕88号”的名义,印发《关于调整和落实原乡镇网络老广播员老放映员补助政策的通知》。

织金县对老广播员的范围进行了明确,“凡在1999年12月31日网络之前,经乡镇网络及以上政府主管部门正式选用,本人能提供有关证明材料网络,能证明其曾经从事乡镇网络广播站工作的人员。”

织金县上述方案规定,解决原乡镇网络老广播员老放映员历史遗留问题以纳入贵州省现行社会养老保障制度为主,发放生活补助为辅解决。

生活补助的发放政策为,“经审核符合条件的老广播员老放映员从达到60周岁的次月起按月享受生活补助待遇。补助标准:按照老广播员老放映员核定的实际工作年限,每工作1年每月补助20元的标准发放补助网络。”

重庆市也早已启动了老广播员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

据重庆市酉阳新闻网消息,2018年9月,酉阳原乡镇网络广播员养老和医疗补助工作会议在县图书馆会议室召开,会议组织学习了市上、县上出台的《原乡镇网络广播员养老和医疗补助实施方案》,并围绕补助对象、认定办法、补助标准、参保及发放办法、步骤、重点难点和职责分工等内容进行了解答。此项工作计划于2018年底前全面兑现落实。

原乡镇广播站员工的养老困局:能否像老放映员一样得到保障?

织金县政府网站关于老广播员补助政策实施方案的截图来源:织金县政府网站

正在推动

2012年6月,广电总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联合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发出《关于妥善解决乡镇网络老放映员历史遗留问题的指导意见》。

《意见》指出,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从事电影放映的乡镇网络老放映员,常年坚守在电影放映一线,为我国农村电影事业的发展和满足广大农民群众精神文化需求做出了贡献。目前这批放映员年事已高,其生活待遇、社会保障等问题日益突出,妥善解决这些问题对于保障乡镇网络老放映员的基本生活权益,维护社会稳定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意见》规定,各地要按规定对符合条件的乡镇网络老放映员缴费给予补贴,对符合待遇领取条件的老放映员按月发放养老金。

另据澎湃新闻查询发现,除老放映员外,2012年以来,山东省也已陆续落实了民办老师、乡村医生等群体的养老政策,其补助标准均是按照每个教龄网络每月20元标准发放。

随着老放映员、民办老师、乡村医生等群体养老政策陆续得到落实后,老播音员们也在为政策落实四处奔走。

上述山东省有关部门回复中透露,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该部门曾接待老广播员上访4批、10余人次,并安排专人耐心细致解释相关政策。

高传丁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一份由聊城市文化和旅游局出具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显示,从2014年9月份开始,聊城市文化和旅游局多次接访乡镇广播站老广播员要求解决有关待遇问题。针对这一情况,聊城市文化和旅游局一直积极向山东省有关部门反映,得到的答复是“关于解决老广播员的待遇问题,目前省里没有新的政策文件”。

解决老广播员的历史遗留问题并非易事。

2020年7月,上述山东省有关部门在给罗齐的回复中透露,广电总局曾答复山东省广播电视局,国家层面出台解决老广播员历史遗留问题的政策的难度很大。

上述山东省有关部门还透露,据山东省信访局有关数据统计,除老广播员群体外,目前还有乡镇计生协管员、农业技术管理员、会计辅导员、水利站管理员、林业站管理员等多达40余类乡镇“老、临、聘”人员也在上访,表达利益诉求。

“当前形势下,这个问题的解决,还需要省委、省政府统筹考虑。”上述山东省有关部门称,继续加强与人社、财政等部门的沟通协调,将老广播员纳入基层乡镇各类历史遗留问题人员大盘子中统筹考虑,争取山东省委、省政府出台相关政策,促进老广播员问题彻底解决。

3月22日,澎湃新闻从上述山东省有关部门了解到,“目前,山东省级层面仍没有解决老广播员的历史遗留问题的相关政策出台。”

原乡镇广播站员工的养老困局:能否像老放映员一样得到保障?

高传丁高空作业旧照

责任编辑:贾楠 SN245

网络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