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失眠困扰的年轻人:睡不着的夜晚和醒不来的早晨

“好好睡一觉”看似简单,如今却困扰着诸多人群。

在开设仅一年多的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的睡眠病房里,睡眠障碍患者数量逐渐增加,从最初一个月10余名病人到如今月均30余名病人,其中不乏年轻患者。

对许多人选择服用褪黑素和用手机播放白噪音,专家不推荐这两种做法。专家表示,治疗睡眠障碍,首先要找到失眠原因。

“猫头鹰睡眠”

“每天早上出门去坐地铁,都是昏昏沉沉,在单位白天大脑就像生锈一样。”25岁的汪宇说,自己在一家世界500强企业工作,入职两年来,时常一周要工作七天,平时休息的时间很少。

他表示,自己家离公司远,每天早上六点半出门上班,晚上七八点到家。他尽管每天晚上11-12点就会在床上躺平,但经常睡不着。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时不时看下手机,脑子里也总会想起白天的工作,凌晨两三点入睡成为他两年来的常态。

同样有睡眠障碍的还有28岁女孩田沁网络。

曾在北京念大学的田沁,学的是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毕业后在上海一家互联网企业工作。“在大学期间,我们整个寝室时常夜聊,至少凌晨1点睡觉。”田沁说,这样的作息直到走上实习和工作岗位仍在持续,甚至加码。感情的困扰也成为她睡不着的原因。田沁表示,自己和男朋友谈了5年,目前异国,对于感情下一步发展,她自己也觉得迷茫。

在豆瓣中,诸多与“失眠”有关的小组建立起来,成员多为年轻一族。在一个超过5万名成员的“睡吧-和失眠说再见”小组中,关于失眠的原因很多,“写毕业论文”“找工作”“分手”“考研”“失去人生目标”等都成为普遍的失眠理由。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主任医师王勇认为,当前,存在于年轻人群体中极为普遍的睡眠障碍问题是“猫头鹰睡眠”,即睡得晚、起得晚,属于“睡眠节律紊乱”。

王勇坦言,不少年轻人觉得晚上头脑比较清醒,也是最好的娱乐放松时间,从而错过最佳睡眠时间,最终导致失眠。这类人往往会在中午起床,但晚上又会兴奋过度睡不着,沉溺于网络虚拟世界中,缺少现实的人际交往。

王勇进一步表示,一些前来就诊的年轻人,不少白天甚至不出门不见光,而随着光照时间的减少,长期不接触外部世界,在家也不开窗通风,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生活,久而久之就可能导致出现抑郁焦虑症状。

服用褪黑素可能损害肝脏

治疗睡眠障碍的方法,当下年轻人自我“尝试”也不少。

田沁尝试过服用褪黑素助眠,“最开始吃了两天褪黑素,一下子就睡得特别沉,但吃了一个月之后效果就不那么明显了,我也停用了。”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副主任医师乔颖表示,外服的褪黑素实际上对改善睡眠并没有多大的效果,大脑自行分泌的褪黑素对睡眠改善是有帮助的,但如果是外界摄入的褪黑素,90%左右会被血脑屏障所阻隔,无法进入大脑,只有很小量的外服褪黑素能进入体内。已经有研究证实,加大外服褪黑素,不仅起不到助眠的作用,还会影响人自身褪黑素分泌。另外,口服的褪黑素可能会损害肝脏以及影响女性内分泌系统。

内服不行,外用的办法是否能起到效果呢?

除了褪黑素,很多年轻人也尝试用白噪音催眠,白噪音多频次地出现在诸多“豆瓣”失眠小组的讨论中,这些白噪音大多是采集自大自然的声音,如落雨声、流水声、鸟鸣声等。

王勇解释称,可以通过白噪音把外界的干扰降到最低,但更好的做法是尽可能在安静的环境下进行自然的睡眠。而且白噪音用多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同时不少人使用手机播放白噪音,手机本身发射出的蓝光,也会影响睡眠。

如何治疗睡眠障碍?

乔颖表示,一般情况下,医生建议成年人在晚上10-11点睡觉、早晨6-7点起床为最佳,而如果躺在床上,关灯且放下手机的情况下,半小时后还没有睡着的,医生会初步判定他可能存在“入睡困难”,就会详细询问具体的原因。

那么,睡眠障碍究竟能否治疗?哪类睡眠问题需要治疗呢?

王勇解释,首先要找到失眠的原因,一些睡眠问题如果是由于生活压力和不良的睡眠习惯造成的,可以优先尝试失眠的认知行为治疗,来调整睡眠节律,这一治疗方式需要由专业的心理治疗师帮助患者来一起完成,但由于目前国内相关的心理治疗师缺乏,这一治疗方式还是很难推广。

目前,药物还是治疗睡眠障碍的主要方式之一,如服用安定类药物、抗抑郁药物等。此外,还有物理治疗方法,如光照治疗等。在睡眠障碍的治疗中,患者不要频繁换医生,还是要系统性的治疗,才能有较好的治疗效果。

王勇表示,不是所有的失眠都需要上述治疗,“慢性失眠障碍有严格的诊断标准,短期睡不好、睡不着并不一定需要治疗,可以尝试改变环境,调整心态,调整作息,形成规律的睡眠习惯。如果一周持续3天以上有失眠的症状,持续3个月以上,而且影响到了工作学习和生活,甚至出现了焦虑、抑郁的症状,这类情况就需要前往专业的医疗机构诊断后开展相应的治疗。”

责任编辑:陈琰 SN225

网络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