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圈打投:一场以爱为名的战争

作者:时代财经 武佩璇

编者按你知道Cosplay,但你可能不知道“破产三姐妹”;你知道生养一个孩子得花多少钱,但你可能不知道养一个bjd娃娃的花费;……时代财经从六大文化产业,带你一窥“后浪”的世界。

此文为饭圈打投文化篇。

今年的选秀综艺好不热闹。《青春有你2》连续霸占两个月热搜后落下帷幕,《创造营2020》还在如火如荼进行中,《乘风破浪的姐姐》突然开播,话题度炸裂……

因此,饭圈也忙得应接不暇。节目还在播出的,忙着为自己pick的选手打投;节目结束的,忙着“秋后算帐”。

像《青春有你2》中,未能出道的人气选手——金子涵的后援会就“算”出了问题。粉丝发现后援会账目混乱不清,集资群也被解散。如今后援会重组换人,但前任留下的烂摊子依然没有解决。

饭圈打投,涉及偶像、后援会、集资平台等多方利益,并且接受民间粉丝自发组织的监督,在一次次的“卷款跑路”中慢慢发展,已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产业路子。

饭圈打投:一场以爱为名的战争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后援会打投=集资?

今年二月份,在上海读大学,即将毕业的西西当选《青春有你2》中某参赛选手后援会的会长。比赛期间,她联合粉丝为偶像筹集了三百多万元的资金,一心要把偶像送出道。但是很可惜,结果并不理想。

“会难过,但也有一种释怀吧,终于结束了。”西西说。

“终于结束”,主要是指打投(打榜、投票)结束了。但西西的工作并没有结束,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的前五分钟,她还在紧急处理后援会的事情:后援会需要招新,要明确会内架构,还有更完善的工作流程。

作为选秀节目的粉丝,最重要的一个工作就是投票。以《青春有你2》为例,除了在爱奇艺页面和它旗下的爱奇艺泡泡app上投票,粉丝们最喜欢的投票方式是买奶,也就是购买某奶制品赞助商的牛奶,来获取额外的票数。

虽然在今年二月份,监管部门颁布新规定,禁止选秀节目设置“花钱买投票”的环节。但《青春有你2》和《创造营2020》分别使用了“助力”和“撑腰”二词来规避。买票,依然是选秀粉丝最喜欢的投票方式。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榜单需要维护,这种行为被称为“打榜”,虽然这些榜单并不影响最后的成团人选,但依然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选手的商业价值。

参与打投(打榜、投票的统称)的粉丝在后援会的组织下,犹如一支铁血军队,在各大榜单上横行,一点一点为自己的偶像铺平那条康庄大道,并从中获得争夺的快感。

但打投是一件费时、费力、费钱的事,尤其是投票。西西告诉时代财经,她们除了买奶,还会从黄牛处购买奶票,“这样比较方便,不需要囤那么多牛奶”,西西说道。

所谓的奶票分为奶卡和奶盖,奶卡来自奶制品企业的高端系列牛奶,一箱牛奶里有一张奶卡,可兑换15票;而某系列的牛奶瓶盖子则可以兑换3票。

时代财经在调查中发现,《青春有你2》刚开始的时候,一张奶卡的价格还在7元左右,到了后期,尤其是决赛阶段,奶卡的价格就一路上涨到了20多元。黄牛将奶卡单独卖出,再去向粉丝之外的人兜售牛奶,“一鱼两吃”。

饭圈打投:一场以爱为名的战争

图片来源:黄牛提供的聊天记录截图

后援会组织买奶票的行为,在拼音缩写流行的现在,粉丝在微博上通常用“jz”和表情“橘子”来代表——集资。

饭圈集资这个话题曾经掀起过很大风浪,从“偶像元年”——2018年开始,集资投票开始成为选秀节目的一场狂欢。

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创造101》的总集资金额接近了五千万,这还只是明面上的,据悉当年选秀集资情况混乱,很多后援会到后期账目都出现问题。甚至网络上有人爆料,选手吴宣仪的粉头(粉丝组织者),拿钱去买了一套海景房。

于是,集资让饭圈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非理性消费”、“人傻钱多”的评论不绝于耳。

而后援会的可信度被降低,粉丝对后援会的监督也愈发严格。

西西所在的后援会,原来的会长也是因为工作不到位,跟粉丝沟通不好,被粉丝踢出后援会后,西西才当选为会长。

《青春有你2》结束后的几天内,各家后援会都晒出了详尽账单供粉丝查看。西西所在的后援会也如此。西西说:“第一次当会长,第一次干这些事,账目上的东西一点都不敢糊弄,每天都会统计。”

“其实就算其他粉丝不问,大佬们在监督群里也会要求查账。”西西口中的“大佬”是每次集资都会砸重金的人,往往一次就会投上万元。

时代财经了解到,各家粉丝的集资平台不太一样,但主流平台有三个,分别是桃叭、owhat以及淘宝。

西西所在的后援会一般使用桃叭。她印象最深的一次集资,是跟另一位选手的后援会一起组织集资battle。

饭圈打投:一场以爱为名的战争

《创造营2020》选手后援会集资battle活动。图片来源:某后援会微博

集资battle,是桃叭app上特有的功能。app实时更新两方的打投金额,不管是参与者还是吃瓜路人,看着金额蹭蹭往上涨,都会觉得非常刺激。

“那次我们两家咬得特别紧,真是打得难舍难分。”西西如今想起来仍然有些激动。据西西的说法,其实在那一周前,他们才在某个榜单上输给了对方,所以大家都憋着一口气想赢回来。

采访中,西西还谈起一些集资“小心得”。“前期得收着,先压一压,等对方消耗差不多了,我们再在最后关头把大头放出来。而这个小技巧,也是在和其他后援会的集资battle中输了后,总结出的经验。”

就这样,每一家的粉丝不仅自己组织集资,还会和别家一起发起集资battle,数以千万计的现金流进了各大集资平台,推动着粉丝经济开辟出新天地。

流水的偶像明星,铁打的粉丝领袖

郑明贵是上述提供集资battle的应援平台——桃叭的创始人。6月12日,他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第一次看到这个商机是在公司策划的一个女神见面会上,他们发现这位女偶像的粉丝和他们的用户画像群体很吻合,希望女偶像的公司能联系粉丝,来一个深度合作。

没想到,对方非常抵触这个建议。郑明贵很纳闷,“照理说,这个事情只要她身边的工作人员来配合,不用她本人干什么,怎么就那么为难呢?”

郑明贵在研究后发现,粉丝当中也有意见领袖,“粉丝这个圈子有它自己的玩法,而那位号称有几百万粉丝的女偶像,其实对自己的粉丝毫无掌控力。”

于是,郑明贵决定把粉丝中能管事的意见领袖牢牢抓在手里。他对时代财经说:“明星像流水一样,源源不断,是抓不住的。但是后援会会长不一样,当他不喜欢这个明星后,换一家,他很可能又当上会长,他依然能带来大批用户。赌一个明星能红多久太冒险了,我更愿意相信这些人(后援会会长)。”

所以,郑明贵先是打造了“星小班”app。星小班提供的粉丝应援、一键打榜等功能为他们积累了大量的后援会会长。之后,星小班因水军泛滥被官方下架,但郑明贵接着又推出了桃叭。

“因为这些后援会会长都是通过微信和我们工作人员保持联系。”对郑明贵来说,这些人才是粉丝经济中最重要的一环。

桃叭目前的功能与星小班相似,依然是一个粉丝应援平台,但比星小班做得更彻底,包含了粉丝应援行为中所有环节:帮助粉丝集资、制作贩卖明星周边、提供地铁站灯牌等应援设备、与公益组织对接。一个后援会需要为明星做的所有事,都可以通过桃叭实现。

饭圈打投:一场以爱为名的战争

图片来源:桃叭app首页截图

在这些功能中,占据产品流量最大的,还是粉丝经费筹集服务。

“这是一个刚需,粉丝需要一个安全、便捷的平台帮他们解决这个问题。”郑明贵说道。

除了桃叭,还有另外两个粉丝集资平台:owhat和摩点。但如今owhat的首页已经没有粉丝应援集资的相关信息,只有在搜索某个明星的时候,会有关于应援集资的链接。而摩点,现在则是各大文创项目的众筹地,彻彻底底与粉丝经济告别了。

但owhat依然是桃叭最大的竞争对手。

郑明贵并不忌讳谈到“友商”,他对时代财经说:“桃叭目前在粉丝经费筹集这方面的市场占比是30%,是行业第二,第一还是owhat。即使owhat在首页隐藏了这个功能,也依然占据了市场的大头。”

对于竞争对手如今的经营方向,郑明贵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认为,它(owhat)现在不像一个粉丝平台了,它更像一个传媒公司或是一家电商平台。它的首页如今更多是电子杂志和明星访谈。我不认为这条路能走通,它的用户有很强的粉丝属性,是站在一个粉丝经济的蓝海市场,却去做一个红海的事情,这样就失去了自己的一些优势。”

owhat和摩点在集资服务上的“销声匿迹”也属无奈之举,两个平台上之前都发生过几次后援会会长卷钱跑路事件,钱款下落不明,遭到监管部门的查处。

但后起之秀桃叭却大张旗鼓将这件事做成了自己的招牌。针对此事,郑明贵向时代财经解释了桃叭的“玩法”。

“我们现在更像是水滴筹、轻松筹那种模式,后援会就像是代替明星发起一个梦想提案,粉丝为这个梦想买单,是一种捐赠行为。我们前期认证并不会太麻烦,不像owhat还需要粉丝提供一个工商证明。但当后援会要提现的时候,我们就严格了。如果后援会选择非安全提现,一个月累计只能提现一万元,如果选择安全提现,就要有至少三个不同身份的担保人,这些人都要进行人脸采集并和公安部门核对,并且提现要经过三个人的同意,一个人不同意,这个钱就取不出来。这就大大降低了跑路的风险。”

郑明贵补充道,“桃叭还有一个安心应援的功能,类似一种保险,粉丝在投钱的时候,多付1%,如果以后会长跑路,粉丝的损失会由我们来承担。”

截至目前,桃叭已上线七个月。按郑明贵的说法,其日活设备数达十六万,五月份的众筹流水高达4000多万元,并且已经全面实现了盈利。“盈利点主要集中在提现的手续费、投保费以及应援时的物流代发和提供城市地标建筑应援的服务费上。”

郑明贵近期也在陆续接触投资人,不过他语气轻松地向时代财经表示,“目前的现金流都非常健康,融资方面并不着急。

粉丝需要“侯亮平”

桃叭目前发展势头迅猛,在用户资金保护方面也花了心思,后援会的集资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平台的保障。

但信任就像一面镜子,被破坏过就很难复原,除了后援会自查,平台小心翼翼,粉丝还找到了别的途径来监督。

《青春有你2》决赛当晚,粉丝们讨论得热火朝天之际,网上流传出一张名为“青春有你2饮料榜”的数据统计图,上面清晰的罗列了进入决赛的前14名选手的粉丝为其投票购买的某品牌奶制品的金额,其中前九名与最后的出道人选重合度高达90%。

饭圈打投:一场以爱为名的战争

图片来源:饺子榜微博

这张图的发布者是一个名叫“饺子榜”的微博账号,发图时间是决赛夜的七点多,在比赛结束后,被各大营销号转发。这是饺子榜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出圈,以一个未卜先知的预测者形象。

如今《青春有你2》结束了,《创造营2020》的风声渐起,大家在讨论谁家粉丝“更能打”的时候,也总会提一句,“去看看饺子榜,上面的数据最准。”

时代财经日前联系到饺子榜的工作人员——饺子,令人意外的是,混迹于女多男少的饭圈中的饺子,竟然是一位从事金融行业的三十多岁男性。

饺子告诉时代财经,丝芭传媒SNH 48组合的粉丝其实是男生多一点,所以工作组一开始也是男生多一些,现在基本上男女各半。“不过大家的年龄跨度还蛮大的,有的刚上大学,有的三、四十,大家的本职工作也各有不同,其中很多人都是从事IT行业。”

据饺子介绍,饺子榜成立于2017年,成员都是SNH的粉丝。饺子榜在创立不久就得到了“塞纳河(粉丝对SNH的昵称)的侯亮平”这一称号。因为在每年SNH总选过后,后援会都会有一个“晒帐”的传统,而饺子榜的监督作用就来自他对各家集金额的精确统计,将统计到的金额与最后后援会给出的打投数额进行比对,防止有人贪污。

这一次出圈,据饺子的说法,“是因为《青春有你2》中有很多SNH出来的选手。”比如最后在节目中出道的许佳琪就是来自丝芭传媒。饺子榜为了SNH这些偶像和各自粉丝的利益不受损,做了他们的榜单,后期工作组的成员也被这个节目吸引,所以就逐渐拓展到所有的选秀成员了。

饺子向时代财经展示“工作成果”时表示:“很多后援会做账的人可能并不是那么专业,他以为做平的帐其实在我们这儿是没有平的。有些数额就大了,发生过所谓的管理人员私吞了五、六万的情况,这个时候一般我们就是把相关的信息提供给粉丝,让他们自己解决。”

饺子还告诉时代财经团队一个惯例,“前期实时统计数据,到了最后半个月,就会把网站关闭,让粉丝看不到现在各家到底打投了多少钱。《青春有你2》那次,我们也是停了一段时间,在决赛夜的七点才把它公布出来,这些其实都是为了尽可能的不去刺激粉丝,不希望榜单成为他们冲动消费的加速器。”

在饭圈打投这场“战役”中,偶像就像一面旗帜,将军就如西西负责的后援会,领着粉丝举着旗帜往前冲,一切为了偶像的梦想,他们筹集资金,争取打赢这场仗。而桃叭就像这场战争的军师,不仅要能装钱,还要帮这些粉丝把钱拿得稳稳当当。最后,饺子榜像一个军事法庭,力求这场战役能打得干净一些。

在一次次的“卷钱跑路”事件后,饭圈里的男孩女孩们成长了。

本专题其他内容请猛戳以下链接:

电竞之“神”UZI退役资本在等待下一个出圈者

让小姐姐们欲罢不能的“破产三姐妹”

“前浪”永远搞不懂,“后浪”为何花大价钱养BJD娃娃

“肖战事件”背后,同人文化的商业历险记

当爱好变成生意,Cosplay何时才能破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