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阅读简体字是什么体验?

对这个问题,其实我也很好奇,也算比较关注。

在不经意之间,听了台湾大学文学教授欧丽娟老师的公开课《红楼梦》,她在课程中讲到,台湾大学附近的书店有很多大陆的书,还有很多就是简体的,看起来完全没有障碍。

此后,在B站看到台湾到大陆上学的很多大学生说,到大陆后不到一个月,基本上就全部能看懂,倒是某些说法不太一样,可能会造成交流障碍,比如U盘,他们那边叫USB随身碟,还有手机,他们以前叫移动电话,但后来也接受了手机的说法。

个人感觉,台湾人阅读简体字应该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就跟我们看繁体字差不多。不过一个简体字看久了,会很容易发现这个字有点不太对的感觉,毕竟繁体字才是最根本的象形字。


我在19年的时候,认识了几个来大陆旅游的台湾大学生,当时我们就专门讨论过这个问题。

对于简体字,他们读起来大概就是和我们读繁体字差不多,基本都认识,就算个别字不认识根据上下文也能猜出来大概意思,所以没有阅读困难。

我也问过他们,对简化字是不是像网上说的那样的看法,比如:

“汉字简化后,親不见,愛无心,產不生,厰空空,麵无麦,運无车,導无道,兒无首,飛单翼,有雲无雨,開関无门,鄉里无郎。 可巧的是:魔仍是魔,鬼还是鬼,偷还是偷,骗还是骗,贪还是贪,毒还是毒,黑还是黑,赌还是赌,贼仍是贼”

还有所谓的大陆地区的回应:

“汉字简化后,党(黨)内无黑,团(團)中有才,国(國)含宝玉,爱(愛)因友存,美还是美,善还是善,虽丑(醜)无鬼,只不过台(臺)无吉,湾(灣)无言。穷(窮)不躬,权(權)不佳,车(車)不行田,坚(堅)不称臣。无鹿亦能丽(麗),无巫亦能灵(靈),无水亦能灭(滅),无火亦能劳(勞),无曲亦能礼(禮),无手亦能击(擊)。办(辦)事左右不辛苦,垦(墾)荒何必靠豺狼”

他们的回答是其实他们自己也觉得繁体字很难写,哈哈。还给我说了一个关于繁体字书写困难的吐槽:

简体字:忧郁的台湾乌龟在荡秋千

繁体字:憂鬱的臺灣烏龜在蕩鞦韆

最后我们达成一致的看法就是:文字和语言,就是一个交流的工具,好的“工具”就是学起来容易、用起来方便,写起来简单,让对方能懂才是最重要的。文字简化就是大趋势,从甲骨文到金文再到大篆小篆隶书楷书,都是越来越简单越来越方便。

这是他们离开之后发给我的一个短信:

台湾人阅读简体字是什么体验?

不过对于台湾人来说,书写简体字很不容易,毕竟没有学过。就算是手机打字,他们也是打不出简体字的,他们需要把所有字都打出来之后,通过翻译软件再转化成简体字,挺麻烦的。因为他们用的拼音和我们用的不一样,所以即使下载一个简体输入法也不会用。他们用的是下面这种叫“注音符号”的输入法,我看起来像是日语的,

台湾人阅读简体字是什么体验?

台湾使用的“注音符号”

还是我们比较简单,只要下载一个繁体字输入法就可以简单地打出繁体字来。

那时候我是正好在北京的一家客栈工作,他们是住在店里的客人。白天他们几个出去玩,晚上回来就会在大厅聊天,因为我那几天正好是夜班,所以不忙的时候就会跟他们一起聊。除了简体字繁体字,我们还聊了很多,比如去台湾的话能不能见到马英九以及要不要和马英九握手,为什么在台湾形容一个人讨厌会用到“机车”这个词,大陆地区普通话的儿化音使用规则到底是什么,去故宫用台湾大学的学生证到底能不能打折,等等,有机会再写。


台湾一直坚持写繁体字,结果连祖宗是谁都丢到脑后了。过去还有“传承中华文化”的自豪感,现在也说不出口了!


多数的台湾人,大约可以直接看懂7成(至少也有五成)的简体字,两成用上下文或是字型猜,剩下一成的字:认不得、猜不到,知道是哪个字以后:崩溃!

简体字或简化字,台湾本或说繁体字里来就有,就像 台 臺,在当下的台湾,有几个台湾人自己会写 臺北,而不写 台北 的?

所以,只要是反体字里本来就有的简化字,台湾人在看简体字的时候,当然是毫无问题的。这大约占了简体常用字中的7成了。

另外,我们阅读本来就不需要认得100%的字,很多时候,自动跳过、上下文猜一猜,也就大约知道那个字的意思,或略过也不会影响阅读。这种上下文猜一猜的,估计也可以帮助认识了两成的简体字。

即使是像我这样,前后在大陆10年的人,我也不敢说我认得100%的简体字,有些字真的不认得,或是,没有料到简化成那样的地步,或选择那样的简化方式,所以,在查出来以后,真的会令人崩溃的!

台湾人阅读简体字是什么体验?

例如,憂鬱的 鬱,简化成 郁,这是一开始我也猜不到的。当然是从忧郁的词里,才能知道的。

麵條,变成 面条

衛生 卫生

禮讓 礼让

鄰居 邻居

選舉 选举

學習 学习

公雞 公鸡

戲劇 戏剧

幹 干

当然还有更多让比较熟悉看繁体字的人,一开始是真的猜不到那些简化字的规则或是永远搞不懂而会崩溃的。

台湾人阅读简体字是什么体验?

台湾人阅读简体字是什么体验?

台湾人阅读简体字是什么体验?


实际上,台湾的文科学者都不得不学会简体字的阅读,并且他们的阅读水平也一点不比大陆这边的学者差。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台湾的人口太少,许多文科的学术著作根本没有印刷的可能。毕竟,就印几十本的书,价格那就上了天,但印多了也没人看。但大陆这边就不同了,我们人口多,所以即便再小众的学术书籍,图书馆凑一凑就能满足最低印刷的量。所以,最后台湾那边的学者想研究点啥,也只能在大陆这边找到资源,不认得简化字也要学会简化字,否则根本没法研究。

至于台湾普通人,大致上都能猜得明白简化字在说什么,但肯定是一脸嫌弃。他们一直认为简化字就是残体字,只有繁体字才是正统。至少,台湾人对他们的繁体字是很骄傲的,对简化字的态度,当然是能不看就不看,但没办法也看得懂。大致上也就是这样的情况。实际上,大陆这边的人,多数也是能看懂繁体字。毕竟两岸同文同种,都是一个文明上结出来的瓜,味道那当然是一致了!


台湾看到简体字,瞬间有了优越感,感觉自己才是中华文化正宗的传承者。大陆改进字体,让他更适合实际应用,也许以后还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优化,这就是大陆的务实 ,台湾不愿意跟进,固步自封,美名曰:保护传统文字,如果真是这样,应该使用甲骨文。文字应该缓慢进化,符合当前社会要求。从而使文字更加具有生命力!


我们看简体字,问题基本不大,读几次基本就能掌握,不过拼音是比较难,所以现在我还得使用繁体键盘,写也只能简繁混用,因为简体字许多共用字,繁体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分的很清楚,说实在,我觉得过度简化也不是很好,容易误用, 所以如果字的笔画不是很多,也许简繁混用会更实用更精准一些,我也听说像韩国、日本虽然是以拼音字为主,但是总无法避免同音同字问题,所以也并用汉字,因此我个人也觉得保留一些繁体字,对用字精准上会有提升


不管是大陆人识别繁体字,还是台湾省人识别简体字,都应当说比较容易,只要是高中以上知识水平的,花一段时间都容易掌握,因为同根同源,繁简字也就百字不同而已没有太多差异。

现在大陆一些人鼓吹恢复繁体字,其实一些人就是受了台湾省的一些政客的蛊惑。大陆人由繁化简,但是心依然是中国心??。台湾省的人繁体字依然是繁体字,但是心早就离心离德。

只要是大陆坚定自信,坚持统一,就不用担心小湾湾瞎折腾。?


这个我有发言权,我之前在台企上班的,在研发部做了两年,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跳槽走了,但是我们这边的简体字他们大部分都看得懂,但是他们在手机上不会打,因为他们不是学的拼音打汉字,还有就是一些东西叫法会有所出入,我之前的研发部经理写的一手漂亮的繁体字,但是你让他写我们这的字有的也写不出来,还有面试人的时候,都要带一个同事去,因为有的地方它听不懂,好让本地的同事讲给他听,最后,重点来了,我们写报告ppt都是繁体字,日常公司文件都是繁体字,其实我们百分之八九十都看的懂,但是要我们写,我是写不出来的


其实根本不是问题。大陆到港台的人看繁体字沒有困难,港台人到大陆来看简体字也没有障碍。因为简体字不是解放后才有的,过去就一直存在,倒如万字,过去就有个笑话,说是一个人给万先生写信,抬头写下万先生之后解释说,我写的万是简体的万,是方字少一点的万,因为时间太紧了,如果写萬字太费时间了,请你谅解。所以过去一直就有简体字在流通,解放后只是进行整理归纳规范而已。而规范的简化字已经成为联合国的工作语言之一,也被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采用,所以简化字具有国际通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