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鸡叫》的原型周春富历史上到底有没有其人?

周春富历史上确有其人,是辽宁大连瓦房店的“大地主”,作为《半夜鸡叫》里“周扒皮”的原型真是冤枉的很,三更半夜黑漆漆啥都看不见去地里干活儿?长工们这是去干活儿还是去糟蹋庄稼?《半夜鸡叫》的作者高玉宝应该在周家做过工,虚构了这个故事,故事可以虚构夸张,但是旧社会地主不择手段的压榨剥削劳动人民的却不是虚构的。周春富这个地主当的也冤枉,周家有土地240亩,可是人口也不少,人均不足10亩地,就按当时瓦房店土改时的划分标准,周家顶多是富农,而且周春富本人一年到头儿根本闲不住,自己也亲自在生产劳动,周家但凡有劳动力的人必须干活儿没有吃闲饭的。精明吝啬勤俭的周春富挣下了一份不小的家业,不仅有土地还有几个赚钱的作坊。说周春富吝啬抠门儿,狠,那是对自己和家人,这个当地乡村“大户人家”的当家人穿的破破烂烂,裤腰带还是用破布条搓的。周春富在东北地区全境解放后被镇压枪决了,死的也冤枉,因为周春富既不仗势欺人横行乡里,对佃户长工伙计们也不虐待欺压,给周家干活儿,吃的伙食跟周春富基本上一样的,没怎么挨过饿,当年的老长工们都说他是“厚道人”,民愤很少。必须要清楚,地主队伍里有周春富这样的勤俭吃苦的厚道人,也有欺压劳动人民甚至逼死人命的地主恶霸,必须要坚决无情的镇压。


半夜鸡叫是虚构的,根本没有这种事。


一切反映社会的现实主义作品都必然有其原型,《亮剑》中李云龙的原型据说是王近山将军,《英雄儿女》的原型还不止一人,在中国人民志愿军中手持爆破筒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官兵不止一人,“步话员”成为阵地的最后守卫者司空见惯。

在旧中国社会,“周扒皮”压榨长工连小孩也不会放过是再现实不过的了,没有什么了质疑的。


说二句,《半夜鸡叫》是高玉宝作家的原创小说。《半夜鸡叫》里的周扒皮,原型周春富也是确有此人。糸辽宁瓦店市阎店乡和平村人士。在六七十代年的教科书中年年有读。高玉宝这一文学作品,利用半夜小小的鸡打明,揭穿地主阶级资本家,是怎样对劳动人民实行剥削的。就象996工时差不多,延长工时,多发相应工资,这叫努力奋斗多挣钱。如果真的为员工好,应该是缩短工时,增加双休,多发工资。这才是为民们谋利益。个人观点不足指正。

《半夜鸡叫》的原型周春富历史上到底有没有其人?

《半夜鸡叫》的原型周春富历史上到底有没有其人?

《半夜鸡叫》的原型周春富历史上到底有没有其人?


我想:半夜鸡叫可能有点虚构,但地主剥削、压榨、欺凌农民的事是有的。不然的话,国内几次革命战争、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怎么会有哪么多农家子弟勇跃参军?


高玉宝写的半夜鸡叫是纪实体的小说,从而应该不是完全虚构的,肯定有其人有其事,我们不能以历史虚无主义予以否定,半夜鸡叫旣然是小说是作品也离不开艺术塑造也应该有夸张的成份,在旧社会我国北方象周扒皮这样刻薄的地主老财大有人在,只不过刻薄表现的手段不同而已。在我国南方大地主虽有,但南方的大地主一般是工商业兼地主较为普遍既有土地又有工厂及商铺,他们捞取不仅是土地的地租更主要是商业利润要剥削对象不仅仅是农民还有工人,剥削的方式主要是尅扣工钱,不会去做半夜学鸡叫这种小儿科的伎俩当作剥削压榨的手段。


有没有本人不重要。在小说中找周春富本人是极其错误的。高玉宝的中篇小说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写成的自传体小说,是成功的,很受当时青少年的喜爱,确实影响了一代人,教育了一代人。至于《半夜鸡叫》的周扒皮,作者描写的心狠手辣,剥削长工,学鸡叫骗长工下地干活,被发现后被打后疯狂报复,使长工被抓被打,暴露了解放前地主的恶与坏,穷人屡受剥削和压迫,过着猪狗都不如的生活。毕竟小说是虚构的,硬要从现实生活中找人,对号入座,是错误的,是要为解放前的地主翻案,这种想法要不得!


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半夜鸡叫就算是真的,周扒皮也没那么坏,他也就是半夜去鸡窝学几声鸡叫然后才敢忽悠长工起来干活,被长工发现了还挨了一顿打。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鸡叫了才能干活这个规矩他是不敢违背的,他只能偷偷摸摸的去鸡窝学鸡叫。至少他没把规矩当个屁放了高喊鸡不叫就干活是福报哈。


什么时代发表的什么文章,什么阶级讲的什么话-!周扒皮的半夜鸡叫故事是讲阶级斗争时虚构的,根本没有这回事!


提问有逻辑问题。有"原型",就必有其人,原型就是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