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给一些丧尽天良的被告代理是一种什么心情?

在现实社会中律师也是正常的人,也比较实际,他们也是能多挣俩钱就多挣点钱,因为房子、车子、一家老小生活都需要钱,所以律师没有别的啥心情,和普通人一样都要生存,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理所当然,你我他人别想太多了。


首先我纠正你一个用词,如果你说的“被告”指的是刑事案件中的当事人,就应该叫“被告人”。“被告”是民事案件中当事人的称谓,和丧尽天良没啥关系。

你的问题其实是刑事辩护制度的老问题了,就是律师为什么要为“坏人”辩护,网上答案满天飞,都讨论烂了。

简单来说就是刑辩律师介入,并不是为了把黑的说成白的,颠倒是非,律师没这个能力。大众观念被一些影视剧或者极端例子给带跑偏了。

绝大多数刑辩律师,是为了被告人能获得精准定罪量刑,罚当其罪,简单来说就是三分黑就应该是三分黑对应的惩罚,可以更轻,但不要弄成五分六分,甚至八分九分。这点是不是跟法官的职责有些接近?法官也是为了精准认定犯罪并量刑,不希望把无罪的被告人硬弄成有罪一样。


我一般代理的是民商事案件(婚姻、继承、动迁、合同等案件),基本没碰到过丧尽天良的被告;代理的部分刑事案件,嫌疑人也没有达到丧尽天良的程度。

律师这个职业,经常会拿来跟医生的职业相比较。在医生面前,只有病人,没有好人与坏人,那么,在律师面前,只有遇到法律问题的当事人,也不会严格区分好人与坏人。

任何人的权利都需要得到维护,在丧尽天良的人面前,律师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是维护法律的公正,替嫌疑人发声,减少冤假错案,但犯罪的人终究会得到法律的惩处。


最近几年法院纠正的冤假错案不少,一些陈年旧案被推翻,被告人被宣告无罪。也许在当时,那些人在大家眼里也是丧尽天良、穷凶极恶的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但当案件被推翻后,被宣告无罪后,又怎么说?他们还是丧尽天良的人吗?

立场不同,思考的角度也不同,律师的作用,就是找出案件中的疑点,减少冤假错案。没有大家想的那样,律师能颠倒黑白,颠倒是非,能让法院把有罪的人判成无罪。法院能接受律师的辩护意见,宣告无罪,说明案件事实或者法律适用确实存在问题。正是律师的坚持,律师的辩护,让案件更经得起推敲。


无论是丧尽天良还是至善至纯,在律师眼里,他们都是需要维护合法权益的当事人,仅此而已。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即公民平等地享有权利和平等地履行义务;在我国,任何公民都受宪法和法律约束,不允许有超越法律规定的任何特权;所有公民在司法上一律平等,即实施法律、执行法律和使用法律上平等。因此,“丧尽天良”的恶人,也需要律师来维护他的合法权益。

一名优秀的律师,必然是敬畏法律的,“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伯尔曼)。在他的职业生涯中,绝不能带着情绪凭自己的好恶来办案子。就像满街的门店,一开门就意味着为所有的顾客服务,总不能在店门口立一招牌:“恶人免进”!


1. 法律代理,特别是法庭辩论工作,是把程序正义充分展现出来的一个过程,即便是丧尽天良的人,也要把丧尽天良的过程和涉及到的法律问题剖析出来,更好发挥出法律的警示教育作用,这跟悲剧(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的作用是一个道理。

2. 如果你是自己主动接受这个代理,我想你应该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心情应该很平常,就是自己接手的众多案子中的一个案子而已,要做的就是,本着对法律、对当事人负责的原则尽职尽责做好工作。

3. 如果你是被指定代理的,而且又是一个极度感性的人的话,一开始可能情绪化,感情上会有一些波动,但无论如何,我希望你不会有“助纣为孽”的感觉,如果可以调整好情绪的话,及时调整到位,履行好工作职责后,再到法律关系之外进行道德申讨;如果实在调整不过来情绪,建议可以请辞指定代理工作。


从这个问题的用词来看,提问者是带有明显的感情色彩的,也说明提问者是律师以外的人,而回答这个问题的律师居多,律师回答这个问题时也难免带有不满的感情色彩,尽量反驳提问者暗含的讥讽律师代理所谓“丧尽天良”被告的观点。这样似乎形成问答双方的不必要对立,不利于客观讨论问题,所以我想作为一个律师职业以外的人来参与问题讨论,虽然不能准确知道律师的具体心情,但可能立场角度会更为公允一些。

律师给一些丧尽天良的被告代理是一种什么心情?

首先,我认为从提问者的主观倾向看,他应该是对律师的职业和功能有着固有的成见和错误认识。律师首先是法治社会进步的产物,是为了执行法律更为客观、公正,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都能够得到最大限度的维护,律师首先应该是为法律服务的,并不是为被告或原告个人服务的,为个人提供的法律援助服务只是维护法律精神的最终结果。

律师给一些丧尽天良的被告代理是一种什么心情?

当然,也许是影视作品或现实生活中我们看到个别律师为了利益,利用非法手段帮助被告或原告委托人达到目的,刻意规避法律甚至伪造证据。但这不能代表律师的主流,更不是律师职业的真正目的,我们不能以偏概全。

律师给一些丧尽天良的被告代理是一种什么心情?

其次,真正的律师在代理诉讼过程中是尽量避免倾注过多的主观思想和个人感情的,所以给所谓“丧尽天良”或“不白之冤”的被告代理应该保持无差别的心情,就是尊重敬畏法律的心情、冷静客观的态度,尊重事实、尊重证据、维护法律的公正和严密。当然律师也是人,对待罪大恶极和令人惋惜的被告代理,内心难免会有或同情或憎恶的情感,但不能因为这种情感影响自己捍卫司法公正的职业操守。

律师给一些丧尽天良的被告代理是一种什么心情?

第三,对“罪大恶极”、“丧尽天良”的被告或被代理人给予法律援助或辩护,不是对他们同情或纵容,是为了从法律的另一角度考虑,避免司法过程中的纰漏和不公。公安机关和控诉方一般都习惯被“有罪推定”的思维所左右,在内心已经认定了这个人就是罪犯,从而想方设法寻找证明他罪行的证据,希望罪犯受到法律的严惩。这当然是不可厚非的,但这种思维主导下,难免看待思考问题受限甚至出现判断偏差,这也是一些冤假错案产生的原因。就像我们认定一个人是小偷,那么他的一举一动看起来都像小偷。律师正可从另一个角度,更客观公正地落实法律精神,堵塞漏洞。

律师给一些丧尽天良的被告代理是一种什么心情?

最后,还有一点应该说明,律师辩护并不一定要证明被告无罪,有时是从维护被告合法权益的角度,提出被告自首、坦白或犯罪中止等情节提请法院判决量刑考虑,有时实在没有从轻情节,律师连“初次犯罪”的情节都加以提醒,以备法庭全面衡量。给予罪犯合法权益的维护,是社会文明的进步,就像对死刑犯取消过去的处决酷刑,给予必要的人道一样。律师毕竟是熟知法律、敬畏法律的人,应该得到我们的信任和尊重,不能因个例印象,把他们当成为了挣钱钻法律空子的逐利者。相反,我们身边不乏大爱仁心,无偿为弱势群体奔走呼号的律师楷模。

律师给一些丧尽天良的被告代理是一种什么心情?


从最近的保姆放火案解释,刑事辩护,特别是可能判死刑无期的案件应当有辩护人,立法本意是为了防止冤假错案的产生。 保姆放火案属于人赃并获型,因此大家反响较大。但不能否认,有些案件没有辩护人确实很危险,比如呼格案,聂树斌案,没有翻案的时候二人也是罪大恶极、丧尽天良的代表词。 其次,即使是保姆案这样的案情,律师也是必须存在的,辩护的同时也是防止公权力的滥用以及对事件责任的明确划分。

最后,从嫌疑人的角度出发,起码应该保持基本人道待遇,抗日战争里八路军还不许虐俘呢,那帮王八蛋才叫丧尽天良对吧


心安理得,甚至暗自窃喜,代理这种丧尽天良罪犯的案件,收费要比别的案件高很多。 律师不是正义的化身。律师只是一个职业,只是一份挣钱的工作,他们也是凡人,既然靠这个工作挣钱过日子,当然也有常人的想法,多赚钱,吃得好,住得好,过得好,在这个基础上,他们自然想着法子去多挣钱。当然,有的律师有职业操守,有底线,也有的是败类。 用他们的话来说,尽最大努力,替自己的当事人争取最大利益。这个是用褒义词来说的,用贬义词说就是,不择手段,替自己当事人谋求开脱罪责。
律师给一些丧尽天良的被告代理是一种什么心情?


律师:他的作为就是剖析法律,跟好人找到更好的权益途径。

跟丧尽天良的人辩护,是尽到一种责任。人之初,性本善,坏人天生应不是坏人。只有通过律师普法,深究他的犯罪根源,让坏人心灵中有一种悔恨,也就是说:我为你的犯罪进行分析,辩护,并不是支持你,为你找拐点。而是让你知道你的对和错是在那里,代价又是什么。

所以,律师的心态应该是居中,平和,维护国法的同时,用生平所学,让有理变得顺理成章,让无理求得犯罪者最后的洗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