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现代语言学的发展状况,“风语者”在军事上还能起多大的作用?

也能保密,因为懂方言的人还是太少,而破译方言需要有时效的,等战争结束才能破译,那也就没意义了。我军其实也有“风语者”。

1979年爆发的对越自卫反击战,距离今天已经有42年。当年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年轻小伙子们,今天的年龄基本在五十多岁、六十岁左右。如果你在我国福建街头看到六十岁左右的老人,可千万不要觉得他们仅仅会在街头下棋、或在后院喝茶。说不定他就曾经参过对越自卫反击战,说不定他还是个“中国风语者”!

根据现代语言学的发展状况,“风语者”在军事上还能起多大的作用?

在二战中的太平洋战场上,美国组建了这一仅仅有29人的部队,他们都是来自纳瓦霍族的青年,因为他们的语言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而且仅仅在美国本土生活着这一少数民族,所以他们使用自己的语音进行密语通信,又被称为“风语者”。好莱坞电影《风语者》就是以纳瓦霍族通信兵为原型拍摄的。其实,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里,也有这样的“风语者”。

这个故事要从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通信情报战说起。一支军队想打有把握之仗,必然需要足够的情报积累,也必然要有一支过硬的保密通信队伍。我军的通信情报人员在这次战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其中有一部分就属于来自福建的风语者们。

根据现代语言学的发展状况,“风语者”在军事上还能起多大的作用?

以战士李忠彬为例,李忠彬是福建省莆田人,莆田是福建省的一个地级市,这个地方在古代称为“兴化”。李忠彬参军的时候,是1978年,当时只有19岁。而他在1979年进入越南战场时还不足20岁。刚从新兵连集训完毕进入作战连队不久,李忠彬被突然调入了一个通讯连。起初,他自己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他从来也没有学过通信专业。

后来才他知道原因,由于我军的战士都来自祖国各地,所以通讯员在语音通信时都用尽量采用普通话传递密语。结果这就被监听的越南特工轻松识破了,尤其是熟悉中国的越南军官,有一部分人在中国的军校学习培训过,对中文非常熟悉。在八一电影制片厂87年出品的电影《闪电行动》中,那个越军特工队长的人设,就是一个在中国军校学习过的越南军官,精通中文,对我军的战术特点十分熟悉。

根据现代语言学的发展状况,“风语者”在军事上还能起多大的作用?

如此一来,就导致前沿无线语音通讯的密语屡屡被越军监听后破解,在这个时候,有相关部门建议用征召一批讲地方话的通信员,用极度难懂的闽南话和闽北话来进行语音通讯。参谋部思考之后,同意进行一些尝试。于是,马上下令把部队所有的福建莆田籍战士,迅速调到通讯部队,专门成立了一个通信连。并且按照莆田的古名,为该连命名为“兴化通讯连”。李忠彬就是其中一员,这支负有特殊使命的通讯连,刚成立便在第一线前沿参与了情报通信工作。

根据现代语言学的发展状况,“风语者”在军事上还能起多大的作用?

在当年,有许多福建籍的官兵都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因为福建省内的方言很多,有时候一个县就有自己的方言,所以这些福建籍官兵都有自己的独特方言。比如福建话分为闽南话和闽北话两种,闽北话是以福州话为代表的,闽南话是以厦门话为代表的。

我们熟悉的《爱拼才会赢》那首歌,就是闽南话。其他地区的方言则介于闽南话和闽北话这两种口音之间,在腔调上也有少许变化。莆田县正好位于福州和厦门之间。莆田当地的方言,不要说外省人,就是福建省各地区的人也很难听懂。所以,越南人更加是听不懂了。

就这样,会说莆田方言的李忠彬也从猫耳洞调往通讯连。这里要解释一下越南战场中的猫耳洞。这个词是中国人自己创造的,在越南战场上,解放军挖掘了大量的堑壕、防炮洞、防空洞,用来帮助单兵、或者少量士兵作战时进行防护。猫耳朵通常沿着堑壕的立面挖掘,上面覆盖有轻钢构件,然后覆土,能抵挡火炮的轰击。因为猫耳朵与猫耳朵形状相似,所以被我军士兵叫做猫耳洞。

根据现代语言学的发展状况,“风语者”在军事上还能起多大的作用?

当李忠彬这样的福建莆田战士进了通讯连以后,在一夜之间,我军传递密语的语言就变成了晦涩难懂的福建莆田话,这一下子越南的监听特工可真的傻眼了,所有的语音讯号都像外语,没有一句能听的懂,更不要说去猜测分析破译其中的密语了。在此背景下,我军立即马上部署作战计划,决定发起进攻,并收获了一定的胜利。

即便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作战,“兴化通讯连”的战士们也是相当英勇的。据同连的战友称,李忠彬有一次在一间民房内遭遇了突然扑过来的三个越军,寡不敌众。结果被一个越军摁倒在地上,用枪抵住了脑袋。李忠彬在丧失抵抗能力的情况下,决定和敌人同归于尽,于是拉开了胸前一个手榴弹的引信。越军被他的英勇举动吓傻了,马上夺路而逃。

李忠彬呢,他在爆炸之前一秒扔出了手榴弹,因此逃过一劫,不过还是受了比较严重的伤,之后被送回后方医治,康复之后,李忠彬复原回到了家乡。

根据现代语言学的发展状况,“风语者”在军事上还能起多大的作用?

李忠彬虽然离开了部队,但是兴化通讯连还有更多的“李忠彬”在效力。如果你在福建的大街小巷中,六十岁左右的老人,可千万不要觉得他们仅仅只是在街头下棋、在后院喝茶。说不定他就曾经参过对越自卫反击战,说不定他曾经是个中国风语者!


如果有记载或者有音频,我们还是很有可能根据现代的调查资料和历史记载破译,具体是从名词代词数词开始,接着动词形容词下来,最后可以“猜”虚词,基本就差不多了。

如果没有任何的资料或者资料太少,那么这种语言几乎不能够破译,除非这语言是某种语言或者几种语言改编的。


我觉得不应该是随着语言学发展吧,更多的是现代军事科技能不能截获电波,甚至现代战争还有没有必要这类侦察兵。

45年还没有卫星,没有精确的定位雷达。但是目前google earth 都可以精确到几米了,更何况军用卫星和雷达。因此,我觉得替代风语者以及近战的一定是军事科技。
根据现代语言学的发展状况,“风语者”在军事上还能起多大的作用?


“风语者”是二战期间美国海军为了保证无线电通讯信息和通话不被日本破译而征召了大量印第安纳瓦霍部落的人担任通讯员和电话兵,因纳瓦霍语言的独有性,日本鬼子能监听到通话却根本弄不清说什么,起到了通讯的保密性。“风语者”在现代战争还能不能再使用实际上风险太高,“保密就是生命”当年美国海军使用纳瓦霍语言事前美国的情报部门做了大量周密全面严苛的准备工作,纳瓦霍语言是纳瓦霍部落几万人的语言,还有会说能听懂这种偏僻冷门语言的不超过20人,有传教士,更多的是研究纳瓦霍人历史风俗的专业学者,还有人类学家,美国情报部门对这些人进行了严苛的“政审”,确定了这些人不管是不是美国人还是在不在美国,都跟德意日的纳粹法西斯没有任何直接间接的关系,绝对保证了纳瓦霍语言“轴心国”方面无人能听懂才使用纳瓦霍语言进行通讯的,事实上也确实保密了。到现代,类似的“风语者”还能不能保密不是语言学决定的,而是基础的知识技术甚至语言随着网络信息化的普及很难再垄断保密,1945年以前,录音机还是个尖端稀罕的器材,现在呢?人手一部的智能手机都有录音功能。间谍想弄懂一种方言土语真不是难事儿,以电影《风语者》为例,即使在二战期间,美国人不会傻啦吧唧只选纳瓦霍一种语言吧?肯定有多项选择,应该是别的印第安语言存在泄密的可能性,纳瓦霍语言的保密程度最高最安全,几万人说的小众语言在二战时尚且缺乏保密性,在现代早已普及的科技产品面前保密性更差了。现代战争还想使用“风语者”只能寄希望于敌人对自己国家的各种方言土语了解的不够和太少,问题是,哪个国家敢不靠谱儿的冒这个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