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恨的那个人突然死了,你有什么感觉?

去年秋季的某一天,我专门去了一趟陷害过我的人的墓地,我走上山地来到仇人坟冢旁,我站了近半个时辰,其间我喝了几口矿泉水,将其余水倒入坟头以祭典这位先人,以便学着放下过往所有,我曾被搞的几乎想去见上帝,但最终上帝要招的竟是他,此刻感受最深的是因果威力的巨大!

我想说的是: 无关死大生小,也无关仇人是否已死了,学会放下过往最关键,凭良心做人最重要,因果常在。


假如你恨的那个人突……

你恨的人己死,那就往事清零,无非是减少烦与厌,正所谓因果自有报,苍天饶过谁?既然上帝之手已替你消除怨与恨之人。就不必再纠结此恨了,回归正常心态吧!


我还真遇到过这样的事!

一九九八年,我在单位上班时,单位分房!

那时单位是按工龄按岗位打分,我名列第二。那年单位有三套房,我心里暗暗高兴,这次终于能分到房了!

正在高兴的时候,突然接到书记的电话,他要我到他的办公室来一趟!

到了他的办公室,他正在看电脑,见我进来,马上把电脑的页面关了!

他问我,你多少分呀?我告诉他我计算的分数,他阴阳怪气的对我说,不对吧?应该是多少多少吧?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那个气呀!

我的不就多0.5分吗!你是用电脑计算的,我是大致算的!

然后他又对我说,听说你托人啦,我告诉你,你什么人都不用找,你拍给我两万块钱,房子马上给你!!

当时我都惊呆了……

堂堂的书记,竟然如此疯狂和大胆!!!

难道这就是在车间大会上,口若悬河,大讲特讲为职工做实事做好事的书记大人吗???

由于这次我榜上有名,所以我不能折腾,只能暗压怒火!

过了几天,发榜了,巧的很,我分配的就是他的那套住房(他是调房,他调到更大的房子)!

一次到车间办事,恰巧在路上碰上了他!

他对我说,你这次的房就是我的那套房!地址榜上有,你回头到房子里去看看户型,记住,千万不要给我拿东西!

我心想,这个王八蛋,不让我拿东西,那肯定是要我拿钱呀!!

我对他说,谢谢您了!您的户型和我亲戚的一样,我就不去了!!

…………

几年后,一个同事对我说,X书记死了,心肌梗,死时才42岁!!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里别提多高兴啦!

真是苍天有眼啊!!!


我爱的人死了我会很难过!我恨的人死了跟我没关系,既不高兴也不难过。不过我沒有恨谁所以也沒有感受过。重要的是自己要好好的活着,不去恨任何人,你恨他他又不知道,你恨别人反而给自己带来心理上的伤害,何必呢!干自己喜欢的事开心快乐每一天!

假如你恨的那个人突然死了,你有什么感觉?

假如你恨的那个人突然死了,你有什么感觉?

假如你恨的那个人突然死了,你有什么感觉?


我天天放鞭炮庆祝,工作也辞掉,天天放鞭炮,我还要跑到他家门口去放鞭炮,连续放个三年


连吃一星期火锅喝冰红茶,那叫一个爽


应该睡着都会笑醒吧,从此感觉风轻云淡 ,心情舒畅,人生更加美好。

应该再来一个普天同庆,和身边的亲戚朋友,举杯畅饮,大醉三天。庆祝自己,大仇终于得报。


假如我最恨的那个人突然死了,一下子还真不适应呢!

就算曾经他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对他恨得咬牙切齿也好,甚至心中还时常诅咒:用心不正不得好死。可突然一下子自己最恨的人死掉了,整个人猛然觉得日常紧绷的那根弦“嘣”断了;少了一个敌人,更感到好像失去了些儿什么似的。

死了、死了,一死百了!

还能咋的,既然他不愿再与我为敌、也不想和我作朋友、并且让我大呼痛快,执意离开这个美好人间而到‘枉死城’行乐去了;说真的,他这一去,我还真的对他恨不起来呢。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说不定他临死之前曾对他以前所做过的一切错事,认真地反省和慚悔呢?

若是这样,我还恨他干吗?他不是被他曾犯的过错正在接受惩罚?只不过这个代价太大了——生命划上了休止号!

?


我现在恨两个人,一个是总统,一个是国务卿,好像啥都不干专找中国毛病,总感觉有一步步走入和中国一战的节奏,他两个若同时不幸你猜我会咋样?


有一天,在金街出摊下班回家,正在生炉子做饭,老孙太太悄悄进了屋,悄声悄语地告诉我说:“老曲太太死了,死在她姑娘家,是被人气死的。去帮人平事,遇到强烈反抗,平生没遇强敌的曲老太被肺气炸了,回家不几天就死了!”我说:”这下大伙见晴天了,人们都咒她不得好死,真应验了。”前妻也马上凑过来问,一听说老曲太太被人气死了,一脸笑意,大家都有一种高兴,兴奋的心情。

曲老太是个恶魔般的人物,她的死让很多人有释然的,天放晴的感觉。她在三合院十几家横行霸道贯了,欺负左邻右舍,欺负给她家做工的人,一般人给她家干活大多是得不到工钱的,干完活总是找理由不给钱,几乎所有的人都自认倒霉。邻居都打遍了,连孕妇都不放过。我家的玻璃也被她用玻璃瓶在半夜砸得稀里哗啦。这个恶魔老太能给人治”外科病”,骗了不少钱,自称信佛,实际是魔。很多人盼着她早一天离开人世,这一天来的时候,很多人有一种要放鞭炮庆祝的想法。人活到这个地步,有多可悲!

假如你恨的那个人突然死了,你有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