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司藤》司藤是什么妖 司藤是外星生物吗

司藤》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和妖谈恋爱的故事,而是借用妖的视角揭露人类丑恶的一面。司藤虽然是妖,但她比人类要单纯的多,还会勇敢追逐自己的理想以及爱情,懂得牺牲、成全。山丘这个角色则是一个很典型的反面教材,他将自己虚伪的成功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其实《司藤》原著故事还是非常精彩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读读看。下面是对司藤的经历做了一个大致介绍,看看她的一生是如何度过的。

1、司藤是什么妖

司藤真身是一根白藤,她是外星苅族之产物,机缘巧合来到地球。

彼时,有一位名叫丘山的道人,因自认为一身本领却无人看重,而郁郁不得志,后意外得到一块神奇的陨石,可令事物产生精怪变化。为了一己私欲,丘山道人用陨石将白藤炼化为妖,取名司藤,司藤化形为孩童后,丘山道人将其养在身边。

自此,因丘山道人的出现,司藤便开始了她悲惨的命运,为了训练司藤开启血脉的力量,丘山道人对司藤极为严格,不但非打即骂,连司藤笑一下都不可以。不训练的时候,司藤被丘山道人养在圈养猫狗的笼子里,虽有人形,可司藤却从未受到过正常人该有的待遇,从小便饱受冬寒夏热的痛苦,和丘山道人的狠辣训练。

司藤第一次笑的时候,丘山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自此司藤便再也不笑了;司藤初尝情爱之时,丘山便在她的茶水中下药,令她在那位富家公子面前显露原型,生生地断了这份爱情。丘山道人依靠司藤,成功自导自演了一幕幕他替天行道,斩杀妖魔的戏码,令自己声名鹊起,最终成为了人人敬重捉妖天师。

后来,司藤渐渐长大,思想独立成熟,她便不想让自己的人生这样过下去,也不想被丘山道人利用杀死同类,欺骗百姓。察觉到司藤的变化,也随着司藤法力越来越强大,丘山道人怕自己会有一天控制不住司藤,也担心她会将自己的事情泄露出去,令自己身败名裂,所以他便想要杀司藤灭口。

2、司藤之死

后来司藤遇到了富家公子邵琰宽,并且与之相爱,但是在结婚前夕,司藤越来越纠结,她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也不知道邵琰宽值不值得她付出一切。这种纠结令司藤分裂成了两个人,虽然两个人本为一体,相貌声音都一模一样,可个性却大相径庭,截然不同,可以说一个有事业心,一个是恋爱脑。

司藤为分裂出来的人取名为白英,妖的这种分裂并不是一件好事,不但妖力会减弱,生命也会受到威胁,为了能够嫁给邵琰宽,不损伤自己性命的白英,果断的选择杀死了司藤。并且,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她威胁一个车夫带着司藤的尸体,举家搬迁到一个名为达那的地方,她要求车夫妥善安葬司藤的尸体,并世世代代为其守灵。

之后,白英如愿嫁给邵琰宽为二夫人,但是婚后的生活并不如意,爱情会因为生活的摩擦而渐渐消逝,她也对邵琰宽越来越失望,只是那时候,她已怀有身孕。妖只要怀孕生子,妖力便会消失,就在白英即将临盆的时候,她预感丘山道人很快就会到来,危险越来越近,而此时的她,已无力对抗,所以有些事只能提前安排。

白英生下孩子后,将孩子交予富户秦家收养,并留下种种线索,这一切都准备好之后,自己便独自去面对,追杀她的丘山等人,最后,白英被丘山道人杀死。多年以后,秦家后人秦放无意间以自己的血复活了司藤,而司藤也令秦放起死回生。

3、重新归来

司藤经历过很多人类加注在她身上的痛苦,被人类养大,却沦为工具武器,从未感受过亲情,与人类相爱,却被这段感情折磨的伤痕累累,所以她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哀伤。秦放与司藤的相处,从最开始的拼命逃离,到最后的心甘情愿,也许是血脉,也许是宿命,他们慢慢相爱。在秦放的帮助下,司藤顺着白英在秦家老宅留下的线索,成功找到了白英的尸体。

司藤为白英转移了一半的妖力,令她复活,白英复活后,想要与司藤合体,掌握所有的妖力和对身体的控制权,却被司藤直接拒绝。司藤想要与世无争,自由自在,可白英却不想放弃,她心思深沉,满腹算计,不断更换宿主,隐藏身份,四处寻找司藤与秦放,为的就是再次杀死司藤。后来,白英为了逼迫司藤,将秦放从楼顶扔了下去,秦放全身的骨头都摔碎了,伤势非常严重。

为了救他,司藤将一些妖力注入到了他的体内,让他先以植物人的形态休养生息,所以他便一直昏迷不醒。而白英则继续更换宿主,伺机偷袭司藤,最后一次二人搏斗,结果两败俱伤,白英再次死去,司藤则在死前,将白英的全部妖力转移进了秦放的体内。

司藤死后便要回归山林,重新成为一根白藤,在回去之前,她曾进入秦放的梦中,告诉她自己的归处。秦放醒来后,因体内拥有妖力,变为半妖之身,他想起了司藤的梦,便开始四处寻找司藤的下落。一次司藤离家出走,偶遇了秦放,秦放认出了司藤,司藤无奈与秦放相认,二人一起回到司藤的家,发现了抚养司藤的那个怪异阿姨。并不是人类,而是一个专门残害小孩子的妖。于是司藤与秦放合作,一起消灭了这个妖怪,司藤趁机吸收了她的妖力,变为了大人的身体,从前的司藤终于回来了。

所以纠结之际,司藤又分裂了,这一次她分裂出了一个小孩子,后来秦放将孩子送到了一个家庭富足的朋友家,他们很高兴的收养了这个孩子,一家人过得极其幸福。而司藤则与秦放回归山林,隐居避世,实现了司藤的梦想,过着逍遥自在,自由快乐的生活。

恋爱脑为了自己直接杀死事业心,但在痴情错付,遍体鳞伤后,被事业心复活又想要与事业心合体,遭到拒绝后,又想再次杀死事业心。虽然没有白英的执着,便没有复活的司藤,可过于执着,便如白英,复活又怎样?只能再次让自己万劫不复。白英可怜,却也自私,爱错了人,这份爱情便是毒药,只有爱对了人,这份爱才是蜜糖,情字无解,唯有得遇真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