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统治者的国家亡了,商女为何恨?

上有老下有小,一天不唱,一天就要饿肚子,你给她饭吃啊?光站着说话不腰疼,她唱她的,你亡你的,她不唱你就不亡了?该亡总是要亡的,一个商女决定不了国家的命运,有骂商女的勇气,却没骂统治阶级的勇气,亡国了就怨商女,只敢把气撒在弱者身上,早干嘛去了?


既得利益者当然恨亡国,低层劳动者谁来统治不都是纳税,纳给谁也没啥去别。就算是读书人东林党一听满州人说科举照旧不也都跪了么。


就跟普通百姓给八国联军进京城带路是一个意思。爱国志士忧国忧民,普通百姓说与我何干。

有人说一些官员醉生梦死,毫无爱国心羞耻心,究其根本,还是统治者失德失民心没信念没信心没能力,形成不了凝聚主流意识的力量,所以众叛亲离一盘散沙,如何怪得普通百姓。

所以,志士尽可发感慨,商女依然唱。


国家不会亡,只是换了政客而已!


国家败亡了却让女人背锅!真是够丢脸还无耻的。

国家败亡了,诗人心中有恨,但管卵用? 于是便想发牢骚,但是又不敢直接冲正主发牢骚,于是便找无辜的商女背锅,把“亡国恨”推在最不该承受的商女身上!这算哪门子责任??

诗人有恨,想负责,但也有心无力,,只能发牢骚了。发牢骚就发牢骚,特毛找比你诗人还无辜的商女扯啥呀?? 自己没胆子自己骂,就骂商女,也是够缺的!!

本来诗人骂骂也就算了,谁知后来的傻缺也越来越把亡国狠的责任拉商女定罪的架势!

缺们也都知道那种真的有责任的是位高权重的高大人物们! 但是缺们也都和诗人一样脓包,不敢找真有责任的,因为真的怕挨整。 于是出奇的一致的对无辜商女骂骂咧咧,切齿痛恨了。。 所谓“戏子误国”的最早出处了吧!!

一没权,二没势力,面对有势力的打压欺凌都无力反抗的弱小人群,靠卖个艺逗人开心弄些饭吃。居然要承担亡国的恨来。

如今轮到好的和平时代,卖艺比许多行业都挣钱了,于是又遭到红眼遭到打压又让背锅了。

艺术能挣钱是市场的结果,反应的是众人对文艺对精神的大量需求。。事实需要文艺的更多发展,而不是打压欺凌。让文艺萎缩没落。。

甚至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文艺的提高能带动宣传软实力的水涨船高,比起科技都不逊色的。 商女真的不知亡国恨吗? 许多的文艺作品里,往往都传达着许多的爱国精神气节。比起只找背锅的骂娘侠们强多了呢!

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而且每节车厢都不能被整废整垮了。都畅通无阻带起来也省力。 真正误国的是那些捣乱的,破坏的,欺骗的。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统治者的国家亡了,商女为何恨?

要回答题主的问题,先得绕一绕。“商女”是歌妓,妓女,“恨”字在古汉语里是“遗憾”的意思,在这里可以理解为“痛”。“后庭花”是指陈后主曾做的一首《玉树后庭花》, 后来被称作亡国之音。“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意思是说,歌妓们不知道亡国的“痛”,还在唱“后庭花”这样的靡靡之音,亡国之音。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统治者的国家亡了,商女为何恨?

理解诗歌要读懂作者文字背后的意思,读出作者的话外之音。“商女”只是工具,达官贵人,士大夫之族的工具。“商女”唱后庭花是有人要听,谁听?当然是那些当“大官”的。所以,诗人真实的意思不是“商女”不知亡国恨,而是统治者们不知道亡国之痛,还在醉生梦死。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统治者的国家亡了,商女为何恨?

杜牧出生世家,才华横溢。一贯以政治家自诩,一生忧国忧民,渴望为国建功立业。无奈身处晚唐,大唐气数已尽,无力回天 ,只能发发牢骚,写写诗文了。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统治者的国家亡了,商女为何恨?

政治上,杜牧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但在文学上却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与李商隐一起被称作文学史上的“小李杜”。

(图片来自网络)


亡国之后,商女有责任;亡国之前,商女有权利吗?

责权利要对等,没有权力哪来什么责任?!

社会底层的人干底层的活养家糊口,凭什么能够去振救国家?人微言轻,有谁会去听一个“商女的呱呱其谈”?


在人们的印象中,商女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是任人蹂躏的玩物。她们不应该关心国家的兴亡。统治者变了,老的一茬下去了又换了一茬新的。与商女何干?

可是,不要忘了,商女天天靠什么生活?靠达官贵人、富商大贾光顾捧场玩耍挣钱。而只有在社会稳定时期他们才会有此财力有此心情。一但社会动乱起来,贵族死的死、逃的逃,商贾破产的破产、亡命的亡命,谁去给商女送钱呀?而且一但她们落入造反者、乱军之手,下场可想而知,还想拿钱?生命都难保。至于等到社会重新稳定下来,商女又有了市场,恐怕就是下一批商女的天下了,与她们就没有啥关系了。

所以,商女们为了眼下,为了现实,对亡国之恨,应该是有切肤之痛、火烧火燎之急。当然,历史上不乏忧国忧民、具有民族大义的商女,有见地,有骨气,比有些男的知识分子还值得赞扬。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一千年前如此,当今世道有何不一样?且看追星族把戏子捧上天,新闻媒体疯狂炒作、推波助澜,片酬动则上千万,戏子拿到天价片酬还偷税漏税、卷款移民为敌对国家政客捐巨额政治献金!家国何不堪忧?


商女要活着,不唱哪会有饭吃。吃饱了的人才能国,饿肚子的人只爱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