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门神的靠山是张都监和张团练,为什么施恩找武松想夺回去?

蒋门神的靠山是张团练,相当于孟州的武装部长,是国家的正规官员,负责孟州的地方部队“厢军”的日常管理,施恩的保护伞是他父亲~孟州牢城营的管营(监狱长),二人各有各的权势,但是蒋门神的功夫比施恩厉害,凭本事夺了施恩的地盘,说起这个“快活林”,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商业街”“商业广场”之类的地方,施恩按现在的说法算得上是是孟州的“黑恶势力头子”,倚仗父亲的权势,带着牢城营的几十个囚犯,在快活林欺行霸市,强收保护费,大大小小的商家甚至连卖身的妓女都要向他交保护费,施恩自己还经营赌场,一天的纯利可以达到两三百两银子,一年下来的收入可以达到十万两银子以上,这不能不引起各方势力的觊觎,但是奈于施恩父亲的权势和施恩本人又有武功,所以,别人只能干瞪眼,张团练在权势上不逊于施恩父亲,加上蒋门神武艺高强,本人又是猛龙过江一样的黑恶势力头子,他跟施恩之间没有什么正义,都是为了争夺快活林的商业利益,所以,也不可能有人为他主持公道,他只能自己去寻找比蒋门神更厉害的角色去找回场子,因为这种事儿双方背后的势力都不会公开出面,在表面上都是由着他们自己去闹,只要不闹出人命,官方不会管,背后的势力不会公开出面,双方的势力基本上是势均力敌,施恩欠缺的就是一个能打的打手,所以,施恩就把宝押在了连老虎都打得死的武松身上,对于武松来说,且不管施恩和蒋门神之间谁是谁非,单只是蒋门神这个“三年泰山争跤无对”的名头,就足以激起武松的好胜之心了。

事情的发展正如施恩所料,蒋门神被打以后,他的靠山张团练也无法公开的为他出头,而且,他也寻不出比武松更厉害的打手,因此,只能卑辞厚币的去巴结更大的保护伞~孟州的驻军长官张都监,求张都监出手,而张都监不屑于使用江湖手段,他用的是计谋和权势,算计了武松以后,以权势压迫地方官府重判武松,在司法范围内没有致武松于死地之后,才让蒋门神动用江湖手段去结果武松,也正是他最后的这个赶尽杀绝的想法,彻底激怒了武松。


“黑吃黑”吧。封建社会的”大鱼吃小鱼”一一都是黑恶势力!施恩愚蠢的幻想靠”拳头”可以战胜”权贵”?结果很不幸,更不幸的是堂堂英雄武松沦为了”黑恶势力”的”打手”。


张都监和张团练都是官府的人,也就是说蒋门神靠山就是官家,快活林酒店就是他们分脏挣黑钱的买卖。施恩的父亲应该是劳改所负责人,也是吃官饭的人,但是他官小势单,只能看着自家的酒店被人强行夺走,而施恩利用职权走捷境挑选了劳改犯人武松出面报仇,这本身就是黑白两道的恩怨,只不过在水浒中增加了江湖义气,才出现这段让人荡气回肠的醉打蒋门神。


施恩是位公子哥,本人并没有什么真本事,他与武松并不相识,却对落难的武松百般关照,看上去施恩是个很仗义的人,其实错了,施恩是有求于武松,因此才用尽心思讨好打虎英雄。

蒋门神的靠山是张都监和张团练,为什么施恩找武松想夺回去?

快活林是一块生金之地,倚靠快活林的收入施恩父子的日子过的非常滋润,张都监和张团练正是看中了快活林日进斗金的地缘优势,才利用蒋门神强夺快活林,此时双方并没有深仇大恨,只是利益纷争引发的积怨。

蒋门神的靠山是张都监和张团练,为什么施恩找武松想夺回去?

蒋门神没有把施恩父子放在眼里,一是施恩父子不是蒋门神的对手,二是因为身后还有张都监和张团练,论打施恩父子不敌蒋门神,论权势施恩父亲只是个小小管营自然没放在眼里。

蒋门神的靠山是张都监和张团练,为什么施恩找武松想夺回去?

蒋门神虽然豪横但却是个识时物的人,当武松出现在面前时蒋门神知趣的做出了忍让,武松也并非鲁莽之人,几番试探后才动手教训了这个恶棍。

蒋门神的靠山是张都监和张团练,为什么施恩找武松想夺回去?

蒋门神被打后如果张都监和张团练不节外生枝武松肯定不会大开杀戒,施恩收回快活林心满意足,同样不会再纠缠往事,说不准武松就会安心服满牢役做回从前的武二郎,与梁山好汉从此没有关系。

蒋门神的靠山是张都监和张团练,为什么施恩找武松想夺回去?

醉打蒋门神使得武松得罪了权贵,从此做不了平民百姓,正是公子哥施恩为一己之私连累了打虎英雄武松,武松最后走入绿林与施恩有直接关系。

蒋门神的靠山是张都监和张团练,为什么施恩找武松想夺回去?

蒋门神暴力夺取快活林为的是利益,施恩明知蒋门神背后还有张都监和张团练,仍然鼓动武松出手,为的同样是利益,还有争的是公子哥一口气。不过施恩没想到闹出了惊天血案,武二郎一怒再杀人砌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首先纠正一个错误,施恩找武松夺快活林酒店的时候,张都监还不是蒋门神的靠山,蒋忠的靠山只是张团练。从原著中施恩的言语可以看出端倪:

近来被这本营内张团练,新从东潞州来,带一个人到此。那厮姓蒋名忠,有九尺来长身材,因此,江湖上起他一个诨名,叫做蒋门神。

蒋门神的靠山是张都监和张团练,为什么施恩找武松想夺回去?

其次,我们再来看一下团练以及施恩的父亲管营分别是什么官:

团练:宋代的团练相当于现在的民兵队长,是个虚职,没多大的实权。

管营:宋代的牢城营比现在的一般的监狱要大,还有劳改农场。所以管营相当于如今的监狱长兼劳改农场主。

原著中之所以施恩失去了快活林酒店这块肥肉,就是因为新到孟州的张团练带来的蒋门神夺走的。

施恩的背景是管营,蒋门神的背景是团练,背景实力相当,谁也管不着谁,所以只能靠个人武力分上下了。施恩在原著中还有这样一段话:

本待要起人去和他厮打,他却有张团练那一班儿正军。若是闹将起来,和营中先自折理。

也就是说施恩单挑打不过蒋门神,想打群架又没理,因为他的手下是一帮囚徒,而蒋门神背后是一帮张团练带领的起码正规一些的民兵。

而施恩找武松出头就相当于张团练找蒋门神出头一样,于情于理都不吃亏了。

蒋门神的靠山是张都监和张团练,为什么施恩找武松想夺回去?

张都监虽然是实权人物,不过是在武松醉打蒋门神、施恩充霸孟州道之后才被张团练买通的,所以施恩敢找武松夺回酒店。

蒋门神的靠山是张都监和张团练,为什么施恩找武松想夺回去?

如果之前蒋门神的背景是张都监和张团练两个人,估计施恩就只能自认吃个哑巴亏,不敢这样做了。毕竟,宋时的都监相当于如今的地方军区司令员的职务,是实权人物。


因为利益之争吧!绕不过去一个钱字,快活林酒店是小管营施恩开的,地理位置相当好,是经过孟州城必经之路,来往客商都要从此经过,施恩是小管营,爹是老管营,有地方势力,一般人是惹不起的,他本身会两下子,又有一帮打手亡命徒,就成了这一代的地头蛇,每天就有好多进项,银子哗哗的如流水,平常老百姓只有羡慕的份,可是和施恩不相上下的张团练,眼红了,银子都进了你的腰包,也不打他我是干什么的,团练估计会两下子,不然怎么当团练,但是他们有一帮打手呀,一个人肯定干不过他呀!要想制服他们就得找更横的,所以花重金请蒋门神,蒋门神做为打手出现了,蒋门神看来不是浪得虚名,确实是练家子,真不含糊,三下五除二就把施恩那一伙人干翻了,施恩也挂了相,吊起胳膊来,看来伤的也不轻,不能把人打跑就完事了,张团练看准这儿有商机,得开发,于是就让蒋门神在这里开酒店,怎么分成,双方满意为止,如果武松不发配孟州,施恩找不到更强的对手,也许就认了,天赐良机正好武松发配到孟州,老管营,小管营都知道武松的大名,知道他打过老虎?对付蒋门神应该没问题吧?他们觉得谁的拳头?硬,地盘就是谁的,武松这个人是这样,只要一听干仗,精神头儿马上就来,你听他说的话,不是我说嘴,凭我的本事,老虎?都能让我打死了,武松专打不明道德的人,有酒路上喝,现在不去还待何时,拳头重时打死了,自去偿命,什么叫玩儿命,这才叫玩儿命,其实他和蒋门神有什仇,没有,真的侠义心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吗?也不是,就是性格使然,争凶斗狠,获得胜利者的快感。好斗才是他的真心。打死了自去偿命,其实是过嘴瘾,真要是为这事搭上性命,你武松的命也太不值钱了吧?武松就是武松,和那些无脑冲动梁山好汉相比,他是心细毫发的,直接干仗没有油头,用拿手的醉拳,装醉鬼打他,即能让蒋门神麻皮大意,又能引人围观,另外一个醉鬼打你,让你说不清,道不明,你能拿他怎样?一场精彩的打斗之后,蒋门神羞愧的走了,事情到此,本该结束了,蒋门神真的怕了,怕武松看见他再挨揍,可张团练不甘心啊,再通过顾打手,路好像走不通了,武松打虎都能打死了,恐怕找不到能打败他的人,怎么办?武的不行,就来文的,这口恶气得出,酒店还是要夺回来,用重金贿赂张都监,张都监一定是个爱财如命的人,不然的话不会管这闲事?为了帮助蒋门神,张都监动了脑筋,永远除掉武松才是最好的选择,怎么才能万无一失呢?就是让他成为死囚,秋后问斩一了百了,要达到这个目的,张都监采取了欲擒故纵的办法,假意提携武松,按排人给武松送金银,中秋节全家邀武松赏月,并把义女玉兰赏赐给他,此时的武松原本是个囚徒,正因为醉打蒋门神被人称颂,得意忘形 ,不知道迈哪条腿那,都监大人抬举他,他觉得一步迈到天上了,除了感激之外,仿佛也觉得自己好了不起,人家太看得起我了,好日子要来了,娶妻生子我武松终于有出头之日了,可万万没想到自己太天真了,天下的狗官竟是这样歹毒,他们竟然能设计出这么天衣无缝的诡计来,让我武松死无葬身之地之地,武松不想坐以待毙,他想过越狱,康节级给他传话,施恩想法救他,他才没有那么做,叶孔目帮忙,武松才又免一死。张都监没有低估武松的本领,但他没能算准命运的安排,他和蒋门神,张团练一伙认为,此时此刻的武松,只是一个囚徒,身上有伤,头上有枷,手上有拷,两个解差,两个武林高手,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难逃罗网,一定必死无疑,可谁知天下事就有例外,武松不仅大闹了飞云浦,杀死了解差和杀手,还原路返回来到鸳鸯楼,蒋门神也不想想自己都不是他的对手,手下人能比他强吗?就是三四个人能把武松怎样?怎么那么自信还在鸳鸯楼摆酒席,当武松出现在他们面前,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太晚了,此刻没别的办法,喝了酒,不喝酒都打不过,只能送命了。张都监为了贪图,蒋门神和张团练的钱财,为虎作伥,最终丢了性命。


就像大宅门里老白非要斗王爷,不自量力。老郭连民不与官斗都不知道


封建社会的财阀社会黑吃黑是常态。武松对阵蒋门神的背后故事耐人寻味。

山东这地方,是五代十国时期汉人聚集的热土地,所以那时割据一方的政权大都在这里发芽。象张都监、张团练都是在芽根长出来的世家大族。而施恩是个官二代,他是从空飘来的一枝猛箭利器。双方都有追随大宋天子开疆拓土的背景根基。


蒋门神的靠山是张都监和张团练,俩当官儿的。施恩的父亲是牢城营的管营,也是当官儿的。施恩被蒋门神重伤过,武松把蒋门神干趴下认怂,为施恩夺回了快活林的买卖。一直到武松血溅鸳鸯楼,施恩的父亲跟张都监张团练有没有直接冲突争斗?根本没有,为什么?因为都是当官儿的,快活林的买卖只是夺利,不涉及到官场的争权,所以当官儿的都不直接露面,武松跟蒋门神都是马前卒而已,这两边儿都明白谁能占了快活林就看谁的打手膀子粗拳头狠,所以施恩指望不上老爹,结交拉拢了武松去揍蒋门神。施恩武松蒋门神这三人都不属于官员,斗的再狠只算是江湖民间为了抢买卖占码头的私斗,施恩的目的很单纯,只是夺回快活林的买卖,张都监和张团练是不会直接出面干预的,只能先找理由把武松弄走,再让蒋门神打伤施恩重占快活林。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玩火玩大了,想除掉武松,结果在鸳鸯楼上被武松杀了个干净还连累了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