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误诊要不要公开道歉?

不下诊断,就不存在误诊

如果要求道歉、赔偿,以后的趋势就是不下诊断,多做检查,而且也不敢做诊断性治疗,即便病人马上快死了,诊断不清楚的时候也不给治疗……,或者稍微疑难一点的请你去协和,去了协和也一样,不下诊断,不给治疗,做一大堆检查,如果还是确诊不了,那么请你去国外,毕竟人家没有给你下诊断,没下诊断,就不存在误诊,就不需要道歉、赔偿……,

如果因为没有诊断清楚也要道歉、赔偿的话,那么你就得到茫茫宇宙中的其他星球上去寻找良医了。


误诊很常见,想要消除降低误诊的唯一办法就是过度检查!过度检查也是人民群众痛恨的


误诊要不要道歉。

医疗本来就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行为。

个体差异巨大。

误诊、漏诊较为常见。只有充分检查才能减少漏诊误诊的出现。

就像考试,100分是我们的追求一样,有几个人能考到,而且是次次100分。


需要公开道歉,甚至需要切腹自杀,以后取消所有的医院就好了,不需要看病了,医生有手有脚,可以改行干的别的


作为患者,应该承认,医生也有犯错误的权力,虽然这可能很痛苦。

医生不是神,也不是机器,他们只是人,是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即使医生犯错误可能带来很严重的后果,但我们也只能接受。

战士在前线瞄准敌人,如果有了误差,没有射中敌人,是不是要道歉?工人打铁,温度太高了,产品质量受影响,是不是要道歉?农民种田,没有把杂草除干净,要不要道歉?老师在讲台上讲错了题目,是不是要道歉?钓鱼的人提竿的时机把握不准,让鱼跑掉了,要不要道歉?杀猪卖肉的,每一次没砍准,给多了,要不要道歉?干任何行当,都有失误的时候,人无完人,这就是允许人犯错误的理论基础。

当然,允许人犯错误,并不是说人就可以无限制地犯错。犯错有主观与客观原因。如果是主观上要犯错误,那就要追究责任;客观上造成的错误,应该允许,改正就好。

所以战士向敌人射击,第一下没打中,第二下瞄准点,打中就好;工人打铁,第一次温度没掌握好,质量有问题,再加工一下就好;农民种田,第一次没把草拔干净,第二次再拔干净就好;老师第一次把题目讲错了,第二次改正过来就好;钓鱼的人第一下没把鱼钓上来,第二次手法准确些,把鱼钓上来就好。杀猪的第一下没砍准,第二下再补一刀就好。作为医生,第一次误诊,发现问题后,及时纠正就好。

做人最可贵是将心比心,能做到这一点,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怨气。

医生误诊要不要公开道歉?

医生误诊要不要公开道歉?

医生误诊要不要公开道歉?


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很多过去医生不能治疗的疾病,现在也可以治疗了。但是,疾病却不是一成不变的,老的疾病治愈了,越来越多新的疾病又产生了。一些疾病是近几十年内发现并命名的,比如,上世纪六十年代,从发现了心尖肥厚型心肌病,类似的疾病还有一些。

疾病本身是伴随人类生存环境、致病因子变化而生。随着人类治疗技术的提高,过去依靠人类迟钝的视觉、听觉、触觉看病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再复返,即望闻问切、视触叩听已无法看穿疾病的复杂性。只要有医院就会有误诊。比如上个世纪,在医生依靠人的五官看病的时代,急腹症的误诊率基本上是在60%左右,确诊需要开腹探查,这种手术的名称叫做“剖腹探查术” 。目前医生依靠超越人类的工具(超声波、磁共振、CT等)看病时,急腹症的误诊率已经大幅下降。与其我们追究医生误诊的责任,不如追究人类的五官为何不是千里眼、为何视力透不过薄层的肌肤。

误诊是医院永恒的旋律,是医学进步的号角。这是因为疾病往往装扮成另一种疾病,误导治疗。严重致命的疾病可以一开始每项检查都正常。比如,笔者曾经遇到过的爆发性心肌炎患者,所有检查都正常,甚至尸体解剖也没有发现问题。最后用电子显微镜检查心肌细胞,才发现心肌里线粒体的损伤。临床上经常进行试验性治疗,不断调整诊治方案,以期解开疾病的真相。因此,面对误诊,要道歉的首先是狡猾的病毒或细菌,为何经常变化无穷。其次要道歉的是愚笨的人类,总是被疾病的表象所迷惑,看不到病情的本质。最后要道歉的是目前的医疗设备还不够先进,我们天天使用的手机都那么先进了,为何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还那么笨拙无能。


医生这个职业本身就是高风险行业,偶尔诊断失误也实属正常,疾病诊断也是随着病情发展不断修正的过程,没有造成医疗事故,医生无需公开道歉。关键是要在医院医疗质量管理上下功夫,避免系统性医疗差错发生,层层把关,把医疗事故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医生出现医疗过失,给患者造成实质性损害,造成医疗事故,那是要负法律责任与民事赔偿的。现在我们国家还没有设立医疗风险保险管理制度,呼吁尽快建立医生医疗风险保险管理制度,发生不可预知的医疗风险时有人买单,尽量免除医生的后顾之忧。

医院要将生命放在第一位,视患者为衣食父母,医者仁心。狠抓医疗质量与安全管理,健全落实远程医疗会诊、院内专家会诊、转诊等各项制度,鼓励患者参与医疗活动,加强医患沟通,营造和谐的就医环境与医患关系。


误诊如果要道歉,终南山院士估计要道歉好几天…… 误诊就如同你吃肉塞牙一样,太普遍了。这和医疗技术水平有很大关系。按2120年看现在医疗水平。如同看见1920年的治疗水平,你说误诊正常不?


“有患者因胸痛在某医院内科就诊,医生结合查血的结果怀疑胆囊炎,给予抗炎治疗。次日再次因胸痛到另一家医院就诊,诊断为心梗。现在患者要求医院赔偿,并在报纸和政府网站发表道歉声明,承认误诊并赔偿”。

医生误诊要不要公开道歉?

很多人都希望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只要能达到目的,他们不会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考虑,也不会管自己的行为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没有任何医生能100%不出现误诊、漏诊,只能是几率高低而已,经验丰富,而且仔细,运气好而且谨慎的医生,误诊率低。年资浅,经验少,粗心,运气差的医生,误诊率高。

假如误诊需要赔偿和道歉,那年轻医生的收入根本不够赔偿,经常道歉也会让他们对看病产生心里阴影,那他们能够做的就是,要么改行,要么一直不给患者下诊断,推给上级医生或其他医院。医院领导也不可能让年轻医生来坐诊,没哪个医院的领导有那么多精力来处理这么多的纠纷。

医生误诊要不要公开道歉?

上级医生诊断准确率高,但为了再提高准确率,肯定会把能想得到,查得到的疾病都给考虑一遍,例如头晕,有可能是高血压,颈椎病,鼻窦炎,中耳炎,头部肿瘤,脑血管问题等等,所以必须,各个科室会诊,并且,抽血检查,多普勒超声,CT磁共振,等等检查一遍,这样误诊率才会更低一些。虽然这样做,准确率可能会达到90%以上,但仍然不能100%!

因为医生需要尽量防止道歉和赔偿的事情发生。发生一次,就头大了,如果经常需要这样做,还需要看病做手术吗?当然,这个过程中,就会让患者的看病的费用越来越高。当然,误诊率也就降低了,治愈率提高了,这也是医生被逼着提高自己的医疗水平的结果之一吧。

医生误诊要不要公开道歉?

大家不觉得这一二十年来,不就是这样的吗?医生以前开的检查很少,后来开得越来越多,不就是因为怕出问题吗?怕被告被赔偿吗?

一些得到赔偿的人,自己获利了,那些实在人,会站在医生立场考虑问题的人,却不得不承受更高的检查费。

很多实在人,讲道理的人,体谅别人的人,对医生的态度“医生只愿意医好人,哪个医生会想着医死人的?”

如果误诊,漏诊要赔偿,要登报道歉,那以后诊金就会更高,检查费会更高,医生会更少,除非有高额的薪水。

医生误诊要不要公开道歉?

当然,如果误诊漏诊是因为粗心大意,不负责任的态度引起的,这是另一回事,我觉得,这种情况,需要一个仲裁机构,负责调查,如果医生在诊疗过程中,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不负责任引起的,赔偿和道歉是需要的。

如果因为医生的经验不够,病情复杂,又没有造成后果,则不用承担赔偿和道歉。

我们国家的医疗条件,水平还没有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医生的数量更是远远不足,只有越来越多的人学医,水平才会越来越高,准确率也会越来越高。

以后如果能机器人看病,只要把症状一说,仪器一扫描,数据库里就出现某个疾病的名字,那个时候,医生就会轻松很多了,不过这个费用是什么程度,就很难说啦。

给年轻的医生一个成长的机会。


医学本身就是一门不确定的科学,面对患者复杂的病情变化,有时候误诊往往是难以避免的系统性风险,界定误诊需要道歉还要取决于是医生主观态度轻慢,或是临床经验缺乏失误造成的,关键看是不是对待患者走心了,以及产生的损害到底有多大,但不管怎样说,于事于理可能不需要道歉,而且大多数医生也无法做到,但于情需要每医生对待日常诊疗工作要常怀敬畏之心,这样才能够尽可能的避免误诊的发生,即便出现一些不可控因素导致的误诊,一个善意的问候以及道歉,相信患者家属也是可以接受的。共同达到医患互相尊重互相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