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谢邀。诸葛亮生于琅玡阳都(今山东沂南)、寓居襄阳、躬耕南阳、就职蜀汉,殁五丈原。这样说没毛病吧?

襄阳隆中是最早由东晋襄阳民史家习凿齿在《汉晋春秋》中定位的“亮家”(宅院、寓所),后世史家沿袭并修正其记述,如《资治通鉴》将其表述为“初,琅玡人诸葛亮寓居襄阳隆中”,从时间(初:建安初,“亮躬耕陇亩”之前)和空间(以“襄阳”隆中区隔躬耕地“南阳”)上与“躬耕于南阳”做了巧妙切割;国家文物局认定襄阳古隆中为明清建筑。因“躬耕南阳”的躬耕地之襄阳说(邓县隆中)和南阳说(卧龙岗)均无确切原始史料记载,诸葛亮躬耕地望遂成千年争议。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襄阳隆中在汉末先后属南郡襄阳县和曹魏襄阳郡管辖(习凿齿《襄阳耆旧记》:“襄阳有孔明故宅”及司马光《资治通鉴》:“初,琅邪人诸葛亮寓居襄阳隆中”,两位史家记述交互印证),同样与“躬耕南阳”无关。

“躬耕南阳(卧龙岗)”由历朝历代官方认定、文人墨客诗词画加持,早已成为中华文明史璀璨印记。某地为地域私利混淆视听党同伐异,甘做文明蛀虫而徒劳无功。隆中教徒五次进京贿改教科书,功败垂成贻笑大方;杵在隆中博物馆门口的迎合式题字石刻,又使谭泰斗晚节蒙诟。诸葛亮自述“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他老人家若泉下有知,会对这伙子硬把“南阳”二字“摁”进古隆中的襄阳说徒众作何感想?

盛唐诗人李白曾先后游历过同处汉水流域、南阳盆地一南一北的襄阳、南阳两个城市并留下了大气磅礴的不朽诗篇,笔者分别列举李白《襄阳歌》和《南都行》于后:

【襄阳歌】(作者:李白)落日欲没岘山西,倒着接蓠花下迷。襄阳小儿齐拍手,拦街争唱《白铜鞮》。旁人借问笑何事,笑杀山公醉似泥。鸬鹚杓,鹦鹉杯。百年三万六千日, 一日须倾三百杯。遥看汉水鸭头绿,恰似葡萄初酦醅。此江若变作春酒,垒曲便筑糟丘台。千金骏马换小妾,醉坐雕鞍歌《落梅》。车旁侧挂一壶酒,凤笙龙管行相催。咸阳市中叹黄犬,何如月下倾金罍?君不见晋朝羊公一片石,龟头剥落生莓苔。泪亦不能为之堕,心亦不能为之哀。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玉山自倒非人推。舒州杓,力士铛,李白与尔同死生。襄王云雨今安在?江水东流猿夜声。

【南都行】(作者:李白)南都信佳丽,武阙横西关。白水真人居,万商罗鄽阛,高楼对紫陌,甲第连青山。此地多英豪,邈然不可攀。陶朱与五羖,名播天壤间。丽华秀玉色,汉女娇朱颜。清歌遏流云,艳舞有余闲。遨游盛宛洛,冠盖随风还。走马红阳城,呼鹰白河湾。谁识卧龙客,长吟愁鬓斑。

——写到这里,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太白游宛城时以一句“谁识卧龙客,长吟愁鬓斑”对南阳卧龙岗推崇备至,而游襄阳时却对号称今襄阳名胜之首的襄阳隆中只字未提?襄阳“古隆中”究竟有多“古”?原来,唐、宋、元、明时期以南阳卧龙岗为隆中,襄阳隆中落地于清康熙时期,而“古隆中”的叫法和古隆中牌坊出现于1893年(清光绪年间)。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提到这些我想大家都不会感到陌生,无论是看过三国的小说还是三国的电视剧,都会对南阳这个城市感到熟悉。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南阳是我国的历史文化名城,2000多年的建城历史,为楚汉文化的发源地。三国时期南阳是诸葛亮躬耕之地、刘备“三顾茅庐”发源地,可以说在三国时期南阳长期都是蜀国的政治中心所在地。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南阳作为一个历史文化名城,可以说也是有非常多的历史文化名人,像我国有名的科圣张衡、医圣张仲景、商圣”范蠡、智圣诸葛亮、谋圣姜子牙、名相百里溪都是出自南阳。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而且三国时期刘备和诸葛亮也是长期居住在今天的南阳地区,像历史上有名的火烧新野等许多有名的事件也都是出自南阳的,所以说诸葛亮应该就是今天的南阳市人。当然襄阳和诸葛亮也有很大的联系,而且诸葛亮也在襄阳地区经常活动,但是诸葛亮却不是南阳人。


都知道诸葛亮山东人,提这个问题无非是往躬耕地上扯。先看看社科院关于躬耕地的结论: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举行诸葛亮躬耕地问题专家论证会的结论意见

近年来,国内有的报刊发表了一些关于诸葛亮躬耕地是在襄阳还是南阳的讨论意见,并由此影响了国家有关职能部门的某些决策。这一情况,引起了史学界的关注。为此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和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于1989年12月6日联合邀请北京地区各历史研究机构和高等院校史学专家共27人,举行了诸葛亮躬耕地学术论证会。会上,大家一致认为:

一、历代史籍文献记载诸葛亮躬耕隐居之地在襄阳隆中是始终一致的;

二、东汉末年,南阳宛(今南阳市区)一带战乱频仍,中原士人避乱荆州(襄阳)。刘备三顾茅庐时,宛属曹操的地盘。荆州是刘表治所。诸葛亮的叔父同刘表是故交。因此,他和他的叔父只能住在荆州(襄阳),而绝不可能住在宛县(今南阳市区);

三、诸葛亮在襄阳结交了众多的名士师友,他的亲戚全都住在襄阳。诸葛亮的亲友中,没有一人住在南阳宛县;

四、元代以前,今南阳市区没有任何有关诸葛亮隐居的文献记载和文物古迹。元代以后,今南阳卧龙冈才出现了武侯祠纪念性建筑;

五、诸葛亮躬耕地问题,在古今中外史学界,是一个没有任何疑义的问题。所有有关三国史的论著,均认定诸葛亮躬耕隐居之地在襄阳城西20里之隆中。在国务院1986年12月8日公布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名单的文件中,亦明确指出襄阳为“隆中诸葛亮故居”,而南阳则为“武侯祠”,这对两处名胜地的内涵作了科学的表述。

鉴于以上理由,论证会一致认定诸葛亮躬耕地在襄阳隆中,而决不可能在今南阳市区卧龙冈。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章)

1992年7月5日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社科院 为什么专门就躬耕地做结论,因为某地无耻学者在没有任何史书记载诸葛亮到过宛城,无任何史书记载躬耕卧龙岗的情况下,凭个人意淫,强拉硬扯,要把诸葛亮拉倒南阳卧龙岗去躬耕。他们不负责任的言论已影响到国家相关职能部门的决策,所以社科院邀请专家,经过两年多认真查阅,给出此结论。可惜某地年轻人沉迷谣言不自知,还在拼命为躬耕卧龙岗背书,简直拉低南阳形象!

南阳方在争躬耕地时,大约有三派:

一是全面否认襄阳隆中派,认为诸葛亮根本没在隆中住过,这是无脑派,对史书全面否认。

二是肯定隆中是诸葛亮故居(因为史书否定不了),但强调躬耕地在南阳卧龙岗(无任何史书文献佐证,仅靠碑刻的“据传”)

三是和稀泥派:躬耕南阳,往来隆中(同样没有史书证据)

其实在元明清时代,大部分南阳地方志、碑刻都认为卧龙岗“据传”躬耕地,只能当个传说,显然不是正史,卧龙岗武侯祠主要是纪念功能,就从上世纪90年代起,南阳部分无良文人丧失文人气节编撰史籍,造谣惑众。在天涯网上和襄阳网友展开强烈的辩论,在襄阳方强大的证据面前,这些谣言一个个 被粉碎,这些始作俑者一败涂地,但他们这些编造的谎言还在网上流传,继续在荼毒南阳人,因为余毒未清,部分南阳愤青不辨真伪,再次在头条上兴风作浪,意图为“卧龙岗躬耕地”争取名分,套用南阳方的话“历史不是泥巴,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这些不实事求是的行为显然不利于南阳名声和地方发展,也是无用功。

下面列举几个南阳人造谣的例子:

1、意淫“宛,中隆”(本意是“山中央高”)说卧龙岗才是真真的古隆中。

2、南阳说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张晓刚撰文考证“天子命我,于沔之阳…..”时,直接把刘弘304年驻襄阳篡改成304年驻节宛城(赤裸裸的篡改)

3、杜撰了:《晋书 习凿齿传》中有此文字记载:“齿好著述,而文辞散乱,矛盾相冲。其书意可观者,皆父兄所代,文体混漫,羞涩难解者,齿之撰也。”(赤裸裸的造谣诬陷,晋书中全是对习凿齿的称赞,无任何贬低之词)

4、直接把社科院关于诸葛亮躬耕地的结论第一条说成:历史文献关于卧龙岗躬耕地的结论向来一致。恰恰相反结论说躬耕地就是襄阳隆中。

5、把谭其骧的“诸葛亮躬耕于今襄阳隆中”结论直接在报纸上篡改成谭其骧说“诸葛亮躬耕于今南阳市”,直接颠倒黑白,造成了香港句容先生错批谭其骧。

6、造谣襄阳五上北京,搞定教科书事件。教科书事关教育大计,不以史书为依据,还以南阳卧龙岗的传说为依据?

。。。。。

等等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来看看真真的史料:

最早记载

一、最早记载诸葛亮生平事迹的是西晋史学家陈寿的《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传曰:“亮早孤,从父玄为袁术所署豫章太守,玄将亮及亮弟均之官。会汉朝更选朱皓代玄。玄素与荆州牧(治所在襄阳)刘表有旧,往依之。玄卒,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父吟》。身长八尺,每自比管仲、乐毅,时人莫之许也。惟博陵崔州平、颍川徐元直与亮友善,谓为信然”。……  《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诸葛亮出山之前的活动轨迹一直在荆州牧刘表附近,躬耕时和博陵崔州平、颍川徐元直交往,当时他们都在襄阳学习。相反,诸葛亮传中除了诸葛亮说了句“以向宛洛”以外,没有提到半点宛城,诸葛亮的活动范围也离宛城几百里。  

二、最早明确记载诸葛亮躬耕地的著作是晋王隐(陈郡陈县人,今河南淮阳人)的《蜀记》。《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蜀记》曰:“晋永兴中,镇南将军刘弘至隆中,观亮故宅,立碣表闾,命太傅掾犍为李兴为文曰:‘天子命我,于沔之阳,听鼓鼙而永思,庶先哲之遗光,登隆山以远望,轼诸葛之故乡。……昔尔之隐,卜惟此宅,仁智所处,能无规廓。日居月诸,时殒其夕。……今我来思,觌尔故墟’”。  明显提到“至隆中,观亮故宅”,和“昔尔之隐,卜惟此宅”很明白的指出隆中就是他家,也是当时躬耕的地方。另外《晋书 刘弘传 陶侃传 李密传》里都对这段的历史背景有所记载,包括《资治通鉴》,很明显永兴中刘弘驻的是襄阳(南阳说领军人物、博物馆副馆长张晓刚撰文故意篡改史料说刘弘当时驻宛,令人不齿)  石小生对此脑洞大开,写了4片臭文,妄图颠覆至隆中,观亮故宅的史事。下面是他的雷语:  1、传所谓伏龙、凤雏,正在于此,亦隆中也。该碑文也可作为上述推测的一个辅证。(传字很重要)  2、当然,上述几点都只是推测,没有任何直接证据,后世的碑文只能参考,不能作为定论的证据。但“南阳说”的解释显然比“襄阳说”的祭拜两段论和“沔之阳”即为隆中的解释更靠谱些。(亦隆中比真正的隆中更靠谱?)  3、《河南等处承宣布政使为乞赐祀典题额》碑有:…. 亦隆中也。 在西晋以前襄阳附近没有“隆山”、“隆中”的地名。(小生该不会想的是西晋比《河南等处承宣布政使为乞赐祀典题额》碑时代晚吧?)  4、刘弘“登隆山以远望,轼诸葛之故乡”的祭祀活动与勉县一带武侯遗迹的地理方位十分接近。(他忘了“登隆山以远望,轼诸葛之故乡”之后的“惜尔之隐,卜唯此宅”吧,想把三顾地也搬到定军山去吧)  5、至此,对《蜀记》“沔之阳”的解读就有了隆中、南阳、勉县三种说法了,应该说三种说法都不能以现有史料肯定“于沔之阳”为其中之一地。依我之见,三说中勉县说为五成,南阳说为三成,襄阳说仅两成矣。当然,这只是个人看法(全靠猜测,个人看法就成了五成、三成、两成。不知道他这比例得来的。考证刘弘至隆中,竟然通篇不引用有关刘弘的历史记载。)  6、“隆中”一名开始出现在一些野史之中:《三国志》卷三十五《诸葛亮传》引东晋王隐的《蜀记》曰:“晋永兴中,镇南将军刘弘至隆中,观亮故宅…..(在他的眼里《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裴松之注、《汉晋春秋》、《太平御览》、《水经注》、《晋书》、《资治通鉴》…都是野史,但好像他忘了卧龙岗到元代才和诸葛亮因“传”才联系的,之前没一个“野史”记载)  7、镇南将军刘弘至隆中,观亮故宅…..小生考证这件事竟然通篇忘了主角刘弘,对晋永兴中刘弘动向不加任何考证!!!  8、这些记载表明,刘弘这次奉“天子命我”的官祭,如不去诸葛亮葬身之处的沔阳武侯祠,而去他年轻时的尚无任何纪念场所的隐居、躬耕之地寻访旧宅,是不可思议的。(他又忘了“至隆中,观亮故宅”!!胡扯把观亮故宅说成去诸葛亮葬身之处,这是多大的BUG啊? 奉“天子命我”的官祭,竟然碣文通篇不提“官祭”之事)  小生的脑洞是多么的发达啊,仅仅依靠一句话就杜撰出几篇长文,可他忘了碣文后面的内容,忘了前后照应。想想也正常,他前面撒的谎,后面要不断的去圆谎,怎么能不出差错呢? 

 三、是东晋著名史学家xi凿齿(襄阳人)。习凿齿在其著作《汉晋春秋》中说:先主见诸葛亮于隆中。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这和诸葛亮自称“躬耕南阳”并无矛盾)他在其著作《襄阳耆旧记》中说:“庞德公,襄阳人,居沔水上……诸葛孔明每至其家,独拜公于床下,公初不令止。”  “先贤传云:‘乡里旧语,目诸葛孔明为卧龙,庞士元为凤雏,司马德操为水镜,皆德公之题也。’其子山民,亦有令名,娶诸葛孔明小姊,为魏黄门吏部郎,早卒”。  “黄承彦,高爽开列,为沔南名士,谓诸葛孔明曰:‘闻君择妇,身有丑女,黄头黑色,而才堪相配。’孔明许,即载送之。时人以为笑乐,乡里为之谚曰:‘莫作孔明择妇,正得阿承丑女’”。  对于xi凿齿如此详细、明白的记载,是躬耕卧龙岗说永远的噩梦。于是他们杜撰了:《晋书 习凿齿传》中有此文字记载:“齿好著述,而文辞散乱,矛盾相冲。其书意可观者,皆父兄所代,文体混漫,羞涩难解者,齿之撰也。”故意抹黑xi凿齿,妄图颠覆躬耕隆中说。但是《晋书 习凿齿传》并没有这样的记载,相反全是对习凿齿的称赞:  凿齿少有志气,博学洽闻,以文笔著称。  寻而襄邓反正,朝廷欲征凿齿,使典国史,会卒,不果。  彦威迹沦寇壤,逡巡于伪国  另外《晋书 习凿齿传》中也记载了(桓)温弟秘亦有才气,素与(习)凿齿相亲善。凿齿即罢郡归,与秘书曰:‘吾以去(年)五月三日来达襄阳,触目悲感,略无欢情,痛恻之事,故非书言之所能具也。每定省家舅,从北门入,西望隆中,想卧龙之吟;东眺北沙,思凤雏之声;北临樊墟,存邓老之高;南眷城邑,怀羊公之风;纵目檀溪,念崔、徐之友;肆睇鱼梁,追二德之远,未尝不徘徊移日,惆怅极多,抚乘踌躇,慨尔而泣’”。  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习凿齿关于亮家的描述非虚。 

 四、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说:“沔水又东迳乐山北,昔诸葛亮好为《梁甫吟》,每所登游,故俗以乐山为名。沔水又东迳隆中,历孔明旧宅北。亮语刘禅云:‘先帝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即此宅也。车骑沛国刘季和之镇襄阳也,与犍为人李安共观此宅,命安作《宅铭》云:‘天子命我,于沔之阳,听鼓鼙而永思,庶先哲之遗光。’后六十余年,永平之五年,xi凿齿又为其宅铭焉”。  ……  之后还有很多,包括《资治通鉴》等在内的历史典籍都承认“亮家在隆中”“躬耕在隆中”,一直到现代,并没有任何文献,任何人对上述文献表示反对。就在一二十年前,南阳说的几个代表人物杜撰史料,猜测臆测,只对襄阳说的证据挑刺,不拿自己的证据,说以上史料有误。妄图混淆视听,颠倒是非,弄假成真,但史实是改变不了的,这样的人只会令人不齿,遗臭万年!!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诸葛亮,字孔明,号卧龙,三国时期躬耕于南阳卧龙岗,被后世尊为“智圣”。虽然我是一个南阳人,但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实事求是,山东临沂才是诸葛亮的老家,具体理由有两点:

根据谭其骧《历史地图册》

根据历史记载,诸葛亮于汉灵帝光和四年(181年)出生在山东琅琊郡阳都县的一个官吏之家,而琅琊郡阳都县,依据谭其骧《历史地图册》所标注,就是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以南,汶河和沂河交汇处。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根据陈寿《三国志》

《三国志》记载,诸葛亮,徐州琅琊阳都人,三国时期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外交家、发明家、文学家等。而徐州琅琊人刚好就是现在的山东临沂,《三国志》为晋朝的陈寿所著,距离诸葛亮年代最近,因此后人都考察魏晋时代的人物事迹,都以《三国志》为准。书中记载诸葛亮自幼丧父,出生在琅琊阳都,跟随其叔父诸葛玄谋生,后来躬耕南阳。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总结:临沂、南阳、襄阳三个城市,首先排除襄阳,因为不管哪部史料都没有记载襄阳与诸葛亮的关系;而生于琅琊(今临沂),躬耕于南阳是得到众多人认可,众多史料佐证的,无可非议。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我是宛都说事儿,80后南阳土著,说南阳人感兴趣的事儿。

欢迎朋友们关注、评论、点赞。


谢邀;诸葛亮祖宗是山东临沂,南阳是他出生成长之地,襄阳是用武斗智初出茅庐展现才能的地方,他自已都说躬耕南阳,后人还争论什么呢?应该说南阳是他老家,拙见。


诸葛亮,山东琅琊人。所以其“老家”只能是山东,至于湖北襄阳的“诸葛亮故里”,只能说:呵呵!

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自述“臣本布衣躬耕南阳”,这是关于诸葛亮隐居求志,躬耕垄亩的最原始记载。

接下来是《蜀记》记载,离诸葛亮躬耕只有几十年,晋镇南将军刘弘“于沔之阳,登隆山以远望,轼诸葛之故乡”,凭吊诸葛亮,可知,诸葛亮躬耕地只能在沔水(汉水)之阳(北)。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至于一些乖背异说,不妨看看北师大曹文柱教授的解读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据《资治通鉴》:初,琅琊诸葛亮寓居襄阳隆中。据诸葛亮:臣本布衣,躬耕南阳。这个诸葛亮“躬耕的南阳”显然不可能在“襄阳隆中”。因为当时襄阳归南郡,与南阳郡隔着汉水。

总之,诸葛亮老家是山东琅琊(今沂南),后随其叔父诸葛玄到襄阳寓居。

  来看看,为襄阳隆中景区作规划设计的中国园林学会常务理事孙筱祥先生所写的一篇文章: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再来看看襄樊市隆中景区管委会主任于襄生编辑的《隆中志》125页所收录的史籍:
临沂、南阳、襄阳,哪个才是诸葛亮的老家?

可见,即使襄阳《隆中志》也明确记载,南阳“卧龙之冈,实公旧庐”。

诸葛玄死后,诸葛亮到南阳卧龙岗躬耕陇亩。

207年,刘备到南阳卧龙岗三顾茅庐,随出山辅佐刘备,与曹操、孙权争夺天下,演绎了一段三国故事,最后客死陕西五丈原,“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老家,一般理解就是祖籍。因此,诸葛亮“老家”(祖籍),不是临沂、南阳、襄阳,而是诸城。诸城才是诸葛亮的“老家”(祖籍)。

据《诸葛亮祖籍考》,这一论点已经被学术界确定:诸葛亮“老家”(祖籍)诸城,生在南麻(沂南),后随其叔父诸葛玄到襄阳寓居。

诸葛亮本不姓“诸葛”,而是姓葛。在山东诸城葛坡村,这里就是诸葛亮祖籍,至今这个村还是以葛姓为主。

东汉末年战乱,诸葛亮父亲诸葛珪无奈携领全家逃难。来到南麻(沂南),谁知这里也有葛姓。

当时对姓氏十分在意,氏族思想很浓,在社会上也十分流行,不准随意混杂姓氏。诸葛亮父亲为区分葛姓,就在葛姓前加上了一个“诸”字,意思是说我们是诸城那边来的葛姓,而不是当地的葛姓。

从此有了“诸葛”这一复姓。“诸葛”复姓的由来,在中国复姓考证的书籍论文中能够查到。

后来,诸葛亮成为“三国时期” 蜀国丞相,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文学家、书法家、发明家。

诸葛亮为我们后人留下了许多精神财富,很值得我们今天的人好好学习,认真研读。尤其是他的《出师表》《诫子书》等文,特别值得我们深入研学。

我们还要学习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奉献精神,为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努力而忘我地工作。

诸葛亮前后六次北伐中原。终因积劳成疾,于公元234年,病逝于五丈原(今陕西宝鸡岐山境内),享年54岁。刘禅追封诸葛亮忠武侯,后世常以武侯尊称诸葛亮。东晋政权因诸葛亮的军事才能,特追封其为武兴王。

经考证:诸葛亮老家(祖籍)是山东诸城。


临沂,这还用问?诸葛亮只是“躬耕于南阳”,那里不是他的老家。

回答关于社科院历史所这个“结论”,如果仅仅是一个学术研讨会的“会议纪要”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百家争鸣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正常心态。但是,由一个国家的学术行政部门在没有充分论证、且缺乏翔实的史料的情况下,对一个一千多年之久的学术争论做出所谓的“结论”就非常不合适了。从“结论”本身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个所谓“结论”的理论基础是一个仅仅有27人参加的小型会议,没有持“南阳说”观点的学者参加,事后也没有在社科院历史所和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进行公开、充分的征求意见,便由个别人做主将原本的一次小型会议的纪要变成了历史所的“结论”,这种做法是对历史的嘲弄、是对一千万南阳人民的不负责任,也是对中国史学界最权威的学术研究机构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声誉的不负责任。

其实,社科院历史所的“结论”无须多说,其中第一条所列举的“历代史籍文献记载诸葛亮躬耕隐居之地在襄阳隆中是始终一致的”, 第五条“诸葛亮躬耕地望问题,在古今中外史学界是一个没有任何疑义的问题”的结论就是主观臆想和极其草率的,“结论”的起草者只看到了对“襄阳说”有利的一面,不去看、甚至歪曲对“南阳说”有利而对“襄阳说”不利的一面。试想,如果“历代史籍文献记载诸葛亮躬耕隐居之地在襄阳隆中是始终一致的”,那还会有今天的争议吗?如果“诸葛亮躬耕地望问题,在古今中外史学界,是一个没有任何疑义的问题”,历代也就不会有大量的“南阳说”的记载、碑文、证据,怎能武断地认为“始终一致”、“ 没有任何疑义”呢?

史料是否一致应该以“躬耕南阳”为基准,而不能是其他人为臆想的“基准”

《三国志》关于诸葛亮的躬耕地的记载在其亲口所言的《出师表》中已经清楚表明:“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先帝“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另外,陈寿在《三国志》中又写道:“躬耕于陇亩”、“躬耕于野。”“草庐”、“陇亩”、“野”都是泛指,没有明确的地点,所以,“躬耕南阳”就应是我们探讨具体地点最权威的说法了,我们关于“诸葛亮躬耕地问题”的一切研究都应该以诸葛亮亲口所言的“躬耕于南阳”以及相关的“草庐”、“陇亩”、“野”为基准,而不应该先入为主、自作主张地人为确定另外一个“历代史籍文献记载诸葛亮躬耕隐居之地在襄阳隆中是始终一致的”所谓“标准。“襄阳”和“隆中”不是标准,因为在诸葛亮的《出师表》和陈寿的《三国志》中,只有“南阳”、“草庐”,没有提及任何一句“隆中”的字眼,因为“隆中”这个地名在西晋以前的史书记载中根本就不存在,这个地方西晋以前存在的地名只有阿头山和汉皋山(万山),但遗憾的是,这两座山都属于襄阳界内,与南阳无关。另外,《三国志》有关诸葛亮躬耕地问题的史料中也没有任何涉及“襄阳”的字眼,历史所的“结论”怎么就能武断地以“襄阳”、“隆中”为标准而信口说“始终一致”呢?

要说有关“躬耕南阳”的一致,诸葛亮撰写《黄陵庙记》也有“仆躬耕南阳之亩,遂蒙刘氏顾草庐,势不可却,计事善之,于是情好日密,相拉总师”的记载可以与此相互印证。另外,诸葛亮在一年之后所写的《后出师表》中再一次提到“然困于南阳”,此南阳明确就是宛县。加上《后汉书》、《三国志》大量出现的“汉兵俱攻破南阳”、“汉兵起南阳,至昆阳”、“(孙坚)比至南阳”、“张绣在南阳”等等记载,这些始终一致的记载足见诸葛亮“躬耕于南阳”之说并非一时疏忽,随意以所谓“郡望”代替隆中所致。

相反,对于现今“襄阳说”学者一致认为的诸葛亮“躬耕南阳”意指东晋以后才出现的“隆中”,从古至今,从来没有一个人说过那个地方是“南阳”,而是反复说“襄阳西北十里许,名为隆中”,“隆中诸葛亮故宅有旧井一”,“沔水又东迳隆中”,“西望隆中”等,最极端的也就是说了“亮家于南阳邓县”的附会之举而已,应当明确,“于南阳邓县”并不就是南阳邓县,更不是将隆中等同于“南阳”,如果我们按现今“襄阳说”的观点,硬要将“躬耕南阳”意指隆中,那就会出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当东晋以后所有的史料都将襄阳西的这块地方称为隆中的时候,满世界只有诸葛亮一个人非要将那个地方称为“南阳”。请问社科院历史所“结论”的制定者,这样的史料和“诸葛亮躬耕隐居之地在襄阳隆中”是“始终一致”的吗?


一个人一般只有一个老家。所以,这种问题根本不会是问题,官方早已给出明确答案:

从古至今,中国人出生地、籍贯都是登记到县一级。尤其是诸葛亮最不应该存在争议,因为沂南长时间演变,仍清晰称作沂南。

如此,诸葛亮身份证信息如下-国籍:中国;出生地:沂南县;籍贯:沂南县。

这么明白的事实,诸葛亮为中国沂南人,属山东省。为什么民间人士,尤其是河南南阳、湖北襄阳人民还为诸葛亮是哪里人争论不休?

这一来反映了人们对诸葛孔明的尊敬,二来是想拉近与其距离。


历史上诸葛亮是临沂人,马陵之战在山东(临沂)郯城,牛郎织女在临沂(传说)是不争的事

只所以有人对一个有定论的事实去争,是因为名人能增加名气,谁都希望家乡好。,好!我理解了:诸葛亮南阳人、南阳人、南阳人,重要的问题说三遍,南阳人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