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德”字写错,到底是“娱民”,还是“愚民”?

都不是。那个“德”字就是单纯的异体字而已。

关于书法上的异体字,已经说过很多次。比如我曾说过,很多著名景点的牌匾碑文,就经常被人误会是写错字了。例如碑林的碑字,趵突泉的突字,花港观鱼的鱼字,避暑山庄的避字,等等。

德云社“德”字写错,到底是“娱民”,还是“愚民”?

此外,与其说这种字是异体字,不如说是旧体字。这些字,包括德云社这个“德”字,也没有什么故事,单纯就只是书法上的一种写法而已。

这个“德”字其实也是从篆文演化来的。事实上,大部分多笔或少笔的字,根源都在篆文上。

篆文有一大问题,就是鼎文。我们主要继承的篆文是春秋战国时,由秦传下来的,可是秦文有很多与鼎文异常之处,因为它享受不到周朝最高文化待遇,属于边族,它的很多字与鼎文似是而非,是自造的。因此,后来篆文写法分成了两大支流。

德云社“德”字写错,到底是“娱民”,还是“愚民”?

说回“德”字。

鼎文里,德字的象形字义主要是表达“不强求”。德云社这个“德”字,就是周代鼎文演变的篆文,这一支的写法,多那一横,在象形里表示“虽有岔路而仍直行”。

少了那一横的篆文,就是秦自造文字再演变的了。

后来德云社方面也回应了此事,也展示了很多书法上旧体的“德”字。

书法这东西,很多人都爱写旧体字,可能是觉得旧体字更“上档次”。而不认识旧体字,无底线蹭热度,又无耻又无知的,那就太难看了。


有这个字叫异型字,即然“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既没的可说。“娱”也罢,“愚”也罢,再去深究意义不大。只要牵扯“德云社”必有热门上热搜,一个女子大喊着那个德字写错了,连说多遍,我并不知道这位女子的文化底蕴有多深?至少她是见惯了我们常用的“德”,因此她认为多了一横的德就是错了。我看了一下德字有多种写法,这位女子认为写错了的徳字、我并没有找到,看来不是常用的那个de字。但翻阅历史资料?显示的确有这样写的de字,我不知道是娱还是愚?但蹭热度保证因为是郭德纲的德云社,现在我们知道了有这种写法的de,就别再去纠结是否对错?挂在那里的牌匾、人们都知道“德云社”就够了。我很粗心或相信德云社带给我们的快乐,看它的内瓤就行。别在多一横少一撇的文字上感觉焦虑?有人去叫它别的“云社”吗?并没有,也没影响别人心情的舒畅,而且屈手一指“去德云社看相声去”,观众们没有走错了门吧。所以我回答“娱民”而不是“愚民”!

德云社“德”字写错,到底是“娱民”,还是“愚民”?


就像福字倒着贴一样的道理……这是别人的事情……这是恩人的题字……这女的不是别人雇来吧……


史上有"直心为德"的说法。双人加直心为德字。在文字演化过程中,生出了多种写法,好多字有这种情况。过去信息不通畅,加之国土博大,造成这种情况。是新中国成立后才真正统一规范了文字写法。平时实用性文牍,教习学生应规范写法,但这种带有书法艺术表现的作品上,我们不能说是错字。候燿文先生九泉之下看到我们的热闹的议论,定是会心微笑的!


也不是娱民,也不是愚民,就这么写,你想怎么招吧。相声说不过德云社,水平不够给郭老师提鞋,票房也不行,骂架都骂不过,嘴皮子没郭德纲溜,也没人敢像他那么快意恩仇,现在找到一个德字,就小题大做,这才是缺德。

这字是侯耀文先生题的,那时候德云社应该还不温不火吧。我们是不是能把小时候尿裤子的事情也扒出来说事儿?

这是文人雅士的趣味,这事情都能发酵,很能表明现在我们传统文化的缺失,缺乏文化自信。

德云社“德”字写错,到底是“娱民”,还是“愚民”?

人红是非多,没办法,谁让自带流量呢,本身我觉得这就是个小事情,骂人的那个,没文化,估计中国书法了解都不了解,这中间的风雅趣事更是不知道。从破口大骂就知道这人素质了。

康熙大帝,把承德避暑山庄的避,多写了一横,你说是错字不?小学生肯定说是错字,但是文人雅士不这么认为?

德云社“德”字写错,到底是“娱民”,还是“愚民”?

避暑山庄这个,怎么说的都有,话说回来,就算黄帝写错了,你敢说?不要命了啊。那奇女子应该穿越回清朝,给康熙爷俩大嘴巴子,别让他乱写,那才是勇气。

杭州西湖花港观鱼,也是康熙老爷子的御笔,四点底少了一点,你问小学生,他会说,错字错字。但是三点为水,四点为火,鱼字御笔少一点,是以天子之威严,行上天有好生之德,妙哉妙哉。

德云社“德”字写错,到底是“娱民”,还是“愚民”?

江苏扬州大明寺的平山堂,“风流宛在”匾额,则出自清光绪初年两江总督刘坤一之手,“风流宛在”这四字中有两个错字:“流”字少一点,而“在”字多一点。怎么解释?

欧阳修在扬州时是个“风流太守”,在多而善风情、色艺双绝的扬州美女石榴裙下曾弄出了不少韵事。刘坤一把“风流宛在”错写的含义是,少一点风流,多一点实在,好得很。

德云社“德”字写错,到底是“娱民”,还是“愚民”?

一代女皇武则天,造出个日月当空,曌,不也是一段佳话吗?人家死后连墓碑都是无字的不需要歌功颂德,更是拍手称妙。

相声拿现在来说是艺术 ,拿以前来说就是江湖艺人讨口饭吃的玩儿意。要能博大家一笑,才能填饱肚子,教化的事情不是相声的本意,寓教于乐是好事情,但是不能强求。雅俗共赏才是好相声。还是那句话,别总拿圣人的要求来要求别人,拿婊子的要求来衡量自己,那就忒不是个玩儿意了。

德云社“德”字写错,到底是“娱民”,还是“愚民”?


这有啥好讨论的?流量称王的年代,顾个人制造个噱头罢了,不然热度从哪里来?你看我“雇”字写错了,要不说明,肯定会有人说,字都写错了还喷别人?!一个道理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