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缓期2年执行。2年后有没有真的执行死刑了的?

缓的死不了,死的缓不了


前段时间不是有个杀妻案,这哥们儿死缓期间在监狱耍横,还是执行了,大快人心!


印象里没听过,好不容易保住一条小命,再穷凶极的罪犯,也不会傻到,拿自己小命开玩笑吧。

除非真寻死,要不不会做出出格行为,被执行死刑的。

而真心寻死的,有可能抓捕过程里就被击毙了。

能碰见了,也是一件稀罕事。


蚂蚁尚且偷生,何况是高级动物,有生的希望,肯定是百分之百的争取。

死刑,在缓期2年之内,在监狱里没有重新犯罪,并且表现良好,认罪态度端正,积极靠拢政府,认清自己所犯的罪行,对社会带来的危害,有悔罪的思想,都有机会重生。

还有就是检举揭发他人犯罪,一经查正属实的,会纳入立功之列,经过审核后会改判为无期徒刑或有期徒刑,如果是单项罪,最高15年,数罪并罚不超过20年。

犯罪的人,多数是为生存,虽然也有其它目的,但结果都是不愿意死,所以,只要是缓刑2年执行的,基本上都不会被执行死刑,除非自己一心求死,别人也没办法。

到目前为止,没有听说过和见过,缓刑2年后被执行死刑的。


有是肯定有的,只是具体的例子不好准确说出,应该是建国初期的一些顽固不化分子。


没听说过,不过有这种可能,缓期不一定就不执行,还是要看具体的事情


05年,辽宁有个23岁的小伙子误杀一对开垃圾回收站的老夫妻,被判死缓,记者最后采访他时他说他经常做梦改判了,判无期。之后押赴刑场


历史上有过,预谋越狱,执行死刑,


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是中国特有的一种刑法。

按照法律规定,被判处死缓的罪犯,如果在两年的执行期内,没有故意犯罪行为,则可以改判为无期徒刑。如果表现很好,甚至还有重大立功表现,则可以视情况改判为25年有期徒刑。

这样一种特殊的刑法模式,一方面体现了少杀、慎杀的思想,另外也是想要给一些犯罪分子最后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有人会非常珍惜这最后一次机会,抓紧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争取活下来。可是,也有部分犯人无视法纪,在两年执行期内继续有违法犯罪的行为,然后被执行死刑。

而像题目中说的,2年后被执行死刑的,并不多见,大部分是在这个时间段内。

河北人赵志良

赵志良在1989年因为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刑满释放后,赵志良并未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而是变本加厉,走上更加严重的犯罪道路。

在1999年的时候,赵志良因为抢劫罪,被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0年4月26日,他被送到沧州监狱服刑。

在沧州监狱服刑还不到一年,他得到了一个消息,自己的妻子改嫁了,并且还带走了儿子。这样一个消息,让身在监狱的他夜不能寐,他想要越狱找到妻子,领回儿子(他自己供述是怕自家断了香火,真实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经过一番准备,在2001年11月6日的凌晨,他开始实施越狱计划,不过没过多久,还未逃出监狱大门的赵志良,就被值班人员发现,当场擒获。

因为这次越狱罪行,赵志良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然后根据死缓的相关法律规定,赵志良最终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监狱本来就是改造人的地方,进到里边的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曾经是违过法犯过罪之人。经过人们法院的审判,他们到这里接受改造,力求重新做人。

但是像越狱这样的行为,虽然是个人行为,却是赤裸裸的挑战法律的权威,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越狱之人根本无心改造,从思想上就没救了。

死刑,缓期2年执行。2年后有没有真的执行死刑了的?

贵州人王维亮

贵州省印江县人王维亮因为在云南运输海洛因389克,在2002年7月29日被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随后被送往中安监狱接受改造。

2004年8月14日,王维亮在改造期间违反监狱纪律,虽然没被工作人员发现,但是被同为服刑人员的赵某发现并予以制止。

这让王维亮心中非常不满,怀恨在心的王维亮趁着赵某吃饭之际,使用事先准备好的扁铁对赵某实施伤害,后经司法鉴定,赵某的伤势属于轻微伤。

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未遂)依法判处王维亮有期徒刑3年。

和赵志良一样,因为在两年执行期内再次违法犯罪,王维亮的判决也由死缓改为死刑立即执行。

相对于赵志良,王维亮的行为更加恶劣,自己身在监狱,不仅不好好改造,竟然完全无视监狱的管理制度,被赵某发现制止之后,怀恨在心,并实施报复行为。

试想一下,在监狱中尚且如此暴力,如果是在社会上,像王维亮这样的人,根本就是社会的重大隐患,就像一颗随时都会爆炸的炸弹一样。

死刑,缓期2年执行。2年后有没有真的执行死刑了的?

几乎没有2年后执行死刑的案例

题目中说的2年后执行死刑,真实发生的案例几乎没有,因为这个时间节点需要刚刚好。或者说两年执行期后,再被执行死刑的,这样的案例就比较多了。

近两年比较出名的就是云南孙小果案件。

在1998年的时候,孙小果因为违法犯罪,一审被判处死刑,二审的时候维持原判。可是由于一些人为的原因,二审的死刑没被核准,于是孙小果的罪行被改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然后孙小果在服刑期间,其家人又使用各种“手段”,使得他的案件启动再审程序,最终孙小果又被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这还没完,到了2010年的时候,原本应该还在服刑的孙小果,已经以“李林宸”之名在狱外活动了。

直到2019年4月份,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才开始把孙小果案重新摆上台面。

2019年11月6日至7日,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一案公开开庭审理。一审获刑二十五年 。12月17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孙小果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一案二审公开宣判,对上诉人孙小果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2月23日,云南高院依法公开宣判孙小果再审案,决定执行死刑。

2020年2月20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孙小果案跟上述两人又有所不同,他这是使用手段逃避了之前的制裁,然后被发现之后,重新审理并最终伏法。

死刑,缓期2年执行。2年后有没有真的执行死刑了的?

细数这些案例,都有一个共性,当一个人已经被判处死缓的时候,如果还不能从内心深处意识到自己的境地,不能从思想上真正认识的问题的严重性,那么只要继续违法,哪怕在正常人看来不大的违法事实,都有可能彻底把自己送上一条不归路。

被判处死缓的人,实际上一只脚已经踏出了悬崖,唯有从思想和行为上接受错误,认真改造,才算是把踏出的脚收回。

不然,就是身体前倾,到那时候,必定粉身碎骨,无人能救。


极少。除非不悔改、再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