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

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

2013年的电影《雪国列车》,由韩国著名导演奉俊昊执导,讲述了发生在2031年一辆没有终点、永不停止的列车上,关于末日、暴政和反抗的故事。电影获得全球影评人的好评,兼具精彩的故事性和深刻的主题寓意。

这个故事的原型来自一本同名法语漫画,冷峻极简的黑白画风、展现乔治·奥威尔式寓言气质的剧情设置,让这本书获得1986年法国安古兰国际漫画节大奖,成为80年代法语漫画的cult经典之作。奉俊昊在2004年左右看到了韩语的翻译本,马上被“雪国列车”这一反乌托邦式的故事概念吸引。

什么是乌托邦(utopia)?它是“不可能出现的理想社会和事物”的代称;而反乌托邦(Dystopia、Cacotopia、kakotopia或anti-utopia),则是一种与理想社会相反的“不得人心、令人恐惧的假想社群或社会”。

文学上的反乌托邦故事有《一九八四》、《我们》、《动物农庄》、《美丽新世界》等等经典;电影史上的反乌托邦题材也很多,比如《银翼杀手》、《发条橙》、《V字仇杀队》、《饥饿游戏》等,都是佳作,《雪国列车》也是。

反乌托邦故事中的经典元素,我们不难在《雪国列车》中找到,比如列车长对应“乌托邦君主”、黑头罩打手对应“武装机器”、柯蒂斯对应“反叛者”、南宫则是“同盟者”角色。但电影中还有一些很多观众无法一眼看透的情节,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将进一步揭开这些隐藏设置,更深刻地理解这部电影的反乌托邦主义内核。

01 / 隐藏的双重空间设置:这不仅是列车,而是一个资源匮乏的极权国度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

《雪国列车》的原著漫画对故事发生的大背景,做了一个异常大胆的假设。

故事的开端,是因为全球气候变暖,于是各国政客和科学家决定使用一种神秘的空气制冷剂——CW7。然而,CW7的使用没有带来人类的福祉,反而使得全世界被极寒冰封。

这个被寄予厚望的“CW7”究竟是什么,并不重要。它其实是对人类的狂妄自大、刚愎自用的一种隐喻。就像工业革命带来的污染,或者为了彰显权力震慑力而使用的核武器,甚至是近年备受关注的AI人工智能或基因编辑技术……人类越依赖于强大的技术,越不可能控制得住最后是否会被某种技术裹胁着走入灾难。

这个灾难大背景下,诞生了电影里重要的小空间——全封闭的“雪国列车”。

原著中,雪国列车一共有1001节车厢,搭乘10万名乘客。导演曾在2011年11月创作完剧本后,手绘过一幅列车全景图,为拍摄提供了重要依据。他设计有60节车厢,全长1.5公里。

尾部车厢是最低等的乘客,再往前,设有低等食物制作间、供给用水间、温室、水族馆、学校、中级乘客(服务工作者)车厢、酒吧、餐厅、桑拿间、高级乘客车厢等,最尖端的一节就是列车的心脏部位——发动机间,也是列车长所在的神圣的地方。

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

列车上从前往后,分出了三六九等,前端的富豪乘客什么都不用做,中端的负责维护列车日常运作和服务高级乘客,而尾端的人相当于住在集中营,吃由蟑螂尸体制成的“蛋白质块”。

正因为外部的大环境极端恶化,所以大家都必须呆在列车这个小空间,富豪必须强有力地控制和占有,“尾民”不得不服从和忍受,形成了控制者和被控制者两个阵营。

影片用一个可怕的片段告诉人们逃离到外面世界的后果:一个尾民愤而向大总管梅森扔了一只鞋子,受到的惩罚就是将扔鞋子的那只手臂伸到火车外,几分钟时间,极寒就将这只手臂变成坚硬的冰块,被大锤砸得粉碎。

被控制者能够反抗吗?不能,只要他想活着,获得一点可怜的生活资源,就必须服从这个封闭空间内的制度。电影中,列车总管梅森对“尾民”说过一句经典的台词:“等级是阻止寒冷和你们死亡的堡垒。”

于是,内外双重空间完美地形成了一个典型的“反乌托邦”设置:必须用等级体制规范的末日世界,两大阵营间的独裁和革命对抗。

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

同样是全球气候灾难,这样的后果是诸如《后天》、《2012》、《全球风暴》等灾难片里没有的。因为导演的用意并不在于环境灾难,而更加强调“尾民”如何意图打破乌托邦,同时被乌托邦的体制束缚住肉体和思想。

导演奉俊昊曾表示说,“这是一部很残忍的电影。人们拥有想安逸在体制里和想突破体制的双重欲望”。

02 / 隐藏的人物设置:被体制变异的人,要么拥有非人的情感,要么遭受非人的待遇

在这趟实行着单向性暴政的“乌托邦”的列车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人,他们都来自统治阶层。

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

比如看上去快乐亲切的女教师,前一刻还在教育孩子们知识和礼仪,下一秒却能掏出冲锋枪来杀人、镇压反抗;比如冷血无情的打手,为了给同性恋人报仇,疯狂起来似乎成了一架杀人机器,总也不死;还有嗜杀成性的头套斧头军队,杀人之前要先剖开一条鱼,让斧头沾血。

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

这些都体现出在一个极端异化的体制中,人也会被体制异化,失去柔软的人性,变成仅仅用来维护秩序的“非人”工具。

如果你了解到一些隐藏的人物设置,就更加能体会到这个乌托邦国度的可怕和荒诞。

比如,在剧本中,其实列车的最高执行长官——列车长威尔福德是一个男女通吃的双性恋。他的女秘书克劳德、面孔冷漠的光头男、金发女教师等人,都是他的床伴。因为他享有这辆列车上的最高权力,没有理由不最大限度地行使性的特权。连思想都可以控制,占有“臣民”们的身体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

爱丽森·皮尔演绎的教室车厢女教师非常之精彩

片中的女教师正怀孕,就是列车长威尔福德的孩子。当你了解了这一点,再看车厢里其他的小孩,就不寒而栗了,你很难想像这里面有多少是列车长的孩子。

在另一阵营,也有令人细思极恐的隐藏人物设置。

列车上出生的少女尤娜,她只要凝神屏息,就能知道车厢门的另一端有人走来。很多观众误以为她具有“透视”之类的超能力。

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

其实她只是拥有超级敏锐的嗅觉和听觉能力。因为她出生在列车上,从小就在这个封闭空间里生活,这里就是她的全世界,外面的世界对于她相当于外太空。所以她发展出像动物一般的感知力,是普通的人类不能想像的。

见过凝神屏息的老鼠吗?“火车婴儿”就是这样的产物,从能力上说也已经是“非人类”了。

这些人物设置当然都是导演刻意为之,别有用意的。并非这些人物出于本性要变成这样,而是身在“雪国列车”这样极端的环境下,他们成为了顺应环境的变形的产物。

作为对比,最后出场的最高统治者威尔福德,却是一个眼睛深邃、彬彬有礼、逻辑缜密的长者,一位发明了列车动力装置、拯救了人类的大恩人。

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

他不关心个人的权利和平等,只关心车厢里的人能不能成为他的管理工具。因此,他利用残酷的管理体制,变异了全车厢的人,要么给他们非人的情感,要么给他们非人的身体和生活条件,而他自己,却能在这一列荒诞的列车上保持“人性”的特征。

他就是乌托邦世界里进行思想控制的老大哥,善于制造语言的陷阱。当他跟反抗领袖柯蒂斯对话的时候,柯蒂斯差点要被他的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迷惑了,掉入他“维持秩序平衡”的强盗逻辑之中。

他身上的仪表堂堂、极具迷惑性的“人性”,就是乌托邦中最大的虚伪。

03 / 隐藏的剧情设置:对待下等车厢的人最刻薄的列车总管,其实自己就来自下等车厢

为了维护乌托邦的体制、而抹灭自己内心人性的那些人,看上去可怕、荒诞,其实骨子里极其可悲。

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

当柯蒂斯发现末尾车厢的食物其实是蟑螂时,他非常愤怒,质问制作食物的底层员工保罗。保罗却麻木地回答:“我自己也在吃啊,每天都吃。”

这就是列车秩序维护者的生活真相。为了苟活,他们帮助对末尾车厢的迫害,但也在主动地“迫害”自己。这不得不说是导演一记有力的批判之笔。

再来看看影片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大总管角色——梅森。

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

她是列车上坐第二把交椅的人,负责传达领导人维尔德福的指令。她阴险狡诈,面目可憎,满口都是列车上最政治正确的话。在实施残忍的惩罚之前,还要发表一番尖酸刻薄的演说,告诉尾民们“每个人都拥有注定属于的位置,必须待在指定车厢里,就像脚不能踩在头的位置”,还应该感恩列车长这样的安排,在严寒中拯救了大家。

但她有一段隐藏剧情,就是她的出身,其实来自列车的中部或尾部!最初她只是个搞卫生的阿姨,在前往头部车厢工作时得到领导人威尔福德的赏识,渐渐被重用,平步青云一直到升为总理。

电影没有直接透露这个秘密,只有在她见到列车尾部的精神领袖吉列姆的时候,说了一句:“好久不见了。” 这句台词暗示了他们是旧相识。

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

梅森在电影中还取下过假牙,这也是导演故意设计的戏份,是在暗示她实际比看上去更老,只是她善于掩藏自己。

尤其梅森还喜欢强调自己的身份:“我一开始就属于车头。” 这不仅是她心里的自卑感作祟,同时也体现了一种恐惧。因为列车上只有两种阵营,她好不容易爬上了更高阶级,只能拼命强调自己“根正苗红”,怕和尾车厢产生任何关联,掉下权力的台阶。往往是她这样从沟渠爬上权力巅峰的人,踩踏沟渠中过去的同胞才格外用力,出于极度自私和恐惧的心理。

这就是所谓乌托邦世界里的残酷真相。

人性天然有自私的一面,当人们处在一个封闭的资源短缺的境况下,就必然涌现出话语霸权,制造一种堂而皇之的分配法则。顺应霸权的,得到分配法则的照顾;不顺应的,要么被打压,要么起来反抗,改变分配法则。但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勇敢的普罗米修斯呢?

在电影的末尾,导演让反抗军领袖柯蒂斯挣脱了老大哥的思想控制和心理诱惑,因为一个被奴役孩子的身影点燃了他心中的人性。他终于做出决定,从车厢内部引爆了炸药,彻底毁灭了这个残酷乌托邦。

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

爆炸过后,车厢里走出了两个弱小的身影。这是从阴暗的旧世界里诞生的两个孩子,就像亚当和夏娃一样,初次走入了一个崭新的原始世界。这里空旷寂静,白雪皑皑,但透露着生命复苏的迹象。

至于在这个新世界里,未来是否又会诞生新的族群生存法则,是否又会再次出现为了私欲的权力斗争,导演留下了悬念,那就是另外一个乌托邦的故事了。

从《雪国列车》的隐藏情节,解读“反乌托邦”电影的社会批判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