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不想在大过年的接受情感强J。”

“第一次见卖惨卖到拿自己母亲去世赚钱的”

“打着亲情牌圈钱 说难听就叫消费亲妈”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歌颂母德,令人不适。如果一个创作者的私人情绪泛滥成灾,那么最终成品也只能是一个灾难。”

“名气大了是好圈钱阿……”。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这些毫无理由的恶评,是当年哭着想要回家的贾玲,永远无法预测的人间恶意。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1982年,贾玲出生于湖北一个,经济上十分平凡的家庭,她的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工人,为了养育贾玲和姐姐。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在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里,她的母亲李焕英和父亲一直省吃俭用地,想要带给孩子们力所能及地安稳生活,在贾玲的印象里,母亲李焕英甚至很少会去买新衣服。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她记忆中母亲唯一的盼望就是,“我那件绿色的皮衣要是更绿一点就好了”。

长大之后经历两次高考,贾玲才艰难地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又阴差阳错地进入到了女孩十分稀少的相声专业。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那一年,贫寒的家庭只能负担一个孩子的大学费用,贾玲的姐姐被迫退学打工,为妹妹赚钱读书。

承担着全家的希望的贾玲,终于进入北京求学,并通过自己的努力赚到了一点小钱,她为母亲买了心爱的皮衣。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母亲因为尺码不合适,又将皮衣邮回北京,但人生无常世事难料,还没等到贾玲去换合适的尺码,她就突然接到母亲意外去世的消息。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为赶回家见妈妈最后一面,贾玲买了最近一班回襄阳的火车,为了打电话回家询问母亲李焕英的情况,痛哭流涕的贾玲甚至一度给车厢内,给那些有手机的乘客挨个下跪。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看最后一眼和没了是非常排斥的,我那时候还没有手机。

我想确认一下我妈到底还在不在,我在车里给每一个人下跪。

让他们把电话借我用一下,我走到殡仪馆的门口。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我看到贾丹扶着柱子跑出来跟我说:

说贾玲你赶紧过来看妈妈最后一眼。

我妈连我是一个演员这个职业,我妈都没见过我演出。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在同名小品《你好,李焕英》中,贾玲于泪眼朦胧中隔着时空的距离,对着那位从未真正看过她演出,却一生默默为她付出的妈妈说出了,母亲早已无法亲耳听到的,一个悲伤的女儿为了让妈妈开心的台词——

妈,我给你买了冰箱,双开门的

妈,那件绿色的皮衣我也给你买了

妈,我现在是一名喜剧演员,好多好多人喜欢我

妈,我好想你

电影版的《你好,李焕英》虽然很像一场拉长的大型小品,其中充斥着很多奇奇怪怪一闪而过的,未有什么为了真实感而着墨的酱油人物。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甚至连贾晓玲的父亲乔杉的塑造,都显得十分刻意地像是一个,必须出现的利用容貌相似性贡献全片最大笑点的NPC。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但电影结尾那个堪称无敌的,双穿越的设定创新到了堪称烧脑的惊人地步。

谁能想到《你好,李焕英》竟然是这个春节档,最烧脑、反转、不到最后一刻,还真没想到结局的电影。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你其实一直都知道我是在努力表演逗你笑,我却以为你不知道我在努力表演逗你笑,你知道我不知道你知道我就是你女儿。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我终于知道了你知道我就是你的我宝的那天,却又已经到了要分别的时刻,原来你一直知道我是你的女儿。

原来配合我演出的你从来没有视而不见,所以,看到坠落的我,你会不假思索义无反顾地用瘦弱的身躯去接。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剧情逻辑上一切奇怪的看似是BUG的地方突然,犹如那泪奔的母女和解一般被缝合。

也正是在这个超长的哭戏反转中,观众们才突然醒悟,之前剧情当中的种种漏洞,竟然是一处处精心排布的伏笔。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比如在穿越发生后,李焕英十分异常地反逻辑地认定,那个初见面似乎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贾晓玲,就是自己从来没见过城里的表妹,而理由竟然是她跟我表姑长得一模一样。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故事在转换到只想让女儿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要求真的没有那么多的母亲李焕英的视角时,前期看似搞笑甚至荒诞的剧情,突然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很多人也正是在这样的时刻产生了双倍的共情,一个付出一切努力只想让妈妈高兴一次的,为了母亲幸福甚至愿意牺牲自己出生的机会的女儿,和一个只要女儿快快乐乐就好,没有逼她成龙成凤的母亲双双跃然荧幕。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也让很多拥有过相似经历的成年人们,卸下了成年人的伪装,想起了那如此习惯的包围在自己周围,以至于自己几乎都要因为太过习惯,而已经很久没有意识到的母爱。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你好,李焕英》式的感动,从这个角度来看无疑是高级的。

不过,在观看《李焕英》的反馈当中,也确实有一些因为觉得这部电影没那么好,而被道德审判谩骂成为:“人生没有过母爱的可怜虫”,和“不懂孝顺没有心”的异类。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但这些很不凑巧的没有被这场全民感动的盛宴,所感动到的所谓异类真的有错吗?可能也未必。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他们就如同以往感恩大师们,横扫各个学校进行催人泪下感恩演讲时,周围的同学都被煽情煽到痛哭流涕,恨不得马上跪在地上对着爸妈狂喊我爱你的时刻。

你周围那个不光觉得不想哭,甚至还有点想笑的被人当成异类的同学。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他们其实也不是不爱自己的父母,他们只是本能地抗拒煽情,甚至还用清醒的意识去抵抗那些极具共情效果的普遍感动。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电影很多时候是一种需要观众浸入到剧情当中,并产生对剧中的主人公的经历有共鸣的艺术,如果带着一颗抵抗的心(比如我),就非常容易陷入到一种怪圈当中,在观影过程中难免会思考去别的方向,陷入到——

嗯,这个厂长家傻儿子享受特权的设定,还挺讽刺社会现实的状态的;

嗯,这个段子太小品了;

嗯,这个段子不好笑啊;

嗯,吃豆子拉裤子跳水的段子也是屎尿屁之流,而且也不环保啊之类脑回路中,李焕英和妈妈双穿越设定出现的时候,这样思考的人,自然就很难做到,完全融入的跟着贾晓玲一起同步嚎啕。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当然这绝对不是为那些山呼海啸地写出诸如:

“不想在大过年的接受情感强J。”

“第一次见卖惨卖到拿自己母亲去世赚钱的。”

“打着亲情牌圈钱 说难听就叫消费亲妈。”

“歌颂母德,令人不适。如果一个创作者的私人情绪泛滥成灾,那么最终成品也只能是一个灾难。”

“名气大了是好圈钱阿……”的差评者们的开脱。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因为电影本身就不是纯粹的商业化载体,它很多时候更是一种个人的表达,就连贾玲自己也说她不是为了当导演去拍电影,而是为了拍李焕英才去当导演。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我们也不能因为她恰巧赚到了巨额的票房和钱,就怀疑她当时说这句话的动机。

在商业过程中没人能未卜先知,贾玲也一样,从《新难兄难弟》《乘风破浪》到《路边野餐》,谁不希望能借助电影的手段,穿越到曾经的年代跟年轻的父母来一次荧幕上的相见?

我真是没钱没名没投资,有钱有名我也要拍这么一部。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不过这个时代确实是一个缺乏感动的魔幻时代,李焕英式的感动也很难不衍变成一种略带讽刺的魔幻现实。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因为即使无数人观影后有了想要孝顺的念头,也很难跳出异地工作长期不见父母的生活,和低头就疯狂去刷一条条土味15秒短视频,所带来的廉价刺激。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也难怪有人发出感叹:“我在电影院里看《李焕英》没哭,出门之后却哭了,到底是谁TMD把我电动车偷了。”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还有人用刺破了很多人的笔触写道:“你们哭成那个熊样有啥用啊,回家也没多刷一个碗,说你们两句,不还一样顶嘴吗?,都是感动自己,然后发个朋友圈。”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诶,这句话怎么听着是在骂我?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无关戏外那些莫名其妙的诽谤和污蔑,梦境里的母亲是幸运的,她穿上了绿色的皮衣,也坐上了敞篷透气的汽车——

哭着下跪的贾玲无法预知的恶评!为何有人怒骂《你好,李焕英》?

车牌号是鄂HY1012

焕英10月12日

那一天

是她离开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