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一部《李焕英》,贾玲半生悲与痴

作者/侬列

贾玲不止一次在采访中提到自己的母亲。

总是没说两句就开始掉眼泪,“我母亲已经去世十几年了,不怎么想这件事,不敢提”。[1]

那时的她已经连上三年春晚,凭《百变大咖秀》的变装成话题人物,越来越红,采访也越来越多,不可避免总被问到母亲去世的事。

四年一部《李焕英》,贾玲半生悲与痴

贾玲和妈妈、姐姐的合照

在录制真人秀节目《囍从天降》时,节目组从贾玲身上找话题,说要采访一下“你妈妈去世了是吗?”“那你妈妈过世了你难过吗?”贾玲仿佛被触了逆鳞直接回怼“你妈死了你难过吗?”。节目播出后,贾玲成了一个没脑子、耍大牌的形象。[2]

不过贾玲觉得总归是越过越好了,不再是住10平方米地下室,冬天没暖气还老挨饿的时候了,“我好想和她分享啊,但没有办法”。母亲的去世是贾玲心中最大的遗憾,“我这辈子的快乐都缺一角”。[3]

现在,母亲李焕英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你好,李焕英》成为了今年春节档口碑第一的影片,上座率更是连续两日第一,截止发稿已达10亿票房,大有后起之秀的势头。

16年在《喜剧总动员》表演小品时,贾玲只是去追忆,看看自己母亲年轻时候的样子;到了电影《你好,李焕英》,贾玲却参与改变李焕英的人生,哪怕没有自己这个女儿,也要母亲幸福。

贾玲的喜剧人生,都藏在这部电影里了。《你好,李焕英》看似是李焕英的一生,实则更像贾玲真实世界的投射。里面聚集了贾玲的好友圈:饰演年轻母亲的闺蜜张小斐、只想客串结果变男一号的沈腾,还有只有一个镜头的恩师冯巩,都是母亲不在的日子里,贾玲喜剧生涯不可或缺的人物。

四年一部《李焕英》,贾玲半生悲与痴

贾玲带着他们回到自己的家乡拍摄,用100分钟的喜剧做铺垫,“那是观众需要的”,再用短短的28分钟珍藏心中小小的悲情。

四年一部《李焕英》,贾玲半生悲与痴

事业之门:女孩儿干相声这行太难了

电影里的贾晓玲为了让妈妈有面儿,作假大学录取通知书;真实的贾玲真的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却因为妈妈的襄阳口音,阴差阳错从“戏剧”变成就读“喜剧”专业。

师出冯巩,成了贾玲春晚一战成名后的一个特殊标签。

2001年,冯巩提议在中戏办一个相声创作表演大专班,第一届学生只录取34人,女孩只有7人,贾玲就是其中之一。

两年后临近毕业,贾玲当时有2个机会,改版后的《幸运52》第一期节目,和第一次举办的“北京相声小品邀请赛”同时邀请了她。贾玲选择了相声,“我拿了第一,郭德纲第三”。[4]

四年一部《李焕英》,贾玲半生悲与痴

这时,作为评委的冯巩才让贾玲磕头拜师,正儿八经地收她为徒。

不过此时,曲艺相声行业已遇到低谷期,贾玲毕业后生活窘迫,“自己出去演出,也就一两百一次。”姐姐贾丹每个月给她邮800生活费,400都用来交了房租。贾玲后来形容自己住的房子“狗的尾巴都得竖着摇,摆不开”。[5]

冯巩后来陪她回家拿演出服才发现她的处境,于是带着她四处演出,“今年让你挣够一年的房租。”结果“师父一年带我挣够了当时十年的房租”,“有一些腕儿来不了,师父就让我替大腕的B角。每次都给我一两千、三五千。”[6]

同在冯巩门下的白凯南算是贾玲第一个喜剧搭档,两人从2008年开始说“酷口相声”,《大话捧逗》当时已经火爆京城,两人连续出演80多场。当这个作品在2010年搬到春晚时,贾玲才第一次真正凭借相声走红南北。

在此之前,整整7年时间,同一届的其他女孩全都已经转行了,只有贾玲在坚持。郭德纲曾说“我们这一行女喜剧人太少了”,蔡明也在2018年央视的《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中提到,“10个评委里只有我一个女的”。

贾玲也笑言:“我曾经看过池莉的一本书里写:男人不能嗑瓜子,女人不能说相声。女人说相声,感觉像走错了澡堂子。”

一夜成名后,贾玲反而遇到瓶颈了,有了“转行”的想法,她甚至还和白凯南说,“这个(相声)对女孩来说太难了”。

贾玲可以说是“血统纯正”的喜剧人出身,因而12年在《百变大咖秀》里变装男人的时候,冯巩都接受不了“你一女孩子还嫁不嫁人了!”

她当时连续模仿火风和周晓鸥,两个形象粗糙的光头歌手,她后来还开玩笑回忆:“我也是很难突破心理防线的,没头发”。

四年一部《李焕英》,贾玲半生悲与痴

贾玲模仿周晓鸥

但是贾玲更红了,她被邀请上更多综艺,和冯巩说起在节目里骑骆驼摔下来下巴都出血了,冯巩教育她:“弄这些干什么呀?你弄点作品,不照样也能挣钱?”

冯巩督促着贾玲的喜剧路,她开始演起了小品。“男人去说相声都很难,找到适合女性题材的相声真的更难,所以如果有非常合适的题材,我会回到相声的舞台上,但如果没有合适的话,我就先做一些小品类的东西。”[7]

2015年贾玲再度登上春晚舞台,与白凯南“拆伙”的消息传出,事实上那时贾玲已经连续3年不再与白凯南搭档了。白凯南也大方承认:“她想怎么着我都听,她不张罗没信儿,我就在团里做点东西。”[8]

四年一部《李焕英》,贾玲半生悲与痴

白凯南也理解贾玲,称“喜剧创作很孤独,对从事喜剧创作的演员来说,压力也逐步增大。”各自创作节目也很好,“搭档就像一家人,我们不用交流都能很懂对方的心情”。

在电影《你好,李焕英》里,恩师冯巩的出场只有一句台词,“我想死你们了”。这句春晚流行语,出自1995年冯巩表演的小品《最差先生》,是冯巩带给喜剧界的经典。

贾玲用这一句流传至今的喜剧名言,仿佛也回敬了自己近10年传统相声演绎的喜剧精神。

四年一部《李焕英》,贾玲半生悲与痴

闺蜜之门:第一部电影的女一号张小斐

和白凯南一样,成为贾玲的搭档后,张小斐也变成了不用说话也能理解贾玲的“一家人”。

12年贾玲与张小斐第一次搭档,在北京卫视春晚表演小品《女人,N次方》,这也是张小斐第一次出演喜剧作品。

张小斐那时候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演员,毕业后到处试戏,贾玲还在微博上写,“朋友拍戏好辛苦,最早5点起,晚十二点回,从没听过她说苦”。“今天拍爆炸的戏,她眼睛被炸伤了,一腿的青红伤,心疼死了。”

四年一部《李焕英》,贾玲半生悲与痴

北电科班出身,和杨幂袁姗姗同班,张小斐本无意喜剧人生,却意外被贾玲打开大门。张小斐却很感谢她:“我遇到一个胖胖的女孩,她来找我演小品,她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贵人”。

张小斐陆续接到不少喜剧综艺,直到《欢乐喜剧人》第一季第一期,贾玲再度表演《女人的N次方》这个小品,由于女演员不够,就叫上了张小斐来帮忙,两人机缘巧合般又开始了搭档,一直延续至今。

《欢乐喜剧人》是喜剧竞赛,“一周写一个剧本,像地狱一样的日子,熬夜弄剧本有时看到的是早上6点的北京,有时能看到早上9点的北京。”贾玲还记得那时节目折磨人的滋味,“那是一种对短时创作的恐惧”。

但《欢乐喜剧人》让贾玲名气大涨,虽然只获得了第三名,《爱笑的女孩》、《被冤枉的记忆》节目都打出了名气,“风,库查查,库查查;雷,嚓酷酷,嚓酷酷 ……”成为当时的网络流行语。

节目结束后的2016年,贾玲就成立了大碗娱乐,参加过《欢乐喜剧人》的张小斐、许君聪等人成了第一批艺人。

四年一部《李焕英》,贾玲半生悲与痴

张小斐却没有贾玲般的声名大噪。贾玲不惜自黑、卖丑,嘲弄身材和样貌博取大家的欢笑;张小斐没有这般出格,她始终扮演着“助演”的角色,似乎在喜剧界保持美美的,就很难大红大紫。

很少有人联想到张小斐是贾玲的好闺蜜。直到现在张小斐还会分享一个早已讲过的“损友故事”,直言和贾玲在一起总是很开心:“我失恋了跑到她家求安慰,我哭诉时她趴在我肩上,我回头一看,原来她睡着了”,张小斐反而给逗乐了。

早在2016年《你好,李焕英》小品,张小斐就饰演了贾玲母亲。再度在电影里出演,除了档期好协调,贾玲也一直夸:“她演得很好,而且互相很了解”。

在后10年的喜剧小品表演生涯中,贾玲的老搭档变成了张小斐,而她也把最为看重的母亲角色交给了张小斐。

四年一部《李焕英》,贾玲半生悲与痴

魅力之门:真诚就是我的套路

与贾玲在《欢乐喜剧人1》里结缘的,还有拿了冠军的沈腾。沈腾与贾玲的走红路径颇为相似,凭借开心麻花剧团表演话剧在京城闯出名声,12年与艾伦等人在春晚表演小品走红,其后再由综艺节目打响大众口碑。

两人的高情商都是在圈内出了名的。在早前流传的片段中,贾玲在金鹰节的一段采访广为流传。贾玲在上台后无一记者发言,贾玲自己开启了话闸子“怎么没有人提问啊,我已经不火到这个程度了吗?就没点绯闻问问?”得到回应后又自爆家门“今年32了,还没男朋友”,最后要走的时候记者反而还想留人。

四年一部《李焕英》,贾玲半生悲与痴

沈腾也如此,有一次采访被问到“用4个字形容自己”沈腾答“无可挑剔”,“那请用四个字形容何(何炅)老师。”沈腾又答:话说早了。

两人因喜剧创作相惜,理念也很一致。在央视《面对面》采访中,贾玲提到“喜剧创作越来越难,真诚就是我的套路”。“发自真诚跟你讲一件事情,你一定觉得好笑,如果我跟你讲第一句话开始套路的话,其实我也不太会。最真实的东西才是最好笑的。”

沈腾曾用卓别林默片改编在春晚表演过的《今天的幸福》中的郝建一角,想着“要拼就极致一点”,“演一半我心里都没谱,我从来没演过这样。底下鸦雀无声,当我真演完的时候,一转过去一看,大家全场起立鼓掌的时候,我一下踏实了。”[9]

不过,两人却很少在作品里合作。真正被拉郎做CP,是参加《王牌对王牌》之后,这档持续了4年多的节目,让大众看到了贾玲和沈腾平常相处的模样。

两人一起采访的机会也多了起来,沈腾对贾玲的评价永远少不了善良与真诚,他还会夸贾玲长得漂亮,他有一句评价贾玲的名言“贾玲最大的优势是男人喜欢她,女人不嫉妒她。” 沈腾看似“商业互夸”,实则很欣赏贾玲。

四年一部《李焕英》,贾玲半生悲与痴

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沈腾很早就往电影转型,拥有《夏洛特烦恼》《西虹市首富》等口碑票房双收喜剧片做底,贾玲因此感谢沈腾来出演《你好,李焕英》,“我从腾哥那更多是学习,学习镜头感之类的”。[10]

电影里,贾玲和沈腾在台上真正合作了一出喜剧表演,非常传统的二人转形式,而目的是为了母亲李焕英能高兴——“你怎么又演了?”“英子笑了”。

《你好,李焕英》是贾玲身为导演的转折点,电影讲述的则是19岁那年因母亲去世带来的家庭情感的转折点。这看似是贾玲一个人的故事,也是囊括了贾玲众多好友的喜剧成长路。

也正因如此,贾玲才能用喜剧的外壳包裹自己的悲情,成就处女作的斐然成绩。

引用采访来源:

[1] [3] [6] 141102《超级静距离》访谈

[2] 141203《超级访问》访谈

[4] 161005 《金星秀》访谈

[5] 150706 杨澜访谈录(人生相对论)人生主讲者:英达、贾玲

[7] 150324 凤凰娱乐专访贾玲:未来老公介意我表演夸张?让他去死好了

[8] 141201 《这就是生活》白凯南:我是林黛玉,贾玲是刘姥姥

[9] 190213 央视《面对面》专访

[10] 210213猫眼侃片之贾玲:被人喜欢是很容易的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夜草牧场_八卦娱乐圈猛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caomuchang.com/171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