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贝宁:“尴尬”的C位,我本是孙猴子

撒贝宁:“尴尬”的C位,我本是孙猴子

-咖爷有话说-

因为“身高”上了热搜,撒贝宁的魅力,让人忽视了他的“缺点”;谁说他的c位不值得,他乃是思想上的巨人。

所有成功的背后,不管是保送北大,还是当选央视主持人,是撒贝宁一直以来的夙夜匪懈、潜龙在渊。

在知乎上有这样一个话题,“男生的身高有多重要”。

其中有一个答案令人印象很深刻:“如果是撒贝宁,矮一点也没关系。”

172cm的撒贝宁,因为“身高”上了热搜——

尼格买提发了条微博,直言撒贝宁“有些C位不值得”,起因是撒贝宁被篮球运动员阿布都沙拉木(至少2米)和1.93米的刘昊源夹在中间合影,显得格外的弱小,像个猴子

真没想到“人间宝藏”撒贝宁,也有处在C位但十分尴尬的一天。

撒贝宁:“尴尬”的C位,我本是孙猴子

01,你以为的国脸,实为猴子脸

1999年夏天,《新闻联播》主持人肖晓琳从办公室出来,一个大学生上前打招呼:“肖老师您好!我是来面试的。”

只见那人,穿着不合身的肥大西装,打着鲜红领带,脚穿破皮鞋,手拿公文包,黑黑瘦瘦的,不像个好人。

肖老师礼貌地应了一声“好的”,就转身回办公室,锁上门,然后对屋内的人说:“外面的猴子,谁招来的?”

这个猴子,就是撒贝宁。你以为的国脸,初出茅庐实为猴子。

撒贝宁:“尴尬”的C位,我本是孙猴子

很多人觉得撒贝宁足够幸运,毕业之后就能进央视,现实却是另外一个版本。

彼时,央视去北大招《今日说法》的主持人,因为忙着排练毕业演出,撒贝宁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错过面试。

如果是你,作何选择?徒然叹息。

而年轻气盛的撒贝宁并不认命,选择“厚着脸皮”要了制片人的电话,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获得了面试的机会。

撒贝宁,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的象牙塔骄子,一路摸爬滚打过来的他懂得俗世里的那些关窍。

在吐槽大会上,当他说出“北大还行”时,被人吐槽狂妄自大,只有少数人知道,他为了上北大,下了多大功夫。

撒贝宁:“尴尬”的C位,我本是孙猴子

那个时代,大人们都说“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走错一步,这辈子就完了”,但很少有人能够像撒贝宁那样:人生是可以“不在乎结局”的,直接躺赢。

然而,你以为的轻而易举,背后实则来之不易。

1976年,撒贝宁在湛江出生,打小跟着爸妈南漂,生活不稳定。

4岁时,他就可以一个人站在舞台上表演儿歌而毫不怯场,常常一个人在家对着镜子一遍遍地练习,有时也会让当话剧演员爸爸做示范。

8岁时,撒贝宁就转了2次学,他善用交际手段和“走南闯北”的经历,在学校过得“风生水起”,交朋友,当班干部,他总是嬉笑人群的中心,是小伙伴们的领军人物。

“就像8岁转学一样,你被扔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抱怨有什么用?我知道我有能力在任何地方找到快乐。”

撒贝宁:“尴尬”的C位,我本是孙猴子

与其抱怨,不如改变。

初中时期的撒贝宁,更是穿梭于各类演讲比赛。他的自信、幽默和表演能力得以更好地舒展,舞台上的他光彩夺目。

一路过关斩将,捧杯夺冠,以至于选手一听有撒贝宁参加,就感叹“只能争亚军了”。

保送北大、当选央视主持人的背后,是撒贝宁一直以来的夙夜匪懈、潜龙在渊。

02,“盖世英雄也,齐天大圣”

孙悟空,一直是我们心中的“盖世英雄”,仿佛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他的。其实,齐天大圣也是从“石猴子”过来的。

刚进北大的时候,广播台刚成立,老师问谁想当广播台台长,撒贝宁当即举手。

“以前有当过吗?普通话好吗?”老师问。“有当过,普通话很标准呢。”小撒操着一口流利的武汉普通话。

撒贝宁:“尴尬”的C位,我本是孙猴子

就这样,撒贝宁成了广播台台长。

在《非常静距离》采访里,李静特别惊讶地问:“你怎么这么大胆呢?”

“我脸皮厚,怕什么?” 撒贝宁自豪地说。

为了多学点儿技能,厚脸皮又算什么呢?于是厚脸皮拿下广播台、戏剧社和合唱团的团长之位。

尽管生活忙成陀螺,但撒贝宁的成绩依旧很好,在全校排到28位。撒贝宁说自己的秘诀是:背书。

“考试内容都是书上的,我把整本书背下来总行吧。”一股子少年不服输的韧劲。

最后,凭借着优秀的成绩和超强的能力,本科毕业时,撒贝宁成功保送北大研究生。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他成了央视的主持人。

在《今日说法》13年,他凭借专业积累和过硬的主持水平,让节目收视率创造了央视的“午间奇迹”,甚至一度超越《焦点访谈》,成为央视最受观众喜欢的节目。

撒贝宁说,自己终于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撒贝宁:“尴尬”的C位,我本是孙猴子

曾看过一篇采访,说撒贝宁录《今日说法》第一期节目时,因为太过紧张,前后一共录制了两个多月才成功。每天录制2个多小时,最后能用的只有2两分钟。

“每次跟嘉宾交流时,我一定会忘词。因为我一直在留意灯光师、录影师和导播等工作人员的一举一动,我很怕他们发出不满的啧啧声,我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

为了提高自己的主持能力,当时他每天都在对着镜子练习,管理自己的微表情;为了缓解嗓子肿痛,一天能吃掉无数润喉糖。

第二年,撒贝宁参加全国电视主持人大赛,获得全国电视主持人大赛冠军,成为那年央视最耀眼的年轻人。

在撒贝宁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专业主持人该有的模样:

拍摄《明星大侦探》时,他因为膝盖受伤一瘸一拐;可是在正片里,几乎看不出来;

录制《开门大吉》时,有一次高烧将近40度,却对人说,只是小感冒嗓子哑了;

去年《主持人大赛》后台采访,他却是一边吸着氧,一边和人插科打诨……

在现实生活中,撒贝宁这样的人,是非常“可怕”的。

他们看似是“天选之子”,实际上一旦认准了目标,不完成誓不罢休,对于目标以外的事儿,可以充耳不闻。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同样,齐天大圣也不是生来的盖世英雄。

撒贝宁:“尴尬”的C位,我本是孙猴子

03,七十二变,归来依旧是少年

2010年,央视频道改革,严肃端正的撒贝宁变成了段子手。

有人会问,为什么是撒贝宁?

但只有撒贝宁自己清楚,仅仅做主持人,已经不能满足了。他对自己有很多的设想:他决定给自己的人生“换个台”。

在节目上讲段子,耍贱卖萌,只是撒贝宁的表达方式。他一直最想做的,突破过去那种相对传统、古板的形式,呈现“美好的价值观。美好、温暖、干净”。

比如,《明星大侦探》里,破天荒出现的凶手自投。在《请回答1998》一期中,撒贝宁扮演的角色是凶手。

以他对法律的熟知程度和聪明头脑,过关易如反掌。但他不想给人留下“只要足够聪明,就能逃脱法律的制裁”的错觉,还是选择了自投。

自投时,他说:“犯错误的道路到此为止,我不能再辜负母亲对我的期待,我必须坦诚的面对自己。没有人值得用我自己的青春去这样伤害和耽误自己。”

撒贝宁:“尴尬”的C位,我本是孙猴子

这是一个见识通透的人才有的行为。

他看透世事,却没有先知的武断,他通晓利害,却没有失去那点儿体谅和温婉。

无论玩的怎么疯,始终不忘传播自己心中的正义。即便是做娱乐节目,他更多的抱着普法的目的前往。

他曾说:“央视作为国家电视台,立台之本绝不是娱乐类节目,而是严肃、新闻类的节目。”

在每年的两会期间,他仍旧坚持自己曾经的特别节目,为人民奔走呼号。他希望自己在主持的同时,能够为更多的百姓,发出他们的声音。

撒贝宁:“尴尬”的C位,我本是孙猴子

撒贝宁是个玩主,他没想过要做一个“圣人”,因此他也就不会被自己的身份所绑架,而这也是他最大的魅力所在:

看到他,或多或少会让人想到孙猴子,他那份潇洒不是自于合作,而来自于最大限度地遵守了自己的心意,活出了自己。

在撒贝宁身上,我们看到了属于一个常人的坦率,以及属于智者的顺势而为。他活得自然,并没有把时间当成敌人,这时时间也就真正成为一种营养,让他在人格和心智上更加丰润。

在《悟空传》原著小说中,有这样一段关于悟空都描述:黑暗中,有一个身影正一步步走来。他走得很慢,但是每一步,都让地府隐隐的震颤。

大概只有桀骜不驯的少年,才有这样的力量。撒贝宁,诚如是也。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