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本文系今日头条娱乐创作者访谈栏目“我想和你聊一聊”独家特约稿件

时代的一粒尘,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生活里没有扛动五指山的孙悟空,但却有很很多凭借骨子里的韧劲扛动大山的平凡人。

这一点,2020年初春的武汉人体现得尤为真切。

原本拟定好回家过年的袁弘最终在视频里和亲友们拜年。不同于往年大家聚会后开心喧闹,他和发小们在云聚会的最后,所有人都对着手机热泪盈眶,大家都在未知的恐惧里不断的安抚对方。

“大家互相拜年,最后就举着电话开始哭,互相鼓励、安慰”。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说起故乡,袁弘不仅仅是一个人对于一座城的情感,还牵扯了他成长过程里的所有亲缘、情愫,也是俗话里总说的“根”。有朋友的亲人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里辞世、有人的长辈正在康复,说起这种切身的痛楚,袁弘接受传媒樱桃派采访时极力控制情绪。

明星光环之外的他在这个春节里感受了从未有过的焦虑。

最眷恋的人间烟火气

作家池莉最爱写她居住的武汉,用“人间烟火气”勾勒出许多读者对这个城市的初印象。

2002年,由池莉小说改编的电影《生活秀》不仅让人看到市井苦乐,吉庆街上的鸭脖、热干面等各种武汉小吃也都跃然于画面。

生活这个秀场素材源于日常的烟火杂陈。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比起影视剧向观众传递着武汉的百味人生,生在武汉、长在武汉的袁弘对“人间烟火”有着更深刻的理解。

“武汉人爱吃宵夜,春夏秋冬不怕热也不怕冷,喜欢坐在街边吃。哪怕过年温度低的时候,你去宵夜比较集中的几条街,夜里12点时,依然灯火通明,坐满了人,各种香味弥漫在大街上,然后大家坐在那吃着聊着。”

这是袁弘记忆里的武汉,食物香味只是体感察觉,其中泛出的人情才是深入记忆。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然而,在2020年的初春,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的爆发让这座城市处于隔离状态,网友们拍摄的街景视频里,曾经人潮拥挤的街道空无一人,突然没有了春节原本该有的热闹。

原本很早就和发小、家人们约好要带老婆孩子回家过年,连吃饭的地点都挨个早已定好,袁弘和张歆艺最终却未能成行。

春节里,出道多年的袁弘第一次在个人社交平台高频率更新。1月21日开始,袁弘不断的转发家乡各医院的物资需求信息、科普防疫知识以及各种关于武汉的新闻,他身边的朋友也开始为当地医院筹集物资。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在焦虑中度过整个春节,但袁弘并不愿意多提,作为武汉伢,他坦承在许多焦虑的时刻或被新闻感动的时刻都会忍不住落泪,但是这都是本能的自我情绪释放:“我从小在武汉长大,一个是对城市有很深的感情,另一个是所有的亲人、朋友都在这座城市,所以感受会不一样。”

疫情当中,袁弘的家庭里有长辈被感染,身边朋友的家人也有感染者,甚至有人辞世。病情突如其来,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节奏。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2016年袁弘与张歆艺回到武汉办答谢宴,亲戚们纷纷前来曾让袁弘感慨温暖

春节前,袁弘就定好了哪天该去和长辈们相聚,几号要和发小们聚会,已经分散在五湖四海的小伙伴也都相约着回到老家痛快聚一场,但最终这些计划都只能通过视频电话来“云”实现。

“我们家人都是视频拜年,感情最好的这帮发小,集体打了个视频电话一起过年,开始大家互相拜年,最后大家举着电话开始哭了,互相鼓励、安慰。本来大家约好了一起回武汉过年,但是这个情况,当时大家都是在一个内心都很不确定的气氛里度过(除夕)的,但是又要彼此打气。”

喝碗莲藕排骨汤,吃几块藕夹,还有一碗妈妈炒的菜薹、腊肉,这是武汉春节的餐桌必备。吃过年饭,朋友们一起聚会,找个没人的郊区放放烟火,这是袁弘对于武汉春节的记忆。

这些画面曾经深入他成长期的每一个新年,是记忆里最熟悉的味道,但在今年春节都成了远方的惦念。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在这个春节里,武汉缺少了一些曾经的烟火气,但是从另一面又迸发出了许多浓郁的人情味。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感谢武汉人民对于疫情作出的牺牲,这句话让袁弘感触了好几天。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身边亲友都在武汉,他在众生相里看到这座城里的平凡人们映射出了另一番情谊:“只有你在这座城市,才会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才知道这些人付出的是什么。许多人在家自我隔离、许多人战斗在一线、还有许多人是去做志愿者,大家一起在维持这个城市的基本运作。尤其是在最初不了解、不确定的情绪里,是需要勇气来做出很大的牺牲。”

那座城和那个人

一个城市的食物最能体现整座城市的气质与基本性格,湖北通九衢,武汉更是中部地区的交通枢纽,这座城的包容性和混合性都在食物上体现得淋漓尽致,鸭脖甜辣、热干面绵软、藕汤香浓,各成一派又彼此配合。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在《歌手》里,袁弘和妻子张歆艺一起为华晨宇特别创作的《你要相信这不是最后一天》献声,他用武汉话说的的一句“老板,来碗热干面”让很多武汉人都泪目。

同为湖北人,华晨宇特意把这句词交给了袁弘,他们希望传递给更多人,未来依然会一切如常,下一次坐在路边吃面就在明天。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来碗热干面”,是许多武汉人每天生活的开场画面,袁弘的这句词唤起了很多人的乡情。作为武汉的招牌小吃,热干面出现在大多人的早餐里,看似平平无奇,但细说起来很有学问。

热干面的面条是南方人喜欢的碱水面,但又用的是北方人吃火锅必须有的芝麻酱,配菜里有湖南、江西米粉里都喜欢的辣萝卜丁,卤水里细品泛出川味的花椒香。

一碗热干面混杂了各种元素,却不会显山露水,呈现出很奇妙的包容感。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这从另外一面也很像袁弘的性格,从出道至今,他留给更多人的印象都是温和且安静的。在《我们来了》的录制采访时,刘嘉玲就一直夸袁弘沉稳,总是默默地照顾所有人。

曾经被问如果将人生拍成电影会选择什么样的题材,袁弘的答案是“别拍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并没有那么波澜壮阔。

他像生活里常见的乖孩子,尽力做得照顾到所有人的情绪,钟情接着地气的小美好。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每逢回武汉,袁弘的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赶去面馆,来一碗热干面、一份豆皮,优哉游哉地饱了口福,再慢悠悠的回家。这种闲适感和娱乐圈的快节奏成了一个很明显的对比,就像武汉的豆皮,表皮很脆,内里却是夹了香菇、腊肉的糯米饭,香软适口。

每座城市都会赋予这片土地上的人独有的性格底色,许多明星们都不会当街吃食物,在袁弘看来即是日常:“这是我生活中特别真实的一面,这个城市带给我的生活习惯。我在自己家楼下吃碗面,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早前,袁弘作为电影《爱情公寓》的主演回武汉宣传,主持人还在讲普通话,他从走进电影院就满嘴武汉话停不下来。这口让他骄傲的口音,其实也曾经是他的困扰,曾因为卷翘舌、前后鼻音都不分,他进入上戏的那一年可是大难题。

回忆改变口音的难度,袁弘坦然面对同学们的调侃,却把如何不易一带而过。他习惯用轻松的方式把严肃的话题包裹住,显得不那么凝重。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武汉被誉为“四大火城”之一,享受能够背心裤衩、踩着拖鞋坐在街边吃宵夜,感受生活里的烟火气是袁弘的B面;而出现在公众场合或者影视作品里,光鲜亮丽的男明星袁弘是A面,这两个面在他身上没有分割线,糅合得不露痕迹,全然没有明星们常需要的遮掩感。

“可能是上的上去,也低的下来,可能上午很光鲜的在另外一个城市的某个公众场合,在镜头和闪光灯下面。下午就是我回到了生活里,是我从小最真实的生活状态,吃一碗热干面、吃一碗豆皮,可能是在一个没有地方坐的环境,我就端着面走在街上,这就是我的生活。”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城市偌大,更小单位的原生家庭则每个人的性格养成更有决定作用。

袁弘原本并不是艺术生,因为一次上厕所的机会,他抱着去北京玩的念头而想陪着同学去报考北京广播学院,他的父母对此并不了解,但是不同于许多家长的武断拒绝,他们和老师商量后支持了儿子这个“任性”的想法,希望孩子多个机会。

结果,同学落选,他考上了。

此后,因为上戏来武汉招生,他又陪那个同学再试一次,懵懂之中踏上了演员之路。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袁弘的父母很细腻,儿子童年朗诵诗歌的录音带,小时候的恐龙蛋玩具、儿时的衣服,甚至是青春期买的每一盘磁带,都被小心翼翼的收藏。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这种有爱的家庭对于他闲适的性格则是另一块养成的沃土,让他在激流中的娱乐圈也能保持平常心,懂得在焦虑里找乐观。

袁弘说:“我爸就是不争不抢,特别乐观,随遇而安的性格。我妈就是相对比较谨慎、细腻,很善良的一个人。他们带给我的有时候是潜移默化,我现在看来是人生的财富吧。”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童年的袁弘与父母

现在才发现平淡的生活多么不容易

袁弘的好性格让他被很多网友给予了好男人的标签,也让他与张歆艺的婚姻从最初被质疑逐渐广受祝福。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曾经的真人秀里,袁弘和张歆艺的相处羡煞许多人。两口子一起贴窗膜,妻子笃定要先裁切,袁弘坚持先贴上去再比着大小剪裁,看似琐碎,却是寻常人家常见的家庭矛盾起源点。

袁弘的处理方式就很奇妙,量不好绝对不是老婆的问题,不是窗户不对,就是尺子错了,这让张歆艺都娇羞得连忙称是自己的锅。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婆媳矛盾对他也不是难题,张歆艺想要复工,妈妈期待儿媳能够继续哺乳,袁弘就假装生气地化解尴尬,称不让妻子复工就会导致矛盾,婚姻都会动摇。母亲一看,立马就认同了。

悄然用玩闹将矛盾带偏,眼看要吵的架变成了家人的一顿玩笑。这样的相处让袁弘的情商也数度冲上焦点。

不过对于情商二字,袁弘却认为除开原生家庭的滋养,张歆艺的付出被隐藏了:“我们俩的父母很少争执,当然夫妻没有不吵架的,但是这个事情发生,不可能是一个人能解决的,是两个人怎么去面对这个问题,然后避免这个问题。大家可能看到的是我退让,但是我为什么退让?我老婆很大大咧咧,但很多时候很理解我,所以小的事情,我就会退让。”

武汉伢遇见川妹子,袁弘和张歆艺的配搭一眼看去是火锅遇见了藕汤,麻辣的呛劲遇见了藕汤的香浓,就能出现几分回甘。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张歆艺因为性格洒脱而被圈内人昵称为二姐。看似不拘一格的她春节时悄悄在私人社交平台上心疼丈夫陷入焦虑,整天端着手机联系亲友、传递信息,整夜无法入睡。这条消息,刚发出不久,她又悄悄删去,其中藏满作为女艺人不希望生活被关注的困扰,作为妻子又有担心。

传统的认知里,每家人都最为重视春节,然而袁弘自认,这一次他却并没有均衡好内心的焦虑和家庭日常,恰恰是妻子的懂得是生活里最大宽慰:“我老婆一直帮我照顾家里人,她很理解我的焦虑,觉得劝我也没有用,所以她帮我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袁弘口中张歆艺所做的“其他事情”,是除开照顾家人,也和他一起不断在社交平台转发各种资讯。就像她曾经担心袁弘爱骑摩托有危险,但仍然会买头盔给他,无声的懂得与支持是她藏在飒爽之后的爱意。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袁弘也遭遇了许多无奈的事,但更让他感触的是更真切的看到了生活可贵:“以前可能觉得平淡,现在才发现平淡的生活多么不容易,多么值得珍惜,更该珍惜眼前。”

在这段时间里,他还一度自责能量依然不如理想中强大:“有一个时间段,我有个很深刻的焦虑是自己的能力不够、能量和影响力都不够。我会想将来更多的去做一些跟公益有关的事情,做一些利用自己的职业身份去影响更多身边人的事情,你一定是得多做,下一次面对(危机才)会有更大能量去帮助更多人。”

Ending

我采访过的胡歌、刘嘉玲、姜思达曾经说袁弘是一个太“好”的人,这个好不仅仅于和气,而是他会让你感受到内心的温暖。

大学时,老师让每个人都说一说未来的设想,袁弘的答案是,「我感觉挺幸福的,有了一技之长,以后在社会上有饭吃了」。在追求大红大紫的娱乐圈里,袁弘这种温吞的性格很罕见,但可以读出他成长的环境和家庭都给了太多的善意与安稳,只有内心平顺的孩子不太会懂得焦虑。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应「今日头条」访谈栏目“我想和你聊一聊”邀约,樱桃独家对话袁弘的这次采访时,恰是他的家乡在经历阵痛时,他的亲友也有人被感染,我特别担心提问会刺痛他。对话中,他许多次吁叹,提到记忆里的武汉,几度哽咽,但他一直强调因为他是武汉人,情绪难免焦虑,他的眼泪也不值钱,不希望宣扬。

比起过往在许多场合见过的袁弘,这次却剥离了所有光环,只是一个武汉伢。他在伤感里不断的提示自己乐观,更映射出了许多人的内心群像。

如今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他说,很期待能够快一点带着老婆孩子回到武汉,兑现原本春节没有成行的计划,想要见到许多在这个春节里新认识的朋友,其中有一些是志愿者、有一些是医护人员,还有一些是微信群里一起参与援助的朋友,但都从未蒙面。

袁弘说,这一趟希望可以不再要戴口罩,大家一起坐在他记忆里那个烟火气十足的城市场景里好好吃顿饭,笑着、哭着说说这段时间的经历,留作一生的记忆。

袁弘谈武汉哽咽落泪:期待摘下口罩回家乡,坐在街头吃顿宵夜

他也惦记着武汉大学的樱花又要开了,希望更多的人在风波过后,能够去体会一下武汉的烟火气,武大的老建筑和江边的老租界区相得益彰,街头巷尾的小吃又开始飘香。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夜草牧场_八卦娱乐圈猛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caomuchang.com/157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