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飞翔阿云嘎,打击的越重,越要飞的更高

2018年一档音乐表演节目《声入人心》开播,36个不同音域的优秀男孩,点燃了整个长沙,给2018年的娱乐圈带来了一股清流,也让大家认识到一个眼神深邃的男孩—阿云嘎,蒙语里是“电闪雷鸣”的意思,一如他动荡不安的人生。

在舞台上的阿云嘎像一个披着战役的英雄,静而沉郁,动若雷霆,铁汉柔情,在音乐里的他是优雅的王子,可是在他过去的人生中,命运却从未给予他善待。

逆风飞翔阿云嘎,打击的越重,越要飞的更高

第一次认识阿云嘎,是2014年安徽卫视的选秀节目《超级先生》,作为战队导师谢娜曾对阿云嘎说“为什么你总是面无表情,不哭不笑?”

阿云嘎只是淡淡的说:“我的泪早已流干了。”

谢娜开玩笑的打趣到:“少在这里给我装深沉。”

在场的观众都笑了,的确,这个漂亮的男孩子好似从未遭受过人间疾苦,就像是在音乐中自由自在的王子,直到后来,随着节目的播出,谢娜了解到他的故事,含着泪水对他说:“阿云嘎,我真的很抱歉。”

逆风飞翔阿云嘎,打击的越重,越要飞的更高

阿云嘎出生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大草原上,他生活在一个充满音乐的家庭里,他的父亲是草原上最有天赋的音乐人,最热情的汉子,可是他的父亲却在他三岁时,因为心脏病离开了他,留给他的只有旁人只言片语中的阿布(爸爸)。

逆风飞翔阿云嘎,打击的越重,越要飞的更高

父亲去后,母亲扛起来了整个家庭的重担,一天清晨,阿云嘎因为吵着要2毛钱的零花钱被母亲狠狠的打了一顿,那天课间,阿云嘎被大哥叫回了家,小小的阿云嘎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家里的人特别的多,每个人都表情肃穆,空气格外的安静,懵懂的小孩下意识的去找他最坚定的依靠—他的额吉(妈妈),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告诉他妈妈去哪了,阿云嘎忽然懵懵懂懂的懂了,不敢确认眼前的一切,只是拉着大人不停的询问:“我再也见不到额吉了吗?”没有人回应他。

逆风飞翔阿云嘎,打击的越重,越要飞的更高

是的,他的额吉也永远的离他而去,6岁的他想浮萍一般,无依无靠,他的眼中开始染上忧郁的色彩。草原上的草黄了又青,13岁的阿云嘎,已经变得内向的、自闭、不爱说话,大哥把他送进了艺校,想的很简单,学一门手艺,别饿死。

进入艺校的第一天,师兄来给他压腿,阿云嘎是天生的硬骨头,怎么掰也掰不开,筋好像绷断了,肌肉也似乎撕裂了,他一直哭到声音沙哑。

练功的痛苦让他忘记内心的痛苦,他慢慢找到了练功的感觉,成了班级最好的学生,也成为班里唯一一个进入内蒙古军区政治文工团的人。阿云嘎一路跳舞,群舞、独舞还跳到了春晚,都说性格改变命运,阿云嘎是好胜的,他的梦想是考进北京舞蹈学院!阿云嘎笑称,大家总嘲笑“我有一个梦想”很土很煽情,可这句话对他而言太沉了。

逆风飞翔阿云嘎,打击的越重,越要飞的更高

周遭都是反对的声音,只有大哥望着阿云嘎,一阵沉默转身离去,傍晚,大哥将兜里邹邹巴巴的钱一张一张理好,递给弟弟—五百元,只对弟弟说了句“你去吧”,这笔钱他凑了很久,年长二十一岁的大哥,在父母离开之后担任了阿布的角色,为阿云嘎倾尽所有,撑起了一处遮挡风雨的角落。

阿云嘎花了4年考学,不是他太笨,是他花了4年的时间才攒够学费。他在饭店伴舞,在后海唱歌,在180元一个月的地下室,没空调,没暖气的房间里,默默坚持。终于2009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北京舞蹈学院,师从张旭主任学习音乐剧,还练出了独特的嘎式唱法,也许等待的时间太长了,老天终于看到了这个少年,他开始遇见生命的一些光。

逆风飞翔阿云嘎,打击的越重,越要飞的更高

如果说人生有剧本,那么阿云嘎一定拿的是一部“逆天改命”的剧本,苦难从未忘记这个男孩,进入大学的第一年,被他视为英雄的大哥倒下了,肝癌晚期,从住院到去世,不过短短的二十一天。大哥病危的那一天,阿云嘎跑遍了办个北京城,大哥当年可以为他凑足路费,可是他对于大哥的救命钱却无能为力。当他拿着辛苦凑来的一万元赶到大哥病床前时,只能看着大哥抢救无效,离他而去,年仅四十二岁。21岁的阿云嘎开始承担起家庭的重担,照顾不会说汉语的大嫂和侄子们。

逆风飞翔阿云嘎,打击的越重,越要飞的更高

有人说他作为一个音乐剧演员不够纯粹,得失心太重。在声入人心的舞台上当歌唱家廖昌永说出,像阿云嘎这样优秀的音乐剧演员,一场音乐剧的收入只有不到一千块的时候,阿云嘎表情严肃,全场哗然。音乐剧在中国是小众音乐,音乐剧演员的收入只能勉强个人温饱,而阿云嘎承担的却是一家人的口粮。

他无法“不为五斗米折腰”,他就像无数在世间尘土里打滚的人一样,在命运的一阵阵鞭挞中倔强的前行,却从未求和。他可以立起高高的人设,可是在节目中他从未提起,也不喜欢粉丝在评论里刷,我想对于音乐,阿云嘎是有自己的坚持的,不愿意让优秀的音乐染上卖惨的色彩。

阿云嘎把他所有不为人知的辛酸都收敛在他的音乐和歌声中,没有泪流满面,没有哽咽,他是一个成熟的歌手,他把一切都深深埋藏在心中,让观众被他歌声中的情感所震撼,苦难从来不是他用来标榜坚强的资本,音乐是他灵魂的自由。

他小心翼翼的抓住每一个可以向上的机会,他从未被命运眷顾,只能靠着自己的好胜心奋力前进,他走的每一步都必须拼命才能得到。得失心对于一个奋力求生的人,有何错处?阿云嘎说音乐是他的信仰,当他走上舞台,开口歌唱的时候,他的灵魂得以完整。

台上的人深情歌唱,台下的人不曾察觉,在这个高雅富丽的舞台上,这个西装革履如王子的歌者也在生活的磨难下灰头土脸。

逆风飞翔阿云嘎,打击的越重,越要飞的更高

阿云嘎说自己“为了欲望清白地奔波”他将自己的欲念清白的摆在明面上,光明磊落。面对欲望坦坦荡荡,面对奔波不辞辛苦。当他披荆斩棘,荣耀归来,一切都是实至名归,至少他养活了一家人,至少他养活了他的梦想。

当《声入人心》落幕,阿云嘎被第一个推荐到首席席位,他的大学班主任坐在台下说:“这是我十年来第一次看嘎子流泪。”

那一刻,这个无依无靠,只身从草原走来的蒙古少年终于走出了命运给他的噩梦,迎接到人生的光明。这一程,道阻且长,他带着双亲和兄长的希望上路,向长生天祈求光亮。

他以苦难为原料,以汗水为佐料,终于酿出了他人生的醇香。在人生的风雨中他学会了慈悲、学会了忍耐、学会了歌唱,愿草原的长生天保佑这个苦难中走出的阳光少年,从此温暖,不在漂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夜草牧场_八卦娱乐圈猛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caomuchang.com/1579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