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阿云嘎的新专辑:草原王子这次有点魔性,原创力爆棚不玩套路

不知从何时起,人们开始觉得“歌手”这个词有些浅薄,于是便将那些怀抱艺术理想、且有较高专业水准的歌手,统统称为歌者。从这个意义上说,阿云嘎就是标准的歌者。

他的最新数字专辑《不朽的•THE ART》目前已经卖了35万张,成绩喜人。阿云嘎为这张专辑付出了巨大心血,每首歌都亲自作曲,而整体制作也绝对处于当今华语乐坛的顶尖水平。

其实,早在几个月前,当上半场四首曲目率先发布后,大家就意识到,这是一张充满“野心”的专辑。你能听到大量音乐元素,在歌曲里相互交织、融合与碰撞。

聊聊阿云嘎的新专辑:草原王子这次有点魔性,原创力爆棚不玩套路

整张专辑好比一桌满汉全席,无论风格如何,每一首歌都尽量给足了料。毕竟,阿云嘎本就是一位浓墨重彩的歌者,那种云淡风清的民谣气质,与大气磅礴的他有些格格不入。

但千万不要以为,满汉全席等同于油腻庸俗。相反,《不朽的•THE ART》里的每一首歌,给人的感觉是绵密、精致而又复杂。没有高超的驾驭能力,根本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作品。

有人会觉得,拼命做加法的创作,很容易弄巧成拙,化繁为简、回归质朴的风格,反而更容易打动人心。这其实是对于艺术创作最大的误解乃至偏见。

聊聊阿云嘎的新专辑:草原王子这次有点魔性,原创力爆棚不玩套路

就像齐白石有齐白石的美,黄宾虹也有黄宾虹的美一样。事实上,并非所有优秀的艺术都是简洁质朴的,有这种想法和感受的人,自身的审美品位还停留在一个相对初级的阶段。

复杂的表现形式,可能拥有博大精深的内涵,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在其诞生的年代是极为复杂的作品,其艺术成就,绝非同时代的器乐小品可以相提并论。

所以,不要总认为好的音乐一定要简单明了才能打动人心。复杂的音乐,可能会唤起你更高级的审美愉悦。

聊聊阿云嘎的新专辑:草原王子这次有点魔性,原创力爆棚不玩套路

说回到阿云嘎的这张新专辑。从形式上说,里面的每一首歌都是非常饱满而又丰富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只是一味堆料的敷衍之作。相反,即便你不看专辑里那篇很长的文案说明,也能感受到每一首歌的用心之处。

阿云嘎想要挑战全新的领域,尝试不同的曲风,某种程度上,甚至希望打破人们对他的固有印象。而纵观专辑里的十首歌,又可以大致分为三个类型:

第一类:延续既有风格——包括《娜米达》、《牧羊少年》、《变形记》、《华丽世界的幻觉》和《我等了你五十一年九个月零四天》。

这五首歌属于阿云嘎最擅长的风格,更准确地说,是人们最熟悉的那个阿云嘎。那个大气、深情、唯美的阿云嘎。

聊聊阿云嘎的新专辑:草原王子这次有点魔性,原创力爆棚不玩套路

第二类:尝试新的风格——包括《不朽的》、《心岛》和《2021太空漫游》。

这三首歌里有非常多元化的音乐语言和表现形式。你能听到流行、电子、摇滚、前卫和古典的结合。这类歌初听起来,可能和人们印象中的阿云嘎有些距离,但也不至于相去甚远。

第三类:真正颠覆过往——包括《樱桃树下》和《被雨淋湿的人》。

这两首歌,是整张专辑中,真正具有颠覆色彩的作品。无论从唱法还是咬字上,都与过去阿云嘎习惯的方式大相径庭。前者是纯粹流行的表达,后者则是纯粹摇滚的呐喊。

聊聊阿云嘎的新专辑:草原王子这次有点魔性,原创力爆棚不玩套路

熟悉阿云嘎的歌迷,听到专辑最前面的三首歌——《不朽的》、《心岛》和《樱桃树下》时,可能会大吃一惊。但下半场的六首歌,其实更多回归到了他熟悉的表达方式上,但又不会拘泥于套路,而是在一个基本面上,去尝试新的可能性。

实际上,每一位成熟的歌者,最终都会形成自己的一套音乐语言,但又不会轻易将自己束缚在某个狭小的地带。

歌者的自我修养,就是要在不断变幻的潮流中坚持自我,同时,对前沿的事物保持好奇心与探索欲。坚持自我,而不是重复自我;风格化,而不是套路化。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夜草牧场_八卦娱乐圈猛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caomuchang.com/157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