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岁月》袁媛是“茶”了点但蒋南孙难道就对 朱锁锁不也拜金

流金岁月》中有个角色对其的感官还挺复杂的,那便是章安仁的前女友袁媛,作为前女友在得知前男友有女朋友的情况下没有避嫌这点不太好,但那时候还不至于到“绿茶”,是之后袁媛在王永正面前阴阳怪气地说“蒋小姐和李先生一起在考虑买我那里的房子”,这话说得暧昧十足明晃晃地挑拨离间,这里的袁媛活该被朱锁锁的打脸。袁媛这样做不排除是因为被抢单而迁怒,但后来明知道蒋南孙是王永正的男朋友还故意勾搭那就是真心是很“茶”了。

《流金岁月》袁媛是“茶”了点但蒋南孙难道就对 朱锁锁不也拜金

不过袁媛“茶”归“茶”,可是在卖房子那件事上她一开始找上蒋南孙并不算是羞辱吧。在李先生带着蒋南孙去看房后,袁媛找到蒋南孙希望她能答应两件事,一是帮忙说服三位客户买房子,如果找她买的话佣金分蒋南孙一半,二是不要拆穿她的谎言。袁媛的态度其实也不算羞辱蒋南孙,只是可能听说了破产的事情,认为蒋南孙很需要钱,才会用利诱,但袁媛这样做的后果是惹恼了蒋南孙和朱锁锁,故意找范金刚帮忙要更大的折扣,给袁媛来个下马威。

《流金岁月》袁媛是“茶”了点但蒋南孙难道就对 朱锁锁不也拜金

很多网友大赞蒋南孙朱锁锁干得漂亮,最后没有抢袁媛的单子还出了一口气,可是真的干得漂亮吗?袁媛说的那些话也不全是错的吧。在售楼门口袁媛说蒋南孙看着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其实一直想看她的笑话,而蒋南孙冷艳高贵的表示鸡同鸭讲,真的鸡同鸭讲吗?蒋南孙说着只是希望自己的朋友得到最大优惠,如果没有遇到袁媛,她会找关系要优惠吗?想必不会吧,蒋南孙就是想看笑话,而且不就是柿子挑软的捏,对前公司老板、上级怎么不重拳出击。

《流金岁月》袁媛是“茶”了点但蒋南孙难道就对 朱锁锁不也拜金《流金岁月》袁媛是“茶”了点但蒋南孙难道就对 朱锁锁不也拜金

其实从隐秘的来说,就是看不起袁媛,所以当袁媛找上她说要分佣金的时候,感觉被羞辱到,观众们可能会觉得是蒋南孙让袁媛大改变给了她机会,可是袁媛的学费是写了欠条,然后章安仁还的,一码归一码来说这事办得不太地道,再者如果换成是朱锁锁在卖房,蒋南孙还会要折扣吗?另外朱锁锁不也拜金,诚然朱锁锁爱上那个司机是因为司机对她很好,但她自己本人也认证了如果不是以为他是叶谨言的助理而不是个司机,可能连开始的机会也没有。

《流金岁月》袁媛是“茶”了点但蒋南孙难道就对 朱锁锁不也拜金

对谢宏祖也是,在他离家出走后,朱锁锁也不掩饰自己的拜金,直言不会感动因为他没钱了,朱锁锁穷过明白没钱的日子不好过。还有售楼的工作,朱锁锁售楼的佣金不也耍过小聪明,在精品房里和谢宏祖喝酒,违反的公司规定还被叶谨言抓包,拿着酒去找谢宏祖,打动他从而连卖三套房,在酒吧里的一切不也有表演的痕迹,想让谢宏祖心软买房,包括因为谢宏祖和叶谨言顶上真的仅仅是因为约定吗?不止吧,还因为佣金,因为那段时间蒋南孙急需钱。

《流金岁月》袁媛是“茶”了点但蒋南孙难道就对 朱锁锁不也拜金

所以论拜金,朱锁锁与袁媛并没有什么不同,同样不想再过以前的生活,只是朱锁锁情商高一点,拜金得明明白白不讨人厌,而袁媛则是手段拙劣,但朱锁锁运气也更好一点,遇到叶谨言、范金刚、杨柯三个贵人(男妈妈),不然以朱锁锁干的事早就被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