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不中二,《灵域》写尽新少年

剧集尚未开播,演员便已凭形象气质出圈,上了微博热搜。

这说的便是新生代演员范丞丞、程潇和他们主演的新剧《灵域》。剧中,他们一个是桀骜不驯的失忆少年,一个清新灵动的氏族小姐。青春逼人的CP组合,引起了不少观众的期待。

这部神话新武侠剧《灵域》由爱奇艺出品,江苏稻草熊影业联合出品,李莅樱担任总制片人,黄雨洋、何麦担任制片人,梁国冠、马华干执导,郭宝贤担任总编剧,范丞丞、程潇领衔主演,刘一曈、聂子皓、马月、郑艺彬、王一鸣、葛鑫怡主演。

该剧由逆苍天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失忆少年秦烈(范丞丞 饰)在经历种种艰险之后,同青梅竹马的凌语诗(程潇 饰)等一众小伙伴们,一起在灵域逐渐成长、开启新征程的故事。昨晚开播2小时,《灵域》的爱奇艺站内热度值就冲破6000。

热血不中二,《灵域》写尽新少年

这部剧还原了原著中多元文化融合的风格,尽显青春燃情,将秦烈和凌语诗险象环生的涅槃之路予以展现。

这部剧抓住了原著恣意成长、永不气馁的精髓,契合了年轻人和学生群体的审美诉求,《灵域》在寒假来临之际在爱奇艺播出,可以说恰逢其时。

追求东方美学打造恢弘异域的赤澜大陆

凌家镇中,灾难侵袭。

未被完全消灭的噬灵兽在凌家镇大开杀戒,一心想要报仇的玄天盟圣女宋婷玉(刘一曈饰),也未曾手下留情。一来一往间,凌家镇中手无缚鸡之力的“生人”(不能修炼的人),成为这场灾难的牺牲者。

为救众人于水火,秦烈选择以自身为引,开启天雷,誓要与噬灵兽同归于尽…

热血不中二,《灵域》写尽新少年

播出不过短短八集,《灵域》中男主角秦烈就已经经历了被污蔑逃离凌家镇、雪神谷诛杀噬灵兽、星云阁澄清事实真相、幽寂渊再战噬灵兽等诸多高燃情节。

这位生活在极寒之地的少年,也在经历重重危机后,更加坚定了掌握自己命运的决心,并自此踏上曲折跌宕的成长之路,其中险关重重,亦有热血豪情。

原著读者们曾这样形容秦烈——他不是一个可以关在笼子里的人。而《灵域》,也不是一个关在笼子里的故事。

在《灵域》中,有犬牙交错的各方势力,星云阁、森罗殿、器具宗、七煞谷、玄天盟、八极圣殿等等共同构成了一个恢弘、异域的赤澜大陆;在这个世界里,还有独特的各种设定,炼体境、开元境、万象境、通幽境等组成了一套独属于《灵域》的灵力体系;天雷殛、烈炎诀、寒冰诀、御魂诀等构成了《灵域》的神话特质。

热血不中二,《灵域》写尽新少年

这也注定了想要打造一个独一无二的赤澜大陆,真实自然的实景是不够的,要有更富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特效,打造极寒之地的原始感、空旷感与荒凉感。

《灵域》自2019年7月杀青以来,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来搭建广袤无边的幻想世界,场景、造型、特效,多方配合赋予了《灵域》视觉奇观,为故事的发展呈现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以第八集给予观众最直接冲击的极寒之主与大地之母的较量为例。在极寒之地的荒野雪山,上方,是朝着众人喷涌而出的硕大冰凌、雪花,下方,是纵横交错的刀剑,一旁,还有藤蔓直冲云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尽显幻想世界的惊艳、纷繁。

热血不中二,《灵域》写尽新少年

同样,其中的动作大戏与特效的融合,也让人眼前一亮。

雪神谷中,众人诛杀噬灵兽时的一番殊死搏斗,既有异世界修真体系的凌厉干脆,也不乏拳拳带风、酷炫写实的近身搏击,两者相辅相成,构筑了一套具备现实支撑的武学体系。

第六集中,秦烈开启天雷,在幽寂渊与噬灵兽同归于尽的对决场面,更是将观众的热情推向高潮。九天之雷浩荡而来,秦烈与噬灵兽间气波流动,精细的特效,辅以火光四溅的实景爆破,显出十足的诚意。

热血不中二,《灵域》写尽新少年

从大场景到小细节,挥别了“五毛特效”,《灵域》为观众带来了视觉享受。

聚焦意气少年,也放眼广阔天地

在《灵域》里,拍的是星罗棋布的神秘世界,但发光的却是用心雕琢的人物群像。

秦烈是《灵域》中最独特丰富的那一个。

在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生人的凌家镇,他从未想要随波逐流,安于一隅。虽然他对这混沌世界还没有更清晰的认知,但内心,却已经隐隐渴望着外面更广阔的天地。

在凌家镇,秦烈向一年只能看一次的月亮许愿,“我要去那天之最高最远处,正眼看着他们,也让他们正眼看我。”

热血不中二,《灵域》写尽新少年

人从一出生,便会遭遇各种挑战,在不断地锤炼打磨之下,变成越来越不一样的自己,但关于“如何变”,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抉择。

秦烈一心向往外面的世界,他选择遵从自己的初心,一步一个脚印地攀爬。这与星云阁少主杜少扬(聂子皓 饰)形成了鲜明对比。相比秦烈,杜少扬的起点更高。但对于更高权力的渴望,让杜少扬在坚守本心与向强大势力妥协之间左右摇摆。

这也让他与秦烈之间,有着亦敌亦友的微妙关系。在第八集,两人之间一致对外的协议刚刚达成,杜少扬就又被玄天盟圣女宋婷玉给出的利益所吸引。杜少扬的踌躇挣扎,为剧集接下来的发展,埋足了看点。

热血不中二,《灵域》写尽新少年

相比于秦烈与杜少扬的亦敌亦友,凌语诗与宋婷玉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女性形象。

女主凌语诗,她与秦烈青梅竹马,早已将真心交付,但她却从不是秦烈的附庸。无论是决定嫁去星云阁救凌家镇众人于水火之中,还是后续为解火毒前往七煞谷修习,她都有自己的行动线。

最初,她以为秦烈埋骨于极寒之地,流过泪,就不再囚于过去,“我要用我的双眼,为秦烈去看,孤山那边,雪原之外,最高最远之处,是怎样的一番景致,我想让秦烈永远都活在我的生命里。”

热血不中二,《灵域》写尽新少年

而在明确了秦烈对自己尚未有男女之爱时,她也能更干脆痛快地放手,“我愿意做影子,追着你的光,愿意等,在你每次远行的归途。可我不该奢求你的世界里有我,所以我选择不再跟着你,被你遗忘。”

对本心的坚守,让凌语诗能够理性看待世间种种。相对而言,看似不近情面、嚣张跋扈的宋婷玉,则展现了她的多面性。

宋婷玉与秦烈相遇时,她为了诛杀噬灵兽来到极寒之地。她本抱着不死不休的态度,却在心上人所赠之物掉入寒纪湖时,能毫不犹豫跳下去。而当观众以为她是一痴情纯良之人时,她又因害怕屠杀噬灵兽真相暴露,而想要灭门凌家镇。这个人物,有柔软、有胆怯、有野心、也有跋扈。

热血不中二,《灵域》写尽新少年

《灵域》不是围绕主角旋转的世界,而是一幅精致的人物群像画卷。包括秦烈的向往,凌语诗的追随,宋婷玉的野心,杜少扬的执念,谢静璇的自由等等。人物成长交织,展示的是灵域大地的风云,而不是某一个人的人生。

热血与厚重共存,谱写少年成长录

物不经冰霜则生气不固,人不经忧患则德慧不成。被封印血脉,留在极寒之地的少年勇承担,不言弃,历经千难,初心不改,并最终实现梦想这是《灵域》的精神内核。

作为故事的灵魂人物,秦烈的进阶之路从不简单。而这些经历,共同诠释着一个主题——成长。

物竞天择,强者生存是众所周知的丛林法则,在阶层分明的赤澜大陆,这一点尤甚。

因此,在剧集开头,秦烈就问出了这部剧的终极命题:“一片天一轮月一星辰,整个灵域,一花一树一寸土,一个阶层一个世界。大陆有阶层之分,日月星辰也有贵贱,我在这最微不足道的废土世界,仰望九天之上,天之最高最远处是何人?他们可有望着我?如同我望着他们,还是我卑微如尘埃,他们从来都不屑一顾?”

热血不中二,《灵域》写尽新少年

说这番话时,秦烈虽坚定要走出极寒之地,但如何反抗命运,如何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仍处于朦朦胧胧的状态。

这让他最初的种种举措,皆是被推着向前。因星云阁杜卓两家之争,他被迫离开凌家镇,与宋、谢二位圣女前往雪神谷诛杀噬灵兽;因凌语诗要嫁杜少扬,他前去抢亲,意外知晓了语诗心意;因噬灵兽幻化成普通人潜入凌家镇,他又要被迫面对凌家镇死伤过半,挚友羽心为他挡劫而灰飞烟灭的事实。

热血不中二,《灵域》写尽新少年

而就是在这一次次被迫前进中,秦烈的成长路径愈发清晰。在第四集,秦烈在星云阁同姚大师学习炼器,初次知晓了自己梦境的意义。而到了第八集,他已经坚定了去往器具宗学习,解开梦境中灵阵图秘密的信念。

短短四集,曾经懵懂的少年,一步步将“人若有愿,自己去争取”这番话实践落地。心有万丈高楼的少年们,坚守着初心,就能逐渐拨开云雾看见心中所愿的大千世界。这种成长使得《灵域》在打怪升级的热血之外,于主题之上更增一重厚重感。

热血不中二,《灵域》写尽新少年

这样的理想,无疑也是当代青少年的参照。年轻一代的观众,体验着现代化科技带来的便利,也经受着快节奏生活带来的不确定性和压力。如何坚守本心、如何找寻自我,对于他们来说,也是需要恒久思考的命题。带着现代眼光创作的《灵域》,与当代青年人的精神困境相连,使这部剧拥有了难得的现实意义。

如今,这赤澜大陆才掀开一角,秦烈命运何去,众少年未来何从,我们期待着。

【文/石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