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诞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李诞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题图:《十三邀》

我一直都很喜欢李诞

《吐槽大会》第一季,李诞顶着一头红发,对着台下一众明星嬉笑怒骂,观点犀利,笑点密集,比某人的相声要好笑上百倍。

明星们被讽刺了也不生气,还跟着一起哈哈大笑,说明李诞的笑话很高级,连明星自己都认同。

而且李诞挺会做人,虽然讽刺了明星,但轮到明星自己讲的时候,甭管讲的有多垮,都能听到李诞配合地奉上他那标志性喘不上气的“鹅鹅鹅”的笑声。

后来朋友圈越来越大,李诞也收敛了,不像以前那么敢说了,所以明显能感到《吐槽大会》第三季就没有之前那么搞笑。

但这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反正李诞作为一个说脱口秀的个体,已经成功出圈。在过去的一年多里,他接了N多的综艺,用彭磊的话说,李诞是“网生艺人”,“哪天停电了,他就没有了。”

关键现在就算停电也无所谓了, 因为他的价值观已经在普罗大众间广为流传,那就是:

人间不值得。

人间究竟值不值得,见仁见智。

但现在的李诞住着大House,搂着小娇妻,每天数钞票,小眼笑眯眯。这样的人间,你说值得不值得?

我觉得很值得。

李诞的口头禅是“都行,随便,爱咋咋地”,就这么一副懒洋洋随处就瘫的状态,通告却接到手软。他还在节目里告慰粉丝:

我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我啥都不会,就是命好。

啥都不会?你这是打马东的脸啊。真的啥都不会的话,马东这样的老狐狸凭什么找你做《奇葩说》的导师?

不说被广为赞誉的救画还是救猫的那期,单单在最新的一期里,李诞随口就引用了理查德道金斯的经典著作《自私的基因》,还抛出个理论困难度守恒定律,很难想象一个“啥都不会”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没有深厚的知识储备,灵敏快速的反应能力以及对社会对人性深刻的洞察,李诞不可能受到那么多综艺的欢迎,除非制片人们都是傻子。

可李诞偏偏要摆出一副佛系消极的样子。

李诞还鄙视一切虚妄和矫情,他说,我就是要活的浅薄,就是要活的流于表面。

李诞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但你稍微看看李诞的微博就能发现,他经常在上面发表诗作,而且立意绝对深刻。

没错,李诞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是个艺人,但他首先是个作家和诗人,这才是他安身立命的基础。

今年5月,甚至《人民文学》这样的专业的纯文学期刊上也发表了李诞的数首作品。

李诞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李诞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能写出这样诗作的人,自称“啥都不会”,我无论如何不能相信。

可惜粉丝们不管,依旧一通狂吹,说李诞“丧”得可爱,这才是活通透了的明白人。

确实,李诞活明白了,他精心雕琢自己的形象,积极迎合大众的需求,给自己打造了一个很“丧”的人设。

谁让“丧”,就是当下情绪的主流呢。

几千块的月薪,永远买不起的房子,狭窄的晋升通道,被催婚被催生的精神压力,到处借钱寅吃卯粮的消费主义,合力造就了这代年轻人的“丧”。

既然生活已经如此艰难,何苦还要作践自己?

所以李诞不停地说,我和你们一样,没啥追求,开心点朋友们,咱们一起游戏人间吧!

粉丝们哈哈大笑,并点头称是,神经被麻痹了,现实被逃避了,这个白日梦做的好舒服。

然后李诞靠着兜售梦境,赚走了钞票。

李诞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但梦终会醒来,回到现实中,生活不会发生任何变化。房东还在催着房租,马上要交的PPT还是写不出,该挤地铁挤地铁,该996还是得996。

这么说吧, 李诞像极了我们小时候身边的那个学霸,他不停地在你耳边说,我也没复习,咱们别写作业了,复习了也还那样,差不多就得了。

最后考试成绩一出来,学霸照样前几名,而你听了他的话,还是在成绩单的末尾徘徊。

所以李诞是典型的揣着明白装糊涂。他本身是深刻的,只是表现肤浅。因为这个浮躁的社会有太多的人尤其是上网的人喜欢看肤浅的东西消遣,于是他顺应了这股风。

他说出那些玩世不恭的话,不过是为了讨那些喜欢听这类话的大众开心,然后收获流量,从中获利。

如果认真追溯一下李诞在不同场合的言论,就能发现很多自我矛盾之处。

李诞一边宣扬自己看透一切,什么都无所谓,没人能够规训我,一边为了迎合大多数而陷入犬儒。

在那期广为流传的《十三邀》里,许知远问李诞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他却首先告诫许知远,不要随便说“女人”这个词,特别是中年男子这样说会很油腻,让人恶心。

一定要说,可以用“女孩”替代,这样对方不会感到被冒犯。这是他研究大众娱乐的结果。

李诞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李诞解构一切,用调侃蔑视权威,用消极对抗社会潜规则,实际上又很懂事听话,生怕哪句话说错而引火烧身,辛苦积累的流量毁于一旦。

在粉丝那里,他用力表演着一个对抗的角色,而在上面看来,他又表现得很听话。

李诞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李诞表面嘻嘻哈哈,混不吝,其实他内心又很在乎他人的评价。

人们都是健忘的。很多人已经忘了仅仅在上一季的《奇葩说》里,李诞还是个讨人厌的担当,抢话、打岔、说话没营养,当时舆论场的话题是李诞名不副实,暴露短处等等。

这一季,他明显改了很多。有一个细节,他在某选手发言后,差点控制不住要说话,但自己意识到了,并坦言:我这时候说话会影响观众投票吧。

李诞根本不丧,丧只是他为大众营造出的底色,他把自己打造成一个看破红尘的老头,而摘下面具,他才是那个为了明天不停奔跑的少年。

李诞曾写过一首诗,

我知道你为什么傲慢

你到了坡上

心情不错

有些喘

有些抖

上面空气不一样

你难免要傲慢

……

我知道你为什么傲慢

你想不到

我们这些坡下面的

有些也上去过

有些就死在上面了

……

山顶的风景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相信李诞肯定见过,可他依然把自己归为没上过山那类——“我们这些坡下面的”,并以此嘲笑那些在山顶的人。

问题是,李诞好歹已经到过山顶,自然有资本说山顶的风景也不过如此,山脚下就挺好,没必要非得挤上去。

你真信了他的话,一辈子都在山脚呆着,丧出天际,放弃努力,那就彻底成了他垫脚的砖,他踩着你高高兴兴地向上爬,你还呵呵呵地帮他数钱。

我还是很喜欢李诞的脱口秀,一直认为他的段子其实很高级,很多桥段我都看了不止一遍。

可至于他对公众表演出来的“丧”,呵呵,认真你就输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夜草牧场_八卦娱乐圈猛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caomuchang.com/156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