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今年的《中国新说唱》可能是复活花样最多的一年,从海选开始就委托潘玮柏搞“海选加时赛”复活,收割了微博上的一大票流量。而最终节目组也只给出区区3个名额,这3人里只有陈彦希留得久一些,直火帮XZT和养鸡YoungG都被迅速淘汰了。

整完海选“加时赛”,节目组又搞出了“能量榜”的新花样。药水哥作为跨界主播自然稳居第一,在他宣布退出复活后,这个名额就来到了GALI身上。

如今节目才刚刚过半,节目组居然已经开始预热第二次(实际上的第三次)复活了,属实让人震惊。如果再算上制作人复活小青龙、福来、Joannnne和陈泽希,那就是第四次复活了。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似乎每个竞演类的音乐综艺节目,只要有淘汰,就必然会有复活。而把范围缩小到说唱综艺,则是更加明显。咱们今天就好好来聊聊说唱节目里“复活”这档事儿。

众所周知,一档节目即使完全公平公正无内幕,也无法避免“临场发挥”这种情况。“临场发挥”分好与坏,好的临场发挥,可能使之前默默无闻的选手成为黑马,淘汰掉大家期待很高的热门选手;坏的临场发挥,可能使大家期待很高的热门选手被直接淘汰。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上述的两种情况,容易使热门选手和观众留下遗憾。这种遗憾在“一场定胜负”、“必须同生同死/一生一死”、“完全大众评审”的不甚合理的赛制下,体现得更加明显。热门选手心不甘情不愿被淘汰,观众也知道他们的实力远非如此,值得去到更高的舞台。由此,复活有了合理的理由。

从商业角度考量,也只有复活能够最大限度地调动各个粉丝的积极性。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为了“总决赛加成”的人气投票只能算是比较虚无缥缈的一个概念,像《说唱听我的》里的投票数,只在800多票里占了区区10票。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有机会把自己心仪的选手复活”,节目组只有给出这样的诱惑,才能让粉丝心甘情愿地通过各种指定的商业渠道去打投。从本质上看,这是一笔双赢的交易,节目组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粉丝们看到了自己心仪的选手登台继续表演。

但是,同一赛季内设置两次“人气投票”复活,这对于《中国新说唱》来说还是首例。这个设置给人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既然第二次人气投票复活能直通全国6强,那我投第一次人气投票复活有什么意义?

从名次上看,第一次复活只能进到20强,第二次复活可以直接进到6强,那我如果提前知道有第二次复活,肯定是等第二次复活再投,因为这样直接能上升14个位次。所以也难怪这个规则一出,就引发了极大的争议。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那么,《中国新说唱》是一向如此操作,还是突然性情大变?我们来纵向回顾一下《中国新说唱》此前三年的种种复活机制,再横向对比一下已经结束的《说唱听我的》的复活机制,来寻找问题的答案。

《中国有嘻哈》的第一次复活可以追溯到比赛第一轮,而这位被复活的选手,名字叫做Swaggie杨舒涵。潘帅当年“失误”淘汰了她,思来想去觉得不对劲,径直走到Holding Room,把杨舒涵给复活了。

而节目观众则大呼有鬼:Ty.和法老这样公认实力的顶尖你不复活,咋复活了一个小姐姐?果不其然,复活没多久的杨舒涵马上倒在了接下来的Freestyle抢麦赛环节。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在1v1环节,制作人们纷纷表示有遗憾,于是热狗张震岳复活了孙八一,吴亦凡复活了OB03,这两组选手也都成功地加入了给予他们复活机会的制作人战队。

潘玮柏选择了复活他的台湾老乡BCW,BCW也确实是那一届被严重低估的选手。然而,潘玮柏却根本没有选择他,BCW也没被另外两个制作人收入战队,不得不说这波操作属实迷惑——可能潘玮柏认为已经没有自己想要的遗珠了,就顺手给老乡一个机会?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制作人钦定的复活名额用完了,接着就是人气榜复活。PG One那句“为了复活Jony J你们到底准备了几个礼拜”虽然流传至今,但当时的人气榜情况可要比这复杂得多。即使爱奇艺真的是因为打算复活Jony J从而设置了足足三个复活名额,他们也险些失算。

首先是当时毫无知名度的小鬼的横空出世。海选就被淘汰的他却获得了相当多的广告歌机会,且在人气榜上存在感十足,这让很多人议论纷纷。而当年7月底,小鬼被曝出有不尊重吴亦凡的言论。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小鬼宣布放弃复活资格。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欧阳靖虽然稳居第一,但绝大多数人都知道,他是不可能再参加复活赛的,所以复活资格也就顺延到了小青龙的身上。然而,当年的小青龙却因为个人原因,也放弃了复活资格。于是,Jony J的前方才没有了阻碍,成功复活。

我一直坚持的观点是:SOLO舞台是说唱节目的杀手锏,无论哪档节目、哪个赛段,只要出现SOLO舞台,该期节目的风评一定不会差。而复活赛每位选手至少要表演1首SOLO,至多可以表演5首SOLO的赛制设置,无疑是精彩加倍的。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复活赛车轮战的设置还有一点很妙:对于那些海选或1v1就被淘汰的实力rapper来说,他们的库存简直不要太多,如果这些“大招”全都留到了总决赛,那对于没有被淘汰的选手来说,就确实非常不公平了。所以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消耗储备。

《中国有嘻哈》的复活赛,是四季以来唯一一次使用了Underground的Freestyle Battle最常见的“分贝投票”,这使节目精彩程度更上一层楼。然而,或许是对节目质量过于自信,又或许是为了商业上的考量,爱奇艺方面直接把整期复活赛作为了VIP专享内容。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这就导致普通观众并不了解唱了什么歌,Jony J的四连杀也变得缺失了影响力,导致他被人质疑。其实只要看完复活赛,就知道Jony J的表现无可挑剔。

这年复活赛最广为流传的当然是黄旭的《如果真的是比说唱真的强你好几倍》,这也成了各路rapper玩到今天的老梗。而Jony J甩出的代表《玩家》、黄旭直抒胸臆的《我想要》、Tizzy T全是Real Talk的《Rap Of China》、辉子被下架的《两杆大烟枪》和Jony J最后绝杀的《My Style》,都是这一年的经典曲目。

Jony J作为节目的第一位复活选手,没能像后面两年的复活选手一样最终夺冠,原因相对复杂。其一是《中国有嘻哈》三强的质量确实太高;其二是Jony J没有经过一整个赛程给观众加深印象,又被掐掉了复活赛的广泛播出,缺乏群众基础,导致投票数过低;其三是Jony J本身的风格并不是太适合竞技。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第二年的《中国新说唱》则是从60s开始就大搞复活,热狗张震岳复活了小老弟Jason、吴亦凡复活了于意、潘玮柏邓紫棋复活了王以太。这一季60s被刷下去的好手颇多,除了Jason略有争议外,复活于意和王以太都是意料之中的操作。

而这一年的1v1则比上一年淘汰了更多种子选手,太多的“火星撞地球”让人直呼可惜。而同时,也存在一些“混子保混子”的现象,比如被制作人集体质疑的徐圣恩黄礼格,还有把“炮灰”写在歌名里的怼甜和Xigga。

可能正因为如此,节目组想到了狠辣的新招数“换位赛”来代替复活,而这也是“守卫VS小丑”之外,新说唱唯一一次真的Freestyle Battle。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热狗张震岳选出功夫胖、潘玮柏邓紫棋选出ICE、吴亦凡选出李佳隆,最终前两位换位成功并加入了给予他们机会的制作人的战队,而李佳隆虽然换位失败,但在两年后还是加入了吴亦凡的战队。总体来说,这换位赛机会给得也没什么争议,吴亦凡还特别对法老、PQ等人说了抱歉。

《中国新说唱》的人气榜投票相比上一年就没什么幺蛾子了,非常顺利地由小青龙、满舒克和李佳隆三位人气选手回归。其中陈梓童一度有赶超李佳隆的趋势,不过最后还是差了一截没能追上。这一年,节目组专门把复活赛作为一期节目。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艾热夺冠的一个重要因素。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必须要说,艾热是四年来作品池最深的选手,加上复活赛,他总共演了10个个人舞台,并且还给总决赛预留了一首《我到新疆去》。这所有的作品里,你都很难挑出一个没有记忆点的。换言之,他是当之无愧的金曲制造机。

王以太、李佳隆其实实力都不差,也对艾热造成了一定威胁。但是架不住艾热气势如虹,博得了制作人的芳心,因此他们也只能饮恨舞台。而复活赛的五杀一经播出,更是把艾热的实力诠释到淋漓尽致,在那吾克热造成审美疲劳、ICE和刘柏辛的风格太新的情况下,艾热凭借流行性夺冠就显得不足为奇了。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作为对“复活问题”最著名的思考者,PG One当年确实言简意赅地指出了问题的核心所在:“原来被淘汰的 最后也能达到终点 那我们为何要经历那没必要的风险”。

纵使如我们前面所说,“没必要的风险”也意味着有刷脸的机会,可以营造“群众基础”,但依然改变不了Jony J和艾热“最后达到终点”这个事实——复活直通总决赛,未免通得太深了一些。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于是,《中国新说唱2019》在节目最初非常强硬地宣称:今年不复活。而节目组在早期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即使面对杨和苏VS功夫胖这种总决赛级别的对决,也没有任何现场改规则复活的意思。

不过,节目组显然是深谙观众心理的,由于首轮淘汰过于残酷,很快就有不少粉丝纷纷请愿开启复活通道。而节目组当然也就心领神会地、“半推半就”地“答应”了请求,成功让粉丝心甘情愿地为他们卖命打投。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1v1合作赛由于可以允许出现各种晋级情况,因此也没有像前两年一样复活或换位了。复活赛也不再选在节目末期进行,而是在节目中后期的阶段就进行了。9进6被淘汰的三人、微博通道复活的一人和爱奇艺通道复活的四人,来争夺两个名额;制作人也将再次进行公演,以获得“二选一”的权利。

由于在第一轮被淘汰的选手只能通过微博通道复活,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名额都被认为是功夫胖的。然而功夫胖为了个人巡演最终决定放弃复活,这个名额就成为了宝石老舅、爆音和NineOne共同争夺的一块香饽饽。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老舅在三人中杀出重围,并且表演了两首大热单曲《野狼Disco》和《山河图》。而同届复活赛的其它歌曲,在这两首歌之下都显得有些相形见绌。

最后杨和苏和西奥成为复活候选人,而吴亦凡在公演中险胜潘玮柏获得选人权利,最终他挑选了杨和苏。杨和苏也不负众望,凭借强悍的实力在越发残酷的节目后期生存了下来,总决赛用《命不由天》一曲夺冠。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说完了历届《中国新说唱》,再看看已经结束的《说唱听我的》的复活赛制如何。《说唱听我的》在第一轮结束后就设置了“譶榜复活”的机制,通过这个操作成功复活了5位选手。

不得不说,两位飞行导师也太会复活了,这5位恰好全部进了战队,留存率高得可怕。其中有3位还在同一个战队——“为你发光”。他们的制作人法老不愧是活死人厂牌的创始人,就算上节目,也全要收“活死人”。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而在普遍被认为最该复活人的Hit Song赛段,《说唱听我的》却又坚定地不复活人了,这导致了一大批优秀选手的流失。我们之前也分析过,节目质量就是在此时出现了不可逆转的下滑。随后直到总决赛,节目组都没有再推出复活赛制,只会让被淘汰的选手们上来当NPC反复刷脸。

而把复活赛和总决赛放在同一天的操作本身,也证明了节目组根本不把复活赛当成一个卖点,言下之意是:“您跟总决赛凑合凑合一起看就得了”。果不其然,复活赛只有一轮,参与人数只有三人;每人各唱一首,得票最多的直接复活。这简直不能称之为“赛”,可能连一个环节的长度都没有。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也难怪复活成功的高天佐一直说自己不配,类比到《中国有嘻哈》,他就像是小鬼(第一轮就被淘汰)在复活赛最后一个出场,只唱了一首歌就成功狙击了Jony J直接晋级总决赛。如果当年真的出现这种状况,小鬼肯定要被舆论喷到今天。高天佐真的要庆幸自己实力过硬、低调谦虚且节目热度不高,才没有惹上舆论的麻烦。

之前说过,复活赛车轮战对作品的消耗在某种意义上保证了比赛的公平性,而在《说唱听我的》,就显然没有这种公平存在了。高天佐用自己的“最强曲目”去打其他人的“保留曲目”,自然是无往而不利的,所以最后拿的亚军,多少有点欺负人的意思。但这更多是节目组的设置问题,高天佐也只是合理利用了规则,并不是他的错。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细数了这些过去的说唱节目的复活机制,我们可以看到,绝大多数时候,无论是制作人选择的复活还是人气投票的复活,产出的选手往往都有很高的质量。

制作人选择的复活大多出现在早期,复活的选手基本都会进入给予他们机会的制作人的战队,可以说是“收买人心”的好举动,选手也会更心甘情愿地为制作人付出;而人气投票复活中,除了Jony J略有失常以外,艾热、杨和苏取得冠军,高天佐取得亚军,都是非常不错的成绩。

赛程才过半就搞了四次复活,新说唱复活机制为何总引起最多的争议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今年《中国新说唱》赛程过半就搞了如此之多的复活,确实是反常的。而我们对于这次《中国新说唱》第二次复活直通6强的不满,也更多是吐槽节目组的前后不一和双重标准,并不是真的不喜欢、不想要复活。

那么,到底为什么要如此频繁地复活呢?频繁复活就意味着粉丝们要加大打投力度,结合之前制作人公演那期节目突然搞了一次梦回《中国有嘻哈》的“全网限时投票”来看,这档节目可能真的已经走到了强弩之末,要收割最后的流量?

但鉴于“每季的最后都要说没有下一季可是明年又来了”这种情况屡屡发生,我们也只能作出一种猜测。真正的原因,恐怕只有节目组自己才知道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夜草牧场_八卦娱乐圈猛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caomuchang.com/156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