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一颗泪,遗落在青藏高原映照昆仑千年日月

上帝的一颗泪,遗落在青藏高原映照昆仑千年日月

每次听《一面湖水》这首歌,我都会想起青藏高原上那颗上帝之泪——茶卡盐湖。

“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这首歌很多人演唱过,齐秦、羽泉、腾格尔,还有好声音歌手扎西平措,好听且有意境,我一度认为,这首歌的创作背景来自于茶卡,要不,怎么会如此契合茶卡的情境。

国庆节前,我背着包,去了青海,从西宁到德令哈,从德令哈到格尔木,然后是都兰、乌兰再到天峻,昆仑的阳光照耀着柴达木的苍茫戈壁与连绵草原。我想我没有做好功课,就与传说中的天空之镜悄悄相遇,以至于,看到她,我竟有些目眩悸动。

上帝的一颗泪,遗落在青藏高原映照昆仑千年日月

茶卡盐湖位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东端的茶卡镇,距离镇子街区不过20分钟的路程,静默于柴达木盆地的腹地,与昆仑日光私语,和青藏高原的大风对话,与天空白云相依而存。

之前,我对“天空之镜”有所耳闻,但仅限于知道而已,甚至连图片都没仔细看过,而当此刻置身其中,才发觉,大自然的静美如此彻底,入骨入髓,似乎人类的任何响动都是对她的惊扰。

在盐湖景区入口深处,有一个观景台,踏上去,放目四周,天湖一色,相互映照,昆仑余脉倒影在蓝天之下,也倒影在蓝天之上,结晶的盐砌成的雕塑,点缀这空旷辽远的空间,星星点点的栈桥,构成了梦幻般的镜像。而风中舞动着的色彩鲜艳的经幡,似乎是镜中的一景,遥远向往以及置身其中的幻象,让人不敢大声语。

上帝的一颗泪,遗落在青藏高原映照昆仑千年日月

浅浅地记起,孩提时代的语文课本里,有关于青藏高原的课文,从前青藏高原是海洋的一部分,经过长期的地壳运动,这块地面抬高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高原,结果海水留在了一些低洼地带,于是就有了如今的天空之镜——茶卡盐湖。

这是有多么奇妙的地质运动,彼时,这里经历了什么?以至于有人说,这是上帝遗落在地球上的一颗眼泪,或许只有昆仑的日月知道,柴达木的寒风知道。

上帝的一颗泪,遗落在青藏高原映照昆仑千年日月

同行的本地朋友说,茶卡盐湖身处祁连山支脉完颜通布山和昆仑山支脉旺尕秀山之间,这两座绵延数百里的山常年积雪,在湖的遥远处,雪山倒影在湖面,会看到“湖水与长天一色,盐湖与雪峰同辉”,这是青藏高原独特的自然风光。

而在湖的四周,布满了结晶成盐层的形状各异、正在生长的栩栩如生的朵朵盐花,好想取下一朵带走,但是她的美只属于这里,离开片刻就会融化。

上帝的一颗泪,遗落在青藏高原映照昆仑千年日月

朋友说,茶卡盐湖是固液并存的卤水湖,湖面极具强烈的反射能力,就像是一面为天空梳洗打扮而准备的镜子,这种自然景观在国内罕见。此前还可以在合适的季节探求湖底世界的神秘,领略到涨潮后湖面上留下的滚滚盐涛奇观,现在景区为了生态保护,禁止游客下湖了。

坐上景区的小火车,沿着铁路进入天空之镜的深处,高原的烈阳和清风在天地间浩荡而来,湖光山色,整个茶卡犹如梦中的“神祇”。栈桥上的游客倒映在湖水里,红色以及色彩鲜艳的衣服,在景色里尤为壮美,几乎所有的人都拿着手机拍照或者自拍,而他们,很自然就成了别人的风景。

上帝的一颗泪,遗落在青藏高原映照昆仑千年日月

朋友说,你现在乘坐的这条铁轨也很有故事,始建于1958年,两条轨距仅有60厘米,被称作“寸轨”,也是如今世界上现存较少的火车轨道,有一段还是1904年生产的呢。原来,这里是人类最早食用盐的来源地,早在公元前206~公元25年的西汉时期,当地羌族人就已经知道采盐食用,而且进行贸易出口,那时候出口国是天竺(今天的印度)。《汉书·地理志》记载:“金城郡临羌西北至塞外,有西王母室、仙海、盐池”。仙海即今青海湖,盐池就是茶卡盐湖。大约从乾隆二十八年(1763)开始,官方就已有组织地对盐湖进行大规模开采,并定有盐律。光绪三十四年(1908),设立了丹噶尔厅盐局,标志着茶卡盐纳入了有序经营管理轨道。

上帝的一颗泪,遗落在青藏高原映照昆仑千年日月

茶卡盐湖是柴达木盆地四大盐湖中最小的一个,算起来,竟然有两千多年的开采史了,据说早年茶卡盐极易开采,人们只需要揭开十几厘米的盐盖,就可以从下面捞取天然的结晶盐。不知道那时候古老的羌族人民,是如何发现的这些对动植物生命有益的物质,又是如何将它们采集回家,从而作为贸易出口商品换回货币;那时候的青藏高原,茶卡盐湖又是什么样子?他们是否也有五颜六色的衣装?或许只是有保暖的兽皮罢。但可以想见的是,茶卡盐湖一定比现在美过千倍。

朋友说,这条开采食盐用的铁轨是我国进入工业文明的象征,在早期的茶卡盐湖开发中,小火车在盐湖铁轨上行驶,用来运输盐和采盐工人进出盐湖,一直到2008年,随着船采船运工艺的投入使用,这里的小火车完成了它的工业使命,但遗留下来的铁轨横穿茶卡盐湖,与湖面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在摄影者眼里更是一种艺术之美,后来就保留下来,为游客提供服务,人们乘坐小火车进入湖内,可以坐拥天空之镜。

上帝的一颗泪,遗落在青藏高原映照昆仑千年日月

坐到铁轨尽头,置身苍茫的天空之镜,四面一色,天地失去参照,目之所及蓝如宝石一片。其实在火车行进的过程中,我一度出现错觉——前面怎么出现了断崖!难道我们的小火车要凌空穿越断崖而过?我诧异地问朋友,他说那不是断崖,是倒影!我重复强调这是断崖,并且确定是断崖的横截面,朋友看着我,认真地说,是倒影,倒影!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是倒影,是昆仑山支脉的倒影,它们不动声色与固液态的盐湖融为一体,让我这个闯入者误以为是断崖。

上帝的一颗泪,遗落在青藏高原映照昆仑千年日月

上帝的一颗泪,遗落在青藏高原映照昆仑千年日月

下了小火车,乘坐游轮纵深而行,继续在天空之境里流连,朋友说这里位列世界最咸和密度最高的湖水之列,所以船只行进中没有什么浪花或者涟漪。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青藏高原的大风再狂,天空之镜也依旧映照天空,真正地波澜不惊荣辱淡定。

上帝的一颗泪,遗落在青藏高原映照昆仑千年日月

如果没有湖中的线杆、红色坐标球,以及陆地线,你很容易就没了方向感,而这些元素,又构成了镜中之景,站在船上看水天一色,听风起云落,如诗如画的镜面效果不由得令人无言赞叹——怪不得这里曾被国家旅游地理杂志评为“人一生必去的55个地方”之一!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夜草牧场_八卦娱乐圈猛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caomuchang.com/1567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