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大河2第16至18集

《大江大河2》Ep16/17/18

上次提到的雷东宝的转折,这么快就来了。

【雷东宝有市领导陈平原做靠山,丝毫不把县领导放在眼里。看时间线,距离铜厂爆炸已经过去两三年了,雷东宝的座驾由大摩托换成了小轿车,和宋运辉也有快两年没见面了。由杨巡牵头的饭局,以雷宋二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作结。

东海化工厂稳步发展,宋运辉的办公室也焕然一新。杨巡顺利退了地,当面感谢宋,也给宋带去小雷家村办企业的经营数据。

宋运辉和码头负责人冯工在办公室谈工作,被前来送饭的程开颜撞见,看到冯工如此年轻活泼,还要和宋一起出国考察,程大为不悦。宋启程出国前,程依然醋意未消,没有为宋送行。

陈平原出事牵连到雷东宝,雷被检察院带走前,叮嘱韦春红“去找宋运辉”。此时宋已经出国了。韦本想拉着雷母一起去东海,却又被婆婆骂了出来,只好一人前往东海。

小雷家村的几个主要领导也被带走,雷士根最先被放出来。杨巡来到小雷家才知道雷东宝出事了,由于他的电器市场挂靠在小雷家,他也被检察院带走了。

宋考察回国,东海的领导班子开碰头会。二期设备价格超出预算,老韩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预备方案。宋不愿妥协,想出了新办法。正查资料写报告,秘书告知韦的到来。宋将手头工作交给心腹方平,请假三天回到金州,了解清楚雷的情况,抓住问题关键,和韦一起回到小雷家找寻攸关雷东宝性命的证据:杨巡市场的出资证明。几经波折总算找到了。

宋回东海,方平代写的以股权换设备的报告已经呈交部里,秘书告诉他计划司通知宋赴京开会。宋接着得知,码头冯工辞职了。宋前往挽留。下班回家后宋压抑心中怒火,要和妻子谈谈。】

宋和雷的关系很有意思,就像杨巡说的,两个人明明心里都很关心对方,见了面却都嘴上不饶人,非得吵架。可真到了患难时刻,雷知道只有宋运辉能帮自己,宋运辉也确实不负所望。

宋运辉这个人物,挺典型的伟光正了,几乎挑不出毛病来。出身微寒但靠着天分和努力一步步成长为国企的大领导。雷东宝与他十年情谊,他必须尽力相助,但也只是在不干涉司法的前提前,努力去寻找证明雷清白的证据,整个事件前后,宋一直都表现得非常冷静,头脑清醒,给人感觉极其沉稳、靠得住,尤其是找出资证明的过程里,多亏有他在,才能引导经手此事的关键人物一点点找回相关的记忆。可以说宋是“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

宋在工作上是一如既往地追求卓越敢为人先,哪怕预算不够,也不愿二期设备达不到既定的要求,他不像其他同事,认为“拔出毒来的就是好膏药”,在他看来妥协就等于敷衍了事。外汇额度本就有限,刚应该把有限的资金花在最值得的地方。为此他甚至想到了以股权换设备的方法,而这也是得到了上海高桥和巴斯夫公司、上海农研所和杜邦公司合作的先例,而他之所以能想到这个,得益于宋运辉一向关注行业内的最新动态。他的办公室里、家中的书房,全都摆满了书,那些书堆得到处都是,绝不是为了附庸风雅装点门面,他是实打实不停在学习和进步的。宋的专业英语也很好,而精通英语并不是一项必备的技能,同样分管技术的领导老韩,就不懂英语。宋是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永远保持着积极主动性。过硬的专业技能,永远是他最大的底气来源。所以他不需要更不想要搞虚头巴脑的官僚主义,而是要脚踏实地地做实事。但他也绝不是不通世故的书呆子,毕竟在金州有老水这个师傅调教,在如何当领导如何与同事相处上,还是学到很多东西的。所以他知道在去东海搞基建之前,要求把金州新车间跟着自己的同事调来,这些人,可以说是他的心腹了。在之后东海项目再临危机时,金州子弟出了很多力。这次雷东宝出事,宋也是把手头的工作交给了方平。懂得放权,合理分配工作而不是大包大揽,才是好的领导吧。

硬要说什么缺点,大概是找的妻子跟他不合适吧。但这种不合适并不是一开始就显现出来的,宋最初是很喜欢程开颜的单纯的,可两个人的成长步调大不一致,宋运辉可以说是飞速进步,程开颜却成长得很慢——除了越发会打扮越来越洋气。程开颜喜欢跟宋确认“你还是很关心我的对吧”,嫂子上次的挑拨,就像是在程开颜的心里埋下了危机感的种子。宋的官越做越大,程又没有什么事业心和其他的追求,她太怕失去宋的疼爱,怕宋被别的女人抢走,所以会对宋身边出现的年轻女人格外警觉。冯工的辞职应该是和程有关系,具体怎样还要看接下来的剧情。这里应该也是宋程关系的一个转折吧。任何关系如果没了信任就会变得岌岌可危,程开颜如此不信任宋运辉,只会把他推得更远。

患难见真情,雷出事不仅证明了雷宋的情谊,更是进一步证明了韦对雷的深厚感情。雷被抓,韦没退缩跑路,先去小雷家大概了解情况,被雷母骂了就一个人去东海,孤立无援,心里没底,也得硬着头皮去求宋运辉,甚至一见面就给宋跪下了——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原著里面,韦不能再生孩子了,雷出狱以后也像变了个人,甚至出轨了一个神似亡妻的年轻女人,还和韦离婚了。不知道剧里面会怎么改。

而杨巡的滑头也是越发明显了,我感觉杨巡的形象在这一部里有点不太讨喜了。可能是戏份太少了,弱化了杨巡奋斗的过程,反倒把他的圆滑世故着重表现了。底层出身,被欺负惯了,见到权势在他之上的人,免不了的有些“狗腿”模样,格局野心是有,小聪明更是不缺。虽然不够讨喜,但也更真实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夜草牧场_八卦娱乐圈猛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caomuchang.com/1558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