诠释动画作品需要动画人的自由发挥

原标题:诠释动画作品需要动画人的自由发挥

诠释动画作品需要动画人的自由发挥

作者:lll

封面:Fate/Apocrypha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摘要

设计相关杂志《MdN》10月号做了动画作画相关的专题,邀请了当下活跃在第一线的动画原画做采访,主要有江畑谅真、温泉中也、china(ちな)、大岛塔也、五十岚海,以及话题度极高的《Fate/Apocrypha》22话分镜演出作监伍柏谕。

设计相关杂志《MdN》10月号做了动画作画相关的专题,邀请了当下活跃在第一线的动画原画做采访,主要有江畑谅真、温泉中也、china(ちな)、大岛塔也、五十岚海,以及话题度极高的《Fate/Apocrypha》22话分镜演出作监伍柏谕。另外对冲田博文、龟田祥伦、Bahi JD、荒井和人等人做了简单的采访。

诠释动画作品需要动画人的自由发挥

《Fate/Apocrypha》22话集中了大量网络上年轻原画,播出后引起大量话题,褒贬不一,有支持者觉得本集作画魄力十足,场面宏大,而反对者觉得人物偏离人物设计太多,原画过于奔放。本集的分镜演出伍柏谕也站在了风口浪尖之上。伍柏谕1992年在台湾出身,后在澳大利亚上学,2010年赴日进入动画行业。

原画有自己的想法是有利于作品的

伍柏谕在做22话前受《Fate/Apocrypha》的动作作画指导的坂诘嵩仁和榎户骏的邀请,参加了第9话的原画,负责弗兰肯斯坦受到精神攻击发狂的场景(这个场景也一度引起过话题),于是伍柏谕考虑能不能接一集《Fate/Apocrypha》的分镜,于是和A-1的制片人藤田祥雄讨论,藤田觉得很有意思就定下这事了。

诠释动画作品需要动画人的自由发挥

第9话伍柏谕负责的部分,也基本代表了伍柏谕的风格,这点和温泉中也相似。

对于伍柏谕来说这是他第一次包揽整集的分镜,这也是很早以前就想尝试的,同时伍柏谕始终觉得单纯原画的工作不能做出他想要的东西,相比作画或者动作,更想做出“画面”,作画仅仅是实现所要的画面的手段和过程而已,而想要做出能传达给观众意图和感情的画面的话,必须要向演出发展。

确定要做之后,先读了脚本,之后在网上查找各个英灵的历史资料,以便理解角色,之后实际做分镜只花了两三周,当然之前在做第9话原画的时候脑子中已经定下了大致印象。

22话参与的原画中,除了一位其他都是以前就认识的,画分镜之前就打好了招呼,设计分镜的时候也照顾到了各位原画的作家性和擅长的领域。唯一一位以前不认识的原画师是田中宏纪,虽然早有耳闻,而且在同一部作品中工作过,但是始终没有见过面,这次刚好有非常适合田中宏纪画的场景,所以特别拜托人请过来。

伍柏谕是很信任这些原画的,分镜上也没有画得很细,允许原画们加入自己的点子,这样原画也能更加积极开心,伍柏谕觉得是对作品有利。同时大多数原画都是数码作画,所以交流讨论非常方便,直接把草原画通过网络传输就能检查讨论了。

MdN本次特集参与的几位原画中,温泉中也负责了后面阿塔兰忒和阿喀琉斯的战斗,本特集的封面就是这部分镜头其中之一,温泉加了很多个性的镜头运动和特效。大岛塔也负责阿斯托尔福使用盾宝具之后展现绿色世界的部分,这部分弯弯的线条保留了大岛的个性。ちな负责迦尔纳和阿斯托尔福的场景。特效是直動(原画直接把動画画了,直接输出),人物部分则是按照传统流程圆滑进行。

大岛塔也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佐藤利幸在纸上用马克笔等材料做特效直動,这种做法太过稀罕而惊到了伍柏谕,这样交上来的镜头超过想象,作为分镜演出是非常有意思的。伍柏谕认为现在业界很多情况是演出和分镜由不同的人担当,这样就容易造成演出按照分镜完成任务,有更好的想法可能因为和分镜画的不一样而被否掉,所以这次包揽了主要职位,积极吸取作画人员的好主意。

佐藤利幸部分,用马克笔在纸上模仿数码特效,不知内情的观众恐怕根本发觉不了。

作为影像创作者

伍柏谕在2010年因为对日本动画有兴趣来到日本进入动画业界,有受本田雄、吉成曜、松本宪生、中村丰、桥本晋治等人的影响。

影像方面的灵感来源自电影和游戏的情况比较多,比如说《Fate/Apocrypha》22话就有从克里斯托弗·诺兰的电影中获得灵感的地方,因为工作忙,游戏没时间自己玩,所以视频通关的情况比较多。他经常参考游戏中的特效画面,最近觉得韩国的MMOPRG《黑色沙漠》,包括动作在内都很不错。

关于动画的长处,伍柏谕觉得动画的优势在于能做一些程度的扭曲和变形,实拍和CG只能做出正确的空间,动画能做到怎么想就怎么画,现在这个时间点上动画的表现能力还是强于实拍的。

关于《Fate/Apocrypha》22话外界褒贬不一的情况伍柏谕也有耳闻,不过他觉得让参与的动画人有更高自由度,开心发挥,是最重要的。当然动画本身还是让观众享受,对于这集受到《Fate》系列原作奈须蘑菇的称赞是非常荣幸的,做动画本身的动力应该是把作品本身表现出来,而不是表现创作者自己的东西。

关于以后想做的事,伍柏谕还是想尝试一些未尝做过的事,从单集角度来说想尝试一下声音相关的工作,从作品角度来说,更想自己做故事,自己设计世界观,做出真正属于自己的作品。

参考资料:

《MdN》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