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上央视5岁上春晚,百万年薪养活全家的男孩,现状却令人唏嘘?

近年来,电视屏幕上涌现了一批可爱的小演员,小嘉宾;他们有的玉雪可爱,灵动活泼,看得叔叔阿姨们心都化了;他们大多人小鬼大,童言无忌经常惹得观众前的我们忍俊不禁、捧腹大笑。

广告商、剧组、投资商们、父母的大力“栽培”下,打通了一条星途璀璨的“康庄大道”,造就了许多小小年纪便能赚钱养家,喜怒哀乐能随时变换浮于面容的“小童星”。

这些小童星在屏幕前的天真卖萌,伶牙俐齿,甚至早已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为父母赚取大把大把的钞票,他们的生活当做娱乐新闻也被暴露在记者的闪光灯下,镜头前的乖巧懂事、古灵精怪,背后又是否一样的笑逐颜开、无忧无虑呢?

如今的万人瞩目,来自观众、片方的万千宠爱又是否能持续一辈子呢?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当中一位童星,他3岁上央视、5岁登春晚,据闻他以年薪百万养活一家人,可现状却令人唏嘘,是真有其事吗?

岁上央视5岁上春晚,百万年薪养活全家的男孩,现状却令人唏嘘?"

婴孩时才华已现

这位叫做张峻豪的小演员就是我们今天文章的主角,2010年出生在山东省淄博市。别看他年纪小小,今年已经是踏入娱乐圈的第7年。

从小这个可爱小光头男孩就表演欲非常旺盛:6个月大的时候,能自主模仿电视上简单的舞蹈动作;10个月大,能跟着音乐跳舞,父母也因此将小峻豪送去接受系统的表演训练。

你看看,别人小的时候已经展露天赋才华,自家的孩子同时期可能只会捣蛋淘气,当父母的你们惭不惭愧;当然要说别人真正出道,你们可能会更加惭愧吧。

岁上央视5岁上春晚,百万年薪养活全家的男孩,现状却令人唏嘘?"

幼时登大舞台

2013年张峻豪上山东卫视、2014年参加央视《出彩中国人第一季》,同年4月,参加湖南卫视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

那个可爱的小光头,以搞笑和天真引得观众的注目,同场的明星嘉宾与小峻豪都相比都有些黯然失色了。尤其是那一期,模仿妻子的旅行中各人的表现;可爱但不做作,懵懂却又人小鬼大的机灵劲让这个可爱的小光头在全国人民面前都留下了深刻印象。

2015年张峻豪登上了许多明星梦寐以求的春晚舞台,同时也正式开始了他的演艺之路。

岁上央视5岁上春晚,百万年薪养活全家的男孩,现状却令人唏嘘?"

至今小峻豪已经拍摄了五部影视作品,接拍影视剧的同时,避免不了的商演活动,也为小峻豪带来许多超乎想象的收入,甚至有传他年薪百万足以养活一家人。

这种说法笔者觉得难免夸张了一些,知名童星出场费不低,但是也需要扣除对应的税项,到手后的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多。

少年时淡出

另外就小峻豪的作品本身来说票房和口碑其实都不太好,豆瓣上的平均分五分不到,这种影视剧反响不好也会影响他本身在童星市场的价值。

再者随着年龄渐长,当初幼稚可爱的小光头变成了小伙子,五官各方面都没有往“帅”的标杆进发,同时也失去了以往奶声奶气的活泼可爱,这些都导致了如今的小峻豪失去以往的人气,新的一波童星崛起,而他只能逐渐淡出荧屏。

如今小峻豪本人的微博只有今年5月25日到6月1日的发文,内容都是描写开学的喜悦;稀稀落落的点赞、评论和转发也印证了现在网友和观众对他关注的转移这一事实。

岁上央视5岁上春晚,百万年薪养活全家的男孩,现状却令人唏嘘?"

从小峻豪现象引申

但在笔者看来,对孩子而言,重新回到学校开课和其他的普通孩子一样专心学习,公众对他的关注度逐渐下降,这未必不是件好事。

毕竟不是所有的童星长大后依旧有小时候的“万紫千红”,童星长大失去天真可爱的面容会被形容“长残”进而被“看脸”的主流市场淘汰,例如:林妙可、阿尔法、尤浩然、郝劭文;幼年青少年众星拱月的当红状态得不到延续,慢慢长大,心理难免也会有落差,对孩子的心理健康也有不小的打击。

岁上央视5岁上春晚,百万年薪养活全家的男孩,现状却令人唏嘘?"

即便是能从童年红到青壮年时期,如杨紫、杨幂、张子枫、蒋依依,他们背后付出的不仅仅是我们看到的整页整页地背台词。

大冬天穿背心,大夏天穿羽绒这么简单;对内日夜颠倒的工作时间,超长的工作时长,吊威亚,做动作,情绪的瞬间转变,年轻轻轻身心皆是五劳七伤。

对外还要面临媒体对他们的批评,窥视,拿他们从前的模样作比较,拿同期的其他童星作比较;同时他们拍戏也要兼顾学生的任务,在剧组中挤出时间学习,他们年轻轻轻就要面对外界对他们的质疑,他们的生活都暴露在镁光灯下。

公众人物,这个词只要碰上不管8岁还是80岁你都要谨言慎行,这样的生活从孩子从小要开始便要经历,“人前显贵人后受罪”哪怕报酬再高,我想也不是哪个父母都愿意接受的。

岁上央视5岁上春晚,百万年薪养活全家的男孩,现状却令人唏嘘?"

小结:

说到底,笔者认为童星行业此时的发展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变质。

不同的剧本有不同年龄的演员是理所应当;小演员以自身的精彩演出取得报酬也是再自然不过。但演绎背后过多地涉及金钱,为了谋取利益更大化,不惜伤害身心幼小的孩子:小童星父母让孩子枉顾学业一心拍戏;疲惫不堪地工作,孩子崩溃大哭则对孩子又打又骂;甚至有像台湾的第一童星纪宝如一样为了能保持童星外形声线赚更多的钱被家人狠心地打抑制生长的针。

这种拍出来即便再叫好,再叫座的影视作品在我看来都只是灿烂的“恶之花”,对于培养阳光积极的社会人,没有一丝帮助。

重新回到今天的主人小峻豪身上,当年萌萌哒的光头小男孩如今已是一头黑色短发,十分精神的小学生了。从他的仅有上传的几则微博中,我们看到回校学习的他,虽然戴着口罩,但精神抖擞;在海边玩时,眉眼至今更是有掩不住的快乐笑意。

对于一个孩子而言,学习考试与同学老师相处,闲下来父母带着去玩,这可能才是一个正常的童年:有学习的压力,也有孩童的贪玩和片刻的无忧无虑;更无须时刻面对镜头,不自觉地讨好别人。

对小峻豪而言3岁上央视5岁登春晚这些是真真实实经历过的人生财富,至于所谓年薪百万养活一家人个人认为更多是夸大其词,不尽不实;至于“现状唏嘘”,就要看你怎么评判了,若失去了聚光灯的照射,少了些孩子赚的辛苦钱就是唏嘘的话,那中国的很多孩子应该都是唏嘘地走完一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