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故事会

护士小玉入职体检被主任狂弄,不顾女友疼痛进入她体内,和校花开房让她尖叫连连

护士小玉入职体检被主任狂弄,不顾女友疼痛进入她体内,和校花开房让她尖叫连连

导读:护士小玉入职体检被主任狂弄,不顾女友疼痛进入她体内,和校花开房让她尖叫连连。小巷狭窄、曲折而幽长。因为没有几户人家的院门开在小巷,所以,即使是大白天,也没有多少行人。到了夜晚,那就更是人迹罕至了。小巷里的路灯,年久失修,能发出亮光的已经没有几个了。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要不是仅剩的几盏昏黄的路灯显示着它的“城市”身份,小巷寂静冷清得简直就像原始的山村乡野。

梅溪和闺蜜去云南转悠了一大圈儿,回来时,已是凌晨一点了。闺蜜的老公开车到火车站接上她们,先送梅溪回家。

车到小巷口,梅溪坚持要下车。她说,小巷太窄,万一有辆顶头车,还得再倒回来,太麻烦了。再说了,到了巷子口,往里走五百多米,再向右一拐就到家了,很近的。

闺蜜看了看狭长幽暗空无一人的小巷,果断地一挥手,说:“那不行!这么晚了,哪能让你一人回去?既然车子进去不方便,那就把车停到路边,我们步行送你吧!”

梅溪爽朗地笑了:“哈哈,瞧你婆婆妈妈那样儿!这条路我都走了多少年了,没问题的!”梅溪说着,伸伸胳膊踢踢腿,豪爽十足的样子又道:“我是谁?大侠啊!毛贼敢来,还不知道谁打劫谁呢!”

闺蜜和老公都被梅溪逗笑了。

看着闺蜜的车驶出去老远了,梅溪这才拖着行李箱走进小巷。

行李箱的轮子碾压在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上,发出咯噔咯噔的声响。这响声格外刺耳,惊心,令梅溪有些莫名的心慌。她下意识地猛一回头,幽暗的灯光下,小巷里空空荡荡,并无任何异样。

“真是自己吓自己!”梅溪自嘲地笑了一下,轻声哼起了刚刚学会的歌——我想去桂林啊,我想去桂林–

唱着唱着,梅溪的声音突然停止了。

她警觉地站住,再次向后看去,却还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今天这是怎么了?梅溪有点心神不宁,总觉得要有什么事发生似的。可是,小巷里除了自己,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能发生什么呢?

梅溪加快了脚步,行李箱的轮子发出更大的咯噔声,搅得梅溪心跳愈发狂乱。

“给安翔打电话!”梅溪放慢了脚步,从背着的包中掏出了手机。号码拨出了,可是只响了一声,梅溪就赶紧挂断了电话——已经离婚了,深更半夜地给他打电话,他会怎么想?唉,自己真是昏了头。这次不就是因为和安翔离了婚,心情不好,才约上闺蜜去云南散心的吗?

想到离婚,梅溪愣怔了一下,一种不真实感袭上心头。是的,已经和安翔离婚了,就在一个月前。多少人劝她说,就因为一个结婚纪念日没过好就离婚?太不值得了。可是,谁又能知道,结婚纪念日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日常的点点滴滴才是堆积如山的干柴。若没有那如山的干柴,导火索不过就是一串小火花而已,哪里能燃起毁灭一切的烈焰?梅溪觉得,自己在安翔心里根本就没有像他说的那么重要,否则,他怎么会一次次失信于自己?可见他是在骗自己!

他骗了自己吗?想到这个曾经让她心痛、愤恨的问题,梅溪心里突然升起些异样的感觉。她第一次对自己坚决离婚的态度产生了怀疑。就在这条幽暗的小巷,安翔接送过自己多少次?若是没有离婚,像这样的深夜,安翔一定不会让自己独自走在这条幽暗的小巷–

一阵寒风吹过,墙那边,高树上残留的枯叶发出刷拉拉的声响。梅溪不禁打了个寒噤。她把手机塞进了大衣兜里,低着头,心神不一定地继续向小巷深处走。

“站住!”一声低喝惊得梅溪跳了起来。

一个高个子男人从天而降一般拦住了她的去路。

“真的遇到打劫的了?”梅溪心中暗暗叫苦。她惊慌地看看眼前这个又高又壮的男人,又很快地斜眼扫视了一下身后:一个矮个子男人正抱着双臂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梅溪只得硬起头皮装镇定:“我家就在前边!”

高个子男人从衣兜里掏出一个深色的小本本在梅溪的眼前晃了一下,说:“我们是警察!我们怀疑你的行李箱里携带有违禁品。请你打开箱子接受检查!”说着,还向梅溪敬了个礼。

听了他的话,梅溪提着的一颗心立刻就放下了。她笑道:“你们是警察啊,我还以为遇到坏人了呢!刚才你说什么?我箱子里有违禁品?不可能的!不信你们看!”梅西说着,就蹲下身子,打开了行李箱。

矮个子男人急不可耐地扯了梅溪一把,梅溪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在这呢!”矮个子男人很快从行李箱中拿出了一个白色的塑料包,塑料包中装着白色的粉末。

护士小玉入职体检被主任狂弄,不顾女友疼痛进入她体内,和校花开房让她尖叫连连

“那不是我的东西!”梅溪惊讶地看着那包东西,站起来叫道——看到那个白色的塑料包,她立刻就猜到了他们说的违禁品是什么。“我–我老公就是警察,我怎么会干违法的事!”梅溪怕他们不相信,又仗着胆子找补了一句。

两个男人相互看了一眼。高个子男人果断地说:“把她带走!”

听到命令,矮个子男人一把抓住了梅溪的胳膊,连拖带拽地扯着她向巷子外走。高个子男人提着行李箱紧跟在后。

梅溪被矮个子男人拖着走,心里却并不是十分惊慌。她想,就算是他们在自己的箱子里搜到了毒品,到了派出所,自己总是可以说清的。安翔在派出所工作,到了派出所,那不就等于是到家了吗?不过真奇怪,自己的行李箱中怎么会有毒品呢?

出了巷子,梅溪看到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停在路边。矮个子男人连推带拉地把梅溪塞到后座,他自己也紧跟着上了车,紧挨着梅溪坐下了。高个子男人上了副驾驶的座位。原来,面包车的驾驶座上还坐着一个男人。

车子很快启动,像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哎哎,派出所应该是往左边走啊!”梅溪见他们方向不对,忍不住叫了起来。

“别说话!”矮个子男人的右手紧紧地抓住梅溪的左臂,左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梅溪心中吃惊,脑子飞快地转动着。她很快明白了,这几个男人根本不是什么警察,而是残暴的毒贩子。怎么办?梅溪强抑狂乱的心跳,在脑中搜寻安翔教给自己的各种应对危险的方法。突然,她灵机一动,不动声色地把右手伸进了大衣口袋,并强自镇定,大声和几个男人东拉西扯起来。高个子男人先是出言制止她的高声搭讪,梅溪便在和他的对答中不断地说出车子行驶的方向。

面包车一路狂奔,一直向市外而去。梅溪心中暗自着急:“安翔,你个死人!你接没接到我的电话啊?怎么还不来!”

车窗紧紧关闭着,梅溪透过车窗只能隐约看到车子已经驶出市区。远处有零星的灯光,她无法辨别车子已经行驶到了什么地方,话也就渐渐地少了,她已经没有办法再给安翔任何的路线指导。

“警察同志,我不是坏人,真的!那包东西肯定不是我的,你们一定能调查清楚的!”梅溪安静了一会儿,见车外没有任何动静,心中越发紧张,只得装傻充愣,没话找话瞎说一气。

手拿匕首对着梅溪的矮个子早已经被梅溪聒噪得无可奈何了,也不再理她,任由她东拉西扯。

“警察同志,你拿着刀怪吓人的。你把它拿开行不行?我又不会逃跑!我还得跟着你们去证明自己的无辜呢!”梅溪强挤出一个笑容,讨好般地说道。

“你安静会儿吧!”副驾驶座上的高个子男人回过头来,像似严肃又像似和蔼地说道,“既然你没有问题,又何必担心呢?到了地方,问题总会弄清的!”

“警察同志,”梅溪见高个子男人好不容易开了口,她赶紧接腔,“我们这是去哪啊?还要过收费站吗?”梅溪看到远处的灯光,似乎是城东高速路口的收费站,便大声说道。

“别废话,到了你就知道了!”高个子男人不耐烦地低吼一声,转过头去,再不理她。

护士小玉入职体检被主任狂弄,不顾女友疼痛进入她体内,和校花开房让她尖叫连连

过了收费站就是高速了,恐惧、焦虑、猜疑一起涌上心头。安翔怎么还不来啊?难道安翔还在生气,没有接听电话?梅溪的右手在大衣口袋里紧紧地攥着手机,手心都攥出汗来了。她心里不停地祈祷:安翔,你千万接电话啊!千万千万!我的命就在你手里呢!

“哎呀,城东收费站!城东收费站!”梅溪看清了,前方确实是城东收费站,她大声叫着,希望电话那头的安翔能够听到,“大哥,我们是要过城东收费站吗?我们过了城东收费站,要去哪里啊?”她不停地重复着“城东收费站”几个字。

面包车驶近收费站,梅溪看看外边一点动静都没有,绝望和恐惧再也无法压抑。

她不想死!可是,如果安翔真的没有接听她的电话,那她今天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想到有可能再也见不到父母亲人,梅溪鼻子一酸,泪水止也止不住地涌出了眼眶。她抬起左手想要擦泪。矮个子男人警觉地低吼了一句:“别动!”明晃晃的匕首立刻抵到了她的脖颈处。

刀锋冰凉,刺激得梅溪激灵灵一个冷战,脖颈处一阵钻心的疼痛,梅溪不由得大叫道:“疼!你把刀拿开吧!求你了!”

“到收费站了,让她安静会儿!闹什么闹!”前座的高个子男人不满地吩咐后座的同伙。

“别乱动!你不再动我就把匕首拿开–”矮个子男人妥协道。

“好!好!我不动!”梅溪任由眼泪顺颊而下,再也不敢乱动了。

面包车减速,进入了收费站。

梅溪绝望地看着窗外,想到此生就在今晚结束,不由得一阵心酸。要知道会有此一劫,还和安翔闹什么闹啊?她的脑海像过电影一样回放着安翔的种种好处。越回放,梅溪便越是后悔和安翔闹得离了婚。

安翔此时不知在干什么?他若知道自己在最后时刻给他打过求救电话,却因为他没有及时接听而错过了解救自己的机会,不知会作何感想?他会难过吗?会悔恨自责吗?肯定会的!

梅溪心中难过,想到两个月前,自己只是因为安翔在结婚纪念日没有能够按时回家就和他大闹,以至于离了婚,梅溪真是悔恨万分。结婚纪念日算什么?不过就是平常日子中的一天而已,又何必把它看得那么重?真心与否,又岂在那一天?

泪水,模糊了梅溪的双眼。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今夜,她是死定了!

“老实点啊!要是乱说乱动,立刻要了你的命!”矮个子男人低低的声音威胁道。

匕首从梅溪的脖颈处移到了她的肋下。隔着厚厚的衣服,梅溪似乎感觉到那冰凉的刀尖已经刺进了她的肌肤。一阵紧似一阵的恐惧掘住了她的心,使她几乎无法呼吸。

要不要向收费员求救?梅溪心里飞快地权衡着利弊。她悄然斜眼看向身边的矮个子男人,不由得更加绝望了。矮个子男人正警觉地盯着她,他手中的匕首也正紧紧地咬着她的肌肤。

完了,完了!梅溪绝望地想到,她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向收费员发出求救信号。看来,今天真的是死定了。一上了高速,他们有可能随时杀了她,再抛尸荒野!

面包车在收费站的横杆前停了下来。

收费员伸出手臂招呼,同时,慢悠悠地说道:“等一下啊!”

梅溪感到矮个男人的手哆嗦了一下。

“下车,检查!”车前突然冒出了几个穿警服的人。

车内的三个男人惊慌地面面相觑。

“快点出来!”一个熟悉的浑厚的声音厉声道。

护士小玉入职体检被主任狂弄,不顾女友疼痛进入她体内,和校花开房让她尖叫连连

梅溪惊讶地抬头看向车外。她看不到那人的脸,可是她已经确定无疑:站在门外的,正是她心心念念盼着的安翔!她真想立刻冲下车,投入他温暖的怀抱。可是她努力按捺着自己怦怦乱跳的心,不动声色地坐着没有动。安翔以前说过,在这种时候,千万不可慌乱,要稳住自己的情绪,静等解救。

在派出所录完口供,已是凌晨三点半。安翔开车送梅溪回家。

“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不明白–”惊魂已定的梅溪疑惑地问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把毒品放到我的行李箱中的?还有啊,既然他们已经找到了毒品,为什么还要不嫌麻烦,把我带走?”

“你已经问了两个问题了–”安翔微笑着答道,“不过呢,看在你今天勇斗歹徒的面子上,也看在你为破获贩毒案立了大功的面子上,我就一一为你解答吧。你们在云南上车的时候,就已经被他们盯上了。你们两个毕竟是不谙世事的小丫头,好糊弄的–”

“小丫头?好糊弄?!”梅溪不满地叫道。

“事实如此啊!”安翔笑了一下,“你不是顺顺当当地把毒品给人家运回来了吗?”

“呵!呵!”梅溪想要反驳,却终于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那他们为什么要把我带走呢?难道他们不知道,带走一个大活人,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很不必要的麻烦吗?”梅溪夸张地强调着他们带走她的不理智行为。是啊,如果不是把她带到了车上,也许他们就顺利逃脱了呢。

“还不是因为你多说了一句话!”安翔嗔怪道。

“我多说了一句话?什么话?”梅溪更奇怪了。

“你说你家就在附近,你老公是警察!”

“那又怎么样?”梅溪不服气地说。

“你都这样说了,人家不带走你,难道还让你一回家就告诉你的警察老公去抓人家啊?”安翔说着,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容。他很满意梅溪在关键时刻想到“老公是警察”。

车到巷子口,安翔问道:“把车开进去吧?”

“还是下车走走吧。里边路太窄了!”梅溪说。今夜太惊险,太刺激,她不想这么快就和安翔分开。

昏黄的路灯暖暖地照拂着青石板路。梅溪和安翔并排走着。梅溪心中涌动着说不出的感动和温暖。

“哎,都已经那么晚了,你怎么就能接到我的电话?那时候你正好没有睡觉吗?”梅溪低声问道。

“你第一次打电话,我就被惊醒了。可是没等我接听,你就又挂断了。我想–我想–”安翔似乎是在斟酌着词句。

“你想什么?”梅溪歪头看着安翔,挑逗似的笑道。

“我想,你要有事,一定会再打来的,我便拿着手机等着–你果然就打来了!”安翔说着,颇有些得意地笑道,“天哪,幸亏我没有再睡!要是我又睡着了,没能及时接听你的电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安翔后怕地拍了拍额头,继续道:“我按下了接听键,正要说话,却听到你大声说‘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查清楚,是谁把毒品放到了我的箱子里!’我立刻就明白你遇到了危险!你不知道,当时我心里有多紧张。我立刻叫醒了和我一起值班的刘警官,并打开了手机的免提键,打手势示意他赶紧安排监听和手机定位。刘警官又很快召集了其他值班人员。我们根据你在电话中传来的位置变化,很快就在监控中找到了你乘坐的那辆面包车。我立刻开车带着刘警官追了过去,并通知沿路的警员向你们的车子靠拢–”

“一路上你都跟着我?我怎么没有发现?”梅溪惊讶地看着安翔。

护士小玉入职体检被主任狂弄,不顾女友疼痛进入她体内,和校花开房让她尖叫连连

安翔笑了笑说:“你们出了市区,我才追上你们的–何况,你要能发现,歹徒肯定也能发现——我们跟得没有那么紧。只是,一路上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截停机会。我们分析了歹徒的行车路线,基本上确定了他们是想从城东收费站上高速,便决定在收费站解救你–”

“幸亏你以前硬逼着我学会了盲打电话–幸亏你睡觉机灵–今天要不是你,我可就完了!”梅溪后怕地说。

“你完了我咋办?”安翔脱口而出。

“啊?哈!”梅溪不由得笑了。

不知不觉中,梅溪已经挽住了安翔的胳膊。一长一短两个身影,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下,忽而拉长,忽而又缩成两个圆圆的暗影。

安翔拖着梅溪的行李箱。行李箱的轮子碾压在青石板路上,发出咯噔咯噔的声响。这咯噔咯噔的响声和着墙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像一首愉快安详的小夜曲,那么入耳,那么入心。

本文来自用户投稿,不代表夜草牧场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