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旧小区加装电梯为何难推行?

虽然这个问题不怎么火,但是我还是想聊两句,就算是发发牢骚吧。

分析问题么,总要有个思路,比较通俗的就是是什么、为什么,为了什么,怎么做,谁来做……

先看看是什么。加装电梯,很简单,没电梯的老旧楼区提升改造一下,外挂个电梯。没什么可细聊的。

再看看为什么。这里指的为什么是原因,而不是结果。什么原因,推动老旧楼区加装电梯呢?群众的呼声肯定是一个前提,老旧楼区大多是中低收入中老年人居住,中低收入不允许他们换到新的自带电梯的住房,所以在原有楼梯加装就成为了一种选择。但这个不是必要原因,而只是一个前提原因,换句话说,最多是一个药引子,主药还是政府推动。政府为了满足群众对生活水平的提高需要,所以要对居住条件进行提升改造。提升改造分为两种,一种是推到了重建,一种就是修修补补。之所以不能采取推到了重建,这里面由方方面面的原因,可总而言之可以归结为:非不想,实不能也。所以只好采取修修补补的方式了。

再看看为了什么。这里说的是结果。群众为了什么,除了方便以外,还有对于房屋价格的整体提高,没电梯、有电梯,完全是两种价格,毋庸置疑。而政府呢,完成指标任务,因为提升群众生活水平是一个指标任务,是一个政绩工程。

再看看谁来做?推动加装电梯的主体肯定是政府,因为加装电梯涉及的不仅仅是资金问题,还要多部门协调共商,这不是一个居委会、业委会或者物业能干的事。

再看看怎么做。其实之所以推行难的问题核心就在这了。加装电梯,你说是政府行为吧,也不全是,因为现在老旧楼区的产权也大多为私产,房屋的产权性质,造成任何改造必须经由产权人同意才能实施。如果是公产房还好一些,产权是政府的,政府有权对房屋主体结构进行改造。换句话说,我的地盘我做主。现在面对私产,就必须争得产权人同意,才能实施改造,这里面有法,不能绕过去的。那么产权人同意吗?受益产权人当然同意,但是非收益产权人就不好说了,比如一楼住户,加不加装电梯对他没有直接利益提升,反而还会造成施工过程中对原有房屋的拆改,那么这个拆改,谁来承担赔偿?提到了赔偿,政府和其他受益业主自然是负责赔偿的对象,可问题来了,这两方都不愿意出这个赔偿费用,即使愿意出,也不愿意负担过多。但一楼住户可不这么想,一楼住户是会把拆改赔偿和房屋贬值赔偿都算起来的。拆改赔偿好理解,房屋贬值赔偿是什么呢?很简单,没有加装电梯时,老旧楼去的一楼是要比其他楼层更值钱的,同时老旧楼去大多楼间距大,采光好,而且一楼阳台投影附近的区域大多成为了一楼的“自留地”。这些市场价值,会因为加装电梯成为泡沫消失不见,一楼业主怎么不会在加装过程中,“要”回来?但要的过程中,除了少数产权人狮子打开口意外,即便是参考市场同类价格,所产生的赔偿金额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个数目在受益业主和政府业主来看是不可承受的。那么怎么办呢?两种方式一是讨价还价,跟菜市场一个道理,不再赘述。另外一个就是采取道德绑架,非受益业主会被收益业主带上诸如“自私自利”、“没有公德心”、“不顾大局”等等或大或小的“脏帽子”。而非受益业主自然不会乖乖就范,面对这些脏水,会更加据理抗争,结果就是矛盾进一步计划,甚至变成了肢体言语冲突。冲突发生了,工程也就推行不下去了。

那么究竟该怎么办呢?很简单,市场行为市场推动,裁判员一手托两家。赔偿肯定是要赔的,非受益业主提出赔偿价格,政府参考市场价格,给予一个适中适当的指导价格。同时,这个指导价格,经非受益业主同意后,由政府向收益业主征收,如果收益业主不提交,那么就由政府先行垫付,但拒绝参与赔偿的非受益业主也就无法使用电梯(这个技术在现在根本不是问题),什么时候想通了,再向政府提交相应的赔偿费用包括滞纳金。


其他方面都好谈,最关键一点楼上都涨价,就1楼不涨,肯定不干